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15章胸器襲擊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老二總是點戳在她的胯下,隔著一層內衣向她的神秘泉眼問好的時候,她的心理防線在一層層消失,好像泥牆被洪水推倒一樣,轉眼間便已幾乎將那唯一的底線都要衝走。絕大部分女人,都對xng很需求。像林憶娜這...

--三十多米的距離並不遠,水牛四蹄狂奔,迅速比人要快。不過,要是人也發足狂跑,在起先一段時間內,還可避免被水牛追上。

「快跑1王小兵來不及多想,扯著林憶娜往水渠堤上衝去。

幸好離堤壩也不遠,只有十幾米了。

王澤惠頗jng明,見水牛隻追王、林二人,她便閃開,往另一邊跑去,終於躲過了水牛的襲擊。

而水牛確實只追著王、林兩人,好像想要劫奪林憶娜回去做牛夫人一樣。

「水牛魔王也跡蓖跣」是跑步能手,要不是放慢速度,早就將林憶娜拋在後面了。

「你……」林憶娜使出了吃ni的力氣往前跑,根本說不了一句完整的話。

兩人倏忽間便爬上了堤壩,不過,那隻大水牛也跟上來了。堤壩上面寬約三米,想要在這條跑道上跑贏水牛,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要過對面的那道堤壩,一就是由小橋經過,但小橋還在數十米的上游之處,一就是跳下水渠里,直接涉水過去。

水牛追人,如果不是刻意去惹怒了它,那麼多半是什麼惹起了它的注意。

王小兵起先只顧奔跑,後來,上了堤壩,發現林憶娜的手提包是紅s的,便恍然大悟了。水牛正是看到了紅s的手提包,才追過來的。

「把手提包丟掉。」他叫道。

「丟掉?我才不呢1林憶娜非常倔強道。

無奈之下,眼看水牛就要衝上堤壩,王小兵瞥了一眼數十米之外的躺在草坡上睡覺的謝家化,朝他高聲道:「黑牛,起身吃蕃薯1

果然,這一叫,把謝家化叫醒了,他猛地坐了起來,循聲望來,以為王小兵燒好了蕃薯叫他吃。

「黑牛,快點來拖住這頭水牛。」王小兵拉著林憶娜的手,已朝斜坡走進了水渠里,撲通一聲,跳進一米多深的水裡。

謝家化雖有點醉,但還省人事,將t恤丟在草地上,赤足旋風一般飄過來。莫看他身形巨大就以為他動作不敏捷了,他一動起來,速度之快會令人大吃一驚。

那隻殺氣騰騰的水牛傲然立在堤壩上,看著下面正立在水裡的王、林二人,好像在思考要不要跟下去。

「它不敢下來了。」林憶娜高舉著手,不讓手提包沾水。

話還沒完,那隻水牛好像聽懂她的話似的,又開始向下走下來,繼續追趕王、林二人。

王小兵拉著林憶娜的手,在泥濘的水渠底上行走,一腳高一腳低,眼看水牛就要追到尾,林憶娜更是尖叫起來。

幸好,這時謝家化也趕過來了,跳下了水,拉住了牛索,死命往回拉,這樣,才使水牛的速度緩了一緩,牛角沒有頂在林憶娜的脊背上。

好不容易走到了另一面堤坡上,王、林二人連忙爬上去,站在堤壩上,回頭見水牛還是拚命要追過來,林憶娜嚇得花容失s,不知如何是好。

「我們下去,它就看不見了。」王小兵拉著林憶娜的縴手,急步走下堤壩。

因為堤壩坡面斜度約是四十五度,人向下走,容易滑倒。王小兵腳下一滑,身子便躺在了斜坡上,同時,右手一拉,左手再一摟,也將林憶娜拉倒,並且把她抱在了懷裡,使她壓在自己的身上。

「哎呀,摔了一跤。」王小兵自言自語道。

兩人的下半身都濕了,只有胸部以上的衣服還是乾的。因為急奔了一回,彼此都喘息不停。林憶娜壓在王小兵的身上,急劇起伏的酥胸正蓋在他的臉龐上,讓他清楚地感受到她心跳的頻率。

「那隻水牛不追來了。」林憶娜渾身無力道。

「黑牛將他拖住了,加上它沒看到你的手提包,也不會追來了。」王小兵近距離嗅著她淡淡的體香,當真心曠神怡,而且被她胸前一對堅挺的山峰不停地一起一伏做按摩,那感覺真是美妙之極,讓人舒服之際產生無窮的**,想入非非。

逃過了大水牛的追襲,林憶娜終於鬆了一口氣,jng神也不那麼緊繃了。剛才,看到大水牛兩隻尖利的牛角,便害怕得要死,擔心被它頂上一角,縱使不死都要受傷。她還沒被牛攻擊過,這是第一次。

這天,她連遇了二個第一次。其一便是第一次與男子那麼深情地激吻;其二便是第一次被大水牛追尾。

本是來看山茶花的,想不到會跟牛賽跑,她想起來便覺得有些滑稽。

而王小兵躺在堤壩草坡上,任由林憶娜壓在自己身上,他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伸進她的裙子里,輕輕撫摸她的美`臀,薄薄的內褲,摸起來非常柔滑,跟她的肌膚一樣教人回味無窮。

起先,她因驚恐過度而不覺察他的右手在自己身上盡情地修鍊太極掌,等到鎮定下來之後,才感覺臀部被他肆意地愛撫,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俏臉刷地紅了,柳眉微挑,佯嗔道:「不要摸1

可是,在這村郊里,雖也有人,但都在水渠的那邊,根本看不到這邊,所以,王小兵倒是有恃無恐,左手緊緊箍著她的小蠻腰,不讓她起身,低聲道:「憶娜,我們就這樣休息一會。」

「啊啊礙…」

她不單感到他的手掌在自己的臀部上高超地撫摸,而且,還觸碰到他褲襠的堅硬,立時不知所措。她跨伏在他的身體上,美`臀正好對著他的褲襠,使他褲襠的堅硬毫不費力氣便點戳在她的胯下。

要不是隔著兩層布料,恐怕他的堅硬早就捅進了她胯下那口神秘的泉眼了。

「憶娜,我就這樣抱一抱你,好嗎?」見她雙手手肘撐著草地,想要爬起身,他便兩手緊緊摟著她的小蠻腰,使兩人緊緊貼在一起。

「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了。」她蹙著秀眉,恐嚇道。

「我就放開,讓我抱一抱。我沒別的意思。」說時,他高隆而起的褲襠卻是試圖戳進她的胯下,可惜褲子阻隔住了,還來不及拉開褲鏈。

「你不要頂`我。」她的美`臀越是晃動,便越能體會到他褲襠里老二的熱情,似乎要跟她結合在一起。

「我沒有頂你埃是你自己要向後退下去,撞在上面的。」他口乾舌燥的,真的想把褲鏈拉開,然後扒下她的內衣,佔有她的身子。

兩人的下身都被水浸濕了,雖是隔著褲子,但肌膚的溫度一樣在相畸的老二戳在她的胯下,讓她感受到它的滾熱的脈搏跳動。每被他的堅硬點一下,雖是在外面,但也教她身子酥軟之極。

只怕再互動幾分鐘,她自己都把持不住,要跟他發生關係了。

她雖還不想跟他干男女快活的運動,可是,人的xng`y要是來了,那理智很難抑制xng`y所帶來的衝動。現在她心裡還有一個清晰的聲音在響起:不要!我要堅守!我的第一次不能這麼隨便就給他!

可是,當他的老二總是點戳在她的胯下,隔著一層內衣向她的神秘泉眼問好的時候,她的心理防線在一層層消失,好像泥牆被洪水推倒一樣,轉眼間便已幾乎將那唯一的底線都要衝走。

絕大部分女人,都對xng很需求。像林憶娜這種正處於年輕jng力旺盛時期的姑娘,正是對xng頗中意的年紀,一旦與他的老二結合了,那必然如山洪暴發,猛不可擋,一發不可收拾。

何況,如今她的胸脯也受到他那條柔軟的舌頭的攻擊。在她極力想要起身之際,被他的舌頭鑽進了r溝里,頓時,四肢百骸的骨頭都酥軟起來。

「不要」她不敢再嘗試起身,那樣沒什麼用,只好雙手摟著他的腦袋,用胸前兩座堅挺傲人的山峰重重壓在他的臉頰上,一來是由於生氣而要教訓他,沒什麼武器好用,只好用「胸器」來襲擊他,讓他喘不了好,二來也是防止他的嘴巴與舌頭肆意地在自己的r溝兩邊修鍊柔舌功。

果然,他的舌頭不能再那麼得心應手地移動,只能伸出一點點在她的滑膩的r溝上游移不定,同時,嘴角狂吻著她的酥胸。

「別吻,我受不了」她身子微顫起來。

不過,他卻感到自豪,將自己嫻熟的吻術施展在她迷人的胸脯上,讓她y`火焚身。他渾身是**,只想藉此良機把生米煮成熟飯,教她成為自己的人。

y`火到了頂點之後,自然就是想發泄。

王小兵小腹下面已積蓄了強勁的內力,堅硬無比,豎了起來,堪比「手電筒」,幾乎要刺破褲子,捅進她的胯下的泉眼。

在這火燒火燎之際,他再也忍不住,只想先扒下她的內褲,然後拉開自己的褲鏈,那就可進入她的身子了。他非常期望得到她,腦海里想著會不會破她的處。

於是,他騰出了右手,再次伸進她的裙子里,扒她的內褲。這一回,由於她雙手摟著他的腦袋,而沒工夫去提著內衣,居然被他輕而易舉地一下子便扒到了她的大腿上。

「矮」

她渾身輕顫,嬌呼一聲,已不知所措了。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