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55章夜御二女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上來坐坐的了,正在思索要怎麼招待他,才顯出既不過分熱情也不至於冷落,不料他卻改變了想法,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然而,她忽然之間想到他要去找的朋友極有可能是庄妃燕,這麼夜晚,去找人家,那會不會是做...

n6bqrw^~v{0hxh b^}lhio^m

其實,姚舒曼與王小兵的關係只是處於好朋友與普通朋友之間的水平,以她的經驗來說,說句客氣話不會讓對方認真的。所以,當她聽到他說要到她房裡坐一坐時,暗吃一驚。

孤男寡女的,加上路上他又曾說過情話,進了房子之後,他會不會做些雄性動物的本能活動呢?這一點,姚舒曼不敢肯定。

幸好,她還會些散手,如果他要霸王硬上弓,她也還能抵抗幾下,不致於瞬間被他得逞。

「咯咯,我家很亂的,你會不會介意?」她露出一個不太自然的笑容,訕訕道。

「亂?沒事。如果你看過我們男生的宿舍,那你就知道什麼叫凌亂了。」借著路燈慘白的燈光,王小兵視線在她健美豐滿的迷人嬌軀上游移不定,心內湧起陣陣漣漪。

她感覺到他目光的灼熱,倒好像他真的有透視眼,將自己的身子看去了,不禁打了個激靈,往樓前的暗影移了移,笑道:「那上來吧。」

王小兵這種善於察顏觀色的人,早已從她的言行舉止看出她之前說的是客氣話,並非真心要自己上去喝茶,自己答應她,只是想戲弄她一下而已。以他與她目前的關係,縱使到了她的房裡,也不知說些什麼好。想與她做些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又沒什麼機會,畢竟兩人的關係還不到那一步。

不過,假以時日,他有信心將她征服在自己的胯下。

他只是想看看她發窘的神色而已,如今已看到了,便算了,笑道:「我還要去找朋友商量一些事情,下回吧。」

「啊?」她忽然輕鬆了許多,本以為他一定要上來坐坐的了,正在思索要怎麼招待他,才顯出既不過分熱情也不至於冷落,不料他卻改變了想法,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然而,她忽然之間想到他要去找的朋友極有可能是庄妃燕,這麼夜晚,去找人家,那會不會是做一些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呢?

當她這麼一想的時候,連她自己都驚訝了,暗忖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為什麼會在乎他跟哪個女孩子在一起,為什麼會猜測他跟別的姑娘行房事。

我是他的誰啊?

她在心裡反問一句,沒有馬上得到答案,因為根本就還沒有答案。可是,她感覺自己的心裡有了他的影子,口頭雖不承認是他的女朋友,但正在漸漸對他加深印象。

在她遐思之際,他笑道:「走了,晚安。」

她回過神來,不經意問道:「你是去找那個庄經理嗎?」

聽了之後,倒是輪到王小兵微怔了怔,在去下湖小區的路上與回來的路上,他都挑逗過她,但也只是開玩笑佔了主導,並不認為這麼快就可把她泡到手的,如今聽她問出這種話,便知她確實對自己有意思了。

於是,他以戲謔的口吻道:「阿曼,我只是出去會一個朋友,找她談點生意上的事情,今晚不會不讓我進門吧?」

「你,我……」她聽出他的弦外之音,頓時滿臉羞紅,想斥責兩句,又無從說起。

「不要吃醋嘛。」他對她揚了揚眉,笑道。

「誰管你呢。隨你去找誰談生意,本小姐也不感興趣。」姚舒曼連忙為自己扳回些面子,不然,這麼快就甘願被他泡到手,那可丟臉了。

這主要由於她當時對他說不可能泡到自己。

王小兵哈哈一笑,道:「我今晚要去找幾個女的聊一聊,然後……,哈哈哈。」

「你,你要是那樣,我報警。」姚舒曼終於忍不住表露了自己的真正心思。

「哈哈,我真的去找朋友商量開藥店的事情。走了。晚安。」王小兵擰動油門,向她揮了揮手。

「路上小心開車。」她毫不猶豫叮囑他。

「知道了。」他的爽朗的聲音隨風飄來。

她站在路燈下,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心裡湧起淡淡的惆悵,一個念頭掠過腦際:他幹嘛不上來坐坐呢?

不過,想到他今晚也極有可能去找庄妃燕,姚舒曼心裡湧起一縷煩燥的情緒,也不知自己為什麼要那麼關心他去找誰,恨不得打個電話給他,跟他在一起,不讓他有機會去找庄妃燕。

我到底是怎麼了?

姚舒曼自問了一句,無奈地笑了笑,覺得自己會那麼在意王小兵的事情,是喜歡上了他還是其它什麼原因,她都沒法給自己一個正確的答案。

而王小兵從她叮囑自己路上小心開車這句話就可推斷出她確實對自己有些意思了,只要把握好機會,日後不怕不能將她泡到慶上,跟她做非常專業的快**育運動。

想起她那豐腴健美的身子,王小兵便想入非非,暗忖要是能享受她曼妙的嬌軀,估計是一件極為興奮的事情。

雖還沒與她有實質的肌膚接觸,但意`淫著和她睡在一起,他也感到有些樂趣,駕著摩托緩緩前進,哼著輕快的小調,前往山石集市。

路過小樹林集市的時候,本想去找庄妃燕,跟她說一聲,但想到反正晚上要回來找她,乾脆先去找洪東妹商量一些事情之後,再找她共度良辰美景。

憶起與庄妃燕那次經典的激情大戰,他回味無窮,在開發她身子,耕耘她身子每一寸肌膚的時候,那種自豪、快活、興奮與成功的感覺扭絞成一股特別的電波,上涌到腦中樞神經,使他在夜晚的清風之中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而今晚,又將與她重溫經典大戰,頓時血脈賁張,真想立刻去找她做床上運動。

不過,彼時還不到八點鐘,而她九點鐘下班,還要等一個多鐘頭,這一個多鐘頭,完全可以用來辦事,去跟洪東妹商量開店事情,與其在這裡乾等,不如先辦自己的事,是以,才沒折回去找庄妃燕。

若要兩情長久時,必須要有雄厚的財力,滿足各位嬌妻的種種愛好,才能使感情和諧發展。

這個道理,王小兵是明白的。

所以,他才要先去辦正經事,九點鐘之後再回來找庄妃燕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那樣,既滿足她的需要,又起到鍛煉身體的效果,可謂一石二鳥。

他與洪東妹的關係非常複雜,首先,他覺得她是自己的干姐,這一點亳無疑問。他經常得到她特別的關照,從她身上,他不但得到溫馨的關懷,還學到許多課本上學不到的人生經驗。他感激她,同時,又有些喜歡她。

之前,她數次對他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並且有幾次還裸露比較大的面積,把迷人身子的一部分展示給他看。

以王小兵的聰明,早就看出她對自己有意思。

只是他的心裡有一層障礙,就是當初她給他的第一印象:那是不可侵犯的黑道女老大。在她面前,他老是有一种放不開手腳的束縛,就像一個孩子要在向來嚴肅的父親面前暴粗口一樣,是難以做到的。

這種先入為主的印象,使他面對她或明或暗的挑逗時,總是出不了手,有時偶爾提起了勇氣,準備扛起她兩腿,跟她快活地激情戰鬥一場的時候,忽然心中掠過一抹念頭:她是黑道女老大。

在這當兒,原先高漲的性趣頓時便像曬蔫了的茄子,沒了幹勁。

人就是這樣:一旦心裡有了個結,如果不解開,那就難以跨過去。

王小兵也曾下過決心,暗暗發誓,等到洪東妹再在自己面前挑逗的時候,便鼓起勇氣跟她激情大戰一回。

可是,每每到了關鍵時刻,他就不敢越雷池一步,除非她親口對自己說:來吧,我們做`愛吧。

要是這樣,他必然如猛虎撲羔羊,將她壓在身下,教她一晚都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近來,他發覺自己的膽子又大了一些,在剛剛認識張芷姍,就敢於牽她的手,並且準備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就是最好的例證。他已做好了準備,今晚去找洪東妹,相機行事,一旦有艷福迫近,那就勇敢地撲上去,絕不輕易放過。

洪東妹也是個練家子,要是與她上了床,會不會需要很大的力氣才能征服她呢?

想到可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將她征服在胯下,王小兵有點不鎮定,不過,只要把她征服了一次,那第二次估計就好辦多了。

腦子裡幻想出與她在床上的撩人情景,他便得意哈哈笑起來,精神一振,擰動油門,嘟一聲,飛速向山石集市而去。

今晚,如果有足夠時間,先征服洪東妹,然後再回去找庄妃燕,給她三次**,以降她的醋意。

心裡打著如意算盤,不知不覺間,已到了山石集市的夜城卡拉ok廳,停好摩托,心情愉快地與門口的保安打了個招呼,然後直上二樓。

一般而言,只要夜城卡拉ok廳營業,洪東妹便會在這裡。偶爾她也會在地下賭場那邊。

上了二樓,輕車熟路走到洪東妹的辦公室門口,一邊想著她今晚會穿什麼吸引人眼球的衣服,一邊敲門。

「洪姐。」

不過,敲了十幾下,卻沒人開門。

「咦,不在這裡嗎?」他自言自語嘀咕一句,轉過身,想找一個服務員問一問,反正來到這裡了,也不用打她電話了。

剛剛走了二步,便聽到一把熟悉的男音,隨即抬頭循聲望去,見到村長王家發正摟著一個妖艷陪唱女從包廂里走出來,哼了一句「愛我中華」,隨即放肆地吻那穿著暴露的女子的臉頰。

王小兵不想與王家發相遇,可是,兩人相距不足五米,沒處可避。王家發痛吻一回那女郎之後,一側頭,也瞧見了王小兵。

剎那間,王家發愣在當場,一副尷尬的神色。他老婆黃麗華可是出名的河東獅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