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36章假戲真做,同睡一張床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醉了就在這裡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庄向遠非常識趣道。既然是男女朋友關係,同居也很正常,所以庄妃燕也不好意思當面表示反對,那樣會顯得怪怪的,不像情侶。但她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掐了一把庄向遠,並小聲道...

王小兵心裡有個底線,如果朱由略請自己做的事超過了底線,那就不幫他做。從朱由略那陰鷙的眼神里,王小兵感覺到他要說的不是好事。

果然,朱由略站了起來,走到王小兵旁邊,壓低聲音道:「你幫我打一頓銅業公司人事部的經理白自強。他欠我錢不還。」

這分明是遮掩。

白自強?王小兵微怔了怔,立時想到當日林憶娜跟自己說的事情:白自強可能與朱由略的老婆有一腿。

看這情形,朱由略也聽到風聲了,可能只差還沒現場捉到奸。

白自強是白光偉的爸爸,如果打了白自強,那相當於直接向白光偉挑戰,一旦被他知道了,那就要發生大規模的血戰。

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王小兵道:「好,等我踩好點,到時再動手。」

「要多長時間?」朱由略追問道。

「一二個月內,肯定找到機會揍他一頓。」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煙,鼻子噴出兩道煙氣,緩緩道。

「盡量抓緊時間。聽說他習過武,你要小心點。不過,聽說你打架也挺利害的,我相信你能行。」朱由略把那條香煙又遞給王小兵,「拿著,事成后,我再給你五百塊。」

「這種小事,不要客氣。以後多關照我一下,就很感激了。我現在可以帶庄向遠走了吧?他姐生日,還要回去吃飯。」王小兵找了個借口抽身走人。

朱由略帶著王小兵出了辦公室,跟一個民警交代了兩句,一會,那民警便帶庄向遠到了大廳。

出了派出所大院,王小兵在思索朱由略叫自己做這件事,會不會有其他禍心。

庄向遠明顯不曾料到王小兵會來這裡救他,既興奮又驚訝,道:「兵少,你真有本事,你一來,他們就放了我。」

「跟誰打架啊?」王小兵道。

「安超的表弟,他太拽了,打拳皇贏不了我,就發飆叫人打我,我也有十幾個朋友在那裡,就打起群架來,揍到他鼻子都歪了。」庄向遠一隻眼睛也黑了一圈,應該是被打的。

「他表弟你也敢打?」王小兵跨上了摩托。

「有兵少你罩著我,我不怕。」庄向遠嬉皮笑臉道。

庄向遠早已把王小兵當成是自己的姐夫了。所以,他才敢打安超的表弟。

回家的路上,王小兵笑道:「你姐叫我假扮她男朋友,到你家裡去。我聽你爸媽說你被抓了,才到派出所來的。現在回去,你姐叫你不要亂說話,明白吧?」

「什麼假扮,我姐不知多麼喜歡你。做我姐夫吧,有你這樣的姐夫,我感到非常自豪。」庄向遠懇求道。

回到庄向遠的家,已是吃晚飯時分。天色有些暗,烏雲四合,隱隱有要下大雨的跡象。王小兵心中竊喜。

看到王小兵真的帶回了庄向遠,庄妃燕笑靨如花,早已在父母面前誇他有能耐,終於沒負自己一片苦心,甜聲道:「小兵,這麼快就回來了1

「跟朱所長聊了幾句,耽擱了些時間,要不早就回來了。」王小兵給庄國濤遞上一支香煙。

「小兵啊,如果沒有你幫忙,我們都不知怎麼辦才好。太謝謝你了。」袁愛霞眼角的皺紋舒展開了,滿臉堆笑,對這位未來女婿感到十分滿意。

「不要客氣,都是自己人,應該的。」王小兵也有幾分洋洋得意,瀟洒地揮了揮手,豪氣道。

在一旁亭亭玉立的庄妃燕抿嘴微笑,俏臉升起兩朵嬌滴滴的紅暈,黃花閨女那份羞答答的迷人神態教人心旌搖蕩,魂牽夢縈。她掀動長而黑的睫毛,淡淡橫了王小兵一眼,會說話的黑白分明的美眸好像在說:哼,還胡說,就不理你了,咯咯。

這等銷魂蝕骨的風姿,直教鋼鐵男人也融化。

王小兵瞥了一眼令人心動的庄妃燕,見她風情萬種,媚態醉人,酥胸堅挺,一條深深的乳溝似乎充滿了磁性,正在吸引他的目光。那一剎那,他欲血初升,渾身微顫,恨不得立刻抱起她,跟她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

兩人眉來眼去,那含情的一瞥,都是在瞬息間完成的,雖是電光石火的一霎間目光對視,卻包含了人類最豐富,最令人著迷的情感。

在旁人看來,那是很簡單的男女相視,但在當事男女來說,卻是心靈的交融,這是精神的歡好,比肉體結合更為美妙,雖沒有肉體碰撞那份激情與快感,但那份淡淡的溫馨、綿綿的情意、舒暢的共鳴,卻是肉體運動難以營造出來的。

男女雲雨,乃人類最有味道的運動。

庄妃燕也能領會到王小兵灼熱眼神的意思,所以不敢與他直視,將視線垂下,一副嬌羞的樣子。

王小兵的能力使庄妃燕的爸媽對他更熱情了。

「開飯吧,小兵,我跟你喝兩杯。」庄國濤道。

「姐夫,我也要跟你喝一杯。」庄向遠笑道。

「好,不過我喝不了多少,很快醉的。」外面天色已暗了許多,偶爾有雷鳴聲傳來,明顯是快要下雨了。

「沒事,醉了就在這裡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庄向遠非常識趣道。

既然是男女朋友關係,同居也很正常,所以庄妃燕也不好意思當面表示反對,那樣會顯得怪怪的,不像情侶。但她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掐了一把庄向遠,並小聲道:「不要胡說。」

庄向遠做了個鬼臉,閃開了。

飯菜擺上來之後,大家圍坐在餐桌旁,氣氛融洽地吃晚飯。庄妃燕一家對王小兵招呼十分周到,袁愛霞不停地挾菜給他。

其中有一道叫糠醋排骨的菜,王小兵覺得太甜了,其實不愛吃,但袁愛霞挾了一塊又一塊到他的碗里,他還要恭維道:「好吃!太好吃了1

「那吃多點。」袁愛霞聽了非常受用,往王小兵碗里不停地挾去。

「伯母,我自己來就行。」王小兵心中暗暗叫苦道。

唯一使王小兵心情愉快的便是,在吃晚飯的時候,下起了大雨。如果雨一直不停,那就有機會在庄妃燕家裡住一宿。他倒有些擔心這雨下得不長久,那就難以促成美事。於是,舉起酒杯與莊家父子碰杯,喝幾杯,到時醉了,也一樣能在這裡過夜,不過,要是大醉了,那就悲催了,縱使美人在側,也無能為力跟她做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

所以,他不敢猛喝,也只是隨意喝幾口。

「我現在胃有問題,不能盡情喝了。」庄國濤與王小兵碰了杯之後,小呷一口,道。

「我配了一種中藥丸,對胃病有些效果,試一試吧。」王小兵掏出一粒健胃丹遞給庄國濤。

「你懂中醫?」庄國濤接過健胃丹,瞧了瞧,讚賞道。

「我家是中醫世家,只是到我爸這一代不想做赤腳郎中,就不怎麼給人開藥方了。不過,我看了不少祖傳的葯書,根據裡面的配方配製出這健胃的藥丸。應該有些效果,你嘗一嘗。」王小兵正好讓庄國濤來臨床檢驗一下自己的健胃丹效果怎麼樣。

「爸,他配製的中藥丸真的很有效的。」庄妃燕也幫腔道。

庄國濤半信半疑,不過也不想拂王小兵的盛意,便取開水服食了那粒健胃丹,隨後繼續吃飯。

半個鐘頭之後,吃完了晚飯,但雨沒停,下得正大,於是,大家上二樓客廳喝茶看電視。王小兵喝了幾杯五糧液,有三分醉了,心中暗暗祈禱這雨不要停,要越下越大才好。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庄國濤驚喜道:「小兵,你的中藥丸真的有效,平時,每到這個時候,我的胃就有些痛,要吃胃藥,現在不痛了!能不能根治?」

「如果不是極嚴重的,應該可以。」這初級丹藥,藥力不算強,效果有限。

「我的也不是很嚴重,那就有機會醫好了!你還有沒有這些中藥丸?」庄國濤道。

「身上還有一粒。」王小兵取出來遞給庄國濤,「這藥丸藥力很強的,不要連著服食,過了一個星期之後再服用。如果有不良反應,那就不要服食。」

庄國濤連連點頭,表示明白。

坐在不遠處幫袁愛霞作刺繡的庄妃燕不時偷眼瞧著王小兵,對他這次在自己家裡的表現非常滿意。

不知不覺間,已快到二十一點了,雨居然小了下來,王小兵感覺不妙,果然,庄妃燕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道:「時間也不早了。爸媽,我們回去了。」

王小兵心頭涼了一半。

不過,庄向遠笑道:「別急著回去,吃了夜宵再回吧。我去買幾份夜宵,你們等一下。」

「好埃」王小兵不是想吃夜宵,只是想看看兩位老人家會不會挽留。

「都這麼夜了,就在家裡住一晚,明天再走吧。」袁愛霞早已把王小兵當作是自己的女婿了。

「是啊,明天回去也行。」王小兵注視著庄妃燕。

「明天還要上班,還是今晚回去吧。」庄妃燕含笑道。

王小兵倒想再喝幾杯酒,要是有七成醉了,那就要在這裡過夜了。不過,庄國濤胃不好,又剛服用健胃丹,勉強要他跟自己喝酒,沒什麼意思,因此王小兵作罷了。

大約十分鐘之後,庄向遠回來了,沒有買到夜宵,道:「村頭那段路被河水浸了,過不去,至少要到明天早上才能通行。」

聞言,王小兵暗喜。

而袁愛霞又道:「那就在這裡住一宿,明天再走吧。」

「我想也只有這樣了。」說著,王小兵瞥了一眼庄妃燕,見她正微微努著紅唇,羞澀中帶著幾分溫婉,頗惹人愛。

「我去炒米粉給你們吃。」袁愛霞便下樓去了。

約莫十五分鐘之後,袁愛霞炒了一大盤米粉當作夜宵。吃過夜宵之後,各人輪流洗澡,洗完澡,大家又坐在一起,看電視與喝茶,彈指間,便到了二十三點。庄國濤與袁愛霞進房休息了。庄向遠也頗識趣,連忙閃人回房睡覺了。

客廳里,只剩下庄妃燕與王小兵兩人在看電視。

電視里播放的是一部愛情電視連續劇,正說到女主角在男主角家裡談情說愛,卿卿我我之後,便到床`戲了。

這時,庄妃燕還在作刺繡,看她心不在焉的神情,應該是在思索著怎麼過這一晚。畢竟,之前她是沒想過要在家裡過夜的。如今,出現了這種情況,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她既想跟他在一起,但又不想讓他的堅硬進入自己的身子。

這非常矛盾。

王小兵坐到她那張藤椅上,嗅著她如蘭的體香,瞧著她高隆的豐胸,便渾身來勁,笑道:「我們也睡覺吧。」

聞言,庄妃燕紅著臉,神秘兮兮道:「你睡哪裡?」

「你的床埃」王小兵指了指庄妃燕爸媽的房間,暗示兩人的關係得到兩老的認可。

「我們……,這,你睡沙發怎麼樣?」她臉更紅了,吹彈可破,使人著迷。

王小兵伸出一根食指,晃了晃,做了一個「no」動作,表明自己非睡她的床不可。他知道她其實喜歡自己,只是有幾分矜持與黃花閨女那份特有的害羞,只要自己堅持,她是不會反對的。

果然,她抿了抿玉唇,想說什麼又沒說出口,只是瞥了他一眼,那楚楚可憐的樣子特別教人愛戀。

「夜了,睡吧,明天還要上班。」王小兵伸了個懶腰,便走進庄妃燕的房間,一股淡淡的香氣襲鼻而來,開了燈,看到一張梳妝台,一把椅子,一個衣櫃,一張雙人床,床上鋪著潔白的床單。

他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想起今晚要與庄妃燕同睡一張床,那股興奮勁使他欲血沸騰,小腹下面倏地地硬了起來,雄赳赳,氣昂昂豎了起來。他得意忘形地偷笑著,暗忖自己把堅硬捅進她的身子里,不知她會不會大聲叫`床。想到快活處,居然笑出聲來。

數分鐘之後,他小腹下面脹鼓鼓的,只好脫了褲子,果然舒服多了。

等了半個鐘左右,庄妃燕終於進了房間,第一眼看到他的老二將褲衩頂起老高,不由自主打了個激靈,咬著下唇,睜大了美眸,胸脯起伏頻率也加快了。她腦海里浮現一幅幅春`宮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