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300章談戀愛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至於吧。」王小兵道。「你談戀愛,他都不敢說你一聲,還不是怕你?」林憶娜嫵媚笑道。「你不清楚我與他的事。」於是,王小兵將自己與嚴進升的過節簡單說了一遍,並且把自己與校長張萬全的關係告訴她,才...

世上有些事情,感覺會一番風順的,但偏偏就不能如意。冥冥之中,好像有無形的力量在左右人生,看不見,摸不著,那就是人們所說的命運。

命運這東西,終究太玄虛,信就有,不信就沒有。

王小兵是個無神論者,他是不相信命運的,不過,家裡人都是佛教的潛在信徒,逢年過節,按祖宗流傳下來的那一套來做,他不反對,只當是一種風俗,只是,生活在這種環境里,多少也會被薰染。

比如家裡要建房子,那就得去問問會看日子的先生,唯有那樣,才符合規矩。王小兵家裡決定在年底建新房子,那是由於看日子的先生說只有到年末才有好日子,不會與家裡人的生辰相衝。

命運,運氣,王小兵不太信,但也不阻止別人去信。

他覺得自己有些運氣,不然,目前也難以搞起一間快餐店。店員都招滿了,只等開張大吉,到時自己便是個正式的小老闆,想起不知不覺中,做了個小老闆,心情頗佳,又與美人坐在一起喝糖水,感覺更是美妙。

三人坐在一張桌子旁,王小兵與林憶娜眉來眼去的,二人有說有笑,氣氛頗為融洽。雖有丁子山在旁邊,但胖子是個識趣,並且不多話的人,權當什麼也沒看到。

善於察顏觀色的王小兵從林憶娜的眉宇間,看出她神色有些許的不快樂,問道:「你好像有心事。」

果然,他一問,她就打開了話匣子:「沒什麼,前些日子,借了一千塊給容姐,現在可能要不回來了。」

她口中的「容姐」,就是朱由略的妻子董少容,以王小兵所知,朱由略的家庭不需要向別人借錢,單是朱由略從洪東妹那裡取的一筆巨款,都夠他家下半輩子吃用了,於是不解道:「她問你借錢?我沒聽錯吧?」

「真的。誰騙你。」林憶娜吃完了那杯紅豆糖水,王小兵又幫她叫了一杯。

「打牌時候借的?」王小兵猜測道。

「不是。她老松拿來炒期貨,虧了很多錢。」林憶娜皺了皺柳眉,道。

王小兵不懂股市那些東西,沒什麼興趣,但知道朱由略日子也不好過,如果他老婆真的問林憶娜借錢,那麼他家的錢也應該所剩無幾了。

「你這種小數目,她應該會還你的。」王小兵安慰道。

「不敢問她了。她與老公昨晚還吵了架,今天我見到她,雙眼都還紅腫。她要是有錢,也會還我的,要是沒錢,問她也沒用。」林憶娜雖心痛一千塊,但也不想追債,不然,到時錢要不回來,還翻臉,那就大大的沒意思。

對於這種事,王小兵也沒什麼好建議,從這件事里,他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其實,以朱由略一家的收入經濟情況而言,只要安安分分過日子,那必然是個小康之家,甚至大康之家。

或許朱由略想做百萬富翁,才導致如今的局面。

朱家是興旺還是衰落,王小兵不關注,因為朱家富了,也不會給一分錢自己用,朱家敗了,也無須問自己要錢用。不過,他想到洪東妹有把柄在朱由略手裡,而今朱由略缺錢,會不會再去向洪東妹要錢呢?

這可是一個大問題。

如果朱由略還會繼續威脅洪東妹,想從她那裡拿錢,那麼,朱家的衰敗就跟王小兵有關了。他是洪東妹的乾弟,得到她許多幫助,她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

但是不是會發展到那一步,還須拭目以待。要是到了那個局勢,或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大事。

就在他沉思之際,忽然聽到一個男子叫了一聲「憶娜」,才回過神來。循聲望去,見是安超,而且,還有一個他不想看到的人嚴錫山。

嚴錫山冷冷地瞥了一眼王小兵,兩人彼此都看不順眼,也不問候。

不過,安超卻不同了,他知道王小兵是東興中學的學生,如今,正好借嚴錫山來壓一壓王小兵,出一口鬱悶之氣。

所以,他與嚴錫山在旁邊一張桌子坐下,點了糖水之後,便笑道:「嚴校長,你們東興中學不準學生談戀愛的吧?」

「不準。一經發現,便開除。」嚴錫山不想討論這個問題,本來,他就是想借談戀愛這個因由開除王小兵的,卻未能如願。

「王小兵,聽說你談戀愛啊?」安超不安好心地望向王小兵,以為這樣一問,便可教他害怕了。

可是,安超不知道王小兵與嚴錫山的過節,不然,不敢在這裡嘰嘰歪歪了。

王小兵的回答令安超頗為意外:「是啊,我正在談戀愛。」說著,拿眼瞟了一眼林憶娜,意思是說正在與她談情說愛。

其實,他與林憶娜也覺得有點那種關係,雖不明顯,但確實存在。林憶娜嘟了嘟紅唇,表示討厭。

見到王小兵與林憶娜在糖水鋪里,安超便已頗為嫉妒,但又看到一個胖子坐在一旁,估計王小兵與林憶娜不是真正的談戀愛,心裡又平衡了些許。

現在,聽王小兵居然親口說在談戀愛,正中下懷,便笑道:「嚴校長,對於他那樣的學生,您會怎麼處理?」

這句話不問還好,這樣一問,倒令嚴錫山頗為尷尬,因為他根本沒有能力開除王小兵,除非坐正了。但上面還沒有通知下來,到目前為止,東興中學里還是張萬全是老大,他沒有真正的話事權。

林憶娜不悅地瞥了一眼安超,怪他多事,又為王小兵擔心,怕他會受到學校的處分,她倒想聽聽嚴錫山是怎麼說的,可是,卻不見他開口。

沉默了片刻,安超還以為嚴錫山沒聽清楚,又重複了一遍:「嚴校長,王小兵談戀愛,您會不會開除他?」說著,一臉壞笑地瞟了一眼王小兵。

「喝糖水。」嚴錫山神情發窘,大口吃著海帶糖水。

「嚴校長,難道不會處分他嗎?」安超死都要問出個結果。

「管不了那麼多,隨便他怎麼搞1嚴錫山怪安超不識趣,語氣冷冷的。

王小兵本來等嚴錫山說幾句批評的話之後,再回諷幾句的,如今看來,根本用不著了,見安超一臉的疑惑,不禁自笑起來。

「嚴校長,他都說在談戀愛了,不處分他不行埃」安超暗忖可能是嚴錫山不想惹王小兵這種黑道分子,又道:「其實,學校的規章制度要一視同仁才行,對普通學生適用,對調皮學生一樣要適用。」

「你說那些幹什麼啊1嚴錫山板著臉道。

這可大大出乎安超的意料。他與嚴錫山的關係不算好,但他大叔與嚴錫山的關係頗好,要是在平時,不會聽到嚴錫山這麼嚴厲的口吻。本想借嚴錫山來壓王小兵,想不到反被斥了一頓,就更加鬱悶了。

王小兵則是笑得更開心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王小兵與嚴錫山的恩怨,更不知王小兵背後有張萬全罩著,只要張萬全不倒,他就沒事。

呆了半晌,安超還是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臉上一陣白一陣紅的,也不敢再問了。

安、嚴二人各自匆匆吃了一杯糖水,便離開了。

等到安超與嚴錫山走了之後,林憶娜好奇道:「那個嚴校長好像很怕你一樣。」

「不至於吧。」王小兵道。

「你談戀愛,他都不敢說你一聲,還不是怕你?」林憶娜嫵媚笑道。

「你不清楚我與他的事。」於是,王小兵將自己與嚴進升的過節簡單說了一遍,並且把自己與校長張萬全的關係告訴她,才使她了解嚴錫山為什麼黑口黑臉地走了。

如果不是有張萬全罩著,王小兵早也就被嚴錫山開除出東興中學了。所以,王小兵也挺關注張萬全下學期是否還會留任,這關係到他自己的利益。

他不懼怕被開除,但他還想在學校里讀幾天的書,因為那裡有董莉莉、蕭婷婷、蘇惠芳與張靜,想起她們,他就對東興中學頗有興趣。

對於考大學,他沒多大信心,但至少要讀完高三,再謀出路。

林憶娜知道王小兵還不會被開除,也替他高興。

三人又喝了幾杯糖水,由林憶娜付了帳,便離開糖水鋪。王小兵聽說朱由略炒期貨虧了大錢,但不知是真還是假,只有去見了他,應該可以從他的神情看出來,加上還想請他查一查左林輝這個人,於是,便決定去小樹林派出所走一趟。

剛出到糖水鋪門口,老遠就看到謝家化開著摩託疾馳過來。

「小兵1謝家化大聲嚷道。

王小兵還道他有急事,心一沉,暗忖不會是董莉莉有事吧?於是,便站定了,等待他來到面前時,要問個清楚。

一會,謝家化一個急剎,將摩托停在了王小兵面前。

「那麼急,有什麼事啊?」王小兵問道。

「大事啊1謝家化下了摩托。

「什麼事啊?」王小兵心裡有些急,但並不顯露出來。

「聽蕭婷婷說你要去糖水鋪,我就趕來了!哈哈,幸好你還在,我口渴要死,請我吃幾杯糖水。」謝家化傻笑道。

「你還沒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埃」王小兵盯著他。

「就是要你請我喝糖水埃」謝家化一副理直氣壯的神氣,道。

聞言,王小兵差點一個倒栽蔥暈在地上。不過,謝家化補了一句:「我真的有事來告訴你。等我解渴之後就說給你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