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84章人不風流枉少年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靚麗的感覺。 「姚老師,你穿什麼衣服都是那麼好看埃」王小兵藉機又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放心地行了注目禮,咂咂嘴,笑道。 「噯,你別老是那樣看人,我怪不舒服的。」姚舒曼滿臉堆笑,道。...

人的體內是有生物鐘的。

上班族,一般是早上八點上班,所以,即使不調鬧鐘,那在早上七點左右也會自然醒過來。

學生族,早上要上早讀,而早讀是七點半開始,如果想吃早餐,那學生就得在六點半左右起床,不吃早餐的話,七點多起床,也能趕到教室。所以,他們體內的生物鐘也是早上七點左右便醒了。

平時,王小兵有時吃早餐,有時不吃,而吃早餐都是買了帶到教室里吃。他的生物鐘鬧鐘就是七點左右,到了這個時間,自然就會醒來。

本來,他還想多睡一會,但今天有許多事情要做,既要去買禮物,又要去找洪東妹借些錢裝修店鋪,如果還有時間,就再帶一粒美容丸去張芷姍的家裡碰碰運氣,諸多事情雲集而來,他只好七點起床,抓緊時間把事情做完。

周六與周日,學校飯堂也照開,因為高三與初三的學生要實習,需要進餐。

洗漱完畢之後,王小兵出了宿舍,在教工宿舍樓下抬頭瞧了瞧上面,可惜不知姚舒曼住哪裡,不然,上去邀請她一起吃早餐。

想到她那健美而性感的身材,還有那陽光而嫵媚的臉蛋,他便有些陶醉,暗忖要是能跟她關係再進一步,那就有機會把她泡到手。

日子還長著呢,機會有的是!

他心裡嘀咕了一句,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又婉惜地朝教工宿舍瞥了一眼,便轉身要去飯堂吃早餐。

不過,就在他轉身那一剎那,他視線所及的範圍內,出現一個倩影,在那萬分之一秒里,他憑感覺便知道那是姚舒曼。

姚舒曼比他還要早起,已在操場跑了一圈,正站在他後面數米之處,嘴角噙笑,一臉好奇地盯著他。

剎那間,他有一種被人窺知了心事的感覺,在這裡鬼鬼崇崇地瞧來瞧去,那並不光彩,他首次為這種事感到有些臉龐發熱,訕訕笑道:「姚老師,早埃」

「早,噯,你在這裡看什麼呢?」她那對煙視媚行的明眸含笑地眨了眨,性感的嘴角微微向上彎,問道。

「呃……,這個……」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倒使他有點措手不及,平時他很少會現出這種詞窮窘迫樣子的,眼珠轉了一圈,咧嘴笑道:「一直不知道這樓有多高,我想數一數這教工宿舍有幾層。」

「大清早的,做這種無聊的事?咯咯,你真是個大忙人矮,要不,以後早上起來,一起跑步吧,那樣還有意義些。」姚舒曼微笑道。

不過,說完這句,她忽然感覺自己說的話太親昵了,也微有不好意思,秋波宛轉的美眸不敢迎視他。

王小兵倒趁著她目光看向別處之際,好好打量一番她的身子,見她穿著白色T恤,齊膝運動褲,小腿優美的曲線流暢地直向上延伸,引人遐想,還有她那胸前兩座怒突而出的山峰,教人百看不厭,越看越想摸一摸。

她健美而豐腴的身子配上粉雕的修長的脖頸、古典而陽光的瓜子臉,還有那一頭烏黑髮亮的紮成馬尾的秀髮,給人一種五分成熟三分清純二分嫵媚的印象。

柳樹上幾隻小鳥「唧啾唧啾」地歡叫著,清脆悅耳。

姚舒曼掀起長長的睫毛,視線又瞟了過來,與王小兵那灼灼的目光相接觸,知他正偷看自己,微微努了努嘴,微笑道:「噯,你為什麼直勾勾地盯著我看呢?」

「哈?沒有,我覺得你這套運動衫很合身。」他有些尷尬,連忙移開了目光。

「是了,今天星期天,你不用補習吧?怎麼也在學校呢?」姚舒曼做了幾個體操動作,好奇問道。

「呃,其實……,呃,我爸在飯堂里忙不過來,我來幫他忙的。」周六與周日是飯堂最不忙的時候,因為沒有多少學生吃飯。不過,這個借口也是他目前所能找到最合理的了。

「哦,請我吃早餐吧。」姚舒曼心裡明白他來這裡左瞧右看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心裡很愉快,笑靨如花,半戲謔半認真道。

「行埃走吧。」這也正是王小兵所希望的。

「你等一下,我上去換衣服。」說著,姚舒曼便上了樓。

王小兵想跟上去,但人家沒有邀請自己,不好意思無緣無故地尾隨著她,只好在樓下等待。

下星期去給王強拜壽,還需要她在王強面前美言幾句,看能否得到王強的指點。不過,王小兵也不敢抱多大希望,畢竟他是比較了解王強的,何況早知他已不收徒弟了,希望他來指點自己,那確實有點奢望。

只是,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有一顆上進心,想要出人頭地。王小兵也不例外,如果能得到王強指點而打敗白光偉,那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

如今,也只有看姚舒曼的能力了。

他請她吃早餐,當然是討好她,不單是想讓她在她表伯王強面前多說好話,同時自己也想泡她。

人不風流枉少年。

他泡慣了妞,膽子大了,覺得自己喜歡的就要去泡一泡,成功與否是一回事,敢不敢去嘗試又是一回事。他只想實現自己那個偉大的夢想——娶很多嬌妻。

現在,他的這個願望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雖不敢誇海口說一定能實現,但至少有六成機會以上,是以,他充滿了信心,只要自己努力,那就有機會。

正在他遐思之時,姚舒曼便下來了。

她換了一身休閑裝,看起來大方、瀟洒與青春活力無窮,給人一種健康、靚麗的感覺。

「姚老師,你穿什麼衣服都是那麼好看埃」王小兵藉機又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放心地行了注目禮,咂咂嘴,笑道。

「噯,你別老是那樣看人,我怪不舒服的。」姚舒曼滿臉堆笑,道。

「那我應該怎麼看人呢?」他佯裝不解,「這樣嗎?不過這樣好像更不好,人家會以為我是色狼。」

「誰叫你半眯著眼呢。我是說,你別那麼兩眼放光地看著人家,我受不了。」她一針見血道。

「哦,我眼睛不會放光埃」他被她說中了死穴,微窘道。

她微笑著淡淡地白了他一眼,與他一起向學校飯堂走去。

柔和的朝陽灑在兩人身上,染上一層淡淡的金色。就身高而言,王小兵比姚舒曼高几厘米,兩人並肩走在一起,加上都是穿休閑服,看起來頗像情侶。

他與她穿的都是天藍色的短袖T恤,下面是齊膝黑色運動褲,無意中成為情侶裝。並非兩人約定,只是巧合而已。

姚舒曼也發現了這一點,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瞧了瞧王小兵的衣服,忽然想起「情侶裝」這個詞,頓時便有些不安,畢竟他原先便穿著這套休閑裝,自己是上去換了衣服才換成這樣的。如此一來,倒成了自己有意要穿成那樣,有意討好他,有意跟他套近乎了。

其實,她也真的對他有好感。

不過,還不到那種要做他女朋友的程度。

就在她神色有異之際,王小兵本想邀她下午去逛街的,見她微有害羞的神情,笑道:「姚老師,想什麼呢?」

「呃,沒想什麼」她很乾脆地搖了搖頭,但那閃爍的明眸卻分明告訴人:她在說謊。

「我倆穿的衣服幾乎一樣1王小兵到這時才發現,笑道。

本來,他是無心之言,可是,姚舒曼心裡有鬼,聞之,粉嫩俏臉立時紅了,還道他看穿了自己剛才在想什麼呢,心如鹿撞,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假裝驚訝道:「哦,是埃真是巧合。不過,我的褲子與你的種類不同的。」

她是想強調這不是「情侶裝」,但是,經她這麼一說,他倒捕捉到她適才為什麼會臉紅了,笑道:「姚老師,你臉怎麼紅了?」

「啊?沒埃」她連忙用雙手捂著臉蛋,訕訕笑道:「應該沒有,如果有的話,那就是跑步之後引起的。」

「但為什麼之前我看你臉沒紅呢?」他喜歡看她有點發窘的樣子,她那種神態更加有韻味,教人喜愛。

「你胡說。肯定早就臉有些紅了。」她心跳更加快了,暗暗祈禱他不要再問了。

男女之間,在情愛方面總是很微妙的。

就關係來講,王小兵與姚舒曼只是朋友關係,或者說是師生關係,還沒到情侶關係,但兩人走在一起,內心裡的那抹淡淡的情愫便會被勾引出來,使彼此的思想都會專註到愛情上面。

姚舒曼知道王小兵對自己有意思,如今,又穿成這種情侶裝,她便有些不自在,可是,心裡又湧起淡淡的興奮,暗忖這難道就是天意要促成兩人的好事?

月老的紅繩什麼時候會出現,她不清楚,她只知道在這一剎那,她真的有一種朦朦朧朧的戀愛的感覺。

王小兵凝視著她那紅粉俏麗的臉蛋,好想吻一下她,不過,兩人的關係還不到那一步,只好作罷,笑道:「姚老師,我們穿成了情侶裝埃」

她最擔心他說出「情侶裝」一詞了,想不到怕什麼就來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