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52章少婦的一些要求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張芷姍便黯然神傷。 王小兵在遞錢給她的時候,手指輕輕碰到她的玉指,一股滑膩從指尖傳過來,使人遐想聯翩。他趁機輕輕握著她的柔荑。 剎那間,他與她同時心靈產生了共鳴,都微微打了個激靈。

一直以來,張芷姍心裡都覺得姜長軍是自己的白馬王子,可是,今天與王小兵相見之後,她立刻對他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好感與眷戀。

特別是看到他那豪爽的一面,還有陽剛的一面,便深深被他吸引住了。她心裡冒出一個念頭:我喜歡上他了嗎?

但想到自己已結婚,一股懊惱從心底里湧上來,整個人都消沉了許多。她在心裡不停地問蒼天:為什麼不讓王小兵早幾年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過,幾年前,王小兵還不懂男女之事,正在讀小學或初中,見了她也不會有什麼表示。

張芷姍悵然若失,正眼也不瞧姜長軍了。

而姜長軍則以為她在考慮,指天發誓道:「我如果這次不戒賭,那不得好死,必遭雷打。老婆,相信我。」

說著,他伸手去牽張芷姍的玉手。

但是,張芷姍甩開了他的手。她最清楚他的脾性了,經常說話不算數的,以前也發過這樣的誓,但過不了幾天就賭癮上身了。她如今心裡只盛著王小兵,對姜長軍冷淡了。

一般的賭鬼,在初級階段時,還不須要向親戚朋友借錢,到了中級階段,則開始向親朋好友借錢了,等到成為高級賭鬼,一般都是家徒四壁,一貧如洗,只要還有些值錢的東西都拿去賣了作賭資。

而姜長軍現在正是處於中級階段的賭鬼境界,家裡的東西還沒賣光,但已向能借錢的親戚朋友都借過錢了,並且還有許多債沒還,無奈之下,他才會準備向王小兵借錢。

……

在姜長軍與張芷姍出門之後,王小兵也走到了餐桌旁,看著姚舒曼包餃子,笑道:「阿曼,你包的餃子真好看。」

聽他這麼親熱地稱呼自己,姚舒曼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紅暈漫到了耳根,掀起長長的睫毛,白了他一眼,咬了咬豐潤鮮艷的下唇,佯裝微慍道:「不許那樣叫。叫我姚老師。」

「阿曼,剛才他說的那番話,其實挺有意思的。」王小兵也坐了下來,目光落在她高隆的雙峰之上,渾身打了個激靈。

「他是胡說的。你不要記在心裡。」她極力忍住笑,想要裝出發怒的樣子,可是,不論她的美眸還是玉唇,都溢滿了笑意,使她看起來是喜悅多於怒色。

「我沒記在心裡,只是記在了腦子裡。我倆也挺配的嘛。」王小兵也拿起一張餃子皮,學著包餃子。

「你再說,我要生氣了。」姚舒曼輕挑黛眉,撅著紅唇,一副將要發作的樣子。

可是,她的溫柔眼神卻出賣了她,使別人一眼就看出她不是真正的生氣。

王小兵笑道:「阿曼,你的眼睛笑眯眯的。」

噗哧一聲,姚舒曼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嬌嗔道:「你,唉,氣死我了。打你」說著,站了起來,舉起小粉拳要隔桌打王小兵。

不過,王小兵往後一閃,便躲開了。

隨即,姚舒曼格格嬌笑著,繞著餐桌追打王小兵。兩人圍著餐桌轉圈圈,儼然一對情意濃濃的情侶,打情罵俏聲充盈室內每一寸空間。

就在王小兵與姚舒曼嬉戲調笑之際,張芷姍一個人回來了,當她走進門口,看到王、姚二人那種令人羨慕的情侶嬉鬧情景,既有嚮往又有嫉妒,本想退出去,但已被看到,只好淡淡笑道:「你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姍姍,連你……」姚舒曼正要說「連你也來取笑我」這樣的話,可是,沒機會往下說。

王小兵連忙介面道:「連你也想加入我們玩的老鷹捉小雞遊戲,對不對?可以埃來吧。」

聞言,張芷姍笑著搖了搖頭,俏臉微紅,她其實也想參加兩人的遊戲,可是,自己結婚了,不宜再與他嬉嬉鬧鬧的。她想做一個賢妻。

姚舒曼記起王小兵曾撒過謊,也就沒再堅持要說清楚,沒好氣地瞟了王小兵一眼,便迎向張芷姍,笑道:「剛才忘了叫你買一瓶蕃茄醬上來,你有沒有買?」

「哦,這個倒忘了,只買了些花生、雞腿、火腿腸與啤酒,沒買蕃茄醬。我這就下去買吧。」說著,把裝滿食品的白色塑料袋遞給姚舒曼,又要下樓。

「我下去吧。八樓不好走,上下一遍都叫人喘氣了,你臉都紅了。趕快包好餃子吧。」說著,身影一閃,便飄出了門口,下樓去了。

張芷姍還真不好意思,因為她的臉紅並非是上樓所致,而是王小兵邀請她做遊戲而興奮導致的。她本來還不知怎麼樣向王小兵開口借錢才好,如今正是時候,覺得自己直接問他,也是一樣的。

不過,畢竟是相識不久,她也沒把握他會答應自己的事情,鼓足了勇氣,但還是心如鹿撞,堅挺的高聳酥胸一起一伏,神情羞澀而迷人,幾次拿妙目瞟王小兵,欲言又止。

從踏進張芷姍家門口那一刻,王小兵便發現她對自己有些許好感,如今又見她嬌嬌羞羞的,一副迷人的少婦神態,還道她是準備向自己表露一點情意呢。

「嫂子,你家布置得真好。」他打破沉默,掃視一圈,道。這是他按照姜長軍剛才那番自認老表關係的說法來稱呼她。

「就是隨便收拾一下而已。」聽到他稱讚自己,張芷姍心裡喜滋滋的,俏臉升上一抹甜蜜的笑意,又偷偷瞄了一眼他,咬了咬紅潤的下唇,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道:「我想請你幫個忙,可以嗎?」

王小兵暗忖:這是她主動向我示好嗎?

如此一想,他頓時心癢起來,面對這美少婦溫柔的聲音,他爽快道:「說吧,只要我能幫的,絕對幫你。」

起初,她還擔心他一口拒絕呢,聽他這麼豪爽,頓時更喜歡他了,嫣然笑道:「我想向你借一千塊。」

她說時,微垂著腦袋,目光不敢看向他,聲音也越來越小,明顯是害羞所致。

聞言,王小兵立刻想到姜長軍叫張芷姍一起下樓買東西的用意,看她那羞澀的神色,也知道她使出了最大的勇氣,才問得出口,要是拒絕她,會使她很傷心。但借錢給賭博的人,經常是很難要回來的。

一千塊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他猶豫了一下。只因他近來要開「養生堂」,也需要用錢。

張芷姍掀起長而黑的迷人睫毛,瞥了他一眼,見他正在思索,感覺他不會答應,心裡高漲的信心頓時回落下來,微微吁了一口氣,柔聲道:「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我另想辦法吧。」

「區區一千塊,沒什麼,我借給你。」他剛好從杜秋梅那裡拿了三千塊,於是掏出一沓百元大鈔,點出十張遞給她。

想不到第一次見面,第一次相識,第一次問他借錢,他居然答應了,這其中的緣分難道不是前世就種下了的嗎?張芷姍也更加確定自己與他的一見鍾情是真的,對他就更有好感了。她粉嫩的俏臉洋溢著甜甜的笑容,深情地凝視著他,都忘記了說話,有一股淡淡的衝動,只想撲進他的懷裡,撒一會兒嬌。

可是,想到自己已結婚了,張芷姍便黯然神傷。

王小兵在遞錢給她的時候,手指輕輕碰到她的玉指,一股滑膩從指尖傳過來,使人遐想聯翩。他趁機輕輕握著她的柔荑。

剎那間,他與她同時心靈產生了共鳴,都微微打了個激靈。

張芷姍心裡湧起一抹興奮,紅著臉,垂著頭,抿著玉唇,只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感受那份淡淡的情意。

「嫂子。」王小兵輕喚一聲,好想立刻便摟住她,吻她那薄潤的朱唇。

「可能要過二三個月才有錢還給你。你如果急錢用,就別借吧。」她聽出他話音里的濃濃情愫,既幸福又無奈,心裡怦怦直跳,不敢與他灼熱的目光對視。

「沒事,你有錢的時候還我就行了。」他向她移近了半步,能嗅到她嬌軀散發出來的如蘭幽香,聞之使人心曠神怡,慾念大盛。更兼居高臨下,瞧著她胸口那一片水嫩水嫩的滑膩酥胸,他的下面立時有了感覺,霍地揚了起來。

而她並不清楚他擁有不世出的傢伙,但低垂的目光正好射在他的褲襠上,見那裡有物體不停地往外頂起來,經過人事的她早知那是什麼,霎時間,紅霞燒到了她的耳根,頭垂得更低了,呼吸也更為急促,堅挺的酥胸急劇起伏,使人見了欲`火焚身。

「小兵。她會看到的。」她想到姚舒曼就要回來了,輕輕抽手。

「嫂子。」他很想告訴她真實情況,但那樣可能會使她對自己有不好的印象,他忍住不說自己與姚舒曼還不是情侶。

「我結婚了。」她長長的睫毛輕輕掀動著,語音如蚊鳴。

「我知道。」看著她略帶三分矜持,卻又蘊含了無窮嫵媚與嬌艷的神態,王小兵既生憐愛之意,又湧出欲`火,渾身是勁,只想抱起她,跟她做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

兩人的呼吸頻率瞬間大幅提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