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29章美女的招式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做了一個雙手向上伸懶腰的動作,將美臀擺向他,跟他的擎天柱撞在一起,她也感到一陣陣酸軟從臀部瀰漫開來,好好享受了幾秒鐘,才笑道:「放心好了。我已借了二萬塊給朱由略,他會給面子的,不敢拿我們怎麼樣。...

董莉莉還沒有心理準備與蕭婷婷一起分享王小兵,她雖知道他的女人不止自己一人,但是,只要那些他的女人不在自己身邊,那就當沒什麼也不知道風流小農民。

可是,蕭婷婷與她是同桌,又是舍友,如果王小兵泡蕭婷婷,她接受不了,所以有些生氣地揮舞著兩隻小粉拳捶打他的肩膀,道:「我不准你泡她1

「可能是她來泡我呢?」王小兵笑道。

「嗯,我不管,你是我一個人的。」她緊緊摟著他。

王小兵又壓在了她身上,強大的堅硬「噗」一聲進入她柔軟的下面,又互動起來。他想向她證明自己還有許多精力。

果然,她身子皮肉因疼痛緊繃起來,求饒道:「小兵,明晚再來吧。」

「其實,我的能力真的很強,幾個女人我都能同時滿足她們。」他只好將她摟著懷裡,關說道。

「我不」她雖抗議,但原先的想法有些動搖了。

他也不迫她,想要改變她的想法,那需要些時間,只要能持之以恆,必有一天能使她接受自己那套實現遠大理想的思想他要娶成群美艷嬌妻。

想起蕭婷婷一人在宿舍,董莉莉也想回去陪一下她,但下面還疼痛,走路都不流暢,道:「我現在想回宿舍,下面又痛,怎麼辦?」

「我送你回去,順便也上去坐坐。」兩人穿好衣服之後,王小兵抱著董莉莉到了女生宿舍樓下。

「我自己上去就行了。」董莉莉扶著樓梯,自己走上去了。

要是自己上去,也不知跟蕭婷婷說些什麼好,於是,王小兵只好自回宿舍,洗了個冷水澡,心滿意足,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他如今住的不是「大平鋪」,是正常的宿舍。十二個人一個宿舍的,不像以前幾十人一個宿舍,那真不好受。

周六早上,董莉莉與蕭婷婷來邀王小兵吃早餐,之後,董莉莉與蕭婷婷便各自回家了。王小兵騎著摩托,想到東妹快餐店去瞧一瞧,路上,大哥大響了,便接聽,是一把女聲,有些熟悉,但驟然間聽不出來是誰。

「喂,請問是王小兵嗎?」那女人刻意裝出一副甜膩的樣子,聽了教人不舒服。

「是,你是?」王小兵問道。

「這麼快就將我忘記了,你也太沒良心了。」那女人有些不悅。

「哦,原來是蓮嫂!哪裡會忘記您呢。您在我心目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當那女人恢復了正常的聲線之後,王小兵認出她是孟玉蓮,笑道。

「我告訴你件事,怎麼謝我?」成熟的女人就是愛斤斤計較,三句不離利益之談。

「像上次一樣,讓您快活無比。」王小兵壓低聲音道。

電話那頭傳來咯咯的歡笑聲,以此推斷,孟玉蓮應該不是在家裡打電話,不然,不敢那麼放蕩地嬌笑。

想起曾與她激情大戰過一回,王小兵微微打了個激靈,問道:「蓮嫂,什麼事呢?」

那邊的孟玉蓮收斂笑聲,道:「你的材料已交到紀委,受理了。阿凱說要是有人證物證,那就更好辦。」

「有!有一個他的二奶也揭發他,現在要見她嗎?」王小兵有些興奮道。

「周末放假,下星期一吧。我跟阿凱說一下,找時間見面,到時給你電話。」孟玉蓮道。

「好,蓮嫂,那就拜託您啦。」事情已有了大進展,王小兵感到成功在望。

「下星期周末有空嗎?我想到你家裡坐坐。」孟玉蓮壓低聲音,語氣里充滿了期待,道。

聞言,王小兵自然知道她是想要自己給她愛的滋潤,笑道:「有,您從縣城回來的時候打個電話給我,不然,我有可能會出去。」

兩人又卿卿我我一會,才掛了電話。王小兵決定下午到縣城去看望韋春宜,穩住她的心,讓她把段天癸往死里揭發。

既然縣紀委已受理了此案,王小兵猜測段天癸可能也收到一點風聲了。果然,當天中時分,他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是一個不相蝕蚶吹摹

「你是王小兵?」電話那頭的男人的聲音很陰沉,帶著幾分仇恨的味道。

「是,你是哪位?」王小兵聽出對方口氣不善,道。

「我是誰不重要,只是想告訴你,兄弟,不要多管閑事。明白嗎?」那男子帶著七分威脅的口吻說道。

王小兵感覺是關於段天癸的事,卻假裝不知道,淡淡道:「你把話說清楚吧,不要含含糊糊的1

那男人冷笑一聲。

沉默了數秒鐘之後,才又惡狠狠道:「那好,我就明白告訴你!你去告段天癸吧?這種閑事你少做!不想結這門仇,你就趕快去要回材料,不再管這事,那就行了。這樣,對大家都是好事1

「你威脅我嗎?」王小兵淡定道。

「威脅你又怎麼樣!現在警告你一次,你看著辦吧!如果真的要結這門仇,到時你死無葬身之地1說完,那男子掛了電話。

這是**裸的恫嚇。

要是放在一年前,估計王小兵心裡會害怕,不過,如今的他經歷了不少大場面,遇事能鎮定,波瀾不驚。知道了是段天癸的人打來的電話,那就好辦了。以暴制暴,他最在行了。於是,他即時去找洪東妹,商量一下應對的辦法。

騎摩托,不須五分鐘,便到了夜城卡拉ok廳樓下,洪東妹一般是下午才起床的,不過,中午也起身吃午飯。如今正是中午時分,他來找她,也不算完全打擾她好夢。

她穿著絲綢睡袍,把他請進房間里,美眸還有睡意,聲音慵懶道:「今天是專門來看望我的嗎?」

「一半是,一半不是。」他看著她高隆的雪白酥胸,呼吸也變粗了一些。

「怎麼說?」她在他面前,老是把曼妙的身子曲線盡量展現出來,一會挺胸,一會撅臀,把誘人的胴體美釋放出來,「喝茶還是喝啤酒?」

「哪樣都可以風流小農民。」等她取啤酒的時候,他目光落在她那渾圓的豐臀上,看到她的股溝從睡袍里若隱若現,他的腦海里就會聯想到她兩腿之間那裡的迷人勝景,頓時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小腹下面也來了反應,漸漸硬了起來,當她迴轉身時,他連忙收回視線,佯裝欣賞掛在牆壁上的一幅香港四大天王的合影照。

她把一瓶易拉罐珠江啤酒遞給他,含笑的目光卻是掃向他的褲襠,想看看那裡有沒有壯麗的風景。

曾經幾次在她面前顯出過「小帳篷」,所以,他也有經驗了,只要與她獨處一室,他便架起二郎腿,用一條腿壓著想擎天而起的老二,不讓它出來顯威風。

她把粘人的目光移到他的臉龐,等待他說話。

拉開易拉罐,喝了一口啤酒潤潤喉,王小兵才把自己接了一個恐嚇電話的事告訴了她,最後道:「只要不出意外,段天癸很快就要被抓了。」

「真的?你的能力越來越強了1她那雙黑白分明而又媚力無窮的美眸射出讚賞的神色,道。

「跟您比起來,我差遠了。」他連忙拍了一句,被她含情的目光凝望,他感到渾身發熱,本來夏天中午的氣溫就高,加上又意淫一番,額頭便滲出汗珠。

「看你熱成這樣。走吧,到我的游泳池那裡泡泡水,在那裡聊。」說著,她將吸了一半的香煙放在了煙灰缸里,便站起來,當先走出去。

王小兵怕她回頭看到自己褲襠的「小帳篷」,只能雙手垂下,遮住褲襠,本想不跟去的,但還要跟她商量怎麼對付那個威脅自己的人,只能跟著她下了樓,轉到樓後面的那個私人游泳池。

陽光灑在清澈的池水上,泛起一片金色。

洪東妹將睡袍一脫,便露出了穿比基尼的火辣嬌軀,健康的肌膚,前凸后翹的動人曲線,每一寸身子都流漾著無比的青春活力,秀色可餐,教人無限遐想。

站在她不遠處的王小兵渾身打激靈,好想立刻撲過去,激吻她迷人的**,看著她那充滿誘惑的嬌軀,他小腹下面就更堅硬了。

而她回眸一笑,風情萬種,道:「我們邊游泳邊說話吧,這樣挺涼爽的。」

「我沒帶泳褲。」他雙掌交叉放在褲襠上,但也不能把那裡的壯觀完全遮住,以他如今的灼熱的體溫,下了水,也降不了多少。

「沒事,下來吧。我們姐弟倆,不用那麼講究。快點吧。教我游泳,我已經學會了一點點。」其實,在還沒有這個游泳池之前,她便會游泳了。

他知道她不喜歡拖拖拉拉,於是,背對著她,脫了衣服,然後倒退著下了游泳池。在水裡,褲襠的奇觀便不那麼明顯。他鬆了一口氣。

池底與池壁貼的是天藍色的馬賽克,這樣就使自來水看起來更為清澄透明。她在水裡走過來,道:「你抱著我的腰,我在水裡游,怎麼樣?」

「可以。」他的游泳技術堪比游泳教練,完全可以勝任。

於是,他摟著她的纖腰,讓她浮在水面上學游泳。她雙手不停地在水中亂撥,時不時碰到他小腹下面的堅硬,產生一股股欲血沸騰的興奮,使他身子不停地震顫。

有那麼一剎那,王小兵真想扒下她那條薄如蟬翼的內褲,然後將自己的堅硬捅進去,在池中做那逍遙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

她佯裝若無其事的樣子,就是時不時地碰他的堅硬,看他能堅持到什麼時候。她要他發起主動進攻。

「那個人打電話恐嚇你,估計他們很快就會對你動手。」洪東妹雙手撥動,悅耳的聲音從水面上傳開去。

「他們可能是段天癸找來的,直接找段天癸,是不是可以迅速解決問題?」他極力忍著從下面傳來的一陣陣教人酸軟的快感,道。

「你是說逼段天癸說出那電話給你的人是誰?」洪東妹雙腳站在池底,立在他面前,左臀正好碰在他的堅硬上,不過,難能可貴的是她卻佯裝什麼也不知道,還要輕輕晃動美臀,有意摩擦他的敏感部位。

「對。唯一的問題是他如果報警說我們私設公堂刑訊他,不知朱由略會是什麼態度。」王小兵下面雄壯的老二隨著她的臀部晃動而晃動,無窮的快感好像潮水一般涌到腦中樞神經,讓人骨酥。

她瞥了一眼他,見他兩眼射出興奮的光芒,便知他正在享受中。

做了一個雙手向上伸懶腰的動作,將美臀擺向他,跟他的擎天柱撞在一起,她也感到一陣陣酸軟從臀部瀰漫開來,好好享受了幾秒鐘,才笑道:「放心好了。我已借了二萬塊給朱由略,他會給面子的,不敢拿我們怎麼樣。」

「你借錢給他了?」王小兵被她美臀撞了一下老二,慾火提升,呼吸也變粗了些許。

「不借也不行。」她有些無奈道:「借開了頭,以後也麻煩。看來,始終有一天要跟他翻臉。不過,現在還得跟他講些交情。」

「賭場與卡拉ok廳的收入能補回損失嗎?」他目光在她粘著水珠的嬌軀上掃視一番,咂了咂嘴,道。

「這個肯定可以補回,要不,我不可能借給他那麼多錢。」洪東妹瞥了他一眼,笑道:「來吧,教我游泳吧。」

王小兵又雙手摟著她的小蠻腰,讓她浮在水面上。這時,他的擎天柱太過堅硬,並且揚了起來,不時點戳在她的小腹上,教她身子連連打激靈。而她則繼續施展小伎倆,假裝不經意間用右手去撥他下面的堅硬。

兩人這樣互動了一會,都已慾火焚身,只是她拉不下臉說那句「我們做愛吧」,而他心中有些忌憚,也不敢主動扒她內褲,所以,雖是情迷意亂,卻也只是僵持著,沒有立馬變成激情大戰。

「下星期有一場地下黑拳比賽,你要不要看?」洪東妹滿臉興奮道。

「要。」他聽說過這種地下黑拳比賽,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賭博,參賭的人將賭注押在自己認為會贏的拳手身上,贏了就按賠率拿錢。

「我到時帶你去。你也可以下注。如果你有信心,也可以上去挑戰那些拳手。下星期那場比賽,其中一個拳手就是白光偉。」洪東妹游到了池邊,便雙手撐著池邊,背對著他,用豐臀去輕輕觸碰他下面的敏感部位。

「他經常玩黑拳?」王小兵下面越來越硬,幾乎要著火,不過,想到自己要泡蕭婷婷,以後必然要面對白光偉這個傢伙,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不經常吧。他不是想贏那幾個出場費,只是想去虐待對手。看他樣子,不用多久,就想跟我爭地盤。」洪東妹俏臉現出異樣光彩,明顯是與他互動到入迷了。

「我們可以找機會好好收拾他。」王小兵道。

反正都要面對白光偉,以他自己的實力,還比對方差一籌,但加上洪東妹的實力,那就比白光偉要勝一籌。

洪東妹笑道:「以我估計,不用多久,就要跟他火併了。你準備好就行了。是了,我前幾天跟人學了一套『幻武三式』,你想不想學,挺有趣的。」

「想。」他的打架能力不弱,但不是練家子,遇到像白光偉那種從小練武的人,多半是要吃虧。

「上來吧。」說著,她美臀重重向後撅動,撞在他的老二上,然後,雙手一按池水,躍上了去,回眸瞥了他一眼,見他兩眼射出亢奮的神色,嫵媚一笑,用手掠了掠濕發,等他上來。

他站在池邊,有些尷尬,不知上不上去好。

她知道他在猶豫什麼,笑道:「還不上來?沒什麼好害羞的。」

於是,他只好爬上了池邊,雙掌交叉放在小腹下面,可是,依然遮不住那裡高高隆起的「小帳篷」。

幸好,她目光沒有往下看,不然,會讓他大窘。她的濕發滴下的水珠,不停地流向她那引人入勝的乳溝,使他的遐思隨著水珠一起飄進她胸前兩座高山裡面。

「噯,你怎麼神不守舍的樣子呢?」她有意挺了挺酥脆,明知故問道。

「哦,我正在聽您說話。」他撒謊道。

「這『幻武三式』講求的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聲東擊西,出奇制勝。只能用一次,當被對方看穿之後,再用就沒效果了。」洪東妹活動一下筋骨,做個熱身運動,準備傳授他搏擊招式。

他邊聆聽邊點頭,目光卻在她充滿了魅力的嬌軀上游移不定,濕身的她,平添幾分狂野與不羈的青春活力,他看得出了神,腦海里想著要是跟她在床上激情一回,那應該是萬分**的事情。

她做完熱身運動,他便咽了十幾口唾沫。

「你來進攻我吧。」她擺了個門戶,一副自由搏擊的樣子。

「好。」他目光落在她呼之欲出的爆乳上,渾身來勁,道。

隨即,他身影一掠,已奔了過去,他只想藉機來好好摸一摸她的酥胸,雖還沒摸到,但想起她胸前兩座山峰是那麼的堅挺與飽滿,手感應該非常不錯,他就頗為期待,希望能在她酥胸上修鍊鐵爪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