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50章一見鍾情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一句「他是我學校的學生」這種話,那就尷尬之極了。 幸好姚舒曼還給面子,笑道:「快點包餃子吧,就愛問人家八卦,無聊。」說著,努了努紅唇,又回頭瞄了一眼王小兵,明亮的眸子射出狡黠的神色,好像在說:...

想不到遇到人家夫妻吵架,王小兵與姚舒曼都有一種進退維谷的感覺,兩人面面相覷,用眼神交換著彼此的看法。

對於吃餃子,王小兵無可無不可。

姚舒曼卻不同,裡面那個是她的同學,既然來到了這裡,如果又悄悄離開,那多少無聊,要是被看到,那就更尷尬。

於是,她向王小兵微微一笑,用會說話的美眸向他傳遞信息:我們進去吧。

兩人撿起門口的東西,姚舒曼佯裝剛來到,伸頭進屋裡,道:「姍姍在嗎?」

她的同學叫張芷姍。

突然之間,室里的爭吵聲停了下來,先是一陣沉靜,過了大約半分鐘,一把溫柔的女聲響起:「來了。」

銀鈴般悅耳的聲音猶未了,一位窈窕女子穿著家常便服施施然走了出來。

王小兵定睛一看,見那女子肌膚白皙,身段豐滿而勻稱,黛眉秀眸,瑤鼻櫻唇,瓜子臉裝著清秀的五官,是那麼的得體,是那麼的迷人,是那麼的驚心動魄,教人看了驚嘆造物主居然能造出臉蛋與身材都那麼出色的美人兒。

而張芷姍的清澈目光迎上王小兵的視線時,兩人心靈微微一震,沒有絲毫的陌生感,反而好像前世便已相識了一般,彼此都有一份好感。

不過,張芷姍顯出些許的羞澀,連忙移開了視線。

跟在張芷姍後面,從室里出來的是一位高瘦男子,那正是她的老公姜長軍。他麵皮白凈,斯斯文文,算得上帥氣,只是欠缺陽剛之氣,給人一種奶油小生的感覺。如果看到他,絕對不會想到剛才那句粗魯的話語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

張芷姍兩隻清秀的美眸帶著一圈晶瑩的淚花,明顯是在剛才的吵架之中委屈所致,如今,朋友來了,一時抹不去眸子里的淚光,才讓別人看到,只好淡淡一笑,掃視一眼王小兵與姚舒曼,道:「你倆來了正好幫我包餃子,只包了一小半呢。」

「什麼餡的?」姚舒曼也連忙裝出一副對餃子很在乎的樣子,目的是想沖談屋裡的尷尬氣氛。

「有紅蘿蔔的,有韭菜的,還有蝦仁的,就這三樣。」張芷姍每當與王小兵的目光相接時,都會害羞地微微一笑,風情萬種,清純中帶著三分甜蜜。

「我喜歡吃紅蘿蔔的。」姚舒曼已放下手提包,與張芷姍走到了餐桌旁,看著桌麵包餃子的材料,笑道。

「那快點來幫我忙,一會就可以吃了。」要不是與丈夫吵了幾句,耽誤了些時間,估計現在就能吃上餃子了。

兩位美人坐在椅子上,便開始包餃子。

姜長軍忙著招呼王小兵,起初,剛從室里出來時,臉色並不好,但見到王小兵既有勞力士,又有大哥大,立時客氣多了,趕緊遞上一支好日子香煙,問道:「喜歡喝什麼茶?是鐵觀音還是紅茶?」

「隨便。」寒暄間,王小兵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那就紅茶吧。健胃。」姜長軍開始泡茶。

而數米之外的張芷姍老是不自覺地拿眼偷窺王小兵,有一次被王小兵瞧見了,她玉唇抿笑,俏臉微紅,急忙垂下滿頭烏髮的腦袋,好一會不敢再看向他,等過了幾分鐘,才又做賊似的怯怯地欣賞他。

她感覺很奇怪,為什麼自己對王小兵有一種熟悉感,這就是一見鍾情?她只在書上與電視上聽過有一見鍾情的事,而她自己則還沒遇過。與姜長軍相戀,也沒有達到一見鍾情的境界。她好嚮往那種美妙的感情。

可是,如今她已結婚了,想到這裡,她心裡湧起一股淡淡的惆悵。

這就是命數所定嗎?

張芷姍長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獃獃地出神思索著。

一旁的姚舒曼還道她是剛才與丈夫吵了架,心裡有不快,所以精神狀態不好,並不知她的就裡,想勸也不好開口,畢竟人家夫妻之間,床頭吵架,床尾和,一個外人,如果多嘴來提這些事,非常不適合,所以,也不敢再說這種事,只默默陪著她。

而王小兵與不少美人打過交道之後,有時單憑一個眼神,一個笑意,或一句話語,便可大致看出對方的心意如何。

剛才,他從張芷姍那飽含情愫的眼神領會到她的淡淡情意,心頭泛起一陣美妙的感覺,好像是秋天站在高岡上,迎風眺望遠方美景,天高雲淡,有一種頗為愜意的味道。

難道她喜歡我?

王小兵不禁心底自問一句,不過,旋即又一笑了之,覺得這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在泡茶過程中,王小兵也顯出對茶道的不淺見識,使姜長軍大有好感,於是,兩人言談頗為投契,漸漸便拉開了話茬,無所不聊了。

「你現在干哪一行呢?」姜長軍看王小兵手戴勞力士,腰挎大哥大,早忖他應該是個大老闆了。

「呃,其實我在村部里做事。」王小兵毫不猶豫道。

其實,他只是隨便找一個謊來說說而已,根本不想過以後還要面對姜長軍,只是權且用來掩飾一下身份。每當他與美人外出,被人問及自己的職業時,總是或多或少會有些許的發窘,因為若說是學生,那給人很突兀的感覺,所以往往不願意表露真正身份,臨時找一個假身份套在身上,暫時應付一下。

「他是……」

姚舒曼本來想說王小兵是學生的,不過,如今他已搶先半步說自己在村部幹事,要是當場揭穿他的西洋鏡,那也未免太過不給面子他。樹活皮人活臉,把他臉面丟了,會令他很受傷,於是,也不敢再說下去。

一般的村子,如果有油水可撈,也能賺些外快,不過,想買起勞力士與大哥大,實在是不敢想。姜長軍笑道:「我一看就知你是個老闆。」他是有意結識這位老闆,以俟日後好借錢。

「開了間快餐店,不算老闆啦。」少年心性,終究喜歡炫耀一下,不過,王小兵裝起老闆的派頭來,確實也有模有樣,非常有氣勢。

「王兄,以後多多關照。」姜長軍連忙給王小兵斟上一杯紅茶,討好道。

「哈哈,大家一起互助。」王小兵豪氣起來,端起茶杯,以茶當酒,敬了姜長軍一杯。

正在包餃子的二位美人也莞爾一笑。

在剎那間,王小兵與張芷姍的含笑目光又碰在一起,二人心靈微微泛起漣漪,彼此陶醉,好像醍醐灌頂,美妙不可言傳。

姚舒曼瞧著張芷姍那粉紅的臉蛋,笑道:「你臉怎麼紅了?」

「哪有。」其實,張芷姍也覺得自己臉微燙,應該是紅了,怕她再問下去,便化被動為主動,壓低聲音道:「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聞言,姚舒曼怔了怔,俏臉也頓時紅了,她從來沒想到對方會問這種問題。

起先,在學校乘王小兵的摩托出來,根本就沒考慮過會有人說自己與他是情侶,縱使在小樹林食品門市部那裡被庄妃燕誤會了,自己裝出是王小兵的女朋友的角色,也沒多大在意,因為蘇、杜二人與她不熟,她不在乎。

來到下湖區之後,她也沒想到張芷姍會認為她與王小兵是情侶。

她請王小兵上來吃餃子,一來是客氣話,二來是想多謝他用摩托送自己來這裡,三來則是想間接氣一氣庄妃燕。其中,第三點佔了她大半的用意。

在上樓的時候,姚舒曼準備見了張芷姍之後,立刻大方介紹王小兵的身份,並且說明叫他上來的原因請他吃一頓餃子以感謝他送自己來這裡的恩情。

可是,出了意外,那就是聽到張芷姍夫妻吵架,盤算好的事情一下子被搞亂了,進了門之後,也無從介紹王小兵。何況,她也還沒意識到張芷姍夫妻已把王小兵當作是她男朋友了。直到如今,當張芷姍問出一句,才使她如夢初醒。

想了想,姚舒曼也不知怎麼說才好,要說不是吧,那為什麼要與王小兵一塊來這裡呢?如果道出實情,那就相當於揭穿王小兵的謊言,使他沒面子,假若不說,那別人就把王小兵當成自己的男朋友。

這短短的幾秒鐘,姚舒曼心念電轉,不過,當她想到王小兵也確實不錯,樣貌稱不上帥氣,卻自有一股男人陽剛的魅力,讓他假扮自己的男朋友,也沒什麼辱沒可言。想到在小樹林食品門市部那裡自己也假充了他的女朋友,如今算是扯平,心裡平衡了些,也就不再計較。

對於張芷姍的問題,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還說自己沒有男朋友呢,原來是偷偷進行的,怕別人搶了似的。」張芷姍擠了擠媚眼,又偷瞥了一眼正在喝茶的王小兵,小聲笑道。

「哪裡嘛。」姚舒曼宛若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現在,她開了個頭,以使張芷姍完全以為王小兵是她男朋友了,想再改口,就更難了,不論對方怎麼說,也只好默認了。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張芷姍對這個問題倒很感興趣。

坐在不遠處的王小兵也豎起耳朵,聆聽姚舒曼,看她會說什麼,自己剛才說了謊,其實也不是想要假冒她的男朋友的,想不到在鬼使神差之下,就成了她男朋友,心裡暗自好笑,反正勢已如此,也只好繼續演下去。、

只要姚舒曼肯配合,就當是別開生面的文藝表演。

人生如戲。

不過,王小兵倒有些怕姚舒曼說出一句「他是我學校的學生」這種話,那就尷尬之極了。

幸好姚舒曼還給面子,笑道:「快點包餃子吧,就愛問人家八卦,無聊。」說著,努了努紅唇,又回頭瞄了一眼王小兵,明亮的眸子射出狡黠的神色,好像在說:小子,給足面子你了吧。

王小兵還了她一個微笑,算是報答。

本來就留意王小兵言行舉止的張芷姍看到兩人你儂我儂的,不禁湧起一股羨慕,回想自己的糟糕生活,更是黯然。

而姚舒曼一直以為張芷姍的異常神情是由於與丈夫吵架所致,所以也不太關注,只顧著包餃子。

「舒曼,你的肌膚比以前要光滑柔膩了,你用什麼牌子的護膚品呢?」張芷姍此時才注意到姚舒曼的出色肌膚,問道。

「沒用護膚品。」姚舒曼指著王小兵,道:「他會配製中藥丸,叫美容丸,我吃了之後,非常有效,肌膚比以前要好看了,你看,是不是?」

說著,把雙手伸到張芷姍面前,讓她看清楚。

仔細端詳了一會,張芷姍驚訝道:「真的啊!我記得你手上以前有一點斑點的,現在都沒有了。肌膚白皙如玉1

她邊說邊藉機看向王小兵。其實,她想當場向王小兵多了解的,但想到姜長軍心胸狹窄,又是個嫉妒性很強的小男人,怕與王小兵聊得太親熱會惹起她的妒忌,才沒問出口。

姚舒曼則推薦道:「你也買些來服食吧,包你在一個星期內,肌膚就會變得更好看。他是我的學……」差點說漏了嘴,疾忙住嘴,道:「他是我的學弟,現在又是我的……,咯咯,你買的話,可以算便宜些價格,或者買一送一。」

剛喝了一口茶的王小兵聽到姚舒曼正要說自己是她的學生,差點嗆個半死,好在聽她臨時改口,心口那條氣總算順了,暗忖姚舒曼拿自己的東西作人情,真是狡黠之極。

「現在有嗎?多少錢一粒?」張芷姍迫不急待問道。

「還要回去配製才有。我平時賣十元的,熟人買,收五元就是了。」這是王小兵與張芷姍第一次面對面說話。

「那我要五粒吧。我先給錢你。」說著,張芷姍就要回室拿錢。

「不急。配製美容丸要很多工夫的,等我回去弄好,送來,再收錢。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如果你突然改變主意決定不買,就打個電話給我,告訴我一聲。」王小兵把電話號碼寫在一張紙上,遞給張芷姍。

張芷姍美眸里流露出喜悅的神色,接了那張紙。不過,她看出丈夫眼神里射出淡淡的嫉妒,便連忙斂去眸子里的喜色。

喝了幾杯茶,王小兵上廁所放水。

就在這時,他聽到有門鈴聲,然後是開門聲,隨即聽到張芷姍「氨地驚呼了一聲,聽來教人大起憐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