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42章兩美女爭男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到你家喝你的結婚喜酒嗎?」「討厭」如果沒有董莉莉在場,秦蓮花應該會用粉拳輕輕捶打王小兵的肩膀。周邊的同學又都嘻嘻哈哈地笑起來。王小兵適才所遇到的尷尬氣氛沖淡了些許,笑道:「那是什麼事...

回宿舍洗了澡,然後與舍友交流一番對女人的看法,接著進入玉墜修鍊一會三昧真火,之後便倒頭大睡。

一覺到天亮,又是新的一天。

學校里的生活就是這種三點一線的模式,宿舍,飯堂,教室,這三點循環一遍又一遍,直到畢業那一天,才會結束。

幸好教室里有美女欣賞,除了過過眼癮之外,如果想要鍛煉一下身體,還可叫上董莉莉,二人一起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與她幾乎成了專業的運動員了,經過多次的磨合,如今,兩人做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非常默契,水r`交融,盡得魚水之歡。

像董莉莉與蕭婷婷這些美人,吃了王小兵的美容丸之後,更加完美了,堪比神仙姐姐。如果她們要去選美,那都可進前三甲。

每次看到蕭婷婷,王小兵就會想到白光偉,只要他想泡蕭婷婷,那r后必然要面對白光偉。由白光偉,又想到白自強。朱由略已打過一次電話來問事情進展得怎麼樣了,王小兵說正在找機會,朱由略催促快些動手。

這件事情,看似很小,但一旦做了,那有可能變成出人命的大事。

所以,王小兵不會輕易去做。等到謀定才后動,該做則做,不該做就不做,這樣,就會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這件事,王小兵還想去跟洪東妹商量一下,看她是什麼意思。並且他想開一間專賣自己煉製的丹藥的店,名字也想好了,叫做「養生堂」。只要洪東妹同意,就行了。因為美容丸與除穢丸一直都是由她代理銷售,不好意思遽然收回經營權,否則,顯出對她不尊重。

摩托車被安雲秋借去了,加上平時要上課,晚上又要上晚修,自己作為班長,經常請假與曠課會對班裡的同學起到一種不良的影響,故而王小兵決定周五晚上到夜城卡拉ok廳去見洪東妹。

之前,林憶娜也曾表示對代理銷售健胃丹有興趣,不過,王小兵煉製的丹藥已在附近一帶取得了不少的名氣,口碑r高,r后成為品牌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他想自己經營,把品牌做大。況且,他還會煉製更多的其他丹藥,這就需要一個品牌名字,他想了幾天,才想出「養生堂」這個名字,覺得不錯,以這個品牌名字去銷售各種丹藥,以後別人聽到養生堂三字,便知道是好東西。

從煉製出第一枚美容丸那時起,他就有遠大的計劃。

那就是先低價銷售這些治療效果非常好的丹藥,藉此迅速打開市場,等到有了口碑,廣告目的達到之後,便把價格提高。

他相信,終究有一天,他煉製的丹藥會走向全世界,而他,則會成為富甲地球的財主,到了那時,養一百幾十個嬌妻,根本不在話下,金屋藏嬌,那是小事一件,一萬幾千都養得起,莫說那區區百十個。

雖然還沒修鍊出中級三昧真火,但他有信心修鍊出來,人生漫漫,他不急,只要堅持不懈,必定會有修鍊出來的那一天。

他每晚都會花一二個鐘頭來修鍊三昧真火,從未間斷,並且,一直都在試煉其它初級丹藥。

如今他可以煉製三種丹藥,一是美容丹,一是除穢丹,最後一種是健胃丹,單憑這三種丹藥,每月的收入也頗豐。

想著到時自己買一輛小車或麵包車,載著董莉莉、蕭婷婷、蘇惠芳等美人出外郊遊,那將是多麼快活的事情。想到那種美s環繞的場面,他就忍不住偷笑起來。

忽然一個女生的聲音響起,才把王小兵出神的遐思扯了回來:「班長,你兩眼放空,對著黑板笑什麼呢?」

彼時正是課間的時候,王小兵怔了怔,jng神收聚,目光才sh在面前的文娛委員秦蓮花身上,訕訕道:「沒什麼啊,剛才想到數學老師講的內容很jng奧,我在思考那幾個定理。」

「數學老師?你沒睡醒嗎?剛才上的是英語課埃」董莉莉抿嘴笑道。

蕭婷婷掩嘴而笑。

周邊其他同學也不禁莞爾。

「哪裡是想數學題,他在想泡妹子。哈哈哈……」謝家化聲音粗獷笑道。

「亂說。我其實是想說個冷笑話埃」王小兵腦筋一轉,立時想了個打圓場的方法,不過,他感覺臉面微熱,如果有鏡子,估計能看到自己臉紅。

「沒聽你說過冷笑話,就聽你說過帶黃的。」董莉莉明眸里笑出了淚花,秋波婉轉,頗惹人愛。

「他可能是改行了,現在愛說冷笑話了呢。」蕭婷婷嫵媚笑道。

看著眼前兩朵出眾的鮮花,王小兵心神搖蕩,董莉莉已採摘過了,還剩下蕭婷婷,聯想到她如玉身子活力無窮,他便心血來cho,轉眼間,小腹下面便有了反應,漸漸硬起來,不過,是坐在座位上,不怕別人看到「小帳篷」。

如今,蕭、董二女相處還算友好,王小兵暗忖要是她倆能在床上一起服侍自己,也能好像親姊妹一樣,那就再好不過了。

但是,到那時事實如何,他還不敢肯定。

「是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秦蓮花還站在旁邊,王小兵倒有些尷尬,笑道。

「來請你干大事情。」秦蓮花微笑道。

如果是夜晚在街邊聽到秦蓮花這樣說,必然會想到是在床上干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件,然而,眼下只是在教室里,那味道又不同了,王小兵猜到了幾分,佯裝不知道:「到你家喝你的結婚喜酒嗎?」

「討厭」如果沒有董莉莉在場,秦蓮花應該會用粉拳輕輕捶打王小兵的肩膀。

周邊的同學又都嘻嘻哈哈地笑起來。王小兵適才所遇到的尷尬氣氛沖淡了些許,笑道:「那是什麼事情啊?」

「請你跳舞埃」秦蓮花微紅著臉,道。

「好矮,我最喜歡跳舞了。」國慶快到了,文娛節目少不了,每個班都要出表演節目,跳舞與唱歌這兩種節目是最常出現的。

每年的國慶文藝表演晚會,其中八成是跳舞與唱歌節目,剩下的就是小品、朗誦等冷門節目。

憶起高一時,就是在國慶文藝表演中虜獲了董莉莉的芳心,打敗了情敵杜雲佳,最後,完全得到董莉莉的身心,想起來便教人回味無窮。要不是與她在跳舞中提升情感,恐怕到現在還不能得到她呢。

在遐思聯翩之際,王小兵瞥了一眼董莉莉,與她粘人的目光相接觸,彼此似乎都讀懂對方深情的視線,相互微微一笑,溫情無限。

一般的舞蹈都是要三五對舞者的,男女生各一半,這樣,場面既大,內容又豐富,於粗放之中體現人多力量大,在評獎過程中,容易得獎。

秦蓮花作為文娛委員,自有她的經驗,如今,她準備出一個舞蹈節目,一個唱歌節目,再出一個朗誦或小品,那就夠三個節目了,應付初選之後,估計至少有一個節目能進入晚會的節目名單。

「莉莉,婷婷,你們也參加吧。」秦蓮花邀請道。

「今年跳的是什麼舞呢?」董莉莉很樂意參與其中。

「歌曲我已選好了,就是《東方紅》,舞蹈我也參照著電視上面的改了一下,算是我們的了。」秦蓮花笑道。

「今年我們要拿一等獎。」董莉莉笑道:「男生都找齊了嗎?」

「還沒呢。女生找齊了,我,你,還有婷婷,再加上文華與麗紅,就夠了。男生方面,班長一個,凱文二個,……」秦蓮花在班裡找著英俊高大的男生。

「他也可以埃不過要叫上魯月菁。」王小兵介紹謝家化。

秦蓮花笑了。

正在睡覺的謝家化聽到「魯月菁」三字,立刻抬起頭來,見王小兵還指著自己,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連忙道:「麻痹,不要叫我。」

坐在另一組的魯月菁也聽到了謝家化的話,走過來,叉著水桶腰,氣勢洶洶道:「小樣,我才不想跟你成一對跳舞呢,看你這身材,能跳舞嗎?」

對於她這種烏鴉笑豬黑的做法,在場眾人都笑了。

謝家化最怕與魯月菁鬥嘴了,咂了咂嘴,站起來,便去上廁所了。

笑過之後,秦蓮花繼續在班中找男舞伴,而董莉莉則側坐在座位上,明眸瞟了一眼王小兵,道:「小兵,還記得高一時我們跳舞的情景嗎?」

「記得,那時我經常踩你的腳掌。你老是抱怨我不會跳舞。不過,後來,我步法漸漸有了章法,才沒踩你的腳掌了。現在又生疏了。」王小兵記憶猶新道。

「是啊,想起來被你踩那麼多次,我那時都不想跳了。」董莉莉語氣好像責怪,其實挺滿意,望著蕭婷婷,道:「你不知道他是多麼的氣人,我說了讓他跟著我的步子移動,他偏偏喜歡我素我行,每踩我腳掌一次,他就說:『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下次不會了。』可是,轉眼間,他又踩中了。」

董莉莉說這番話,其意有二,一是向蕭婷婷炫耀一下,表明自己與王小兵從高一時便是一對的了;其二便是要向蕭婷婷暗示,自己的舞伴是王小兵,別人就不用爭了。

在其他人聽來,可能難以聽出這番話的弦外之意,可是,在蕭婷婷聽來,輕易就聽出了,因為她心裡也有王小兵的影子,所以凡是與他有關的話題,她都聽得十分認真。

何況,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是古今存在的優良傳統。但凡一個正常女人,在與別的女人爭一個男人的時候,對方表現出來的競爭味道,都能輕易捕捉到。

而今,蕭婷婷自然也知道董莉莉為什麼要這樣說,要是別的男生,她並不在乎,可是,對於王小兵,她卻抹不去他在自己心裡的痕,佯裝聽不懂,笑道:「你也是的。自找的。被踩了那麼多次,你讓別人做他的舞伴好了。這次就不要選他做舞伴了,不然,他又要踩你腳掌了。」

「唉,不選他還能選誰呢?」董莉莉也聽出蕭婷婷想要王小兵做她舞伴的意思。

在高二班裡,如果要跳舞,哪個男生都希望成為蕭婷婷的舞伴,在摟摟抱抱之中,多少也能占些便宜,何況這是正規的文娛表演節目,也不會由此惹起白光偉的報復,可謂安心食s,高枕無憂。

不過,要是讓蕭婷婷選擇的話,多半也會選王小兵。

所以,不用蕭婷婷說出來,董莉莉也明白她說那番話就是表明要跟自己爭舞伴。

兩美女話語之中已蘊含淡淡的火藥味,但兩人俏臉上依然笑靨如花,似乎是一場很平常的對話,但她倆說的每一個字,都飽含著她們的攻擊力量。

王小兵是個jng明的人,也已感覺二女為了自己又要開戰了,心裡既高興又惆悵,暗忖要是r后得到蕭婷婷,如何能使二女與自己和睦同床共枕,那可是一個不易解決的問題。

嫣然一笑,蕭婷婷道:「我聽說凱文很會跳舞的,你選他,肯定不會踩你的腳掌。」

剛才說了那麼多話,只不過是想向蕭婷婷說明自己的舞伴是王小兵,叫她識趣一點,不要跟自己爭,可是,如今看來,對方並不領情,董莉莉微微有氣道:「選太會跳舞的人做舞伴,我怕踩了對方,那我心裡不舒服。」

「那你是自己願意被班長踩腳掌的,咯咯……」蕭婷婷幽幽笑道,滿帶笑意的目光在王、董二人臉上一掃而過。

「哪裡,我才不喜歡被他踩呢。」說了之後,董莉莉忽然覺得自己這話說得前後矛盾,心裡憋的氣就更盛了,暗忖不與蕭婷婷分個高低不罷休,於是凝視著王小兵,笑道:「小兵,你選誰做舞伴呢?」

原先,聽著兩美人針鋒相對的鬥嘴,王小兵心念電轉,在想著和緩她倆之間火藥味的方法,想不到董莉莉會要自己當場表態,頓時怔了一怔,暗忖不妙。

而蕭婷婷一雙細長而嫵媚的明眸也凝望著他,那期待的眼神分明是要他作出決定,好像在說:你選一個吧。

可是,他想要的是她倆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