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28章銷魂之後的情話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狗血淋頭,一臉茫然地看看餘業田,又瞧瞧嚴進升,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在這裡,敢跟張靜真正頂嘴,並且不用擔心被慘整的就是嚴進升和王小兵了。因為兩人的靠山都非同一般。如今,只有嚴進升有可能幫戴才興,所...

董莉莉笑道:「如果是真的,那我們請你吃宵夜風流小農民。『.我們買單,你付錢。咯咯。」

蕭婷婷嫵媚一笑道:「對,莉莉說得好。」

看著二個美女居然一起來對付自己,王小兵淡淡一笑道:「行,不過,到時我競選學生會主席的時候,你們投我的票,並且幫我拉些票就行了,那就算報答我了。」

只要她倆坐正了,那就相當於宣傳部與秘書處兩個部門的大部分人投票會偏向王小兵。這樣,又多了一分勝算。他很渴望擊敗嚴進升,煞一煞對方的那不可一世的威風。

「你要競選學生會主席嗎?」蕭婷婷微訝道。

「對啊,等我做了學生會主席,就把你們弄成副主席。」王小兵瞟了一眼董、蕭二美女,意味深長道。

二女自然知道他心裡想什麼歪東西,都淡淡橫了他一眼,但眸子里射出來的目光卻是那麼的溫柔,難以讓人感覺她倆是在惱他,她倆相視一笑,便扭過頭去自習了。

蕭婷婷勾人魂魄之處在於她的明眸,細長而嫵媚,好像會說話一樣,只要與她的美眸相接觸,便能感受到她的誘人魅力。

而董莉莉的最有魅力之處便是健美嬌軀,隨便擺一個姿勢出來,都是那麼的有誘惑力,除非是不正常的男人,不然,絕對會想入非非。

這麼近距離嗅著兩美女的如蘭體香,王小兵感覺精神更加飽滿了,有時,看著她倆如玉的脖頸,真想伸嘴過去吻一吻。

忽忽便過了三天,到了星期五那天下午,團委召集學生會各部門的頭頭們去開會。

學生會主席暫由嚴進長代理,那廝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見了王小兵,露出又惱又驚又無奈的神色,恨不得將他踢出學生會,甚至踢出東興中學,可是,他大伯嚴錫山又還沒坐正,拿王小兵沒辦法。

「張老師可能是要宣布學生會主席的名單?」當王小兵經過他身邊時,嚴進升佯裝對宣傳部部長戴才興說道,實則是要說給王小兵聽,讓他知道誰最後取得了勝利。

「我想也是。學生會主席非你莫屬。只有你才有能力勝任這個位置。」戴才興拍馬屁道。

他倆是死黨,所以說話很默契,目的就是要氣一氣王小兵。

那個學生會秘網長餘業田平時就是個牆頭草,見哪邊有勢,便擺向哪邊,如今,以為嚴錫山一邊佔了優勢,便也奉承道:「老戴說得對,只有進升才有資格做學生會主席,像我們,還是能力差了些。」

王小兵已走過他們的身邊,忽然轉過頭來,嚇得嚴、戴、餘三人連忙移開目光,佯裝看向別的地方。他乾脆走到他們面前,笑道:「狗養,狗養,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學生會主席。」

「你!我草……」嚴進升登時火冒三丈,鼓起一對怒眼,正想還以顏色。

可是,當他見到王小兵雙眼目光一斂,露出平靜但頗具威勢的眼神時,便打了個冷戰,硬生生將「你媽」二字咽了下去,不敢說出口,而且,同一時間,後退了二步,以防對方暴起動粗。他是知道王小兵打架能力的,所以不敢動武。

戴才興與餘業田假裝老好人,一齊道:「大家少說一句,都是自己人。不要激動。其實,小兵,你也……」

還沒說完,就被王小兵凌厲的目光嚇得不敢再往下說。

這時,正好安雲秋從門口走進來,她是嚴進升暗戀的對象,王小兵向她招手道:「秋雲,你今天這件衣服真好看。」他是有意氣嚴進升。

「被你那個聽到,咯咯,那你就死了。」安雲秋說的「那個」是指董莉莉,因為董莉莉和蕭婷婷已快來到了團委辦公室。

「沒事,我說的是實話,你穿這套衣服真的很漂亮,襯托出你完美的身材,太讓人著迷了。」王小兵笑道。

「不跟你胡說了。你就會捉弄人。」安雲秋笑靨如花,心情明顯好到爆炸。

站在不遠處的嚴進升一臉陰沉,好像團委辦公室里每一個人欠了他一百萬不還那樣。他是真的被氣著了。

不消半分鐘,董莉莉與蕭婷婷二美女挽手走了進來,只要不涉及王小兵,她倆還是能很友好相處的。

這時,嚴進升也想用同樣方式氣王小兵,於是向董莉莉招呼道:「董莉莉,你過來一下,我有點事找你商量。」

不過,董莉莉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什麼事?」

「你過來嘛。」嚴進升再次招手道。

「不說拉倒。」董莉莉留給嚴進升一個靚麗的背影,走到王小兵面前,笑道:「你怎麼不帶筆記本來呢?」

「你幫我記著就行了。」王小兵笑道。

「想得美。」董莉莉與蕭婷婷找座位坐下。

這一回合,嚴進升完敗。他太想贏王小兵了,可是,現實中他處處落於下風,被氣得半死,卻又無可奈何。

一會,張靜來了,在眾學生面前,她一副嚴肅的樣子,表明有不尋常的事要發生。

嚴進升也知道張靜與張萬全站在同一陣線,以為她是迫不得已宣布學生會主席的人選,心裡暗暗歡喜,幻想著她開口便是「我宣布學生會主席職位由嚴進升接任」這樣的好話。

不過,張靜板著臉,冷道:「上學期,有兩個部門做得不好,一個就是秘書處,第二個就是宣傳部。」

說著,她一雙鳳目掃視戴才興與餘業田,令那倆廝神情立時黯然失色,沒了先前那股洋洋自得之色。

至此,王小兵也確定張靜要說的是什麼事情了,瞥了一眼她,正好與她的鳳目接觸在一起,兩人心照不宣。

在與王小兵目光對視那一剎那,張靜嚴厲的目光頓時變得柔和起來,不過,當目光又掃向戴才興等人時,又重新變得凌厲。

「作為這兩個部門的頭頭,戴才興與餘業田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你倆寫一份檢討給我,把自己工作不足之處好好總結一番風流小農民。」張靜起臉來,也有幾分威嚴。

戴才興與餘業田如墜五里霧,不知所以然。戴才興大著膽子問道:「張老師,我覺得我……」

「住嘴1張靜打斷他的話頭,「我最討厭你這種有錯不改,卻老是耍嘴皮子來為自己狡辯的學生,這是非常不誠實的表現1

一席話,將戴才興罵得狗血淋頭,一臉茫然地看看餘業田,又瞧瞧嚴進升,希望能得到他的支持。

在這裡,敢跟張靜真正頂嘴,並且不用擔心被慘整的就是嚴進升和王小兵了。因為兩人的靠山都非同一般。如今,只有嚴進升有可能幫戴才興,所以他用求援的眼神看向嚴進升。

自以為高高在上,並且極有可能當上學生會主席的嚴進升也有了一點官樣,咳了一聲,道:「張老師,這不符合程序……」

「什麼是程序?你那時票選還少過別人,怎麼就做了副主席呢?你倒給我好好說說程序是怎麼一回事1張靜揭他老底,毫不留情,因為她從上學期開始,便決心站在張萬全一邊,所以,如今也不用給面子嚴錫山,張開喉嚨便訓斥他。

果然,嚴進升想不到她這麼不給面子,將自己那點骯髒事都抖出來了,立時臉紅耳赤,憋著一肚子氣,臉色鐵青,額頭青筋隱現,渾身氣得震顫,卻是語塞說不出話來。

看著這像演戲的一幕,王小兵心中暗自好笑。

而蕭婷婷與董莉莉二美女也已感覺到王小兵之前說的消息有八分真實,從張靜說的話之中,她們已略為猜測出來戴才興與餘業田確實有可能被貶謫下去,是以,也是頗為歡喜,眸子里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二女也知道王小兵與嚴進升的恩怨,所以,她倆也是站在王小兵這邊的,看到嚴進升一夥被訓,自然歡喜。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快樂與痛苦。這是人之常情。

不過,畢竟還有個大伯是副校長,所以嚴進升不像戴才興,被搶白責備了一頓便萎靡不振,他倒是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的情況與他們的不同,我那時的票數比對手少一點,但我的實際工作能力強於他,因此我才能當選副主席。」

「上學期,叫你聯繫一下銅業中學學生會,準備搞一個聯歡,你都做不到,這就是你的工作能力?」張靜揮舞著玉臂,以助氣勢,「像戴才興這種不老實的,尚可原諒。像你這種,既沒才能,又不老實,還死要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人,最惹人討厭!除了一張嘴,你還有什麼值得炫耀的1

「張老師,您……」嚴進升渾身像發冷一樣顫抖起來,臉紅如豬肝,雙目射火,氣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說你缺點就不高興了?還以為你是皇帝啊!這是學校!不是你家裡,由不得你撒野1在這裡,論權力,張靜最大,論打架,有王小兵坐鎮,是故張靜一點也不怕嚴進升發飆。

嚴進升確實想動手,霍地站了起來,一副要撲向張靜的樣子。在場的人都頗為緊張,張靜連忙看向王小兵,向他求助。

不過,王小兵一句話讓嚴進升蔫了下來,他輕喝一聲:「喂!嚴進升,還不坐下!想打架是不?立刻打到你趴在桌底1

聞言,嚴進升腦子清醒了些許,敢怒不敢言,只有悻悻坐下。

張靜鬆了一口氣。

蕭婷婷與董莉莉見王小兵這麼有震懾力,都向他投以讚賞的目光,並且向他嫵媚一笑,對他的行為表示非常滿意。

團委辦公室里氣氛頗為沉悶,就像每一寸空間都塞滿了棉花,讓人呼吸有些困難。

會場儼然是一個專門開來批評人的小會。其實,戴才興與餘業田以為只是挨一頓訓斥便完了,所以,雖然不滿,但也只有忍著。嚴進升被張靜訓得體無完膚,戴、餘二人知道他罩不住自己,也不敢再指望他幫腔。

這時,張靜話鋒一轉,道:「從今日開始,宣傳部部長由蕭婷婷接任,戴才興為副部長;秘網長由董莉莉接任,餘業田為副秘書長,如果在日後,戴才興與餘業田表現出來的能力堪任正職,再作打算。」

此言一出,戴、餘二人傻眼了。

「張老師,這完全不符合程序。」嚴進升抗議道。

「謝謝你提醒了我,你不用代理的學生會主席了,這不符合程序。好了,今日的會就開到這裡,散會。」張靜收起筆記本,當先走出了團委辦公室。

她老公許文超是教導處主任,二人聯手,完全可在學生會裡隻手遮天。嚴進升想要斗贏王小兵,只有當他的大伯嚴錫山坐正才行,不然,縱使做了學生會主席,只要工作中出了一點差錯,也會被掀翻。

所以,只要張萬全不倒,那王小兵就是不倒翁。

晚上,王小兵請董莉莉與蕭婷婷吃了宵夜,隨即,要用摩托載她倆兜兜風,蕭婷婷內心也想坐他的摩托,但由於身份關係,加上董莉莉在場,不想做電燈泡,所以輕聲道:「不了,我回宿舍。」

周五晚上,宿舍幾乎空無一人,大家都回家去了。董莉莉倒顯出大方氣度,道:「一起兜兜風吧,至多半個小時,然後我們一起回宿舍。」兩女本來也回家的,但受王小兵邀請吃宵夜,才留下來,吃完宵夜已差不多是晚上九點,只好到周六再回家。

「一個人在宿舍有什麼意思,上來吧?」王小兵道。

蕭婷婷便上了車。

嘟一聲,摩托在鄉道上緩緩行駛,晴空星光閃爍,好像無數的眼睛在眨動,夜風輕拂,頗為涼爽。王小兵嗅著兩女隨風而來的淡淡體香,渾身起勁,恨不得立時停車在路邊,和她們好好做一番體育運動。

繞了幾個大圈,差不多到晚上十點鐘,三人才回學校。王小兵想與董莉莉歡好一回,便道:「莉莉,我宿舍里還有件臟衣服,幫我洗吧,算是報答我在張老師面前幫你說好話。」

「哈,那為什麼不叫婷婷洗?」董莉莉笑道。

「噯,我跟你不同。」蕭婷婷嬌羞笑道:「不跟你們胡說了,我先回宿舍了。」說著,她便邁著輕盈的步子自回女生宿舍。

等她走遠之後,王小兵一把摟著董莉莉小蠻腰,將她帶回男生宿舍,裡面的舍友早就回家了,所以,王小兵與董莉莉可以盡情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

暑假之中,兩人見過四五次面,每次都要做三四個小時的快**育運動。但也難以滿足彼此的需要,特別是董莉莉,更是朝思暮想,但由於聯繫不方便,所以有時想要跟他行房事卻辦不到。

如今,開學了,兩人在校園裡,想什麼時候來一回都行。

王小兵將渾身解數都作用在她身上,讓她快活勝似神仙,因為是在男生宿舍里,其他宿舍也有學生還沒回家,她也不敢放膽呻吟,只是鼻端哼出連綿不斷的「嗯嗯」聲,使空寂的宿舍里瀰漫淡淡的春音,給這靜謐的夜平添幾分誘惑。

她數次求饒,幾乎暈厥過去,但他一鼓作氣,連創新高,將她推上一波又一波的**。看著她嬌軀劇烈震顫,他就更有性趣。兩人體溫火熱,好像要著火。

一個小時之後,她真的頂不住了,膩聲哀求道:「啊,小兵,啊,我下面要著火了,啊,快停,礙…」

而此時,王小兵才重重一挺腰身,深深進入她的玉體里,然後,將精華貢獻給她,才算圓滿結束了這次戰鬥。兩人緊緊纏綿在一起,如膠似漆,甜蜜之極。

摟著她充滿青春活力的身子,他感到頗為自豪,其實,他還有大把精力,只是怕她承受不住會受傷,才到此為止,要是蕭婷婷在這裡,他一樣能將她征服在胯下。

董莉莉想上廁所,但身子發軟,一時還走不了路,最後,還是王小兵抱她到廁所里,讓她方便完,又抱她到床上。

「你越來越強大了1以前,做完體育運動之後,她還能走路,如今,真的是被他撞得下面要散開來似的。

「再過兩年,可能一晚下來,你第二天走不了路。」他爽朗笑道。

「你壞」她光著身子蜷縮在他懷裡,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撒嬌道。

「如果你怕,那我以後盡量留些力氣。」他吻著她胸前兩座山峰,道。

「不,還是照往常一樣。」她卻不願意他有所保留,畢竟要勝似神仙一樣快活,就得他全力以赴,她吻著他的額頭,問道:「你是不是想泡蕭婷婷?」

她突然這樣說,他倒不好回答了。其實,他也知道她看出來自己對蕭婷婷有意思,這是女人應有的敏銳眼光。

他不想說謊,但是,如果照實說,又怕她聽了不高興。想了想,才道:「蕭婷婷挺可憐的,想談戀愛都沒人敢接近她,她被白光偉禁錮了,我們幫一幫她吧。」

「怎麼幫你?你要做她男朋友嗎?」董莉莉吃醋道。

「她可以做我女朋友啊,如果你同意。」他試探性地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