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02章林帶喜主動上車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的大個子道。「他病了。有什麼事跟我說,我可以轉告他,也是一樣的。說吧。」古家豐好些天沒來君豪賓館,可能也沒回家,不知躲在什麼地方,而今天則是出去外面旅遊了。「不能對你說。我們要當面跟他說。...

庄妃燕也不顧那三個男青年的糾纏,向王小兵迎上幾步,鬆了一口氣,道:「小兵,你來就好了1

一個姑娘家,總是有許多地方及不上男子,像現在有人來聒噪,她就心慌。王小兵在她心裡,算是她的依靠,只要生活之中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就會自然想到他。她見識過他的能力。

而實在上,王小兵確實也能幫她不少忙。比如眼下,那三個男青年一看到王小兵出現,剛才那種火爆氣焰便收斂了許多。

在武力方面,男人確實要比女人更有震懾力。

「庄經理,什麼事呢?」王小兵打量一眼她婀娜的身姿,淡笑問道。

「這三個人,要找我們的老闆,我說老闆不在,他們不信,又說要找我們老闆的兒子,我說古家豐也不在,他們就是不信,在這裡不肯走。你幫我說兩句。」庄妃燕相信王小兵的能力,只要他出馬,很多事情都能擺平。

那三個男青年,說像黑社會的,又不怎麼像,說是一般的普通人,也不太像,看他們的神情,倒有三分像癟三。他們到底找古家父子幹什麼,庄妃燕沒說。王小兵很想知道,問道:「他們找古家豐什麼事呢?」

「我也不知道。他們就是說要見我們老闆或老闆兒子。」庄妃燕攤開雙手,頗為無奈道。

「你們找古家豐有事嗎?」王小兵眼睛半眯,盯著那三個穿t恤齊膝運動褲的男青年,對他們的行為起疑,道。

「對。我們想見一見他。」那個一臉精悍的大個子道。

「他病了。有什麼事跟我說,我可以轉告他,也是一樣的。說吧。」古家豐好些天沒來君豪賓館,可能也沒回家,不知躲在什麼地方,而今天則是出去外面旅遊了。

「不能對你說。我們要當面跟他說。」精悍大個子死都要見古家父子。

如果是以往,這種事情,王小兵一般會認為眼前三人是古家豐的朋友,可能真的有重要的事來找他商量,不過,如今是非常時期,古家父子受到仇家尋仇,不論是什麼人來這裡找古家父子,都有大嫌疑。何況這三個男青年給人的印象就有點三流九教的味道。

是故,王小兵對這三個男青年也頗懷疑。他首先想到這三人極有可能是仇家找來的殺手。之前,由於那兇手戴著摩托頭盔,也沒看清他們的臉面,如今縱使站在對面,也認不出來。所以不得不加倍小心。

有了疑竇之後,王小兵目光開始變得犀利,盯著三個男青年打量,道:「你們是古家豐什麼人?」

「呃……」精悍大個子一時未曾想到王小兵會這樣問,吞吐不語。

「他跟我說,這幾天可能會有幾個小學同學來找他,你們是他的小學同學嗎?」王小兵神情非常自然道。

「是。他在哪裡?」精悍大個子點頭道。

「誰叫你們來的?」王小兵的聲音忽然變得嚴厲,令人聽了心生寒意。

那三個男青年面面相覷,現出遲疑迷茫之色,單是這一個動作,這一種神色,就已證明他們根本不是古家豐的什麼小學同學。王小兵平時就會吹牛,他能從對方的眼神看出端倪。

「說1王小兵的聲音提高了三個分貝,如焦雷落地,震得人耳嗡嗡響。

那三個男青年肉跳了一下,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明顯是事先沒有準備,現在被暴喝一聲,心中慌亂,不知如何作答才好。這一切都表明他們「做賊心虛」。

「你算什麼1那個精悍大個子強作鎮定,非常不滿,指著王小兵,道。

「黑牛,吃飽了要鍛煉身體。」王小兵揮了揮手,淡然道。

隨即,謝家化如一頭老虎,從旁邊飆了出來,掄起缽頭巨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砰一聲,一拳砸在精悍大個子臉頰上,將他打跌在地。

另兩個男青年驚得目瞪口呆,還來不及反應,早已吃了謝家化兩拳,捧著小腹蹲了下去,一副苦不堪言的樣子,慘叫連連。

庄妃燕也現出驚訝的神色,用玉手捂著小巧嘴巴,才沒驚呼出來。

王小兵走到精悍大個子面前,道:「給你三秒鐘,要是不說,將你全副牙打掉!三,二……」

在王小兵倒數的時候,謝家化已掠了過來,一腳踏在精悍大個子的背脊上,一手扯著對方的頭髮,將他的頭扳起來,揚起右拳,作勢就要捶下去。如果他的巨拳落下,那精悍大個子的門牙肯定要掉光。

精悍大個子還暈乎乎的,但見謝家化凶神惡煞一樣,怒瞪牛眼,殺氣騰騰,如果不說,那必然會被打掉全部牙齒,雖是又驚又怒,卻不敢抵抗,求饒道:「大哥,我說,不要打了。」

「黑牛,退下。」王小兵背負雙手,平靜道。

「麻痹,還不說!將你腦袋打扁1謝家化罵罵咧咧地退到王小兵身後。

那個精悍大個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兩眼還冒金星,怯怯道:「有人叫我們三個來找這裡的老闆或者他的兒子。他給了我們三人每人二十塊。那個人我們也不認識,他剛才還站在對面街上。」

王小兵由大門口看向街道對面,沒發現有什麼可疑人站在那裡,或許早就走了。

「給我滾遠點1王小兵想到這三個男青年應該被人利用來找古家豐父子,多半也問不出什麼,於是揮了揮手,讓他們走人。

三個男青年抱頭鼠躥而去。

想起古家父子都去旅遊避難,確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要是留在這裡,恐怕真的會被人給幹掉。

由目前的形勢來看,古家豐的對頭真的很想致他父子於死地,至少是想打殘他們。王小兵倒很期待找出那個幕後的人,看那廝到底是何方神聖。

風波平息之後,庄妃燕也鬆了一口氣,美眸里流漾出無限的笑意,非常感激地凝視著王小兵,想說什麼,玉唇動了動,但沒說出來。

「古家豐說,他不在的時候,這裡由你話事。」王小兵與她含情的目光相接,道。

「他去哪裡了?」庄妃燕好奇道。

「我也不知,他沒說。」王小兵撒了個善意的謊。

庄妃燕還不知古家豐受到威脅的事,王小兵也不想告訴她事情的真相,瞞著她還好些,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會嚇著她的。

離開了君豪賓館之後,王小兵與謝家化便先去追風溜冰常還沒到那裡,便看到一輛麵包車從溜冰場門口飛馳一般駛去。

起先,王小兵不知是怎麼回事,見到林帶喜從裡面追出到門外,才感到發生了大事。

「小兵,快追那輛麵包車,他們捉走了桂文娟1林帶喜跨上王小兵的摩托後座,大聲道。

「剛才那輛?」王小兵連忙調轉了頭車,道。

「是,快追1林帶喜摟著他的豹腰,緊緊貼在他的脊背上。

「黑牛,走1王小兵一擰油門,朝那輛開出去不遠的麵包車追了過去。

他能感受到林帶喜胸前那對堅挺的山峰不停摩擦著自己的脊背,十分舒服,令人骨酥,加上摩托有些跳動,使他的背脊與她的酥胸磨擦得更加利害。

麵包車的速度很快,王小兵的摩托也未能追上,只是在後面尾隨著。

「誰捉走了娟姐?」王小兵轉過頭,扯著嗓子道。

「左昆他們1林帶喜的把紅唇貼著他的耳朵,道。

王小兵正想去找左昆,居然碰上了。他一邊開摩托,一邊思考。如今,己方只有三個人,如果對方沒有槍械,雙方打起來,也有取勝的把握。以他估計,麵包車裡至多也只是七八個人而已。

二十幾分鐘之後,麵包車駛進了一條鄉道,鄉道的周圍多是田地,附近一帶比較少人家。只有路的盡頭處有幾座房子。

王小兵的摩托與麵包車相距二百米左右,起先,麵包車裡的人不知道他跟隨而來,到進入鄉道之後,應該看出他是來救桂文娟的。於是,忽然停了下來。

剎那間,從麵包車裡走下七個男子,其中一個便是左昆,他正用手臂箍著桂文娟的脖子。

「放了她1王小兵停好摩托,走近兩步,與左昆相距只有三米左右。

「你想充英雄?草,兄弟們,給我上1左昆冷笑道。

隨即,六個彪形大漢手持鐵棍或砍刀向王小兵、謝家化與林帶喜衝過來。林帶喜與謝家化兩手空空,謝家化還好,從一個男青年手中搶過一條鐵棍,舞動起來,風車也相似,瞬間打倒兩人。林帶喜只有不停後退,不敢交手,畢竟空手難敵刀棍。

王小兵有一柄軍刀在手,如虎添翼,轉眼便划傷了三人。

局面瞬間便轉換了。

起先,左昆以為己方人多,加上又有器械,覺得打倒王、謝、林三人輕而易舉,可是,不到五分鐘,便發現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子的。他瞪大了眼,第一次見識王小兵與謝家化的身手之利害,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

這時,麵包車的車門再次打開,從駕駛座位上走下一個男青年,手中拿著一支鋼珠槍,抬手就向王小兵開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