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14章與美人看茶花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些突兀,忽然想到東和村種有茶花,笑道:「帶我去看看你們村的茶花吧。」「娜姐,我帶你去。」王澤惠熱情道。於是,王小兵鎖了門,也和林憶娜一起去看茶花。東和村也引進了幾家小廠,基本集中在村...

--王小兵已是y`火焚身,抱著林憶娜,胸膛被她胸前兩座堅挺山峰緊緊貼著,令人酸軟,而下面隔著褲子磨擦她的大腿,一陣陣興奮從那裡傳到腦中樞神經,讓人y血沸騰。

她想推開他,但沒他那麼大力,她不知所措,六神無主,只暗暗祈禱王澤惠快些回來,方可脫困。

「嗯」她感覺他褲襠的堅硬老是向自己的大腿、小腹下面戳過來,讓人不能自拔,她都快按捺不住心頭那把y`火了。

「我們到床上坐吧。」王小兵雙掌捧著她的美`臀,用力一抱,將她抱了起來,然後,自己坐在了床緣上,讓她跨`坐在自己雙腿之上。

「我不想坐。」她的美`臀正好壓在他的褲襠上,可想而知她是多麼擔心他會進入自己的胯下的泉眼。

他呼吸急促,雙目灼灼地注視著她脖頸下面那片雪白的胸脯,咽了一口唾沫,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把頭湊了上去。

「不要」她俏臉紅cho滿溢,雙手連忙捧著他的腦袋,不讓他吻自己的胸口。

「憶娜」他眼瞼向上掀起,與她清澈明亮的眸子相對,能感受到她鼻息的流動,看著她兩片薄而紅的粉潤玉唇,再也忍不住,往上一吻,終於吻住了她的朱唇。

「嗯嗯……」她嬌羞之極,心裡很矛盾,既想移開,又想跟他接吻。

轉眼間,他施展出來的柔舌功便進入了她的檀口,與她的香舌絞纏在一起,發出「嘬嘬」的聲響。他用力地啜著她的小舌尖,感覺美妙無窮。

在這激情一刻,他以為時機成熟了,伸手去掀她的裙子,想把她的內衣扒下來,然後,將自己的堅硬捅進她的身子,將她佔有。

可是,她畢竟還沒有心理準備與他干那回事,她清楚得很,一旦與他上床了,那以後就跟他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再也難以釐清,要麼做他的老婆,要麼恨他一輩子。她很看重自己的第一次。第一次接吻雖給了他,但下面的第一次,她不能隨便給人。

因此,她雙手提著內衣,死不肯讓他脫。

嘗試了數次之後,王小兵心裡湧起一個大膽的念頭:那就是用蠻力將她征服。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隨即便消失了。他想到她反正都在自己的手掌心裡,用心去泡她,遲早會嘗到她身子的快活,於是,也不扒她內衣,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則在她美腿上修鍊太極掌,每一摸,都是那麼的滑膩與溫軟,比撫摸綢緞還要舒服。

「嗯嗯……」

她晃了晃美`臀,想掙紮起來,但越是搖晃,便越激起他褲襠堅硬的反擊,她的美`臀已被他戳得酸軟無比,於是,她不敢再亂動,怕他待會一個霸王硬上弓,真的將自己佔有了。只是,如今他撫摸自己的大腿,也一樣的令人酥麻,但並沒有虧什麼,反正沒什麼人瞧見,也就隨他了。

正在他準備去吻她的r溝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在堂屋裡叫,聽那聲音,分明是王澤惠買東西回來了。

「兵叔,你在哪裡啊?」王澤惠童稚的聲音很高音,在屋子裡迴響。

王小兵是不想回答,只想在房間里不出去,然後與林憶娜一個下午都干那他媽的事情,最好能將生米煮成熟飯,那就更好了。他已感覺她有些按捺不住了,因為他的褲襠已粘上了她泉眼溢出的泉水。

不過,林憶娜可不是這樣想的,她雖想與他做床上快活的運動,可是,她心裡又有抵觸的情緒,反正就是還沒準備好將身子交給他。她等的就是王澤惠回來,那就可擺脫目前的尷尬處境。

於是,她應聲道:「我們在房間里看金魚,你進來吧。」

她這麼一嚷,王小兵也不好意思抱著她不放了,雖還沒將她身子佔有,但也吻了她的香舌,在站起來之時,還深深吻了她紅唇一會,才去開門。

終於脫險了,但是,她心裡又升起一抹淡淡的惆悵,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抿了抿玉唇,還在回味剛才他那高超的接吻技術。

在王澤惠還沒走進來之際,林憶娜連忙撫平了裙子,同時把微有凌亂的秀髮也用手梳理一番,只是紅撲撲的俏臉,怎麼也不能一下子使紅暈消褪。

「兵叔,你們為什麼關著門看金魚呢?」王澤惠將一包香煙遞給王小兵,邊吃棒棒糧,邊問道。

「光線暗一些,看金魚才更好看。」王小兵胡謅道。

林憶娜雖有些許惱他動手動腳的,但聽了他這麼無厘頭的回答,也忍俊不禁噗哧一聲笑了。

她的笑聲引來了王澤惠的留意,隨即,這小女孩發現了秘密一樣,好奇道:「娜姐,你的臉為什麼那樣紅呢?」

「呃,這……」林憶娜語塞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知道,她剛才說要跟金魚接吻,但金魚不同意,她就害羞臉紅了。」王小兵撕開香煙的包裝,取出一根香煙,點燃,吸了一口,笑道。

「作死1林憶娜揮舞著小粉拳,輕輕打了一下他結實的肩膀。

「真的嗎?娜姐,你要跟金魚接吻?」隨即,這小女孩又不解道:「接吻是怎麼樣的?」

王小兵與林憶娜都笑了。

這種純真的小女孩最好應付了,王小兵笑道:「接吻就是兩人臉面碰一下。比如這樣。」說著,他頭一歪,臉面已觸碰到林憶娜的俏臉。

「哎,你個……」她想說壞蛋,但忽然又覺得他不是壞蛋,咽了回去,又輕輕打了他一下。

不過,這回可沒那麼容易騙過王澤惠了,她歪著小腦袋,一副回憶沉思的樣子,好半晌,笑道:「我記起來了,電視裡面說的接吻就是男人跟女人嘴對嘴。對不對?」

「小妮子,不要亂說。你這棒棒糧什麼味的?」王小兵連忙轉移話題,問道。

「巧克力味的,我買了三個,你們要不要?」王澤惠從褲袋裡拿了出來。

「你自己留著吃。我們還飽。」王小兵摸著她的小腦袋,道。

林憶娜感覺要是還留在王小兵的房間里,待會他再使個小計將王澤惠支開,那可麻煩了。適才便差點給他得手了,心中猶有一分驚恐三分興奮,也不敢再多停留,但驟然說離開又有些突兀,忽然想到東和村種有茶花,笑道:「帶我去看看你們村的茶花吧。」

「娜姐,我帶你去。」王澤惠熱情道。

於是,王小兵鎖了門,也和林憶娜一起去看茶花。

東和村也引進了幾家小廠,基本集中在村南那邊。在村西那邊的坡地,則種了十幾畝的山茶花,其實,在五六月份來賞花最好,那時的花海如錦,使人眼花繚亂,到了八月份,只剩殘景了。

不過,林憶娜是醉翁之意不在於酒,她只想擺脫與王小兵獨處一室的發窘境地而已。想起他抱著自己,心裡也頗為喜悅。如果只讓他抱著自己,那也可接受,就怕他一時來大xng趣,將自己佔有了,那可不行。因為她還沒有準備。

想要看茶花,也不需要走到那片坡地,只站在那條水渠的堤上就可眺望勝景。那條水渠是十幾個自然村在十幾年前共同出工修築的,蜿蜒經過十幾個村,目的是引水經過農田山地,用來灌溉的,並且有防洪功能。水渠渠底寬五米左右,渠面寬約八米,呈倒梯形之狀,兩堤高達七八米,如梯形,有石級可登上。

平時,渠水只有一米多深,要是遇上暴雨時節,便可達五六米,咆哮而前,也頗有懾人之勢。堤上都是草地,每當節假r,便有各村的孩子來這裡玩耍,成為孩子的樂園。

夕陽柔和,晴空萬里,頗宜賞景。

草地上,收割了稻穀的田地上,錯落有致地點綴著水牛,黃牛,三五放牛娃團在一起嬉戲,氣氛融洽,儼然一幅村野樂趣圖。

九十年代初,鄉下,放牛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大部分孩子都放過牛。不過,王小兵家裡沒牛,平時犁田是請別人犁的。

二十一世紀之後,東部沿海很多鄉下地方都沒人種田了,孩子只見過牛,還沒放過牛。

謝家化家裡有一頭老水牛和一頭老黃牛,在王小兵、王澤惠與林憶娜走在鄉野小路上的時候,他正在放他家的兩頭牛,就在水渠的堤坡上。

「那個不是謝家化嗎?」林憶娜指著百米開外,正躺在堤坡草地上的謝家化,笑道。

「黑牛在哪裡都能睡的。」謝家化在七伯公的壽宴上喝了不少酒,雖沒大醉,但也有四分醉了,躺下便睡著了,脫了t恤蓋在頭上。

「上了水渠的堤就可看到茶花了嗎?」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林憶娜頗為愉悅,拎著深紅水紋的手提包,腳步輕快地踏在草地上。

「是埃不過,現在沒什麼好看了。要是前兩個月,那才有看頭。」王小兵叼著一根香煙,道。

「沒所謂,能看到就好。」林憶娜並不在乎,因為她本來就不是真心來觀賞山茶花的。

王小兵瞥了一眼林憶娜,兩人目光交投在一起,乍合倏分,但彼此都感到很溫馨,很美妙。

就在這時,王澤惠驚叫起來:「那隻大水牛向我們衝過來了1

果然,在三十米開外,一隻剽悍的、雙角彎而尖的大水牛朝王小兵這邊狂衝過來,好像有仇一樣。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