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12章在美人面前的尷尬一刻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把生米煮成熟飯。他所坐的那桌,就在林憶娜那桌的旁邊,她什麼時候要離開,他都看得一清二楚。等到她站起來與王富堂家裡人告別的時候,他便先出了院子,赤著上身,在那裡等她。一會,林憶娜走了出來,見...

--孟玉蓮笑道:「平時少回這裡,與叔伯兄弟都疏遠了,一時記不起你,按輩分怎麼稱呼?」

微微一笑,王小兵搖手道:「還是不要按輩分吧,叫我小兵就行了。ww」

其實,一般的同姓大族都頗注重輩份的,孟玉蓮以為王小兵怕按輩份來論吃虧,笑道:「還是按輩分叫吧。」

本來,王小兵不想占她便宜的,可是,若真按族譜輩分來叫,那她要叫他叔,他倒有些不好意思,微有尷尬道:「我輩分比王凱大一輩。」

聞言,孟玉蓮怔了怔,臉頰微紅,要她叫王小兵做叔,那倒為難她了。她也叫不出口,於是訕訕道:「按輩分真的很麻煩,還是叫你小兵吧。」

「蓮嫂,我的美容丸應該可以除祛你的雀斑。」王小兵也不與她計較這種小便宜。

但城裡人見過些世面,並且防範別人的jng惕xng更高,雖聽王、林二人說得那麼神乎其神,可是,一天還沒親自試過美容丸,孟玉蓮都不會真正相信。而且,此時她內心也有一點猜疑:王、林二人會不會聯手來騙自己。

如果美容丸的價格很貴,那極有可能是一場騙局。這麼一想,孟玉蓮便準備打聽一下美容丸怎麼賣,笑道:「你的美容丸要多少錢一顆呢?」

「這樣吧。我先送三顆給你,吃了之後,一個月內,如果有效,以後你還買,就打電話給我。我好留些給你。怎麼樣?」王小兵早已從孟玉蓮的狐疑神s之中看出她在想什麼了,於是爽快道。

「好啊!你的電話多少?」孟玉蓮眉花眼花道。

於是,王小兵把自己大哥大的號碼給了孟玉蓮,然後,便飛跑回家,取了三枚美容丸給孟玉蓮。

當她將美容丸放在手掌心,仔細端詳時,嗅到那淡淡的香氣,便神清氣爽,感覺王、林二人所說有八分是真的,不禁歡喜道:「要是吃了你的美容丸除祛了雀斑,那我以後就幫你買美容丸。」

王小兵微笑點頭,暗忖道:這婆娘還真把自己當一碟菜了,好像我的美容丸賣不出去一樣。要不是以後可能還要有事求到七伯公,我才不會白送給她。

心裡雖是這麼想,卻沒有表現出來。

這時,王凱也走了過來。他額廣平寬,方臉直鼻,相貌堂堂,不過,膚s比較黑,若不知底細的人見了他,會覺得他是個泥水匠。他與孟玉蓮是大專的同學,憑藉她娘家的人脈關係,他才爬到了縣紀委副書記這個位置。

雖是同村的人,但王凱比王小兵年紀大許多,並且他在外讀書,畢業分配到了縣城,平時不常在老家,與王小兵關係不熟,如今,見了,也認不出他是誰的兒子,問道:「你是王叢樂的兒子?」

「是,凱哥。」王小兵遞上一根三個五牌子香煙。

「你們很像,特別是眼睛,我一看就看出來了。」王凱打量著王小兵,見他腰掛大哥大,手戴勞力士,對他肅然起敬,道:「我讀高中時,你都還很校現在做什麼生意?」

「還讀高中。」王小兵笑道。

「你家發了1王凱笑道。

他是看王小兵這副派頭,家裡沒錢,哪能買到那麼高級的東西。

王小兵連忙道:「都是朋友送的。不是自己買的。」

聞言,王凱更加羨慕,道:「那你朋友肯定是很有錢,並且是個大方的人。」

「差不多吧。」王小兵點頭道。

「不過,讀書時,最好要把心思放在讀書上,爭取考上大學,為自己,為家裡,為村裡爭光。」王凱以上位者的口吻道。

「那是,那是。」王小兵敷衍道。

這時,到了入席的時候,大家便歸座。

這頓壽宴,從中午十二點多一直喝到下午三點多,大熱天的,男人都脫了上衣,女人也熱,但不敢像男人那樣脫上衣,都躲到yn涼的地方。

王小兵也喝了幾杯白酒,有三四成醉,他是後輩,一般不用敬酒,所以喝得不多,加上有自知之明,酒力沒有別人強,不想逞能,不然,到時酩酊大醉,成了死豬一般,那可不好看。而且,他還惦記著林憶娜,等待她到他家去坐坐。

這次赴宴,還是王小兵與許娟二人參加。王志文看魚塘,王叢樂在菜市場賣魚,兩父子不太喜歡熱鬧,一般有喜宴都是許娟帶著大兒子去走一趟。

許娟略為吃了些菜肴,便趕去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上班了。

所以,王小兵的家裡,下午時分,其實只有他一人在家。因此,他非常期待林憶娜能到他家裡坐坐,借著二分酒力,就有可能把生米煮成熟飯。

他所坐的那桌,就在林憶娜那桌的旁邊,她什麼時候要離開,他都看得一清二楚。等到她站起來與王富堂家裡人告別的時候,他便先出了院子,赤著上身,在那裡等她。

一會,林憶娜走了出來,見到王小兵正笑吟吟盯著自己看,道:「你好像醉了。」

「沒醉。到我家裡喝杯茶吧。」王小兵笑道。

「我沒帶禮物,不好吧?」之前,她雖答允到他家,可是,一想到要見他爸媽,她也感到有些不妥,畢竟自己一個黃花閨女,跟他回家,他爸媽多半會把自己當成是他的女朋友。

「我媽去上班了,我爸在市場賣魚,晚上才會回來。」王小兵打量著她婀娜的身子,吞了一口口水,道。

「這樣埃」就人情而言,她欠他的人情,在他邀請之下,也難卻盛情,不過,從他那略帶六分興奮的眼神里,她感覺他心裡藏著歪念,「好吧,你等一等。」

王小兵心花怒放,腦子裡想著要怎麼把她弄到手,想起把她抱在床上,掀起她的裙子,扒下她的內衣,欣賞她的胴`體,那情景教他呼吸立時變粗。他已在意`yn著跟她在床上大戰的**場面了。想著想著,情不自禁地笑起來。

可是,當他看到林憶娜再次從院子里走出來的時候,發現她帶著王富堂的孫女,八歲的王澤惠。那一剎那,他明白她事著王澤惠的用意了,微怔了怔,很快恢復了常態。

「我屋後有一棵番石榴,紅肉的,你們要不要吃?」王小兵邊走邊想著支開王澤惠的法子。

「要!兵叔,你家的番石榴超好吃的。」王澤惠梳著一條馬尾辮,稚聲道。

「你平時想吃就去摘。」王小兵摩挲著王澤惠的腦袋,目光卻是斜sh在林憶娜的胸前,從那細小的空隙之中窺視她胸前兩座傲人高峰的勝景。

本來,林憶娜目光看右邊的村民房舍,不曾留意到王小兵那火熱目光的方向,可是,當王小兵伸著頭向右探去,s眯眯地瞧著林憶娜胸前雙峰的時候,剛好被中間的王澤惠看到了。

「兵叔,你為什麼看娜姐的胸部呢?那裡很好看的嗎?」這是純真心靈發出來的單純疑問。

不過,她童稚的聲音剛響起,林憶娜便知是怎麼回事了,猛地轉過頭來,見到他正如饑似渴地盯著自己的前胸,一眨不眨的,便橫了他一眼,自己的俏臉倒先紅了。

王小兵也料不到王澤惠會突然這麼說,頓時感到有些尷尬,臉面發熱,額頭冒汗,發窘道:「這小妞,我哪裡看娜姐的胸部了。我是想看看你的腦袋。別胡說。」

「咦,你剛才分明是在看娜姐的胸口。」王澤惠較真道。

如果是一個成年人,則不會這樣為難王小兵了,可是,王澤惠是一個兒童,對於人情世故還不懂,聽王小兵那樣說,便也不客氣地將自己親眼看到的事實說出來。

林憶娜咬著下唇,薄面含嗔,嬌態不可方物,白了王小兵一眼,但玉唇泛起的卻是柔和的笑意,令人費解。

「我真的沒有看她胸部。」王小兵極力辯解道。

「我看到你真的看了。」王澤惠堅持道。

「沒有。」

「有。」

……

忽然之間,王小兵知道不能與王澤惠再辯下去,只好轉移話題道:「你要多少個番石榴?」

「至少五個吧。」王澤惠眸子彎成月牙狀。

「那就十個吧。」王小兵鬆了一口氣,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林憶娜,見她也正看過來,二人目光相接,彼此都心靈一震,好像通了電一樣,那種感覺特別美妙。

那次,在林憶娜寓所里,差點把她的身子佔有了,每每想起功虧一簣,王小兵便覺得可惜。如今,看她嫵媚動人,美眸秋波流轉,從各方面來判斷,都可認為她此時對自己的印象並不差。

如果自己再主動些,是否可以跟她做床上快活的男女運動呢?

有機會!

王小兵咂了咂油膩的嘴唇,想到能把她抱上床,渾身就發熱,小腹下面漸漸來了生理反應,不知不覺間便豎了起來,想控制都控制不了。他忘情地笑著,差點忘記身邊一大一小的兩個女子。

「兵叔,你褲袋裡裝著什麼呢?向前突出來了。」王澤惠身高只到王小兵的腰,又在他身邊,最容易發現他的秘密。

剎那間,王小兵差點頭髮都豎起來了。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