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10章淡淡的情意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生活在花叢之中,也想不明白他用什麼手段泡到那麼多妹子,她真的感到很好奇,不過,想到自己也對他有意思,要問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他,沒有很直接的原因,反正就是直覺成分居多,見了他,就覺得他平易近人,容易相處,...

王小兵叫上謝家化,然後出發,先找到林憶娜,讓她聯繫丁子山。然後又聯繫蕭潤發,等丁子山與蕭潤發來了之後,四人便一起去買東西。沒有丁子山在旁的話,也不知該買什麼。

跟一個不喜歡說話的人在一起,有時也很累。比如王小兵問丁子山要買多少瓷碟,得到的答案是「100」,隨即又是「150」,只有兩個數字,王小兵估計他說要買150個碟子,其實後來才知道他說的意思是100到150個之間。

幸好,買150個碟子也不算浪費,因為每個價格不貴,不然,那可要他的命。

花了三天時間,終於把該買的都買回來了。餐桌二十五張,椅子一百把。餐桌分兩排,每排十張,剛好擺二十張,中間留通道。還剩下五張,要是食客多了,裡面坐不下,就增加座位,將餐桌擺在店外的人行道上。

八月八號,東妹快餐店正式開業。

那天,請來了民間樂隊,敲鑼打鼓,樂聲喧天。燒了一卷二萬響的炮仗,紅紙鋪了一地,喜氣洋洋,吸引不少人圍觀。

雖是小小的快餐店,但前來捧場的人不少。不過,白道的人不多,絕大部分都是黑道人物,還有就是王小兵與謝家化的親朋好友。並非說洪東妹沒能耐請幾個白道人物來這裡露臉,只是這種小店,沒必要搞那麼大的陣仗,一般過得取

當天,營業額超過五百塊,絕大部分是來捧場的。

蘇惠芳,董莉莉、蕭婷婷等都來了。她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特別迷人。在場的許多男士對她們垂涎三尺,不過,當得知她們背後的男人是誰之後,都不敢再奢想了。

王小兵的老媽許娟做了收銀員,腰間縛著個錢包,那天,收錢都收到手軟了。看著兒子有這個能力,高興得要死。

萬事開頭難,如今有了一個好的開頭,王小兵覺得頗欣慰。

而且,他對《丹經》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雖還沒修鍊到中級三昧真火,但已窺知了另一種初級丹藥健胃丹的煉製法。這些天,他每天都會花些時間研究,也頗有心得。

正所謂好事成雙,只要他把健胃丹煉製出了,那就相當於又多了一份收入。將來要是能把中高級丹藥煉製出來,成為大富翁,則指日可待了。

八月八號晚上,王小兵請蘇惠芳等美人到君豪賓館吃了宵夜之後,他便到洪東妹的夜城卡拉ok廳那裡坐了坐,謝家化也跟了去。

洪東妹給二人各斟了一杯紅酒,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的朋友之中,居然那麼多美女,心裡微有吃醋,道:「小兵,你真是個泡妞高手,想不到你認識的大部分都是美人。老實招來,跟她們關係不一般吧。」

但凡他認識的美人,基本都有特殊的關係,不過,他倒一本正經道:「沒有,跟她們只是普通朋友。」

「小兵,我看你對蘇老師非常有意思。」謝家化是個說話不經大腦的人,想到哪句,便說哪句。

「不要亂說,我怎麼敢打她的主意。」王小兵感覺臉耳有些發熱。

洪東妹從王小兵的表情就可看出,他真是生活在花叢之中,也想不明白他用什麼手段泡到那麼多妹子,她真的感到很好奇,不過,想到自己也對他有意思,要問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他,沒有很直接的原因,反正就是直覺成分居多,見了他,就覺得他平易近人,容易相處,使人很想接近他。

她暗忖:要想把他變成自己的丈夫,這個事還真不容易辦到。

三人閑聊了一會,便說到了快餐店的事,洪東妹沒什麼時間去打理那裡的事務,請王、謝二人多花些工夫管一管。王、謝二人當然應允,沒有出什麼本,那就只好多出力了。

快餐店的生意應該還可以,又是當路口,來往的人不少,關鍵是旁邊沒什麼飯店之類的,這就減少競爭的壓力。一天要是利潤能達二十塊,那王小兵可分六塊,謝家化可分四塊。一個月下來,王小兵可得一百八十塊,謝家化可得一百二十塊,這個數目,堪比一個國企下層員工的收入了。

而且,王小兵的老媽還有一份工資,母子二人一個月有三四百塊,算不錯了。不過,這個是小錢,王小兵想到老媽還不算老,有工作做不會那麼無聊,以後,等到他賣丹藥的收入增加之後,便準備讓老媽過清閑的日子了。

人生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

他是這樣打算的,如果新學期里張萬全還在東興中學做校長,那麼就竭力承包下學校的飯堂,讓老爸在那裡做飯堂老闆,而老媽要是不想在快餐店裡做收銀員,也可在學校飯堂里幫忙。

這樣,就可進一步提高家裡的收入。

不過,這只是他的藍圖,一切還要等到下學期看看張萬全會不會留任。

人世間到處充滿這種權力的鬥爭。

吃了一杯紅酒之後,三人又泡了一壺龍井細細品嘗。洪東妹說到朱由略,說他問自己借錢。王小兵問借給他沒有,洪東妹說現在沒錢,要到下個月才會有。她說朱由略聽了很不高興。

王小兵隱隱感覺到會有事發生,但他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好對付的辦法。朱由略對於洪東妹而言,還是有作用的。比如開的那間地下賭場,就需要朱由略罩著,不然,容易出事。還有夜城卡拉ok廳也需要他罩著,如果上面有什麼行動,他提前告知一下,便差很遠了。

其實,借點錢給他也沒什麼事,不過,一旦借開了頭,那可就是個無底洞。除非朱由略發達了,不然,以後多少錢都不夠給他吞噬。

洪東妹也挺難辦的,不借的話,以後想請他辦點事,那可難了。

混黑道的,沒有白道罩著,任你是天王老子,只要白道要剷除你,有翼也飛不走。洪東妹在道上混了這麼久,熟諳此道。

所以,要是跟朱由略翻了臉,那也不好,以後很多事會很麻煩。但一直借錢給他,也不行,縱使是金山銀山也要被掏空。

騎虎難下,正是洪東妹如今的寫照。

如何才能擺脫朱由略的糾纏而又可以找到新的白道的人罩著,讓地下賭場與夜城卡拉ok廳的生意不出問題,這是一個難題。

洪東妹沒有想出應對的辦法,王小兵也還沒有,謝家化就更不用說了。

「洪姐,是不是可以先敷衍著他,以後可能會找到法子應付他。」王小兵目光在她深v的汗衫一掃而過,看到兩座高隆的山峰的些許勝景。

「也只有這樣做了,不過,以我估計,在我還沒有借錢給他這段時間裡,他極有可能會找我們的人出出氣。你們要小心,不要被他抓到把柄。」洪東妹見王小兵掃視自己的酥胸,佯裝不知,嘴角含笑道。

「我們沒什麼把柄給他抓。」王小兵道:「要是他調走了,那會出現什麼情況?」

「要是來了新的所長,那又得跟新所長打交道,也是麻煩。這種關係,建立起來要費很多工夫,如果毀了,要重要再建一重關係,不論是人力還是物力,都要付出許多。」洪東妹又瞥了他一眼,見他正津津有味地看自己兩條修長的美腿,微笑道。

他眼瞼一掀,見她正盯著自己,頓時臉有些熱,連忙移開視線,道:「這個也是。」

「不如,找人幹掉他1謝家化除了會動拳頭之外,真的沒有任何心計可言。

洪東妹與王小兵聽了,都一笑了之。

殺一個人,並不困難,困難就在於,是否能逃脫嫌疑。何況,要是真的幹掉朱由略,那必然會引起公安`部門的高度重視,一旦公安`部門要全力查這件事,不可能不破案。到了那時,也就相當於同歸於盡而已。如果要搞同歸於盡,在一年前,洪東妹就不會給十萬塊朱由略了,那時就收拾他了。

退一萬步來說,縱使真的逃過了法律的審判,那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朱由略不在了,那必然會有新人來頂替他的位置。如果新的所長不講人情,那洪東妹的地下賭場與夜城卡拉ok廳都很危險。

所以說,洪東妹這樣聰明的人也有感到束手無策的時候,只因這件事實在太棘手了。

「走著瞧吧,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再說。」洪東妹點燃一根香煙,吸一口,吐了一個漂亮的煙圈。

「他炒期貨虧了多少錢呢?」王小兵好奇道。

「不清楚,但聽他的口氣,應該虧了不少錢。他可能覺得,反正虧了之後,可以從我這裡拿回去。如果他這樣想,那就太貪了。」洪東妹半眯著美眸,目光卻是盯著王小兵的褲襠,看他那裡有沒有奇觀。

「跟白道的人打交道,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王小兵無意中看到她正注視著自己的褲襠,頗為尷尬,連忙側了側身,翹起二郎腿。

洪東妹佯裝若無其事地移開了視線,玉唇上卻泛著淡淡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