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71章她功力比不上他的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汗水濕身,他的胸膛緊緊貼在她的胸脯上,兩股高熱的體溫融合在一起,化成溫存,使彼此沉浸在美妙與興奮之中。如今,他的功力越來越深厚,而她的功力保持不變,這樣,一旦兩人交手,只要他出到八成功力,她便要...

家裡只剩下自己一人,王小兵將一台鴻運扇拿進房裡,放在一張竹椅上,對著床上吹。他則躺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著《龍虎榜》,多看幾眼裡面的一絲不掛的女郎,便可起到強身壯體的效果,並且能使老二得到最好的訓練。

就在他看得入神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聲「噗哧」的笑聲,嚇了一跳,一骨碌翻身起床,往後一看,原來是白秋群站在床邊,正笑吟吟地盯著自己手中的《龍虎榜》看。

剎那間,王小兵頗為尷尬,連忙將手中的《龍虎榜》塞在了枕頭下,訕訕笑道:「白姐,您什麼時候來了?」

「我就這麼來了。就你在家裡?」她不時來會王小兵家裡坐,是熟客,不像城裡人,進門要敲門,白天鄉下人的大門都是敞開的,隨便進入,不設防。

「是埃」王小兵記起她是來取涼茶的,她老公支書吃吃喝喝,陪酒多了,肝不好,要王叢樂開些涼茶來調養。

「你小子呀,怪不得那裡那麼粗大,原來是經常看這種書1聽說只有他一人在家,她膽子也大了,說話尺度也寬了,好像一副洞穿他多年秘密的神色,狡黠一笑,道。

「沒有,沒有。」他也不知怎麼答她才好,連連搖手,只覺臉龐微熱,身上忽然又冒出一層冷汗。

「噯,你有沒有想我矮」她走近兩步,已站在他旁邊了,壓低聲音,膩聲道。

他還沒想好措詞,只微笑著,一雙眼睛掃視她的身子,看她穿著短袖的確涼襯衫,下面是寬鬆呢龍長褲,豐腴的身子將衣服撐得鼓鼓的,好像每一寸肌膚都要顯露出來。她不胖,只是有些豐滿。

只看了幾眼,他的呼吸便有些粗了。

「白姐,我拿涼茶給您。」他站起來,客氣道。

「急什麼1其實,她很急,一把推他坐在床上,然後轉身將房間的門關上,閂好,一雙秋水充盈的妙目凝視著他,好像餓了多日的老虎見到了獵物,恨不得立刻撲上去。

「白姐,有點熱。」他咽了一口口水,小聲道。

「熱就脫衣服唄1她嘿嘿一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先自脫掉了衣服,丟了一地,光著身子爬上了他的床。

「白姐」他有些心煩意亂,見到她胯下那片挪威森林,渾身震顫一下,小腹下面升起一團熊熊欲`火,使他渾身酥麻麻的。

「還等什麼,快來」白秋群多日不曾得到王小兵的滋潤,早已渴望之極,平日難得與他獨處一室,如今正是大好時機,豈肯就此放棄?

他還沒有做好準備之際,她便挨了過來,以最快的手法扒開了他的t恤與運動短褲,最後扯下他的褲衩,終於見到了久違的傢伙,她一雙眸子睜大了,露出十分驚喜的神色。隨即,她露齒一笑,胸脯急劇起伏,再也按捺不住,居然主動攻了上來,將他推倒在床,然後騎在他的身上。

原本,她不太會武功,但王小兵親自傳授了一招「觀音坐蓮」給她,使她也有了幾分功力。

如今,她正是以一招讓鋼鐵男人也化水的「觀音坐蓮」使他進入了她的身體。

剎那間,他的堅硬被一股濕熱包裹著,一陣陣蠕動的快感由小腹下面產生的美妙感覺快速傳到腦中樞神經,使他興奮之極。

「噗」一聲,便宣告二人正式開始切磋武藝,進行人生頗有意義的快活運動。

她雙手撐著床,半俯著身子,撅著豐`臀,不停地一上一下,與他的堅硬作最激烈的戰鬥。她胸前兩座巨大的山峰隨著她的嬌`喘而不停地晃動,距離他的臉龐只有一掌之遙,就快要垂到他的嘴巴。兩座山峰上的圓粒雖不再粉紅,但也還算潔凈,頗惹人喜愛。

室內瀰漫著輕柔而撩人的「啊氨聲。

在對抗之中,他也不甘被她一招「觀音坐蓮」打敗,立時使出拿手的「太極掌」,右手印在她的豐`臀上,在那裡游移不定,而左手化爪,祭出「鐵爪功」,倏地往上一抓,頓時登上了她的右山峰,抓住山頂,將「鐵爪功」的精髓盡數施展在她身上。

果然,她有些抵擋不住他的進攻,咬著下唇,雙眸射出極度興奮的神色,鼻端哼出催情的春音,妄想將「觀音坐蓮」的進攻頻率加快來抑制他的功力發揮,於是,豐`臀上下的速度就快了許多。

只一會,他的小腹下便被她的泉水潤濕了。

這種男女互動的快*育活動,誰作為主攻手,那就決定激烈程度到什麼水準,現在是白秋群主攻,所以她能適應戰鬥的強度,只感到快活,沒有什麼疼痛而言,看她秀髮凌亂下垂,臉頰紅潤,醉眼迷離,便知她正在享受之中。

縱使有風扇,也不能使他與她的體溫下降,轉眼間,兩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層油光。

他還沒有喘氣,兩眼睜大,瞧著她垂下來的兩座晃來晃去的山峰,近在咫尺,如何肯放過,於是雙手化爪,往上一抓,將她的左山峰擒住,然後儘力往下一拉,張嘴銜住她的山頂,頓時感受到淡淡的溫潤與柔滑。

「嗯」

猝不及防之下,想不到他會抓住自己的酥胸往下扯,她發出一聲嬌呼,身子不得不再度俯下來,呈四十五度角度,好像騎馬一樣。

而他施展出的柔舌功,已佔領了她的左山峰,使她快活更上一層樓。

二十多分鐘之後,她已喘息如牛,胸脯急劇起伏著,身子也伏在了他的身上,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腦袋,似乎要把他的頭揉進自己的乳溝一樣。

兩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滴到床上,濕了一大片。

他知道她的「觀音坐蓮」功力基本用盡,但還不能戰勝自己,到了此時,便輪到自己作為主攻手了,於是,身子一側,將她掀下來,使她躺在了床上,隨即坐在她一條大腿上,雙手摟抱著她另一條大腿,使出一招「醉漢搖櫓」,抖動堅硬,再次與她大戰起來。

兩人的接觸之處,產生一股股讓神仙為之羨慕的快活,化成無數電波,直傳到腦中樞神經里,使人飄飄欲仙。

他咬著牙關,以萬分堅韌的精神重新開發她的隧道,一陣狂攻之後,使她身子如同要散架似的,震動程度駭人。

與剛才她作為主攻手相比照,如今她秀髮凌亂而濡`濕,臉頰紅撲撲的,泛著亢奮之色,張圓了嘴巴,哼出一連串的春音,胸前兩座高大山峰好像遇到了地震一般,幾乎要脫落下來。

「藹—」

一聲驚天動地的嬌呼之後,她終於抵擋不住他深厚功力的進攻,處於半昏迷狀態,雙手抓住他一條手臂,意思是想讓他減慢進攻速度。

可是,他已在高速運動,無法驟然之間慢下來,只好一鼓作氣,繼續狂攻下去。

這時,她才感到了疼痛,並且快樂著。

十數分鐘之後,他才微有喘息,身上汗出如漿,灼灼發光的雙眼盯著她,見她已敗在自己胯下。他心頭頓時湧起一股自豪、成功、征服的心情,於是,雙手摟著她的纖腰,將她抱起來,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輕撫她的軟背。

兩人都是汗水濕身,他的胸膛緊緊貼在她的胸脯上,兩股高熱的體溫融合在一起,化成溫存,使彼此沉浸在美妙與興奮之中。

如今,他的功力越來越深厚,而她的功力保持不變,這樣,一旦兩人交手,只要他出到八成功力,她便要受不了,下面疼痛得要命,幸好快樂同在,使她堅持下去。

花了三五分鐘,才使她悠悠醒轉來。

「白姐,沒事吧?」他的堅硬還在她的身體里,吻了一下她紅暈飛舞的臉頰,道。

「嗯,沒什麼事。你小子越來越利害了。我以後都要被你弄暈了。再過二三年,我都適應不了你的強度了。」她輕扭腰枝,微帶撒嬌,雖是半老徐娘,但也有幾分似模似樣。

「弄暈了您,我會弄醒您埃」王小兵頗自豪道。

「沒安好心。」她含笑道。

「白姐,您真讓人期待埃」他的嘴巴又銜住了她胸前的左山峰。

「怪酸的。我怕你吻那裡。」她嬌笑,頓了頓,又道:「七伯公快要過七十大壽,他家邀請了你們沒有?」

「還沒有。他家的喜事,我們每次都會去參加。到時應該也會發請帖給我們。」他在她的左山峰上盡情吮`吸著。

兩人所說的七伯公叫王富堂,是前任的村支書,幹了大半輩子,退休之後,才輪到柳大鐘接任的。在東和村裡,王富堂算是有威信的人,他家的喜事,全村大部分人都會前往參加。

正在兩人摟抱在一起,坐在床上卿卿我我之際,忽然聽到有腳步聲傳來,大約是在大門口處。兩人不知是誰,但都禁了聲,豎起耳朵聽著,聽到那腳步聲走了進來,居然直接敲王小兵的房門!

「篤!篤篤!篤篤篤1

敲門聲像是催命符,使王小兵與白秋群情不自禁肉顫了一下。她驚訝地望著他,一副詢問的神情,好像在說:現在怎麼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