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32章摟著美人打電話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還有幾天飯堂就要交接到你手裡了。你是準備自己做還是讓別人做呢?」張萬全擔心他做不來,那學校的師生都得吃西北風。「我自己做。我會想辦法的。」王小兵道。「想辦法?你挺嚇人的。」張萬全微怔,「...

蘇惠芳一邊整理教案,一邊道:「我找時間跟她解釋吧。她對你有偏見,你跟她解釋,效果沒那麼好。你回教室吧。」

「好。」王小兵以最快的速度在她俏臉上輕啄了一口,旋即,飄出了老師課間休息室。

蘇惠芳嘟著紅唇,輕蹙秀眉,嬌態不可方物。

星期四這天,學校表面一切很正常,但內里卻是暗流激涌。張萬全與嚴錫山的較量,在上面還沒有下達正式文件之前,誰勝誰敗依然是一個未知數。不過,目前,兩人又在學校飯堂承包權這件事上鉚上了。

以前,張萬全與嚴錫山還沒完全撕破臉皮之前,後勤由嚴錫山分管,張萬全一般不插手,所以魏國鋒能承包下飯堂。如今,王小兵想承包飯堂的經營權,張萬全自然會幫忙,這樣,魏國鋒就難以繼續承包了。

王小兵沒有經營飯堂的牌照,這成為嚴錫山指責的借口。不過,王小兵借來洪東妹的那套牌照,終於使嚴錫山閉了嘴。剩下的就是走招標程序了。

雖然魏國鋒極力抬價,但卻難不倒王小兵,因為他有洪東妹的資金作後盾。其實,也就相當於他提前拿了美容丸與除穢丸的銷售收入而已。

有張萬全鼎力支持,王小兵順利拿下了學校飯堂的經營權,一萬元承包三年。其中八千塊是王小兵從洪東妹那裡借來的。

星期五下午,張萬全叫王小兵到校長辦公室。

「小兵,還有幾天飯堂就要交接到你手裡了。你是準備自己做還是讓別人做呢?」張萬全擔心他做不來,那學校的師生都得吃西北風。

「我自己做。我會想辦法的。」王小兵道。

「想辦法?你挺嚇人的。」張萬全微怔,「這不是兒戲的事,到時魏國鋒走了,那你準備怎麼做?」

張萬全不怕別人在背後說他幫王小兵,但就怕王小兵沒能力做這件事,之前,他也問過王小兵這個問題,王小兵說能做,他相信了,只是覺得一個沒有做過飯堂的高中生承包下飯堂經營權,給人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所以,他想問清楚些,不然,到了學校斷炊那個份上,他這個校長也沒臉做了。

而王小兵憑著一股膽量,先把飯堂承包下來,而怎麼樣經營,他確實還沒好好想過,如今,張成全一問,他想了想,才知道還有許多事情要做。

飯堂員工還沒招到,餐具還沒買來,八字還沒一撇。幸好還有幾天時間準備,但也顯得很迫急了些。

「相信我,到了交接那天,我會讓全校師生吃上飯菜的。」王小兵以充滿信心的口吻道。

事情都這樣了,張萬全也只有信任他,道:「小兵啊,你可要爭氣。嚴錫山睜大眼睛想看我們的笑話。」

王小兵點頭道:「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買餐具不難,一天都可以搞定,只有招人不易,想要驟然間招到一群專業的員工,如果幸運些,也行,但一般很難做到。

他也有做飲食這行的朋友,像庄妃燕。所以,他決定去請她介紹些人手。

下午放學之後,王小兵便騎摩托到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找庄妃燕。本來,他想找古家豐的,但古家豐還沒回來。

庄妃燕見了王小兵,嫵媚笑道:「王老闆,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自然風。」王小兵打量一眼她婀娜多姿的身子,道:「想找你商量些事。」

「什麼事?到辦公室裡面說吧。」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要與他獨處一室,以往從沒試過這樣。

「古家豐父子還沒有回來吧。」他跟在她後面,瞧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渾圓適中的美`臀與修長的**,有那麼一瞬間,他真想立刻衝上去,掀起她的齊膝裙子,然後與她結合在一起。

「還沒有。」她走路的姿勢也很優美。

說話間,便來到了經理辦公室。王小兵還是第一次來到她辦公室,裡面只有兩把靠背椅子與一張辦公桌。

「說吧。」她坐在辦公桌前面的椅子上,盯著他。

「我承包了我們學校的飯堂的經營權,但沒有人手,你這幾天內能不能介紹些做過飲食這行的人給我?」王小兵把椅子搬到她旁邊,坐下。

「你越來越像老闆了。」庄妃燕笑道。

「符合你的條件了嗎?」他的右手神不知鬼不覺放在她的大腿上,輕輕一摸,一抹滑膩從指端傳過來。

她連忙拿開他的手,站了起來,繞到了辦公桌的另一邊,淡淡橫了他一眼,但唇邊卻又泛著迷人的笑意,真不知她真的惱他呢還是喜歡他的咸豬手。

「短時間內,我也難找到人手給你,不過,有幾天時間,我盡量幫你找一找。」她想了想,道。

「那就拜託了。」說著,他神秘兮兮道:「我符合你的條件嗎?」

「什麼條件呢?」她含笑道。

「有沒有興趣做老闆娘呢?」他挑逗道。

「咯咯,以後再說吧。」她的黑亮眸子里sh出醉人的神s。

看著她迷人的笑容,堅挺高聳的豐胸,他咂了咂嘴,小腹下面漸漸來了感覺,有了反應,開始硬起來,想到只有二人在這辦公室里,他腦海里幻想著跟她做快活的事,這麼一意`yn,渾身y血就更沸騰了。

她也從他的眼神里猜出他在想些什麼,連忙道:「哎,你樣子挺嚇人的。」

「怎麼嚇人?」他目光落在她脖頸下面那片雪白的酥胸上,咽了一口口水。

「s眯眯的。」她用手扯了扯胸口的襯衫,笑道。

「你錯了,我是昨晚沒睡好。」他狡辯道。

她努了努紅唇,表示不敢苟同。與他相識也不是一天半天的,對於他的脾xng,她還是比較了解的。在接觸的r子里,她被他的魅力吸引,芳心早已傾向他了。

辦公室里沉默了一會,但兩人毫無覺得無聊,反而有一股淡淡的溫馨在瀰漫著,教人身心放鬆,心曠神怡。

她瞥了他一眼,兩人目光相接,她連忙移開視線,微垂下腦袋,微笑道:「我幫你找人手,那你也幫我做一件事,行嗎?」

「行埃什麼事?」他向來是爽快的人。

「呃,怎麼說呢,」她長而黑的睫毛掀動,不時偷瞄他,道:「我家人老是催我結婚,怪煩人的。」

「好事啊!不用多想了,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我就是你那位乘龍快婿了。」王小兵雖是這麼說,但心裡升起淡淡的惆悵,暗忖她要是跟別人結婚了,那自己豈不是少了一個未來的老婆?

「不要笑人家好不好。」她跺著腳,努嘴道。

「好。」他凝視著她明亮會笑的雙眸,心裡卻是在猜想她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件事。

其實,她剛才的話已表明她還不想結婚,但不想結婚可能是由於她不喜歡家裡介紹的對象,而並不是因喜歡他才不結婚。

他很想知道她的想法,道:「那個人不是你的白馬王子?」

她粲然一笑道:「不是txt下載。我聽我媽說那人的家庭經濟情況還是挺好的,就是年紀比我大了十歲。」

「那有什麼好煩的呢?」他心裡微跳,道。

「煩就是煩,有什麼好解釋的。」她似乎怪他不明白自己的心意,而鬧彆扭似的,白了他一眼。

「那你想我幫你什麼忙呢?不會叫我去嚇一嚇那人,叫他死心吧?」王小兵異想天開笑道。

她噗哧一聲笑了,又好氣又無奈,嘴唇掀動,想說什麼,又沒說。

得知她不想嫁人,他也很開心。

「我想好好工作兩三年,等有了點積蓄再結婚。」她這樣說道。

「對,我也這樣想。到時考慮我吧。」兩三年之後,他也高中畢業了,如果沒考上大學,也要出來工作了,那時,便可與她交往了。

看著他意味深長的眼神,她似乎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想得美。如果你做了大老闆,那還有可能。」

「大到什麼程度呢?身上有個大哥大,行不?」他將別在腰間的大哥大放在辦公桌上,「這個夠大了吧?」

她捂嘴而笑,明眸里sh出歡喜的神s。

看著她秋水盈盈的美眸,他感覺到她無限的情意。

「我跟家人說了,說我有了男朋友。」她又拿明眸瞥了他一眼,好像做了虧心事一樣,「家裡人叫我帶男朋友回去給他們看看。」

「不會是我吧?」王小兵心裡怦怦跳著,怕她說出別人,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哈,當然不是你啦。」她雙手環抱於胸,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態。

「你男朋友是誰?」他怕聽到安超二字。

她從他那關注的眼神看出他對自己的情意,心裡喜滋滋的,雖極力掩飾那份喜悅的心情,但嘴角還是流露出濃郁的笑意。

吊了他一會胃口,她才故弄玄虛道:「不告訴你。」

「遲早有一天我會知道的。是了,你還沒告訴我,要我幫你什麼忙呢?」他雙手枕頭,問道。

「呃,其實,呃,也沒什麼啦,我就是想請你假扮我的男朋友……」前面的話音本來不高,到了後面就如蚊鳴,男朋友三個字更是幾不可聞。

不過,王小兵還是聽清楚了,喜道:「行啊,沒問題。這種事我肯定能勝任,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說著,他大有立時要成為她男朋友的衝動,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成為她的老公,他站了起來。

她頓時看到他褲襠的「小帳篷」,霞燒雙頰,咬著下唇,嬌羞之中帶著幾分溫婉,樣子特別迷人。

從她那驚喜交加的神s里,他也知道她看到什麼了,剛才是坐在椅子上,所以沒有露出褲襠的壯麗風景,一站起來,立刻顯現了,於是,也微有尷尬地笑了笑,又坐下去。

「什麼時候到你家裡去呢?」王小兵笑道。

「明天晚上,有空嗎?」她俏臉紅暈飛舞,道。

「明天晚上是星期六,洪姐邀了我去看地下黑拳比賽。聽說很jng彩,後天晚上,可不可以?」王小兵不想錯過觀看地下黑拳比賽。

「黑拳比賽?是什麼意思?」庄妃燕乃良家閨女,不懂這些東西。

王小兵一副專家的樣子,道:「就是別開生面的的zyou搏擊比賽,那是非法的,就像地下賭常地下黑拳比賽其實也是拿來賭博的,可以下注,隨便買哪一個拳手,贏了就可按賠率拿錢。」

「那也帶我去看看吧。明后兩天我休假。」想不到庄妃燕也有興趣。

「行,明晚我來接你。那我後天去見你爸媽?」他笑道。

他已感覺到她雖說讓自己假扮她男朋友,其實她是真的想自己做她男朋友,只是拉不下麵皮,就找這種方式來試探自己。

「後天晚上吧。」她想了想,道。

「行,包保不會讓你失望。去拜見岳父岳母,得買些禮物去,你爸媽喜歡什麼?」他一本正經道。

「咯咯,我只是叫你假扮我男朋友,也好,你要出錢,那我告訴你。我爸呢,喜歡好酒,我媽呢,喜歡刺繡。」她如數家珍道。

「沒問題,我記住了。不過,你弟會不會說什麼?」王小兵擔心庄向遠不懂事,要是問出尷尬的話,那可不妙。

「我會跟他說的。你放心好了。」庄妃燕怔了怔,好像也未曾想過這個問題。

在她微微思索之際,他忽然站了起來,身影一閃,已到了她的身邊,雙手摟著了她的纖腰,目光灼灼地盯著她輪廓分明的俏臉。

她吃了一驚,臀部正好壓在他的堅硬上,雖是隔著褲子,但一樣能感受到他下面那股滾熱,六神無主道:「你要幹什麼?」

「妃燕,我要抱一抱你。反正我都要假扮你男朋友,不演習演習,到時不像情侶埃」他找到非常合適的理由。隨即,輕輕挺著腰桿,使下面正好鑲嵌在她的股溝上,在那裡不斷了摩擦。

「矮,不要。」她既興奮又驚慌,扭動腰枝,想要掙扎開去。

可是,他雙手摟緊了她,憑她再掙扎也擺脫不了。反而,當她臀部晃動時,更加與他的下面互動起來。他膽子也大了,舌頭在她如玉的脖頸上吻了起來。

「啊,啊,小兵,小兵……」她胸脯急劇起伏著。

「妃燕。」他雙手往上移,已按在了她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上,頓時,柔軟、彈xng、溫潤化成一股快感從指端傳到腦中樞神經,教人興奮之極。

「我要跟你約法三章。」她像是記起什麼似的。

「說吧。」他輕輕揉著她的酥胸,呼吸變粗,道。

「不要摸,好酥麻。」她雙手抓住他雙掌,但脖頸照樣被他吻得發酥,「後天晚上,你到了我家,不許對我亂來。我們要相敬如賓,大家規規矩矩的,有一點像情侶就行了。不能摸我。」

「好,沒問題。」反正都是後天晚上的事,他不在乎,因為如今已摸著她的酥胸,吻著她的脖頸。

何況,等到了星期天晚上,到了她家,再以男朋友跟她親熱,她也沒奈何了。

「我要去工作了。啊礙…」她感覺他下面的堅硬在自己的雙腿內側擦來擦去的,又酥又軟,渾身無力。

「不急,不急。」說著,他扳轉她和身子,用嘴堵住了她的檀口,隨即將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裡,與她的香舌糾纏起來。

「嗯嗯……」起先,她還有些抵抗,不消十數秒,她便被他的柔舌功征服了,十分享受地與他激吻起來,鼻端哼出美妙的春音。

他下面已雄赳赳,氣昂昂,充滿了幹勁,達到了最佳狀態,硬硬地挺在她的小腹上。濕吻了一會,他忽然雙手一掀她的黑s齊膝短裙,身子一蹲,眼睛便瞧見了她玉s的內褲,旋即,他把嘴巴湊了上去。

「啊礙…,小兵。」她也連忙蹲了下來,又窘又喜地與他對視著。

「要嗎?」他呼吸粗重地問道。

「我要去工作了。」她還堅守著最後一道防線。

於是,他又用嘴巴堵住了她的檀口,然後,坐在地上,將她摟了過來,讓她跨`坐在自己雙腿上,左手在她溫軟的脊背上輕撫,右手則在她光滑的大腿上修鍊太極掌。

就在兩人如痴如醉的時候,辦公桌上的大哥大響起來了。

「你的電話。」庄妃燕從激情之中恢復清醒,秀髮有些凌亂,咬著下唇,酥胸聳動,提醒他。

「知道了。」他心裡在罵到底是哪個混蛋打電話來so擾自己的xng福時刻。

拿起電話,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接通了,聽到一把男子聲音在喂喂地叫了兩聲,起先沒聽出來是誰,以為是打錯電話的,正想掛機,又聽到那男子道:「喂,王小兵嗎?」

這回,王小兵聽到聲音有些熟悉,道:「是,請問哪一位?」

「我是張萬全,找你有事。」揚聲器里傳出一句。

「噢!張校長,什麼事?」王小兵還摟著庄妃燕,倚在牆邊,問道。

「魏國鋒傍晚時分居然把飯堂的餐具與員工都帶走了。明天高三的學生要補習,還要開飯,你準備怎麼辦?」張萬全聲音有些氣憤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