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91章與女朋友切磋床上功夫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路上,還得萬分小心,不然,一個不小心,可能就側倒下去,雙手扶車把,需要特別多的力氣,王小兵想起平時謝家化載魯月菁時那副輕鬆的駕車樣子,倒真佩服他氣力大,不然,開幾公里的路程,都要累死人。...

一個女人,除了喜歡男人褲襠的強大之外,還有一點也至關重要,那就是在她被欺負,需要幫忙的時候,能給予她幫助,使她脫離困厄與危險,方能使她有安全感。

可以給女人安全感,並且可以讓她快活似神仙姐姐的男人,才是女人的至愛。

而王小兵無疑就滿足了以上兩點,是故,他在女人中的人緣頗好,不論哪個女人,與他相處一段日子之後,都會被他吸引,從而甘願做他的情人。

董莉莉愛王小兵,就如同水乳`交融一樣,她離不開他,除了想得到他褲襠里的堅硬的滋潤之外,與他在一起,就像小舟進入了避風的港口,使人有依靠,不會害怕。

她情不自禁地挨上去,鑽進王小兵的懷裡,感受他結實寬闊的胸膛帶來的安全感,一雙玉手摟著他的豹腰,用臉頰親昵地磨蹭他的厚實肩膀。

縱使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也沒有絲毫的害羞,因為他是她的男朋友,而她願意一輩子跟著他,不論他是貧還是富,她都不會離開他。

王小兵摟著董莉莉,吸了一口煙,悠閑地吐著煙圈,盯著金良漢,道:「老金,可以向你打聽一件事嗎?」

「可以,請說1金良漢與王小兵切磋過,不是對手,對他頗敬重。

「你近來有沒有接到一宗生意,是砍君豪賓館老闆的兒子古家豐的?」想到附近一帶,金良漢一夥也是挺兇狠的,是職業做砍人生意的,王小兵才會問一下。

「沒有。有人要砍他嗎?」金良漢好奇道。

「對,有沒有可能打聽出來?」王小兵問道。

「有機會。我幫你向其他朋友探聽探聽。不過,我也不敢肯定能有結果。」金良漢將煙頭彈在地上,道。

「你肯幫我查詢都很給面子了。有空我請你吃飯。這是我的電話號碼。」王小兵笑道。

「那我走了,還要打牌,剛打了幾圈,就跑過來了。有消息我打電話給你。」接了便紙條之後,金良漢寒暄了幾句,便帶著一群馬仔走進了那條小巷裡。

小賣部前,剩下王小兵、董莉莉、謝家化與魯月菁。王小兵摟著董莉莉,任憑誰看了兩人的如膠似漆的樣子,都知道是一對情侶。而魯月菁也自動地挨到謝家化的身邊去,有意與他站在一起,形成一對,使人看起來也像是一對戀人。

「黑牛,你真生猛矮」肥妹也學人撒嬌,話音倒還清脆,只是胖胖的身子扭了一下,差點讓謝家化暈死在地上。

「麻痹,不要亂說。」他情願對著十個敵人,也不願與魯月菁站在一起。與她說話,他會感到無比的壓力。

「哼,人家是說真心話,你老是說髒話,不理你了」魯月菁一扭磨盤一樣巨大的肥`臀,側過臉去,倒好像她是個絕世美女,把追求者晾在一邊。

「麻痹,懶得跟你說1謝家化心中暗暗高興,她能閉嘴,這正是他想要的。

「噯,不過,我可要跟你說哦。你這樣說髒話,不文明……」魯月菁雙手叉腰,一副老婆教訓老公的樣子。

謝家化叼著一根香煙,吸著,連忙轉過頭去,佯裝看風景,不敢再與魯月菁發生口角,以免被她糾纏不休。

看著這一對冤家,王小兵與董莉莉都會心地笑了。

「走吧,我們去鐵板燒牛肉。」王小兵跨上了摩托,笑道。

「你倆快點。」董莉莉坐在了王小兵摩托的後座,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豹腰,道。

謝家化不想載魯月菁都不行,但他倒希望她說不用自己載她,那就正中他的意,可是,她卻頗為高傲道:「那就給一次機會他。」說著,也不等他招呼,便自己坐在了他的摩托車後座上。

無奈之下,謝家化只得認命了,載著魯月菁,與王小兵、董莉莉一起去白沙飯館吃晚飯。

路上,經過一間服裝店,王小兵忽然記起桂文娟問的那句「你花多少錢在你女朋友身上」,思及除了買過幾套內衣給董莉莉之外,還真沒買過什麼衣服送她,若是一年前,那時沒什麼收入,情理上也說得過去,但如今單是賣美容丸與除穢丸都有不錯的收入,完全有能力買衣服送她。

於是,他便在「伊人服裝店」停了下來。

「小兵,怎麼了?」謝家化不解道。

「買兩件衣服吧。」王小兵要他也進去看看。

董莉莉能感覺到這是王小兵要為自己買衣服,心裡暗暗歡喜。以前,兩人也逛過街,但他沒有買過衣服送自己,她也沒怨過他,畢竟,她純潔的心裡沒計較那麼多,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就感到滿足了。

「伊人服裝店」有三間門面,裡面賣的全是夏裝,而且女人的服裝佔了七成,花花綠綠的,各款各式,琳琅滿目。

老闆娘熱情介紹新進的夏天服裝,見王小兵腰別大哥大,更是殷勤招呼,笑容可掬,把最新最貴的裙裝拿給董莉莉看。

謝家化自然沒錢買衣服送給魯月菁,所以,魯月菁也只是站在門口,不敢進入,只是羨慕地看著董莉莉挑選夏裝。她雖然長得不好看,身材又像水桶,但她也是一個女人,但凡女人都愛美,並且很愛新衣服,她也不能免俗。只是沒錢,才眼巴巴地站在門外。

起先,王小兵確實只想給董莉莉買兩三套便行了。可是,當他瞧見站在店外的謝家化與魯月菁時,暗忖兩人以後極有可能成為夫妻,謝家化算是自己的死黨,不論有什麼困難,只要告訴他一聲,他都會義不容辭來相助,這是一個好哥們。

如今,自己為女朋友買衣服,這算是享福,兄弟有福同享,也不能少了他一份。

於是,王小兵笑道:「魯月菁,你也來買兩套吧。我借了黑牛的錢,他以前曾經跟我說過想要買衣服給你,但由於害羞,一直沒有買給你,現在是時候了。和莉莉一起挑吧。」

聞言,魯月菁微訝,隨即,眸子里射出興奮的神色,瞧瞧王小兵,又看看謝家化,終於笑了。

謝家化牛眼圓睜,盯著王小兵,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想了又想,疑惑道:「你還欠我錢?」

「不理他。月菁,快點挑吧。」王小兵催促道。

「那還錢給我吧,不要買衣服。她有衣服,買了也沒用。」謝家化搓著雙手,腦子裡已幻想著拿錢去鬥地主了。

「小樣,誰說買了沒用,我正缺衣服呢,反正不用自己出錢,那我也要。」魯月菁大踏步走進店裡,也挑起衣服來。

「挑好之後,一起付錢。」王小兵爽快道。

謝家化搔著腦袋,怎麼也記不起王小兵什麼時候借過自己的錢,何況,兩人從來不說借的,一方缺錢就問另一方要,能給多少就是多少,不需要還的。他腦子比較單純,還想不到這是王小兵幫他討好魯月菁。

從表面來看,謝家化與魯月菁好像有些齟齬,可是,細細觀察之下,王小兵感覺兩人不單有夫妻相,並且,兩人心裡其實還是喜歡對方的,所以,他決定促成二人的好事。並不是他不想給謝家化找個美妞做女朋友,而是謝家化的嗜好不在這方面。

但凡認識謝家化的人都知道他最愛練肌肉與賭博,其次就是愛吃東西,至於戀愛這種技巧性的活計,他有幾分喜歡,或者只有鬼才曉得。

魯月菁似乎也有意要逗一逗謝家化,在衣架上每拿起一件衣服,便朝他喊道:「黑牛,你說這件好不好看呢?」

「啾,又不是我買,不知道。」謝家化雙手抱胸,一副不屑的樣子,道。

「哈,好心問你,也不知你安的什麼心,真是對牛彈琴。哼,我自己挑,莉莉,這件好不好?」魯月菁幽幽地瞥了一眼謝家化,便不理睬他了。

「好看埃」董莉莉笑道。

兩位女生在服裝店老闆娘的介紹下,察看一套又一套的夏裝。

謝家化怕魯月菁待會又搶白自己幾句,倒不如先去白沙飯館佔一副座位,也省了一層嘔氣,便道:「小兵,白沙飯館很多人吃飯,可能會沒座位,我去占著。」

「可以埃」王小兵目光落在董莉莉圓潤的美`臀上,道。

隨即,謝家化駕駛摩托去白沙飯館佔座位。

看著謝家化走了,王小兵才想起自己要載董莉莉,還要載魯月菁,載董莉莉這種美人,那是一種享受,載魯月菁這種重噸位的女生,那是一種壓力,搞不好,車胎都有可能被坐爆。他想了想,無奈地笑了。忽然想到謝家化與魯月菁這一對胖子在床上做運動,那會產生怎麼樣一種火星撞地球的激烈,估計床板都要斷掉。

女人買衣服,比買菜更細心,既要顏色好看,又要款式合心水。

董莉莉身材窈窕多姿,美腿修長,三圍迷人,不論哪個款式的衫褲穿在身上,都能煥發出靚麗的活力,只要顏色、尺碼合適,便行了。

而魯月菁就不行了,她的三圍挺嚇人的,可惜這是真的嚇人,不是那種魔鬼身材的嚇人。如果她的腰圍能瘦下來,那就真是讓男人看了兩眼發光。她的胸圍夠大,臀圍也夠大,美中不足的是腰圍也跟著大,這樣看起來,整個人就像一隻水桶,加上兩條肉嘟嘟的肥腿,要買到合身的衣服,確實不易。

花了大約半個鐘,兩女生才各自挑了兩套裙裝。王小兵付了帳。

「真的是黑牛的錢嗎?」魯月菁腦子可不笨,白拿別人的禮物,多少有些尷尬。

「難道還會騙你嗎?我欠他兩百多塊,一直沒給他。他拿了就去賭博,貢獻給別人了。他也確實說過想買點東西送你,但並沒有說是衣服。」王小兵一本正經道。

「看他平時對你那麼粗魯,原本他還真的喜歡你啊1董莉莉笑道。

「哼,我就知道他喜歡我,還裝作討厭我呢。他很善良的,平時又怕羞。不過,像他那種人,如果做老公,那也很安全。」魯月菁一副陶醉的樣子。

「你主動些嘛,你倆挺有緣份的。」王小兵跨上了摩托車,笑道。

「哈,他是男人不主動,還要我主動,不理他。」魯月菁哼道。

「上車吧,去白沙飯館,他在那裡等我們很久了。」王小兵催促道。

董莉莉上車的時候,摩托車向下沉了一沉,沒多大感覺,可是,當魯月菁坐上來之後,車子猛地向下一沉,整輛摩托車簡直要翹起來,使車頭揚向天空。

「魯月菁,你有沒有二百斤啊?」王小兵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扶住摩托,不致於側倒下去。

「哼,五百斤了。」女人最不喜歡別人問這種問題。

董莉莉用纖指輕輕掐了一下王小兵的豹腰,示意他別問人家了,那樣會使魯月菁難堪的。她知道魯月菁的體重是一百六十多斤。

「其實我們的體重都差不多的。」王小兵訕訕道了一句,旋即,擰動油門,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他只等吃飽了,恢復了十成力氣,今晚還想要跟董莉莉找個地方好好切磋切磋床上功夫。

路上,還得萬分小心,不然,一個不小心,可能就側倒下去,雙手扶車把,需要特別多的力氣,王小兵想起平時謝家化載魯月菁時那副輕鬆的駕車樣子,倒真佩服他氣力大,不然,開幾公里的路程,都要累死人。

董莉莉緊緊摟著王小兵,將她的酥胸壓在他寬厚的脊背上,使他渾身酸軟。

一會,便到了白沙飯館。

其實,王小兵要是去君豪賓館吃飯,要優惠許多,不過,如今帶著女朋友,不好意思見到庄妃燕,加上又怕碰到古家豐,不願意看到他憂慮的神色,有諸多不便,只好到白沙飯館吃飯。

不是他不想立刻幫古家豐擺平仇人,那是因為根本無從幫起,仇人在暗中,不知是何方妖魔,只有等到目標出現了,方能有希望解決他們的恩怨。

在還沒查到仇人之前,只有等待。他已托金良漢去查找了。如果有了結果,他會全力幫古家豐。古家豐雖愛搞些小聰明,自從王小兵打跨了霍家之後,他便老實多了,再也不敢在王小兵面前賣弄小伎倆,現在與王小兵也算是朋友。

朋友有困難,那必然全力相助。這是王小兵的人生準則。

遠遠地,王小兵就看到謝家化站在白沙飯館外面,估計他是等得不耐煩了。如果王小兵不來,那他也沒錢吃飯,身上不帶幾個錢防身,確實很麻煩。

「你們去哪裡了?等你們好久了。」謝家化一副餓了十年的樣子,道。

「她倆挑衣服,耽了些時間。」王小兵停好摩托,通過玻璃窗看向白沙飯館裡面,食客頗多。

彼時又正是傍晚吃飯時間,像白沙飯館這種比較好的飯館,自然座無虛席,有些人是預訂座位,有些是提前來佔位,謝家化就是屬於后一種。

「你佔了哪副座位啊?」走進飯館里,王小兵掃視一眼,沒一張餐桌是空的,問謝家化。

「二十分鐘之前,我佔了那張桌子。」謝家化指向臨窗的一張桌子,邊說邊走了過去。

那是一張小餐桌,剛好四人就餐。

如今,那張餐桌上已坐了三位斯文男,雖還沒上菜,但已擺好了碗筷,正在那裡喝茶聊天,等待飯菜端上來。

「喂,這張桌子是我占的,你們讓一讓。」謝家化拉一個襯衫男的手臂,將對方提了起來。

「你為什麼那樣霸道呢?怎麼說這就是你占的座位呢?」襯衫男戴一幅黑邊眼鏡,頗為生氣,道。

「看到我的煙合沒有?」謝家化說著,在尋他的煙盒,見掉到地上了,「你們把我的煙合弄掉了。讓位1

「你想撒野?等著!讓你好看1襯衫男見謝家化身形魁梧如牛,知道動手只有吃虧的份,於是邊說邊往外走。

襯衫男的另兩個同伴也不敢再坐在那裡,只得離座,站在過道上,敢怒不敢言。

「行了1謝家化拉開一把椅子,坐了下來。

王小兵看到襯衫男走出了飯館外面,一會便消失在視線之內,暗忖那廝不知去幹什麼,可能是去搬人馬。

不過,管不了那麼多,招呼兩位女生坐下,便叫服務員拿新的碗筷來。

大約五分鐘之後,襯衫男帶著一個穿警服的男子走進白沙飯館,來到王小兵等人的面前,道:「就是這傢伙恐嚇人。」

董莉莉俏臉微訝。

那民警瞥了一眼王小兵,卻是頷首微笑。

王小兵也朝他點頭微笑,認出來者就是當日朱由略叫他做「小李」的那個民警。兩人雖不太熟悉,但也見過數次面。

叫小李的民警也知道王小兵與所長朱由略的關係非同一般,如今,不敢再來欺壓他,笑道:「大家有些誤會,不要往心裡去。那邊還有一張餐桌,阿葛,坐那邊吧。」

襯衫男從叫小李的民警的神色已覺察出些許不妥,也不敢再逞強,便招呼兩個朋友坐到另一張餐桌去了。等到叫小李的民警走出白沙飯館之時,襯衫男也跟了出去,兩人在外面咕噥了幾句。然後,襯衫男似乎明白了叫小李的民警不敢斥喝王小兵的原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