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78章一夜情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不世出的老二,但想到這麼容易就被他上了,覺得面子無光,於是,微慍輕叱道。 「容姐,別喊,我沒有別的意思的。只是想幫你擰乾褲子的雨水而已。真的,請相信我。」雖是這麼說,但他左手還是摟著她的蜂腰,...

其實,董少容的欲`火也被撩撥起來了。<-》【

兩人雖是交情不深,但性`愛這東西,並不以交情深淺而論的,只以感覺作標準,有時,感覺來了,不用交情,也可上床,那便是一夜情;比一夜情要有味道點的,那叫做一見鍾情。

一夜情,講究的是瞬間的快感。

如今,董少容腦際就掠過這樣的念頭:玩一玩應該也沒事,反正沒人瞧見。

要是在平時,董少容的**不會那麼強,但她已瞧見了他小腹下面的巨大傢伙,心動了,才會想到跟他快活一回。

不過,她還有些害羞與矜持,加上與他不相熟,精神難以松馳下來。

「小兵,別過來。」她倚在牆角,伸出雙手,看似是要拒絕他,實質並不用力推他。

話未了,王小兵已抱住了她,左手摟緊她的纖腰,右手在她的美`臀上祭出太極掌,輕輕地愛撫起來,不過,他卻是說得堂而皇之:「容姐,你的褲子還沒有擰乾埃」

董少容身子縮了縮,雙手假裝要推開他,不過,也只用了二分力氣,只是做做樣子,卻沒有使出全力,讓人難以捉摸。

「小兵,你再要這樣子,我就要喊了。你放開我。那我什麼也不追究。要不,你也知道我老公是誰的啦。」董少容心裡非常矛盾,既想嘗試一下他不世出的老二,但想到這麼容易就被他上了,覺得面子無光,於是,微慍輕叱道。

「容姐,別喊,我沒有別的意思的。只是想幫你擰乾褲子的雨水而已。真的,請相信我。」雖是這麼說,但他左手還是摟著她的蜂腰,右手依然在她大腿上輕撫,看似是在摸褲子,實質是摸她大腿。

「我數三聲,你要是不放開,我就喊了。」她身子輕輕扭動,大腿觸碰到他的老二,渾身震顫。

「我就放開,別喊。」在這風大雨急的大路邊的毛坯房裡,王小兵也不怕她喊叫,但是,假若她完全不想做快活的體育運動,自己硬來,那質量就差遠了,所以,他在試探她的真實態度。

「一,二,二個半……」董少容又怕惹惱他,待會使蠻,那自己更沒面子,於是又焦急又無奈。

「容姐,你好香。」說著,王小兵右手往上移,瞬間便到了她的後腦勺處,用手掌固定她的腦袋,使她臉面正對著自己,然後把嘴湊過去。

經過一番接觸,他已感覺到她雖有抵觸情緒,但她也有些許的性趣,只要撩撥得恰當,那就可發生他媽的效應,單是太極掌難以使她滿意,為今之計,先堵住她的檀口,讓她嘗嘗自己的柔舌功再說。

此時的董少容高聳的胸脯在急劇起伏,不停地向他結實的胸膛上擠壓,宛如是在做按摩,教人頗為舒服。

不過,她緊閉著檀口。濃重的鼻息噴在他的臉面上,酥癢酥癢的。

在這種攻堅的時刻,王小兵從來不會氣餒,他是個有耐心,而且有信心的人,不論遇到什麼困難,他都會想辦法克服。

於是,他先吻她額頭,隨即,吻她的臉蛋,最後,才吻她紅潤的上下唇,再伸出舌頭輕輕地舐她的玉`唇,並且有韻律地敲動,示意她張開檀口。

「容姐,我們接吻吧。」他呼吸變粗,道。

「不」她明顯也已是欲`火初升了,呼吸越來越急促,膩聲道。

就在她說「不」字的時候,王小兵當機立斷,即時把嘴湊了上去,吻住她的檀口,使她闔不了嘴巴。

「嗯嗯嗯……」起先,她微有反抗,輕搖身子,一對柔軟的酥胸在他寬闊的胸膛磨來磨去,使他性趣激增。

不過,不消半分鐘,她便安靜下來了,不再抵觸他的進攻,任由他吻自己。其實,她早已希望與他接吻了。

接吻,對於女人來說,那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接吻技術高,也可以令女人飄飄欲仙,快感質量雖比不上下面的體內交`歡時的那種成仙的感覺,但也是一種比較快活的體育運動。

王小兵經常接吻,他身邊美女如雲,一般都與她們激吻過。是故,他的接吻技術不低。

而董少容,一生之中,還沒有多少接吻的經驗,與朱由略行房事,也沒什麼接吻,一般是幹完便睡覺,不夠刺激。

如今,王小兵以精純的柔舌功來進攻她,她便有些難以招架了,特別是被他那條柔滑的舌頭舐來舐`去,使她渾身酥軟。

她三十年來,還沒有嘗試過如此美妙的接吻,這一剎那,她真的有點著迷了。

起初,她還是想闔上檀口,等到他的舌頭伸進來之後,她便感受到一股滑膩與溫潤的誘惑,再也捨不得拒絕他了,暗忖接吻又不會有什麼損失,便也就任由他施展柔舌功了。

並且,一分鐘之後,她也開始配合著與他接吻了。

至此,他才算初步撩撥起她的性趣。

有了個好的開頭,他感到非常滿意。萬事開頭難,一旦開頭做好了,那接下來的事情也就比較有希望了。他的下面雖是**,雄赳赳,氣昂昂,似要戳破褲衩,飛進她胯下的山洞裡。不過,為了使她自願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也為了提高**享受的質量,他沒有採取霸王硬上弓的行動。

現在,雖使她張開了檀口,但還沒有使她真正感受到自己柔舌功的魅力,於是,他使出渾身解數。

只聽到兩人嘴巴發出「嘬嘬」聲,他正在傳授她柔舌功。他教得很耐心,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地與她的香舌拆招,纏綿在一起,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其樂融融。

約莫三分鐘之後,董少容便體會到柔舌功的美妙之處,而她也學到了五成功力,也能施展出柔舌功與他較量了。

這時,兩人才得了些樂趣,忘情地激吻著。

外面暴雨依舊,雷電不減,但絲毫影響不了毛坯房裡的他與她深情相吻的興趣,兩人浸沉在二人世界里,忘我,忘物,達到了比較上乘的快活境界。

一個人,在最痛苦的時候可以忘記周圍的一切;但在最快活的時候,也可以忘記周圍的一切。

王小兵與董少容便是在快活之時,達到物我兩忘的境界。

短短數分鐘里,董少容得到王小兵舌頭的滋潤,彌補了她這麼多年以來的遺憾。以前,她檀口也接過吻,但都是很簡單的方式,不像今晚王小兵帶給她的那種他媽的錫驚羨他的接吻技術之高。

吻到兩人都需要停下來呼吸的時候,王小兵才笑道:「容姐,你的舌頭也有香味,太讓人喜愛了。」

「想不到你這麼會接吻。」董少容的語聲里沒有半分怒氣,明顯不怪他來吻自己,反而蘊含淡淡的興奮味道。

「你也很會接吻。」他溜須拍馬了一句。

「好了,你感到滿意了吧。」她恢復了些許冷靜,又用手輕輕推他,既想離開他溫暖的懷抱,又想賴在他懷裡,感受他那股濃烈的男子漢氣息。

「容姐,我還要。」他忽然醒起,在這緊要關頭,不能鬆懈下來,要一鼓作氣,直把老二送進她的身子里,才算大功告成,如今,只是吻了她的檀口,還遠遠達不到目的。

於是,他又用嘴堵住了她的檀口,再次施展出柔舌功,與她歡快起來。

她也沒有抵抗,反而主動參加這項比較快活的體育運動,加上她從他那裡新學到了柔舌功,也想切磋切磋,溫故而知新。

「嘬嘬嘬……」

房子里響起清脆悅耳的接吻聲,使黑暗的室內春色繚繞,誘人之極。

到第二波激吻結束,兩人又停下來休息的時候,王小兵便抓緊了時機,從她的臉蛋一直吻下來,吻她的細長光潔如玉的脖頸,然後,吻她圓潤的雙肩。

這時,董少容微仰著腦袋,享受著他的愛吻。

不過,當王小兵柔滑的舌頭吻到她酥胸之間的那條誘人的乳溝時,她又有了一點抵觸,嬌軀輕顫了一下,輕呼道:「小兵,不要吻。」

「容姐,讓我吻一下吧。吻一下就行了。」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他已吻了一次她的乳溝了,他只是想繼續吻她突怒而出的山峰而已。

「別,別……」她雙手捧著他的腦袋,輕輕地往外推,但實質上她又極想他來吻自己的身子,只是做個樣子而已。

果然,王小兵覺察到她心理的微妙變化,覺得要是不把握好,那就有可能使機會溜之大吉,於是,不退反進,腦袋加了一分力,便又伏在她胸前兩座高聳的山峰上了,頓時臉面感受到一片柔軟與溫潤,腦海里立時浮現出那頗具彈性的弧形**,心花怒放,伸出舌頭,鑽進她那條不寬不窄的乳溝里,肆意地游移不定。

「小兵」

董少容開始妥協了,不再推他的腦袋,而是半摟半推他的腦袋,不停地嬌`喘起來。

至此,王小兵看到了希望,充滿了鬥志,渾身幹勁,準備發揮自己那不怕艱苦,不怕險阻,不怕困難的優良傳統,決定今晚要好好大幹一常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