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87章舌吻了她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這樣,也不會讓旁邊的民警看著礙眼。「小李,查一下**小區是不是有一個叫林憶娜的姑娘。」朱由略吩咐道。隨即,一個民警答應一聲便去辦事了。王小兵連忙遞了一根香煙給朱由略,自己又點了一根,...

莫說是姑娘家,就是男子,看這種恐怖的殭屍片,也有些害怕。

放映室里偶爾響起低沉的驚呼聲,多半是男人發出來的。因為在裡面看電影的女士並不多,難以聽到女子的驚呼。要不是為了將王小兵請離自己的家,林憶娜也不想來看電影。平時,要是遇到有很感人的愛情片子,她才會來看。

像如今這種不是恐怖片子就是打打殺殺的功夫片,她真的沒有多大興趣。

本以為自己的計劃進行得很完美,卻想不到騎虎難下,被王小兵抱著,坐在他大腿上,感受他褲襠里豎起來的無比堅硬的滾熱,使她不知所措。

讀書的時候,她談過戀愛,但還沒有與男人發生過關係。更沒有這麼零距離觸碰到他的堅硬。

作為一個黃花閨女,她對於男女床上快活的體育運動感到既神秘又嚮往,只是在還沒做好準備之下,她不會隨便將身子交給對方。

所以,縱使王小兵想與她一起互動,也難獲她的允許。

可以有機會的話,他會扒下她的褲子與內衣,就這樣抱著她的美`臀,將自己的堅硬捅進她的身體里。

忽然之間,一個驚悚的聲音從音響里傳出來,使人聽了心生寒意。林憶娜早已用手捂著雙眼,但耳朵還是聽到了可怖的聲音,頓時肉跳起來。

在這難得的良機里,王小兵不怕艱辛,以安慰他人為己任,突然雙手抱著林憶娜,將她摟到自己懷裡,小聲道:「不怕,我會保護你。」

這時,相對於鬼片的嚇人,林憶娜更怕王小兵來個霸王硬上弓,扒下自己的褲子與內衣,將他的堅硬殺進自己的身體里,於是,連忙道:「你為什麼抱著我,快開我。」

「我知道你害怕,所以想讓你鎮定下來。你看,你身子還在發抖。」他褲襠的老二早已頂起,點戳在她的美`臀下面,雖是隔著布料,但一樣能感受到她美`臀的溫潤與柔軟,使人想入非非。

「我不怕埃你放開我。」她身子不停地扭動,想要掙扎開去,可是,她的力量沒他那麼大,就像被固定在他的大腿之上。

「憶娜,就這樣吧,我抱著你看。」他呼吸變粗了,體溫上升,渾身幹勁,褲襠的堅硬在她的胯下戳來戳去。

「矮,不」她越是扭動美`臀,便越是引起他的性趣。她已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堅硬的燙熱,俏臉頓時紅透了,一顆心怦怦直跳。

「憶娜」他雙手已觸碰到她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手感頗佳,令人性`欲大起。

幸好還穿著衣服,不然,真的就被他得手了。她又驚又怕,也不敢再亂動,只是急促地喘著氣。她雙手擋在胸前,防止他在上面修鍊鐵爪功。

就這樣,他抱著她,兩人面向熒幕方向,眼睛看著電影,但全副精神都集中在彼此的相接觸處,無暇顧及殭屍片了。

他的臉龐伏在她的溫軟脊背上,輕輕摩擦,與她的肌膚擦出淡淡的火花。她則咬著下唇,微蹙秀眉,身子微顫,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王小兵想著要怎麼樣跟她進一步互動的時候,忽然周遭一片明亮,放映室的燈光亮了起來!

在電影正常播放的時候,絕對不應該開燈的,那樣會影響觀看的效果。除非是發生了意外情況。

旋即,電影的畫面定住了,聲音也戛然而止。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

「大家坐著不要動1

威嚴的聲音響徹全場,使在座的上百人都能聽清楚。

打劫?

王小兵心裡咯一聲,打了個大大的問號。他還沒看到那大聲說話的男子樣子,只看到一樓下面那些普通座位的觀眾都不約而同地轉頭向後面看去,神情頗為驚訝。

當看到幾個穿警服的男子走到熒幕前的時候,王小兵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要不是來查身份證那就是來掃黃。從他第一眼看到這種貴賓座位的時候,便知道這裡有小姐陪看電影的了。

「警察怎麼會來?」林憶娜微訝道。

「他們是來掃黃的1王小兵故作驚愕道:「完了,他們肯定會把我們當成是那種人來帶回派出所罰款的。」

「那怎麼辦?」她滿臉慌張道。

「不怕,你說是我的女朋友,我說是你的男朋友,就行了。」他獻計道。

「這……」她真的不想按他的意思去做。

「如果他們認定我們是不正當的關係,那可能會罰一千元。」他恐嚇道。

果然,她害怕了。只好按他說的做。

兩人確定下來怎麼做之後,一個警察便已來到了面前,道:「拿身份證出來。」

「我沒帶。」林憶娜如實道。

「我沒有。」王小兵也照實道。

「出來,到那裡站著。」那民警面生,應該是從其他派出所調過來一起來整治電影院里的色`情服務的。

王小兵並不怕,縱使被帶到小樹林派出所,輕易就可出來。他心定如常。林憶娜就不同了,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惴惴不安,生怕被誤會罰款,用一雙水靈靈的眸子盯著王小兵,向他求援。

「不怕,我們是清白的。只要你說是我的女朋友,我說是你的男朋友,那他們就奈何不了我們。你說對不?」他拉著她的玉手,邊說邊往外走。

「不會有事吧?」她六神無主,任由他擺布。

「應該不會有。不過,我倆要真的像一對情侶才行。」他一本正經道。

她點了點頭,願意配合他。

出到前廳檢票處,便看到有幾對男女已站在了那裡,也不知是錢色交易的還是真的是情侶,幾個民警堵住了門口,不讓人隨便進出。

王小兵感覺機會到了,於是,右手摟著林憶娜的纖腰,左手扳過她的腦袋,使她俏臉正對著自己,然後,把嘴印了上去。

眾目睽睽之下,她還沒反應過來,檀口便被他吻住了,正想推開他,但見他不停使眼神,立時明白他的意思,於是,只好裝作很投入的樣子,與他真的接吻起來。她還沒有與男人如此激烈地接過吻,這還是頭一遭。

當舌頭與她的香舌絞纏在一起,那種美妙的感覺,使他飄飄欲仙。

兩人忘情地吻起來,假戲真做了。

大約十分鐘之後,便聽到一個民警叫道:「全部到派出所去1他是指站在前廳的十數對身份不明的男女。

於是,王小兵與林憶娜也上了警車。

「現在怎麼辦?」林憶娜怯怯道。

「不怕,我會搞掂的。」他握著她的芊手,微笑道。

車廂里,其他幾對男女都用異樣的目光瞧著王小兵與林憶娜,好像王小兵說的話令他們感到好笑。

林憶娜也不知道王小兵是真的那麼有能耐還是耍嘴皮子,要是被認定是錢色交易,要被罰一千元,她會真的害怕。

「小兵,真的會沒事嗎?」她不知所措道。

「真的不用怕。如果要罰錢,我幫你給。」他笑道。

「哼,我才不要。」她嘟著紅唇,微有不悅道。

她還是個閨女,很看重自己的清白,要是被認定是錢色交易,她是無法接受的。

一會,便已到了小樹林派出所的大院里。

一聲,車廂的後門打開,一個民警喝道:「下車1

車廂里的男女魚貫下了車。在民警的指引下,走進了派出所大廳里。

所長朱由略正站在那裡,一眼瞥見王小兵,因為不知他是不是找小姐了,也不敢隨便開口幫他。

不過,王小兵連忙道:「朱所長,我與女朋友在那裡看電影,我女朋友沒帶身份證,我沒有身份證,他們強行把我帶到這裡來了。您評個理吧。」

「這位是你女朋友?」朱由略打量一眼美貌的林憶娜,半信半疑道。

「是埃她叫林憶娜。」王小兵指著林憶娜,道。

「你是他女朋友?」朱由略又問林憶娜。

「是。」她紅著臉回答。

朱由略微微頷首,道:「你倆到那邊站著。」

於是,王小兵與林憶娜便留在了大門口處,等其他男女走進去之後,朱由略才又走過來。

「她住哪裡?叫什麼名字?」朱由略作了個手勢,讓林憶娜不說話,只讓王小兵回答。

「她叫林憶娜,住**小區a棟五樓。」他暗自慶幸自己去了她家裡,不然,如今再想破腦袋也答不出來。

其實,這是朱由略有意幫他,只要回答得出來,便基本可證明兩人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了。這樣,也不會讓旁邊的民警看著礙眼。

「小李,查一下**小區是不是有一個叫林憶娜的姑娘。」朱由略吩咐道。

隨即,一個民警答應一聲便去辦事了。

王小兵連忙遞了一根香煙給朱由略,自己又點了一根,悠然地吸了一口。

這時,林憶娜也看出王小兵與朱由略是相識的,之前的那份緊張漸漸消褪了,俏臉也舒緩多了,美眸也有了光彩。

只是,每每想到親口承認是王小兵的女朋友,多少有些尷尬,畢竟在她心目中,她還沒有真正把他當成是男朋友。

「小兵啊,我老婆說你美容丸挺好用的,還有沒有,賣些給我。」朱由略笑道。

「有,不過沒帶在身上,下午給您送過來。」王小兵暗罵這狡猾的狐狸又在敲詐自己,不過,給點甜頭他也沒什麼損失,畢竟現在還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行,來這裡找我。」朱由略一手叉腰,一手夾著香煙,吸著,頗有幾分官家派頭。

「朱所長,近來掃黃抓得很嚴嗎?」想起昨晚在夜城卡拉ok廳門口看到情景,王小兵問道。

「近段時間都在嚴打。最好少到娛樂場所。」朱由略點頭道。

大約十分鐘之後,那個叫小李的民警終於回來了,他查到的結果與王小兵所說的確實一致。

於是,王小兵與林憶娜便自由了。

出了小樹林派出所大院,林憶娜才鬆了一口氣,這是她第一次被民警帶進派出所里,要是不能證明自己清白,她會很痛苦。

「憶娜,都說了不用怕。」王小兵腦海里還回味著與她接吻的美妙感覺。

「要是出了事,我可饒不了你。」她嘟了嘟玉唇,佯裝微慍道。

「電影還沒看,怎麼辦?」他知道她沒興趣再看電影了。

「我先回家休息一下,下次再跟你看吧。今天心情受了影響,不想看了。」她也找到了合適的理由,淡淡道。

「我送你回去吧。」他好心道。

「咯咯,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她連忙笑著婉拒了。

下午還要拿美容丸給朱由略那條老狐狸,王小兵也不勉強她,於是,兩人辭別,各自回家。

與出家門的時候的心情相比,王小兵還是挺高興的,因為吻了林憶娜,這可是一大進步。本以為今天會在小樹林廣場見面,至多只是牽牽她的手,想不到既抱了她,又舌吻了她,真是意外之喜,使他喜滋滋的。

回到家,才是下午三點多,取了幾枚美容丸,又即時出了門,騎著摩托,又折回小樹林派出所。找到了朱由略,把美容丸給他。

朱由略假裝要付錢,不過,王小兵拒絕了,並且連忙離開了那裡,他知道對方根本沒有想給錢的意思,留在那裡羅嗦寒喧只是浪費時間。

騎著摩托,在街上緩緩駛著,左看看,右瞧瞧,一副悠閑的樣子。下午的陽光依然火辣,氣溫達到三十六攝氏度左右,讓人頗為難受。王小兵這種曬慣了的,才不會暈倒,他想去找洪東妹學車,但想到她要管理夜城卡拉ok廳與賭場,沒什麼空,於是便放棄了前往她那裡的念頭。

在街上兜了十幾分鐘,想去君豪賓館找庄妃燕侃侃大山,但人家在上班,自己走去那裡打擾人家,也不好,加上要是遇上古家豐,也不知說什麼好,因為還幫不上什麼忙,與他見了,也提不了什麼建議,倒會使他更加憂心如焚。

有諸多的不便,也就不去君豪賓館,從食品門市部經過時,倒想與杜秋梅聊幾句,可是停車進去,沒看到她,詢問才知她去入貨還沒有回來。買了一瓶汽水喝了,便出來,騎著摩托不知不覺間快兜到「追風溜冰潮。

想起曾經與桂文娟在溜冰場後面的辦公室里快活過,腦海里浮現她那迷人的胴`體,渾身熱烘烘的,幾乎要著火。她的身子教人回味無窮,當時與她大戰一回,至今記憶猶新,好像才是剛剛與她干過那回事一樣。

只想了一會,他便欲`火焚身了。

既然到了「追風溜冰潮附近,他就想去看看桂文娟,要是林帶許也在場,那隻好過過眼癮,不然,將自己的滿身幹勁都作用在桂文娟身上,估計會讓她快活似神仙。

於是,騎著摩托向溜冰場馳去。

一般而言,在暑假之際,溜冰場的生意也是挺好的,下午開始便有許多人在溜冰了,強勁的音響從老遠就傳過來,可是,如今他離溜冰場只有百多米距離,卻沒有聽到音響的聲音,暗忖是不是今天沒營業,那就掃興了。

可是,又見到溜冰場外面的空地上停著許多摩托與單車,明顯是有人在裡面,只要溜冰場營業,那桂文娟或林帶許就會在裡面,兩人至少有一個會在辦公室里鎮常

他懷著滿腔的欲`火停好了摩托,走到溜冰場的門口,連保安也沒看見,可是,門卻開著,心裡感到頗奇怪,聽到裡面會傳出吵架聲,便快步走了進去。

經過一條三十多米的通道之後,便進入了溜冰場里。

裡面有很多人,但卻沒有溜冰。他們都在看熱鬧。明顯是有人發生了紛爭,一時解決不了。

王小兵也擠進人群,踮著腳尖往裡看,終於看到了對峙雙方,一方是桂文娟,另一方是一個穿紅背心的紋身男子。

兩方人馬都有三四十人,不過,手上好像都沒有拿砍刀與鋼管。

「你要分手也行,那賠我五千塊1背心男的聲音很大,飽含著憤怒。

「想得美!我欠你五千塊嗎?」這是桂文娟的聲音,理直氣壯的。

從這兩句話,王小兵就聽出背心男極有可能就是桂文娟的前男友,他聽洪東妹說過一次,以前沒見過背心男,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背心男的樣子。

論身板,背心男也不錯,有一米七五左右,肌肉還算髮達,稱不上帥,但看得過去,只是不知他褲襠里有沒有能讓女人狂喜的不世出寶貝。

「你花了我不少錢,那時,吃我的,喝我的,買衣服全是我出錢,你要分手,那自然要賠我錢1背心男以不容分辯的口吻,道。

「那你想都別想1桂文娟口氣也很硬。

「那我們不分手吧1背心男明顯還想與桂文娟晚上做男女體育運動。

「不可能了。你不適合我1女人決絕起來,那是沒什麼好商量的。

「那你就賠我錢1背心男把賠錢當成是王牌。

這樣,兩人的對話又陷入了死局,因為桂文娟不肯賠錢,那麼背心男就不願意分手,而桂文娟要分手,但不想賠錢,這又分不了手,至少對方不同意。如此一來,便成了死結。

照情形來看,今天雙方是準備動手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