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85章打是親罵是愛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背後圓實高翹的美`臀,兩眼灼灼,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姚舒曼又好氣又好笑,一副鬥不過他,只有被動受欺的樣子,嬌嗔道:「你越說越離譜了。氣死我了,跟你沒完沒了。」 言罷,她見周圍沒有其他...

愛情是一種很玄妙的物事。

一般而言,要成為情侶的男女才能說擁有愛情。愛情是性`愛與感情的結合體。如果只有性`愛,而雙方沒有感情,那只是皮肉生意;如果只有感情而沒有性愛,那是柏拉圖式的愛情,只存在虛幻的純精神世界里,在現實中是做不到的。

當雙方還沒成為情侶時,一般只有些許的情感,難以產生性`愛,也就不能真正稱為愛情。

如今,姚舒曼與王小兵兩人之間只有一些情感,稱不上情侶,而二人的服飾又使人以為兩人是情侶,這樣,她有些尷尬,才會在他面前顯出忸怩的閨女情態。

在她心目中,她還是喜歡他的,也鑒於此,她才會在羞澀之中露出幾分甜美的笑意,既感到不好意思,又感到刺激。

而王小兵通過察顏觀色,早已略為猜測到她的心思,所以才把「情侶裝」三字道了出來,目的很簡單,就是她有什麼表情。

一個女人愛不愛男人,由她對他的神情便可揣摩出來。

情侶裝這個詞是個很讓人敏感的詞。如果在一個對自己毫無感情可言的女子面前說這個讀,那估計多半會受到嚴厲的白眼斥責。不過,要是那女子對自己有意思,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王小兵之前就感覺到姚舒曼對自己還是有點好印象的,所以,他才敢對她說「情侶裝」這個詞。

「這不是情侶裝吧?」她眨了眨明眸,眼巴巴道。

「這樣還不是情侶裝?看來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埃」他目光在她酥胸上行了一個注目禮,用意味深長的口吻笑道。

「噯,看你說的,把我給羞死了。快別說了。讓人聽了笑話。」姚舒曼臉蛋紅撲撲的,噙著笑意,半嗔半喜道。

「姚老師,不是說過了,我要泡你。現在看來,我們其實真的有共通之點,連穿衣服都這麼相同,說明我倆的志趣還是挺契合的。」王小兵掃視一圈,見周遭沒人,才以戲謔的語氣說道。

剎那間,姚舒曼霞燒耳根,淡淡地白了他一眼,意似責備他口無遮攔,可是,她臉蛋以及紅唇上卻是泛著濃郁的笑意,教人難以捉摸她的真正心思。

「我可跟你說,不要在別人面前老是說泡我。你是學生,我是老師,那樣說怪怪的。」畢竟兩人是師生關係,她還不習慣。

「難道學生不能喜歡老師的嗎?」。他笑著反問道。

「不是不能,只是……」既然能,那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她平時說話很流利的,講起道理來也不肯輸於人的,可是現在,在這個問題上,她卻不能侃侃而談了。

「姚老師,愛情是不分年齡,不分國界,不分膚色的。只要真有感情,那就可成為眷屬埃」王小兵倒頭頭是道聊起來。

「噯,我不跟你說了。反正在別人面前不要說泡我。」她有些著急了,努了努紅辰,有兩分嬌憨的神態,道。

「姚老師,我不泡你。我要追你。」看到她神情窘迫,他倒是開心之極。

聞言,「噗哧」一聲,姚舒曼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明眸秋波宛轉,流露出溫柔的黏人目光,笑了之後,精神也不似先前那麼緊張了,便也放開了態度,揮著小粉拳,朝著他右臂輕輕地捶了兩拳。

「教訓教訓你,叫你亂說」她那副嬌滴滴,嫩著聲音說話的樣兒,真教人喜愛。

「那句什麼來著?我記起來了。」他享受著她的按摩,笑道:「打是親,罵是愛。反正都打了我,乾脆再罵兩句吧,那我倆就有愛情了。」

說著,他凝視著她胸前高聳的山峰與背後圓實高翹的美`臀,兩眼灼灼,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姚舒曼又好氣又好笑,一副鬥不過他,只有被動受欺的樣子,嬌嗔道:「你越說越離譜了。氣死我了,跟你沒完沒了。」

言罷,她見周圍沒有其他師生,便揮舞著兩隻小粉拳,往他身上捶去。

這一回,力量大了些,他可不讓她打著,身影一飄,便閃了開去,哈哈笑著,嘴巴重複著「打是親罵是愛」這句話,把她逗得風情萬種,嬌態可人。

周日清早的校園沒什麼人。

兩人就像是一對天造地設的情侶,正在純潔的校園裡追逐玩耍,嘻笑之聲,充滿了喜悅,他與她便如一對無憂無慮的蝴蝶,正在繞著那棵大柳樹轉圈圈。

她想打他,他不讓她打。

就這樣,兩人笑著,追著,鬧著,彼此都融為一體,不再分你是老師我是學生,在別人看來,兩人不論從身高還是外貌,都是頗為登對的情侶。

如果嚴格一點來講,有人會說王小兵不夠帥哥,難以配得上姚舒曼,可是,如果讓聰明的女人作裁判,一看便能看出他那陽剛豪爽的純男人魅力,比一般的奶油小生更能迷倒芸芸美女。

每當有學生從校道經過時,姚舒曼才停下來追打王小兵,只是笑著喘氣,等到校道上沒什麼人了,又要追著他糾纏個不休。

王小兵見周圍沒人,於是便放大了膽子,佯裝跑不動了,一邊用手扇涼,一邊喘息道:「姚老師,我怕你了,饒了我吧。」

「咯咯,哪有那麼便宜的事。誰叫你惹惱了本小姐呢。哼,今日一定要教訓你。」嬉笑間,便已舉著小粉拳打了過來。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一個側閃,故意大開中門,引她上當。

果然,姚舒曼不知是計,格格笑著,往左跨出一步,本來是要追趕他的,想不到他突然收住了腳步,便自然而然地撲進他的懷裡了。

剎那間,他雙手抱住了她,施展出太極掌,在她圓`翹的美`臀上輕輕地愛撫一下,頓時感覺到淡淡的滑膩與潤濕,教人心曠神怡。

「嚶嚀」一聲,姚舒曼肉跳了一下,豐`臀一撅,上半身也隨著向前挺出,這樣,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高峰便在他結實的胸膛上聳動,做著頗有規律的摩擦運動,使他欲生欲死。

在短短的一秒鐘,他雙掌翻飛,在她的美`臀上撫摸了數次,手感之佳,當真妙不可言。

當姚舒曼發覺自己被「吃了豆腐」之後,嬌嗔一聲,也忘記推開他,反而是先揮著兩隻小粉拳打他的雙肩。其實,她並非真的生氣,不然,以她的身手,一個膝撞,估計他褲襠里的「小帳篷」要變成平地,從此得住院半個月。

如今,她像只無助的小鹿在他懷裡磨蹭。

本來,她神智很清醒的,縱使被他撫摸了一下臀部,雖感到酥麻,但也還至於一時不知所措,究其原因,還是他小腹下面的那頂「小帳篷」嵌進了她兩腿`之間,雖隔著褲子,但那股滾熱直傳到她的胯下與大腿內側,使她骨酥起來,情迷意亂的,腦子有些紊亂,也不知怎麼是好了。

男女之間,如果兩人之間還沒做過快活的體育運動,那對於性方面是很敏感的。

特別是男女雙方小腹下面那神秘的地方,只要無意中觸碰到,那絕對會使對方害羞與心跳。

現在,姚舒曼突然之間感覺自己胯下,兩腿`之間居然夾著一團暖洋洋的東西,雖沒有用眼睛去看,但只要是個正常女人,腦子稍微一想,便可知是什麼東西了。

在這種嬉鬧之中,居然無意中夾住了他的老二,她是驚喜交加,俏臉紅如豬肝,更加心慌意亂了。

她有點驚慌,有點生氣,有點陶醉。

反正,她想入非非了。

而他也一樣感受到她兩腿的溫暖,如果不是在校道上,他就嘗試將她按倒在地上,然後一步一步向她起發進攻,看能否在她健美的身子上好好地開發,進行最細緻的耕耘。

兩人抱在一起,僵持了幾秒鐘,彼此溫存了一會。

當心境比較平靜之後,姚舒曼才清醒過來,心裡的矜持出來作怪,皺著柳眉,雙手用力推他,才使兩人分了開來。

「你真壞」她想以師長的嚴厲口吻來責備他,可是,她那對顧盼生波的明眸卻蘊含著淡淡的笑意,使人一看便知她口是心非。

「姚老師,你追打我,撞進我懷裡,嚇了我一跳。」王小兵撫著胸口,天真無邪道。

「你……」看著他那一副無辜的樣子,倒好像她吃了他的豆腐,她又好氣又好笑,雙手叉腰,不知說什麼才好。

「幸好姚老師手下留情,不然我要受傷了。」這可是真的,他剛才冒險摸她美`臀,就是賭她不會出重手打自己,因為他感覺她對自己有點意思,那也不敢保證她不會下手,一旦她真的發怒施展出散打招式,那他只好吃她幾招了。

還算他運氣好,押中了,免受了一頓痛打。

至此,他更加肯定她對自己有那種意思,只要對她多加關心,多加愛護,遲早能把她泡到手。

就在這個時候,蘇惠芳騎著單車出現在校門口,她是要搬回學校的教工宿舍住,車尾上載著一袋衣服,剛進入校門,就看到了王小兵與姚舒曼擁抱在一起的那一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