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48章情人耐不住寂寞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上這麼多摩托,容易撞車。」姚舒曼撇了撇嘴,道。 就在這時,t字路口躥出一輛搭客摩托,一個急轉彎,迎面向王小兵撞了過來,幸好雙方都手捷,同時剎住了車,但還是撞得兩輛摩托劇烈震顫一下,車上的人也霍...

話題打開了,王小兵與姚舒曼的心裡距離其實就拉近了一步了。【之前,二人都是中規中矩的,一般談的話題都是很正經的。

男女之間,一旦可以聊愛情這東西,那就表明彼此之間已有好感了。

「姚老師,你要我達到什麼條件,才能成為你的男朋友?」王小兵在花叢中摸爬滾打了不少日子,臉皮也磨厚了許多,以前不敢說的話,現在敢說了。

「唉喲,看你這小鬼頭,還真的要泡姐我呢。」姚舒曼格格笑道。

「我說的可是真的埃姚老師,我倆的年紀也沒相差多遠,成為男女朋友關係,也很正常吧,開個條件吧。」王小兵豪氣萬丈,只因他泡妞心得頗豐富。

「除非你長得像狄龍,又很有錢,那可以考慮。」姚舒曼笑道。

「姚老師,要是我倆在一個房間里,其實關了燈,你把我想像成狄龍,那樣就行了。一樣的埃」王小兵膽子越來越大了。

「壞小子1姚舒曼臉刷地紅了,舉起小粉拳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

至此,兩人的關係看似有些尷尬,實質又向前邁進了一步,一般來說,男人與女人,沒有友誼可言,如果不是情侶關係,那就是極普通的朋友關係,或者仇人關係。不像男人與男人,女人與女人之間,還會有友誼存在。

短短的半個小時之內,王小兵與姚舒曼就突破了普通的關係,進入一種曖昧境界。

「姚老師,說真的,像我有沒有機會?」王小兵正經問道。

「有啊,看你以後的表現。」姚舒曼口氣改了,明顯地,她漸漸對他有些意思了。

「要怎麼樣的表現呢?」王小兵打破沙鍋問到底。

「咯咯,現在還沒想好,想好了再告訴你。哥們,別聊這個話題。」姚舒曼一副巾幗英雄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姐們,我要泡你,不聊這個話題,怎麼知道你喜歡哪方面的物事呢?」王小兵據理力爭道。

姚舒曼又格格笑起來,眼眶溢滿了快樂的淚花。

其實,王小兵心裡在琢磨著要是她肯在王強面前說幾句好話,不知能不能如願以償,笑道:「姚老師,如果我向你表伯學藝,他肯不肯指點一下呢?」

「我表伯不願收徒弟埃」姚舒曼嘆了一口氣,道。

「沒有辦法嗎?」王小兵微有失望。

「看你樣子,好像很想學他的武術,我問你,你學來做什麼呢?」姚舒曼好奇道。

「我跟王老師以前的徒弟約定切磋,我想贏他。」王小兵如是道:「我看不慣他那很拽的樣子,不打敗他不甘心。」

聞言,姚舒曼便知是白光偉了,道:「我知是誰了,他是黑社會的,你敢惹他?」

王小兵冷笑一聲,反問道:「黑社會的就不能惹嗎?」

在平常人看來,當然不可輕易去惹黑社會的人,但王小兵本身是半個黑社會的人,加上想要得到蕭婷婷,那不可避免要面對白光偉。他有實力去跟白光偉掐一架。

聽姚舒曼的口氣,王小兵感覺出她不怎麼想幫忙,便誘之以利,道:「姚老師,如果你幫了我的忙,以後每個月,我都免費送你美容丸,怎麼樣?只要王老師肯說出白光偉的弱點,指點一下我就行了。」

想了想,姚舒曼笑道:「我也沒有把握,不過,我試試看。我表伯脾性很古怪的,你不能用對常人的方法去討好他,得反其徑而行,還有可能得到他的指教。」

「這個我知道,那到了周二去他家作客的時候,我倆再一起合作,好好演一齣戲,怎麼樣?」

「咯咯,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心計的嘛。」姚舒曼嬌笑道。

「哈哈,你喜歡有心計的人嗎?」王小兵順便問道。

「不好意思,本小姐喜歡沒心計的人。」姚舒曼笑道。

「我其實就是個沒心計的人埃」王小兵回首揚了揚眉,道。

「不跟你瞎掰了。你就想占人家便宜。不要回頭,看前面,小心開車。路上這麼多摩托,容易撞車。」姚舒曼撇了撇嘴,道。

就在這時,t字路口躥出一輛搭客摩托,一個急轉彎,迎面向王小兵撞了過來,幸好雙方都手捷,同時剎住了車,但還是撞得兩輛摩托劇烈震顫一下,車上的人也霍地向前沖,差點摔出去。

剎那間,在驚魂之中,王小兵感覺到後面有兩團溫軟的東西撞在脊背上,非常舒服,回味無窮。

這次小小的撞車,明顯是那搭客摩托開得太急搶道所致,王小兵正想喝斥那中年男,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叫自己,定睛望向前,見是杜秋梅,笑道:「梅姐,原來是你埃」

「我出去叫人幫我順車去捎些貨回來,搭摩托回店裡。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你。」說著,下了車,塞了二元車費給那搭客仔,叫他走。

那搭客仔見王小兵本來要算帳,如今還不走更待何時,嘟一聲,便走遠了。

杜秋梅打量一眼姚舒曼,又注視著王小兵,嘴角溢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好像在說:小子,這麼快又找到了新歡!

「這是我體育老師姚老師。」王小兵也從杜秋梅那微帶吃醋的眼神看出了端倪,笑道。

兩美人微笑頷首,算是打過了招呼。

不過,杜秋梅目光又在姚舒曼身上掃視一番,正在拿她跟自己的表妹蘇惠芳作比較,自然要偏向蘇惠芳,暗忖這女的比不上我表妹,笑道:「你倆去哪裡?」

「我送姚老師去她同學家裡吃飯。」王小兵目光在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游移,打了個激靈,笑道。

「哦。」杜秋梅有些幽怨地應了一聲,想到兩人一起去朋友家吃飯,那還不是情侶是什麼,心裡不禁湧起濃濃的醋意,想起當日與王小兵纏綿的快活日子,叫人回味無窮,現在好些日子不見他來找自己,心有不甘,向他拋了個媚眼,道:「小兵,今天還你三千塊。本想過兩天找你的,正好遇到你,先給你。載我到儲蓄所取錢吧。」

「你有錢周轉了嗎?」王小兵想開養生堂,也正需要資金。

「有。噯,你到朋友家吃飯,怎麼不帶些禮物去呢,到我那裡拿幾包糖果也好埃」杜秋梅嫵媚笑道。

其實,她是有意引誘王小兵到她的店裡。

王小兵轉頭瞥了一眼姚舒曼,道:「姚老師,帶幾包糖果給小孩吃也好。」

「咯咯,我同學還沒有小孩。」姚舒曼看著杜秋梅胸前一對巨`物,也暗中自嘆不如。

「反正要到儲蓄所去,順便到我店裡拿幾包糖果。」杜秋梅熱情道。

「也可以。」王小兵也是個爽快的人。

姚舒曼則無可無不可,於是,又空出中間的位置讓杜秋梅上車。杜秋梅暗自歡喜,一跨上車,便用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擠壓王小兵的脊背,向他拋橄欖枝。

背脊上被一對充滿彈性的酥胸按摩,王小兵渾身舒暢無比,小腹下面霍地硬了,不過,是坐在車上,後面二美人看不到壯觀。

去下湖區,也要經過小樹林集市。

大約五分鐘,便到了小樹林儲蓄所。杜來梅下車,進去取了三千塊出來,讓王小兵數一遍。王小兵說不用了,把鈔票塞進褲袋裡,便又載著二女到食品門市部去。

經過君豪賓館時,正在大堂的庄妃燕無意中瞧見王小兵載著兩個美人經過,心裡泛起一股嫉妒。她認出其中一位是食品門市部的女老闆,便走出大門口,看到王小兵將摩托停在了三百米外的食品門市部前面,這幾天雖通了一次電話,但不見他來找自己快活,暗忖他是不是貪新棄舊,便想去問一問他,反正就快要到吃晚飯的時間,於是先返回賓館,向下屬交代幾句,再去找王小兵。

王小兵將摩托停好之後,看到食品門市部對面有一間店面轉讓,心忖自己租來開養生堂再合適不過。

「梅姐,隨便拿幾包糖果吧。」王小兵把轉讓店面卷門上的電話號碼記下來。

「你跟我來吧,在倉庫有新回來的糖果,口味很好的。你自己挑幾包。」杜秋梅笑道。

從杜秋梅的眼色領會到她的弦外之意,便不熄摩托的火,讓姚舒曼看著摩托,他就跟杜秋梅去後面的倉庫。

進了倉庫之後,杜秋梅便迫不急待地摟著王小兵的脖頸,與他激吻起來。

「梅姐,我還要搭姚老師到她同學家裡去,沒什麼時間埃」雖是這麼說,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修鍊柔舌功。

「你把我表妹拋棄了?」杜秋梅拉他褲鏈,呼吸急促道。

「我跟姚老師沒什麼的,真的只是送她去她同學家裡而已。我們玩十幾分鐘吧。」說著,便掀起她的工作套裝短裙,扒下她的內褲,一招精純的抱虎歸山便進入了她的身體。

這時,杜秋梅感受到他的巨大與雄壯,不再說話,只哼出一連串的「啊氨撩人春音。

小戰了十多分鐘,已使杜秋梅進入第一波**,王小兵才停止攻擊,拿了幾包糖果,走出倉庫。杜秋梅則躺在木貨箱上,回味剛才的激情。

出到食品門市部門口,見到庄妃燕正站在姚舒曼身邊,問道:「王小兵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