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25章孟玉蓮來訪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到那小妮子來了,他連忙做了個禁聲的動作,讓她穿進衣櫃里,然後把她的上衣與胸罩都藏在床上的被單下,便佯裝剛睡醒的樣子,懶洋洋道:「找誰啊?」說著,便打開了室的門。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眼睛,又...

師生們在九龍灣一直玩到下午四點多,然後才回來,經過山石集市的時候,王小兵請眾人到自己的快餐店裡吃晚飯,由自己付帳。:

吃完晚飯,他又請大家到洪東妹的夜城卡拉ok廳k歌。洪東妹已將快餐店的事交給王小兵處理,問他進展怎麼樣了,他笑說快要有結果了。她相信他不是胡謅。

玩到晚上九點鐘,女生便要回家。王小兵與董莉莉在旅館開了房,玩了半個鐘,之後,兩人才依依不捨分別回家。

回到家裡,王小兵又拿出潘東葛給的那個文件袋,看裡面的材料,上面沒有說到九龍灣那塊地的事,不過,自己已獲知了,單憑那塊地,還不足以扳倒段天癸,心忖只要韋春宜肯出來檢舉段天癸,那就馬到功成了。

如今,離新學期開學不遠了。除了段天癸的事情之外,王小兵也關注張萬全是不是會調走,這事與自己息息相關,有傳言說嚴錫山會坐正,可是,又沒聽到確切的消息,都還是在猜測之中。

兩件事都需要等待結果。

段天癸的事情,只要等到韋春宜與他決裂,那就行了。

不過,王小兵想快些有結果,這樣就要向韋春宜多施加影響,只要她肯出來揭發段天癸,就成功了一半。還有一半,那得看段天癸有沒有大靠山,如果那廝有大靠山,縱使有這些可以證明讀書庫全文字更新更快網址他貪污他媽的材料,也難以將他連根拔起。

所以,王小兵請洪東妹查一查段天癸的靠山。結果顯示段天癸沒有大靠山,只是靠他那個做過東方鎮武裝部部長的叔父搞點關係,才做到谷皇街道辦主任的。

八月二十五號中午,王小兵用大哥大呼叫桂文娟的bb機,等她復機之後,便問她要不要打麻將。桂文娟說行,就問在哪裡打。他說到姍姐那裡。她就知道他是想去見韋春宜,是怕無意中撞見段天癸,才叫上自己的,雖有些許的不快,但也同意了。

韋春宜是經常在家的,平時除了睡覺就是打麻將,過的就是慵懶的生活。當桂文娟去找她時,她就正好在家,聽說要與王小兵打麻將,她非常樂意。

在姍姐那裡打麻將直到傍晚五點多才散夥,這次,倒是桂文娟與韋春宜各贏了十多塊,王小兵與姍姐輸了。

桂、韋二人請王小兵到館子吃飯,剛好把贏來的二十多塊都用光。然後,三人回到韋春宜的家裡,喝了一會茶,又看了一會電視,隨即,三人擁在一起愛撫與激吻,最後,又一起進入沖涼房洗了個鴛鴦裕這次,王小兵就在浴室里將她倆征服了。

小小的浴室里,春音繚繞,使人聞之欲血沸騰。一聲聲嬌`喘與呻吟交融成最激情的樂曲,縱使是鋼鐵男子聽了也會融化。

在浴室里激戰了半個鐘頭,王小兵扛著二女到沙發上,又大戰了二個小時,使二女暈了三次,才結束戰鬥。

這時,桂、韋二女已軟成一灘爛泥,緊緊粘在王小兵身上,他左手摟著桂文娟,右手摟著韋春宜,讓她倆胸前急劇聳動的酥胸給自己按摩,那美妙的感覺,當真不可言傳。

二女霞飛雙頰,好像熟透的蜜`桃,教人忍不住要吻一吻。

三人就仰坐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王小兵問道:「宜姐,你跟段天癸談得怎麼樣了?」

「那混蛋,現在老是躲著我。」韋春宜無奈道。

「那他是想拋棄你了。這可不能便宜了他,如果他不義,你就可不仁。讓他也沒好過。」桂文娟也幫王小兵說話。

「我也是這樣想,要是他再不給我答覆,那就跟他翻臉,我也知道他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到時抖出來,看他怎麼辦。」韋春宜心裡對段天癸越來越恨。

「到時去告他就行了,讓他沒官做,看他還拽不拽。」王小兵趁機道。

「好,再過幾天看看他怎麼做再說。」韋春宜同意道。

至此,王小兵覺得事情又進展了一步,看事勢,不用多久,韋春宜與段天癸都要決裂成冤家了。

當晚,在韋春宜家裡過了**一晚,第二天,王小兵才回家。

過了一天,也就是二十七號,王小兵接到韋春宜打來的電話,說想要見他。於是,王小兵就開摩托赴約,十幾分鐘之後便到了她家裡。

韋春宜穿著睡衣,嬌軀凸點若隱若現,使人著迷。見了王小兵,便撲進他懷裡,道:「我現在都不知該怎麼辦了。」

「什麼事?」王小兵將她摟在懷裡,疑惑道。

「我表哥來勸我,叫我不要惹惱段天癸。你說我該怎麼辦?」她無助地凝視著他。眨著大眸子,道。

「你表哥都不幫你?」王小兵暗暗歡喜。

「谷皇街道那邊還有不少工程,他想接來做,所以叫我繼續討好段天癸。」韋春宜有些生氣道。

商人,講究的是利益,安向勇就把這個真諦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覺得給些關懷韋春宜,便能把她的心牢牢套住,輕撫她的秀髮,道:「你表哥都不幫你,他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也太自私了。你為什麼還要犧牲自己呢,乾脆大鬧一場,再從新做人。」

「如果表哥不幫我,我也怕他們會來打我。」韋春宜道。

「不怕,我會幫你。相信我,如果他們敢動你一根毫毛,我不會放過他們。」王小兵輕吻她的紅唇。

「那我不能住在這裡了,不知住在哪裡才好。」她坐在他大腿上。

「先到縣城裡住一段時間,找機會揭發段天癸,讓他知道無視你會得到什麼後果。怎麼樣?」王小兵獻計道。

「我還能經常見你嗎?」她秋水蕩漾的美眸含情脈脈地凝望著他,道。

「你一輩子都是我的。」王小兵以男子漢的姿勢吻住她的檀口,然後,扒下她的睡衣,壓在她身上,並且快速與她結合在一起。

在沙發大戰了一個小時之後,兩人休息了一會,他便催促她收拾東西,準備帶她到縣城,租間房子給她祝她很聽話,三下五除二便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多餘的雜物都不要了。不過,也足足有三大袋與二箱東西。

王小兵用摩托幫她載東西,二人一起進了縣城,在東城找了一間出租屋,一房一廳的,讓韋春宜祝

兩人打掃衛生,買一些生活日常品,布置好新家,已到傍晚時分,吃過晚飯,二人出去散步,儼然一對小情侶。散步回來,便行了房事,一直到晚上九點多,王小兵才騎摩托回東和村。

想到極有機會扳倒段天癸,王小兵興奮了一晚。

八月二十八號到三十一號,是交學雜費的日子。王小兵一早騎著摩托到了東興中學,與弟弟的學雜費一起交了,總共七百多塊。交了學費,本想進城去看看韋春宜的,可是卻接到了安超的電話。

「王小兵,我有事找你。」安超在電話那頭說道。

「好,在小樹林廣場見。」王小兵猜測到可能是關於韋春宜的事情。

到了小樹林廣場之後,安超還沒來,又等了七八分鐘,才見那廝騎著摩托跑車來了。兩人算是情敵,不算朋友,但還沒真正成為仇家。

安超倒遞了一根香煙給王小兵,道:「聽說你與段天癸有過節?」

小兵道。

「給個面子吧。不要鬧了。」安超半勸半威脅道。

「他給了面子我嗎?」王小兵噴了一口煙,淡淡道。

「那你是決定繼續玩下去咯?」安超的語氣咄咄逼人。

「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我不會讓段天癸好過。你最好給我聽著,少插手,不然,到時你吃不了兜著走。我警告你一次。以後被我知道你再多事,不要怪我不客氣1王小兵聲音雖平靜,卻字字蘊含威勢。

安超怔了怔,冷笑道:「你恐嚇我?」

王小兵晃了晃食指,便留給安超一個背影,然後騎摩托回家,本來想去看韋春宜的,不過,怕被安超跟蹤,也就不去了。

回到家裡,王小兵想去找七伯公,請他幫忙,如果他肯出面讓兒子王凱相助,那就好辦了。不過,自己一個後輩,與七伯公王富堂也沒什麼大交情,也不易開口。倒是王凱的妻子孟玉蓮比較好說話,因為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只要討好了她們,請她們出力,她們多半會真心相幫的。

而且,要是孟玉蓮肯在王凱面前多幫說幾句,那這件事就更好辦了。

八月三十號那天早上,王小兵從王澤惠那裡拿到了孟玉蓮家裡的電話,回到家裡,到了中午時分,想打個電話給她,問一下她服食了美容丸的效果怎麼樣,並且準備去一趟縣城找她。剛按了三個數字,便聽到一把女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請問這是王小兵的家嗎?」

村裡人不可能這樣問,王小兵迎出去,見是孟玉蓮親自登門,笑道:「蓮嫂!進來坐吧。」

「你爸媽呢?」孟玉蓮頭戴一頂遮陽寬檐布帽,穿著一件白色短袖汗衫,下面是齊膝寬鬆淡紫短褲,露出豐潤的雪白的小腿,趿著軟膠涼鞋,頗有幾分清雅風韻。

「我媽上班了,我爸在市場賣魚。」他目光情不自禁瞥了一眼她高挺的酥胸,將她請進了堂屋裡。

「今天周末,我趁空來找你,想再買些美容丸。」孟玉蓮用布帽輕輕扇涼。

王小兵連忙開了員扇,又斟了一杯白開水給她,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淡淡的香水味,心神有些蕩漾,目光不自覺地多瞥了她幾眼,道:「您打個電話給我就行了。我送到您家裡去。」

孟玉蓮也從他的眼神里覺察他不時偷瞄自己是另有深意,為自己的如花容顏迷住他而感到歡喜,笑道:「周末反正有空,出來走走也好。」

兩人目光相接觸間,彼此心靈都微微一震。

「要多少錢一顆呢?」她不敢迎視他那灼熱的挑逗的目光。

「不用錢。都是自家人。」王小兵仔細打量她的臉頰與胸口處,發現以前的雀斑不見了,肌膚光潤柔滑,「美容丸還可以嗎?」

「真是太有效了!以後,我幫你在我的朋友那裡做廣告,銷量肯定大。」孟玉蓮喝了一口開水,潤潤喉,笑道。

「那先謝謝您了。看您的肌膚,比玉石還要光滑。」王小兵已決定大膽一試,準備先征服孟玉蓮,再請她幫忙,如今有此良機與她單獨相處,正是下手的好時機,於是,便伸手輕輕拉著她的手臂,佯裝察看肌膚,實則是愛撫她。

孟玉蓮被他拉著右手,身子微顫了顫,紅霞滿臉,有些六神無主,好像想抽回手,但又不用力,只是象徵性地動了一下,便任由他撫摸起來。

兩人沉默不語,但氣氛極為曖昧。

見她沒有什麼反對的意思,王小兵便知可得手了,像她這種如狼似虎年紀的女人,一般丈夫是難以滿足她的,她也需要額外的滋潤,只是還有一分矜持,沒有表現出迎合的意思。

「小兵,被別人看到不好。」她臉紅心跳道。

「蓮嫂,我房間里養了兩條很好看的金魚,進來看看吧。」說著,便拉著她的手朝自己的室走去。

孟玉蓮欲拒還迎,被他拉著走,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進了房間,王小兵連忙將房門關上了,道:「你看那兩條金魚,多麼有趣。」

「我還事,下次再看吧。」孟玉蓮俏臉紅暈蕩漾,極為迷人。

到了這個時候,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只好再放大膽子,決定去抱她,如果她激烈反抗,那就停下來。於是,張開雙臂,正面抱住了她,頓時,感覺到她高聳的酥胸壓在自己的胸膛上,特別舒服。

孟玉蓮的嬌軀震顫起來,當她小腹觸碰到他下面的雄壯堅硬時,臉頰更紅了,心跳更急了,睜大了杏眼,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房間里,非常安靜,只有兩人濃重的呼吸聲以及他雙手在她嬌軀上盡情愛撫的沙沙聲。

第一步成功了,王小兵便要進行第二步,那就是吻她的唇,只要她不反抗,那就基本可得到她了。

於是,他雙手捧著她的臉頰,把嘴慢慢湊了上去。

而她則闔上了眼瞼,任由他柔軟的舌頭在自己的唇邊輕輕游移,在他柔舌功的進攻下,她終於把持不住,張開檀口,放他的舌頭進來,兩人隨即激吻起來。

相擁深吻了十幾分鐘,王小兵便嫻熟地脫她的衣服,剛把她的上衣與胸罩脫掉,便聽到有一個童稚的女聲在堂屋裡響起:「伯母,伯母。」

這分明是王澤惠的聲音。

王小兵與孟玉蓮都大吃一驚,想不到那小妮子來了,他連忙做了個禁聲的動作,讓她穿進衣櫃里,然後把她的上衣與胸罩都藏在床上的被單下,便佯裝剛睡醒的樣子,懶洋洋道:「找誰啊?」

說著,便打開了室的門。

伸了個懶腰,揉了揉眼睛,又道:「正在睡午覺,你怎麼叫那麼大聲埃」

「我伯母說要來你這裡,她還沒來嗎?」王澤惠仰著稚嫩的臉孔,問道。

「還沒有,可能是在誰家裡坐一會再來吧。找她什麼事呢?」王小兵非常淡定道。

「沒什麼事,我阿公說叫她吃了晚飯再回去。」王澤惠如是道。

「行,如果她來了,我見到她就告訴她。你做好暑假作業了嗎?」王小兵連忙岔開話題道。

「早就做好了。兵叔,要是你見了我伯母,就跟她說一聲,我去找阿花玩了。」王澤惠說完,便出了堂屋,自去了。

饒是見過了大場面的王小兵,也還有些心慌,幸好關了室的門,又幸好沒有與孟玉蓮大聲說話,不然,被王澤惠看到兩人摟抱在一起,那確實不妙。

等王澤惠走後,王小兵便將堂屋的門關上了,閂好,渾身幹勁地飄進室里,打開衣櫃的門,見孟玉蓮乖乖地躲在裡面,因為衣櫃門半掩,裡面空氣不流暢,頗為悶熱,只一會,她便出汗了,額頭滲出汗珠,撩人的上身也閃爍著健康的光澤。

王小兵將她拉出來,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那把熊熊欲`火,嘴巴貼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盡情地吸`吮著,在使出柔舌功的同時,又把精純的鐵爪功祭出來,在她的酥胸上不停又抓又捏。

「嗯嗯……」

這時的孟玉蓮情迷意亂,心中也擔心被人知道兩人偷情,但欲`火已燃燒起來,哪能瞬間撲滅,只是嬌`喘低聲道:「小兵,下次吧。我有事要回去。」

「蓮嫂,不用怕,沒人知道的。我要你。」說著,他雙手一抱,便將她抱了起來,他坐在床沿上,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更肆意地吻著她胸前兩座高大的山峰,同時,左手在她脊背上不停愛撫,右手則在她豐`臀上施展出太極掌的精髓。

「我,我,不要,礙…」孟玉蓮輕扭嬌軀,欲罷不能,雙手已摟著他的脖頸,分明已完全想與他做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了。

在她豐腴的身子扭動下,摩擦到他褲襠里的堅硬,使他欲`火更上一層樓,恨不得立時將她送到第十波**之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