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84章路遇美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猛地轉過頭來,瞧見是王小兵,俏臉的愁苦瞬間消失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道:「太好了!你來了1那兩個男青年明顯也不認識王小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紅鼻男青年不善道:「小子,滾一邊去,別說我...

三人坐在一起,喝了幾圈茶,也已到凌晨時分了。這是在暑假之內,王小兵與謝家化不用上課,可以晚些睡都沒問題。

洪東妹道:「是了,快餐店的裝修很快就行了。你得快點招聘好人員,準備八月份開張。日子我已叫看日子的先生找好了。」

「正在招聘,這幾天估計就行了。」王小兵瞥了一眼她豐潤的圓臀,有些著迷道。

「我這邊忙得要死,都抽不出工夫去招人。以後你就要多花些時間在那裡,學著做生意。」洪東妹知道謝家化是條木頭,不懂風月情場,不必理會,所以也挺直了腰板,使胸前兩座山峰更加突出,似乎要擠爆連衣裙一樣,以此來吸引王小兵。

「明白。」王小兵彷彿看到她的酥胸正在快速成長,向自己這邊壓過來一樣。

「今晚你們還回去嗎?」她忍不住問道。

「回去!還沒洗澡。」謝家化周身是汗,也想早些回家,忽然說了一句。

王小兵也笑著點了點頭。

雖極想使王小兵在這裡過夜,但他要回去,她也不好意思強留,也微微頷首,道:「有空多來我這裡玩。」

「那我們先回去了。」與洪東妹作別,王、謝二人下了樓,出了夜城卡拉ok廳,到了外面,終於感到夜風的微涼。

王小兵暗忖,要不是謝家化來敲門,或許與洪東妹的好事就促成了。

「黑牛,你運氣真倒霉埃」他拍著謝家化堅實的肩膀,道。

「不要說了。我都還沒有摸到方向盤,就要下來推車,那鳥人又沒力氣,基本都是我一人在推,差點累死我了。」一百米不遠,但要推一輛小汽,確實不易。要不是謝家化這種牛人,一般力氣小些的,都難辦到。

「等我以後有錢買了車,再教你開吧。」王小兵笑道。

「什麼時候?」謝家化兩眼發光道。

「這個嘛,說不定,短則三兩年,長則五六年,反正會買車。」王小兵想了想,道。

「好!那你早些買!我天天幫你開車1謝家化興奮得好像已坐在王小兵新買的車子里,正由他駕駛一樣。

「你開,那我不敢坐。」想到謝家化這種開車不要命的人駕駛著車子瘋狂飛馳,縱使是王小兵也有些擔心。

言談間,已到了停車常

謝家化開摩托,載著王小兵,先到小樹林集市找陳林旺,在遊戲機室里找到了他。陳林旺是無業游民,白天幾乎都在各種娛樂場所出入,以求尋些外快。

「兵少,這麼夜了還出來兜風?」陳林旺給王、謝二人各分了一根香煙,笑道。

「出來逛逛,看能不能碰到美女。」王小兵接了香煙,由陳林旺幫著點火。

「我剛才見到一個美女1謝家化摸著肚皮道。

「什麼樣子的?」陳林旺問道。

「你信他,他的眼光與眾不同的,只要是胖女,他就說是美女的。」王小兵噴了一口煙氣,一語道破天機。

三人嘻嘻哈哈笑了一回。

隨即,王小兵道:「老陳,我已問過洪姐了,她說賭場還招看場的。叫你明天去找她,見了她,說是我介紹去的,想做看場的就行了。」

「真的?1陳林旺高興得不得了,緊緊握著王小兵的手,興奮道:「那太感謝了!兵少,走,我們好好喝一杯1

「不用了,下次吧。」王小兵真的不餓,一晚上都在吃吃喝喝,肚子快要撐破了。

不過,謝家化這個吃貨卻還要去吃東西,介面道:「再去吃吧。反正我也餓了1

看著這個可以無限吃下去的死黨,王小兵都震驚了,因為他看著謝家化這晚上至少吃了數個人的飯量,而今,還說餓,那真不是正常人的事情,「尼瑪,你真是個奇人啊1

「走,反正是老陳請吃,不吃白不吃1謝家化傻笑道。

「到星記大排檔,不醉不歸1陳林旺找了份看場的,覺得有了收入,人也大方多了。

於是,三人便到星記大排檔要了一副座位,點了小食與菜肴,觥籌交錯,又大吃大喝了一頓,直到凌晨一點多,才散席。

隨後,王、謝二人便回東和村,彼時已快凌晨二點鐘了,各自回家休息。

家人都睡下了,王小兵躡手躡腳開了門,進入廳堂,關了門,剛想去開燈,燈光卻忽然亮了。定睛一瞧,原來是老媽開的燈。

「媽,還沒睡啊?」王小兵小聲道。

「等你回來喝湯,一直燉著,在煤爐上,你自己去舀來喝吧。我睡了。」許娟打了個哈欠,便回房裡了。

「知道了。」他心裡暖洋洋的。

洗了冷水澡之後,到廚房裡的瓦煲里舀了一碗豬骨燉蓮藕湯,喝了一口,頗甜,心裡更甜。有家可歸,真好!

喝完湯,又出門口吹了幾分鐘的夜風,都快要到凌晨二點鐘了。不過,是假期內,早上睡晏一些也沒什麼事。

回到自己的房間,打開鴻運扇,點燃一圈蚊香,躺在床上,腦海里想著許多事情,既有別人的,也有自己的。手中拿著古家豐贈送的大哥大,摸來摸去,十分珍惜。

對於剛到手的東西,一般來說,都是頗愛惜的,用久了,便沒那份新鮮感了。

雖是個二手的大哥大,但要是買,也得好幾千塊。古家豐肯將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自己,不外乎是想自己幫他,當然也有感恩之意,不過籠絡自己,希望替他找出幕後兇手的成分居多。

王小兵是個重情義的人,既然答應了他,那就會全力幫他。這件事難就難在根本不知道他與誰有仇,敵人在暗,想找人談條件都找不到。就像是對著一堆棉花,一拳打出去,沒有受力點,打了也是白打。

照情形來看,那人對古家豐或者他家人還是挺痛恨的,不然,也不會請人用鋼珠槍來打他。

如今,毫無頭緒,王小兵倒有幾分擔心古家豐的安危,如果不儘早找到幕後兇手,那他遲早會出事。

不過,想幫都幫不了,只有等到情況比較明朗之後,才能全力相助。

腦海畫面一閃,便浮現了林憶娜與劉莎莎兩女婀娜誘人的身姿,想著她倆那青春活力無窮的身子,下面立時有了生理反應,好像一根彈簧一樣,倏地豎了起來,由小變大,由軟變硬,由細變粗,雄赳赳,氣昂昂地將褲衩頂了起來。

在自己的房間,不用擔心被什麼人看到這等驚人的奇觀,於是,將褲衩脫掉,丟到一邊,讓形象出眾的老二也吹吹風,降降溫。

兩女都有追求者,並且都不是弱者,想要得到兩女,確實不容易。這世界就是那樣,但凡好東西都是需要實力才能獲得的。

他對美好的人或物都感興趣,林、劉二女也是美女,他確實對她倆感興趣,如果她倆對他也感性趣,那他願意獻出自己的體力,使她們快活似神仙。

每一個男人,當遇到美女時,都希望能將之徵服在胯下。那不單代表自己身體能力強,還可以代表自己交際能力強,並且又代表自己社會實力強,如果三強之中有一樣不行,那都難以使美人滿意的,所以,與一個新認識的美女要是發生肌膚之親,那就會使男人有成功、自豪與滿足之感。

特別是當進入她們的身子之時,那種克服困難,戰勝自我,開鑿隧道的快感,當真是男人極渴望得到的東西。她們的神秘之處看起來都差不多,但當親身去體驗之後,便會發現其實千差萬別。

女人迷人之處,不單是臉蛋,其實身體更重要。

只有能使男人得到最大快活的女人,才能獲取男人的心。如果又配上一副姣好面容,那就是美人中的美人了。

在王小兵所遇到的姑娘之中,個個樣貌都還可以,而且,每一個都頗具功力,床上功夫非同一般,在他傳授了幾招功夫給她們之後,更是憑藉「觀音坐蓮」而成為一代高手。

他期待與她們來一次大戰,以一挑眾。

不過,這種情況很難實現,畢竟,女人是私有制的鼎力支持者。

明天,林憶娜約他在小樹林廣場見面,這是一個好機會,要是發展得好,說不定就成為情侶了,以後便可去開發她的身子,品嘗人生最大的快活了。

每每臆想到抱著林憶娜行房事時,他就口乾舌燥,熱血沸騰,縱使吹風,也難以使體溫降低。

如今,他比安超更有優勢,至少,她會向自己購買美容丸,把握好這一點,就能將生米煮成熟飯,把她身心都佔有。他充滿了信心。

以往,遇到美女,他都有些心急,直到把董莉莉征服之後,他就變得老練多了,再遇到佳人,就懂得採取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來獲取她們的芳心。

泡妞,最忌急躁。

慢慢地,以最柔順的方式接近她們,一步一步把她們的身心都得到,才是一個高手。

他算不上真正的高手,但也已窺知其中的奧秘,只要持之以恆,終究有一天,他泡妞的水平會登峰造極,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他暗暗起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達成美妻成群的願望!

彼時,他腦海浮現許多美人的音容笑貌,並且,他想象出她們光滑的胴`體,以供自娛自樂之用。

想到欲`火焚身之時,只得翻開《龍虎榜》,瞧瞧裡面的**女郎,過過癮,意`淫一番,隨後,才進入夢裡去尋神仙姐姐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洗漱完畢,吃了早餐,幫老爸將十幾尾鯉魚送到君豪賓館里,回來之後,又載了一筐羅非魚到小樹林集市,王叢樂會在那裡的魚檔賣魚。

做完這一切,已快到十點多了,再回家,換了一身乾淨衣衫,帶了幾枚美容丸,騎著摩托去小樹林廣常他與林憶娜相約在那裡見面。

昨晚,他在床上已回憶了小樹林廣場的花草樹木與假山活水,哪裡是什麼花,哪裡是什麼草,哪裡是什麼木,他都了如指掌,這樣,等到與她在那裡散步聊天之際,便可隨口而出說幾個得體的笑話,會使氣氛融洽一些,拉近二人的距離,隨後,可能會有使人興奮的事情發生。

他很期待。

手上戴著勞力士,腰間別著大哥大,坐著摩托,這個派頭,稱不上二世祖,但也算是個有錢人的樣子。王小兵想到自己的這一身「裝備」是不花分文得到的,便覺得幸運與自豪。

哼著情歌,幻想著與林憶娜行那男女的快**育運動,整個人都處於亢奮之中,他的臉龐也溢滿了笑意,覺得今天與林憶娜的見面,將會決定二人的關係。

他的如意算盤早已打好,盤算著要盡量與她拉近距離,要是能得到她的身子,那就更美妙了!

盛夏之中,早上十點多的時候,日頭已很毒了,不過,王小兵不在乎這些,晒晒太陽,頭頂雖有些火辣,但也影響不了他此時愉快的心情。

摩托車行駛到小樹林集市菜市場外面不遠處,忽然見到有人圍著看熱鬧,好像是發生了輕微的交通意外,當事雙方爭執不下,引來了好奇的民眾的圍觀。

對於這種事,王小兵向來是不感興趣的。他只是無聊地掃視一眼圍成圈子的人群,看不到裡面當事人的樣貌,不知是何方神聖在爭吵。

不過,他聽到了一句話,聲音很耳熟。

「明明是你們撞到我,為什麼叫我賠錢1這話音分明是林憶娜的。

王小兵怔了怔,暗忖難道那女子是林憶娜或者是聲音與她相同?本來已駛過去了,於是又調轉車頭,兜了回來,將摩托停在路邊,便擠進了人群。

當他進入人群裡面后,看到的果然是林憶娜,她有些膽怯,但又有些憤怒,正在與兩個紋身的男青年講道理。旁邊的地上倒著兩輛摩托車,一輛是林憶娜的女裝車,一輛是那兩個男青年的。

紅鼻男青年很兇惡,道:「今天你不賠一百塊,看你能不能離開這裡1

「我沒撞你們,為什麼要賠錢?」面對兩個凶神惡煞的男青年,林憶娜委屈道。

「不賠?那你看著辦吧!你能離開這裡算你利害1紅鼻男青年冷笑道。

這種事,圍觀的人不願相幫的,只是想看看熱鬧,增加一些茶餘飯後的談資。因為這類事情,一旦幫上了忙,可能會惹來意想不到的惡果,甚至連小命搭上,也並不出奇。

是以,很少人願意拔刀相助的。特別是遇上這種與黑道人物有關的事情,更不敢隨便多管閑事。

面對紅鼻男青年咄咄逼人的口吻,林憶娜皺著柳眉,膽怯之中顯出無奈,在這被欺一刻,她是多麼希望圍觀的人有一個站出來為自己說話。但她也知道那些好看熱鬧的人都不敢出面幫自己說公道話。她心裡頗紊亂。

王小兵掃視一眼兩個男青年,好像沒有見過他們,估計是比較遠的村莊的人,於是,從背後走近林憶娜,明知故問道:「憶娜,發生了什麼事?」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便如溺水之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林憶娜猛地轉過頭來,瞧見是王小兵,俏臉的愁苦瞬間消失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道:「太好了!你來了1

那兩個男青年明顯也不認識王小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紅鼻男青年不善道:「小子,滾一邊去,別說我不提醒你,待會揍死你1

就這麼兩個鳥人,王小兵根本不放在眼內,他以最陽光的笑容安慰林憶娜,打量她一眼,見她穿著淡紫短袖襯衫,酥胸怒突而出,下面是休閑齊膝短褲,趿著一雙平底透明涼鞋,既清純又嫵媚,教人著迷。

她受到他自信的感染,神情也輕鬆多了,與他的目光相接,感受到無窮的情意,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俏腦,嘴角溢出迷人的笑意。

一男一女眉來眼去,居然玩起曖昧來,把那兩個男青年當成是透明的。

哪一個人,當被別人蔑視的時候,都會憤怒,紅鼻男青年握著雙拳,大喝道:「***!給我立刻賠錢1

這麼一喝,林憶娜又震顫了一下,明顯還有些擔心。

不過,王小兵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用淡定的眼神告訴她:鎮定!

她微微頷首,表示明白,俏臉上又掛上了淡淡的笑容,使人見了有一種清爽的感覺,好溫馨。

隨即,王小兵轉過頭,打量一眼紅鼻男青年,見他生得挺壯的,單從體格來說,比自己還要更高大一些,看來也是個打架好手。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替王小兵捏一把汗,因為對方是兩個男青年,又都是那種凶神惡煞的類型,他們怕王小兵被人家三拳兩腳就打倒在地。

紅鼻男青年向王小兵走近一步,逼視著他,以為用眼神就能震懾他,殊不知,當與他那平淡之中蘊含著無比威勢的眼神只對視了數秒,便先自怯了,連忙移開了視線。

「向她道歉,如果她肯饒你們,我就放你們一馬1王小兵語氣平緩,卻帶著懾人的力量。

「哼!還以為你是什麼**東西1紅髮男青年冷笑著,便伸手來掐王小兵的脖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