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47章與女老師的打賭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亮,本來,嫁入那樣的家庭也算可以的了,可是,她老公是個賭鬼,兩口子經常為此吵架。我想她也幸福不到哪裡去。她姐嫁得比她好,嫁了縣工商局副局長,聽說現在是局長了。」 「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埃」王小...

朱由略打了二次電話來催促王小兵抓緊時間行動,不過,王小兵以還沒有找到機會為由,敷衍過去,但時間長了,遲早會被朱由略看出這是一場搪塞遊戲,到那時,惹火了他,也沒什麼意思。&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

畢竟,朱由略是附近一帶的治安官,手裡握著不少權力,有許多事情需要他幫忙。

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最好寫照。

一個人,只在活在這個世上,那就會受到許多社會關係的影響,有些關係一旦處理不好,那就會引來極嚴重的後果。

所以說,王小兵要謹慎對待朱由略請自己去做的事情。

初秋傍晚陽光很柔和,涼風輕拂,使人頗覺清爽。

謝家化留在學校飯堂幫忙,沒回家那麼快,王小兵自己從車棚推出摩托,剛打著火,便看到姚舒曼從教職工宿舍里走出來。看著她一身休閑裝,挎著個黑s手提袋,與她豐滿婀娜的嬌軀交映生輝。

「姚老師。」對於尊敬師長這一點,王小兵做得還是挺好的。見到老師,基本都會問候一聲。

「噯,王小兵,回家嗎?」姚舒曼步伐輕盈地向他走過來,明艷的光彩迫人。

「呃,不是,想到處兜兜風,秋天傍晚田野的風景很好看。」他向她高挺的酥胸與圓`翹的美`臀行了一圈注目禮,口是心非道。

「喲,你還挺悠閑的嘛」她露齒一笑,給人明媚的感覺,「不如載我一程怎麼樣?要是你想吃餃子,我可以請客。」

「好啊1王小兵正在醞釀問她什麼時候去王強的家裡。

姚舒曼已坐在王小兵的摩托後座上了。

就在這時,蘇惠芳靚麗的身影也出現在校道的轉彎處。她與姚舒曼相比,少了一分健美,多了一分嫵媚,正所謂各有特長,難分軒輊。蘇惠芳瞥見姚舒曼居然坐在王小兵的摩托上,美眸掠過一抹吃醋的神s。

而王小兵也從蘇惠芳的眼神瞧出了端倪,打招呼道:「蘇老師,你的單車呢?」

「壞了,今天步行來上課。」她的意思很明顯,也想王小兵載她回去,不過又不好意思啟齒。

「我載你吧。」王小兵邀請道。

姚舒曼不知王小兵與蘇惠芳有親密關係,以為只是一個學生好心載班主任而已,也笑道:「惠芳,我都坐了,你還不坐嗎?快來吧。」

這句話,在蘇惠芳聽來,有一種怪怪的味道,好像有「我都跟他做了那事,你也來一起玩吧,不敢嗎?」這種挑戰的意思。蘇惠芳本來想步行回家,反正二十多分鐘就回到了,權當散步,不過,如今聽姚舒曼好像用那種挑戰的口吻說話,心忖道:我跟他熟得很呢,還輪不到你來跟我搶。

於是,也笑道:「好,反正不坐白不坐。」

姚舒曼比蘇惠芳要高大些,加上蘇惠芳是王小兵的班主任,從關係來說,比與體育老師關係要更親近些,所以,姚舒曼讓蘇惠芳坐中間。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一旦牽涉到爭男人的事情之中,就會將自己最佳的身姿表現出來。蘇惠芳身段本來就很好,而此時有意要跟姚舒曼比一個高低,便盡量前凸后翹起來,使男人看了幾乎流涎。

就連姚舒曼也不得不贊一句:「惠芳,你的身材保養真好1不過,作為女人,她也明顯感覺出蘇惠芳是要在自己面前炫耀一下,於是,雖坐在了車上,也有意挺了挺胸前一對飽滿而堅挺的山峰。

春s滿眼。

王小兵轉過頭來,瞧著二美女胸前山峰怒突而出,好像要向自己這邊涌過來,看得心花怒放,y血沸騰,恨不得立刻施展出柔舌功與鐵爪功,在兩美人胸前高峰上溫習一下武功,暗忖要是能把她倆抱上床,那一定讓人y生y死,在四座堅挺的山峰上流連忘返,那該是多麼愜意的人生啊!

以他的床上功夫而言,一晚御二女,那是遊刃有餘,絕對能令她倆成為神仙姐姐,快活之極。

想到得意處,居然情不自禁露出一抹歪歪的笑意,教人一看便知他是在想男女之事。

蘇惠芳見他兩眼放光在自己身子上掃視一番,又好氣又好笑,不過,坐在他後面,任憑他咸豬手再長,也難以有所作為,是故,也微微一笑,便跨上了車後座。

「坐好了嗎?」王小兵暗自歡喜,只把屁股往後挪,有意將車後座的位置空間減少,使二美女緊緊挨在一起,這樣,自己也能占些便宜。

「行了。」果然,坐最後位置的姚舒曼豐`臀不停地往前移,不然,坐不穩。這是事實,而她要向前擠的另一個重要原因便是:要讓蘇惠芳的酥胸頂在王小兵脊背上,讓王小兵占些便宜。她這是有意懲罰蘇惠芳剛才挺胸撅臀的舉止。

坐在中間的蘇惠芳在前後夾擊之後,背脊被姚舒曼的豐胸壓向前,而自己的酥胸又緊緊貼在王小兵的脊背上,使她想起以前與董莉莉一起坐王小兵的摩托的情景,有一種熟悉的記憶湧起來,場面居然是那麼的相似。

剎那間,她情迷意亂,感受他寬厚脊背上那暖人的溫度,心神會有些蕩漾,腦海里浮現一幅幅春`宮圖,腦子有些紊亂地思忖道:難道我註定是他的女人?

夕陽下,摩托車還沒發動,車上的三人臉s各異。王小兵滿臉笑意,蘇惠芳俏臉紅暈初升,姚舒曼臉蛋則浮著一層得意的神s。

而王小兵闔上眼瞼,好好感受蘇惠芳一對酥胸在自己背脊上做不停地起伏的按摩,覺得舒服到死,渾身是勁,真想立刻轉身跟她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前面沒有美女,要是姚舒曼坐在前面開摩托,自己坐在中間,後面是蘇惠芳,那就完美了!這樣,王小兵就真的要快活死了。他可以雙手摟住姚舒曼胸前兩座高峰,在上面修鍊鐵爪功,而脊背又享受著蘇惠芳酥胸的按摩,那種美妙的感覺,簡直比做神仙還要快活。

半晌,他還沒開動摩托,蘇惠芳好奇道:「摩托壞了嗎?」

「沒有,坐好了。我要開了。」王小兵飄遠的神思才歸位,笑道。

嘟一聲,摩托緩緩起動了,先送蘇惠芳回家。

不消五分鐘,便到了蘇惠芳租住的樓下。她下了車,道了聲謝謝,但眼神里流露淡淡的惆悵,唇邊的笑意很乏力,包含了不可言傳的些許憂傷。現在,她看到王小兵與其他女子親近的話,也會湧起莫名的嫉妒。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不是還要送姚舒曼一程,王小兵真想下車吻她。

嘟一聲,摩托又起程了。

路上,王小兵問道:「姚老師,王老師的生r還沒到嗎?」

「就要到了,下星期二,你那天有空去嗎?」姚舒曼道。

「我可以請假埃不知要送些什麼禮物好。」王小兵平時沒去過王強家裡,與他不熟,不了解他喜歡什麼,只知他是個脾氣很怪的老頭。

「他說吃了你的健胃丸之後,真的有效果,你只要帶幾粒健胃丸去送給他,包他會高興。」姚舒曼笑道。

「這個沒問題1王小兵興奮道:「包在我身上。」

摩托車由鄉道上了縣道。

直到這時,王小兵還不知姚舒曼要到哪裡去,笑道:「姚老師,你到什麼地方?」

「我去朋友家裡吃餃子。她住下湖小區,你有急事嗎?」姚舒曼道。

「你男朋友嗎?」王小兵忍不住問道。

「不是。她是我高中同學,高中畢業不久就結婚了。嫁了一個副主席。她家裡有二個副主席。」姚舒曼道。

「這麼牛?二個副主席?哪裡的副主席?」王小兵也訝然道。

「咯咯,她老公是銅業公司工會的副主席,她公公是東方鎮人大副主席。所以說,她家裡有兩個副主席。」姚舒曼笑道。

「嚇死我了,還以她家出了兩個國家副主席呢。」王小兵笑道。

到下湖小區,摩托要二十多分鐘的車程。

王小兵想了想,又道:「那你同學嫁了個好家庭埃」

「她人脾氣好,又長得漂亮,本來,嫁入那樣的家庭也算可以的了,可是,她老公是個賭鬼,兩口子經常為此吵架。我想她也幸福不到哪裡去。她姐嫁得比她好,嫁了縣工商局副局長,聽說現在是局長了。」

「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埃」王小兵倒想見一見姚舒曼那位同學,看是不是如她所說的那樣美麗與溫柔。

「是啊,所以說結婚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一定要看準,想好,才嫁。」姚舒曼好像一位情感專家似的。

「姚老師,你找對象要什麼條件?身材像我這種的夠不夠資格?」王小兵以戲謔的口吻問道。

其實,他是在試探她的口風。

果然,姚舒曼覺察到了他的些許端倪,笑道:「你不會想泡我吧?我可告訴你,我對學生不感興趣。別想泡我。」

「姚老師,照你這樣說,我倒想試一試,看能不能泡到你。」王小兵順勢說道,這樣沒那麼尷尬。

「那本小姐放長眼,看你怎麼能泡到我。」姚舒曼xng子也上來了,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