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99章好事多磨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終於又開口了:「不說話。」幸虧他說了三個字,要是還說一個字,王小兵準備踢他一腳了,人家正常說「不喜歡說話」,而他卻說「不說話」,如果不是在這裡與他說了幾句的,知道他想要說的是什麼意思,還真聽不明...

王小兵雖有那份色心,但不會使蠻將她的身子佔有,他朝她又笑了笑,便轉過頭來開摩托。『.強扭的瓜不甜。只有真正果熟蒂落的,才真正可口。

等到他專心駕駛摩托時,她才放了心。

十多分鐘之後,便回到了東興中學。蕭婷婷鬆了一身,終於感到了安全。在路上,老是想著他會不會採取霸王硬上弓這種行動。每每想到他褲襠的奇觀,身子都會微顫一下。

「幫我告訴大家,說我去見一個廚師,下午有可能不回來。」王小兵沒有下車,道。

「好的。」蕭婷婷頷首道。

隨即,王小兵便駕駛著摩托朝小樹林集市而去,他與林憶娜約好了在糖水鋪見面。這是其一,其二,他還要到小樹林派出所去找朱由略,查一查左林輝是何方妖魔,把那廝的底細摸清了,才好去找他談話。

不用多久,便到了小樹林集市的糖水鋪那裡。

夏天,涼茶鋪,糖水鋪的生意都頗好。小樹林最大間的糖水鋪有三間店面,除了賣糖水之外,還兼賣麵包,晚上也兼賣宵夜。

當時,與林憶娜通電話的時候,沒有說好在下午幾點鐘見面,現在來了,又還沒見她的身影。

王小兵停好了摩托,走進糖水鋪里,要了臨窗的一副座位,點了一杯綠豆糖水,坐在那裡慢慢品嘗。

糖水鋪的門口處,站著一個身形高大,但略顯肥胖的男子,那廝老是左瞧瞧,右看看,一副準備搶`劫的樣子。不過,王小兵猜測那高大胖男即使搶到東西,恐怕也跑不了。

也不知林憶娜什麼時候來,王小兵只好盯著門外那高大胖男,看自己的猜測是不是准。大約十分鐘之後,他見到林憶娜的身影從街道的那邊走向糖水鋪。

而這時,那個高大胖男也盯著林憶娜。

想打劫?

王小兵心裡湧起一個疑問,憑他對高大胖男的觀察,感覺搶`劫這件事真的要發生,極有可能就會發生在林憶娜的身上。這正是個好機會,只要自己現身,幫美人鎮懾住高大胖男,那就是美事一樁。

於是,王小兵離了座,站在了門邊,略為隱著身子,只等高大胖男將要出手之際,就出手收拾他。

林憶娜可能是請假來的,步履匆匆,明顯是趕時間,挎著個黑皮包,好像也不留意街上的情況。她很快就要走到高大胖男的旁邊。

果然不出王小兵所料,高大胖男也向林憶娜迎近幾步,看來要搶她的黑皮包了!

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身影一掠,突然從糖水鋪裡面飛掠而出,一個箭步,便已趕上了高大胖男,大喝一聲:「喂!住手1

高大胖男被他猛地一喝,呆了半晌,盯著他看,一副不知所云的樣子。

已走近的林憶娜也被王小兵陡地暴喝一聲嚇了一跳,道:「王小兵,你幹嘛叫那麼大聲呢?嚇死我了1

「憶娜,你有所不知。我觀察他很久了,他站在街上,鬼頭鬼腦的,明顯是想搶東西。剛才你走過來,他就沖向你,分明是想搶你的包。」王小兵分析得頭頭是道,邊說邊盯著高大胖男,冷笑道:「我說中了吧?」

高大胖男先是怔了怔,繼而無奈地咧嘴笑了笑,也不知說什麼好,樣子有些發窘。

從對方的尷尬神色,王小兵感覺自己猜測對了,正在自鳴得意,等著美人來向自己說聲多謝,可是,美人並沒有表示,只是滿臉堆笑地搖了搖頭,似乎並不領情。

「憶娜,以後見到這種人,千萬要小心。」王小兵指著高大胖男,道。

「哎,說什麼好呢。小兵,他是我表哥。」林憶娜又好氣又好笑,道。

「啊?」王小兵腦子裡轟一聲響,怔了半晌,才回過神來,又打量一眼高大胖男,訕訕笑道:「誤會,完全是誤會。」

高大胖男微笑著點了點頭。

王小兵還以為他是啞巴,也對他點了點頭,還做了一個代表誤會的手語。

「你幹什麼?」林憶娜好奇道。

「我做個手語給你表哥看。」王小兵還一本正經道。

「手語?做手語給他看有什麼用?他會說話埃」林憶娜如墜五里霧,十分不解道。

「噢1王小兵覺得自己耳朵有些發熱,幸好還懂得轉彎,道:「沒有,我前幾天剛學了一個手語,所以想用一下,看還記不記得。」

「你怪怪的。我們進去吧。」說著,林憶娜與兩位男士走進了糖水鋪里。

三人坐下,點了糖水,王小兵有些不好意思,花了幾分鐘才恢復平靜的心態。

林憶娜也看出王小兵的尷尬,笑道:「你還真會關心人吶。謝謝你。表哥,這是我朋友王小兵。小兵,我表哥叫丁子山。」

「不用客氣。誤會你表哥了。」王小兵笑道。

「我表哥平時不愛說話,像根木頭,一錐子都刺不出一句話。不過,他人挺忠厚的,做事也勤快,有什麼事,吩咐他,他就會做了。」林憶娜啜著糖水,道。

「以前做過廚師吧?」王小兵問丁子山。

「是。」丁子山點頭道。

這是王小兵聽他說的第一句話,不過,只有一個字,惜字如金,又問道:「你有什麼要求呢?」

本以為他會說多些話,可惜,又只是一個字:「沒。」

坐了三五分鐘,王小兵聽丁子山說了兩句話,總共才二個字,他都覺得有些滑稽無奈,想不到林憶娜的表哥不喜歡說話到了這個程度。

林憶娜也催她表哥:「表哥,有什麼條件你就提吧,王老闆會盡量滿足的。」說著,她眸子彎成了月牙形,瞄著王小兵。

「好。」丁子山說的每句話只有一個字。

這回,王小兵以為丁子山會說多幾句了,豎起耳朵,等待他開金口,可是,半晌沒聽到他的話音,想要聽他說一句這麼難,真的會讓人精神衰竭。

大約一分鐘之後,丁子山才道:「按時發工資。」

這是王小兵聽他說的四句話之中,唯一一句超過一個字的,不禁笑道:「這個你大可放心,憑我跟憶娜的關係,不論發生什麼事,也會保證發你的工資。」說著,瞟了一眼林憶娜,這番話,分明是說給她聽的。

她也領會他的意思,微微努了努玉唇,佯裝沒聽到。

「如果沒有其他的要求,那到了快餐店開張那天,我會通知你去上班。除了通過憶娜能找到你之外,還有什麼路徑可以找到你?」既然是林憶娜介紹的,不論如何也得先招他回去,到時要是不行,再換一個。

「信。」丁子山居然微笑道。

如果不是林憶娜在這裡,王小兵真想罵三字經,多說一個字也不行,本來是正常說話肯定是說「寫信」的,可是,丁胖子卻只說一個「信」字,還要讓人揣摩一會,才明白他的意思。

寫信挺麻煩的,王小兵選擇便捷的方式,那就是由林憶娜找丁子山,道:「那行,到了上班那天,我會告訴憶娜,她再告訴你就行。大約是八月上旬左右。這段時間,不要遠行,不然,找不到你,我的店沒法開。」

「行。」丁子山又說了一個字。

王小兵無奈地笑了,居然遇上了奇人。林憶娜也笑了,她是清楚他表哥不愛說話的,但此情此景,她也覺得好笑。

「你會炒幾種菜呢?」王小兵問出口之後,知道白問了。

「多。」果然,丁子山金口一開,便吐出一個字,這是王小兵意料之中的事,但還是頗為納悶。

說他不正常,他又正常得很,說他正常,又好像不正常。

所以,王小兵用詢問的眼神瞥了林憶娜一眼,只想從她口中得到結果。林憶娜也明白他的意思,笑道:「噯,我表哥很正常的,就是不喜歡說話。除了這一點之外,其它的,他都正常。」

「我……」丁子山又啟金口。

王小兵連忙豎起耳朵,準備聽他的解釋,可是,一個「我」字之後,又沒了下文,到底要說什麼,還需要自己去揣測,真是讓人痛苦。

在王小兵期待的眼神盯著的情況之下,又過了一分鐘,丁子山終於又開口了:「不說話。」

幸虧他說了三個字,要是還說一個字,王小兵準備踢他一腳了,人家正常說「不喜歡說話」,而他卻說「不說話」,如果不是在這裡與他說了幾句的,知道他想要說的是什麼意思,還真聽不明白。

王小兵與林憶娜又相視一笑,表示無奈。他相信她介紹給自己的是一個正常人,或許真的只是不喜歡說話而已,只要會炒菜,那就行了。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說話多少並不重要,關鍵是要夠勤快,肯出力幹活,才是好員工。哪一個老闆都是這樣希望的,但真正能招到合心水的員工,則並不容易。

丁子山給人的感覺還是挺厚道的。王小兵相信他能勝任廚師這份工作。至此,他已招聘完了所有職位的員工,只等快餐店裝修好,買齊家生,便可開業了。

可是,好事多磨。風流小農民

———————————————————————————————

正文第0299章好事多磨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