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47章意外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能借了。如果能從麻臉仔那裡收到錢,那王小兵還可分得一萬元,正好用來建房子。當晚,他對謝家化說了。謝家化是個粗人,沒什麼計策可出,但有的是力氣,打架什麼的,叫他上就最合適了。「要是收到...

風流小農民0247_風流小農民全文免費閱讀_第0247章意外自從杜秋梅與王小兵一起參加了莫雲的生日聚餐之後,食品門市部里的其他人也知道了她與王小兵有非同一般的關係。於是,都識趣地閃到另一邊,不阻人家說悄悄話。

果然,杜秋梅走到王小兵身邊,掃視一圈,見近處無人,便嫵媚一笑,低壓聲音,甜聲道:「有什麼事嗎?」

「喏,上次說要借錢給你。我借到了,三萬塊。」他遞給她一個裝著鈔票的黑色的塑料袋。

她接過沉甸甸的塑料袋,露出驚喜交加的神色,那晚只是隨意跟他說說的,也未把他的諾言當真,如今見他果然把錢拿來了,純屬意外之喜。她看了看裡面的錢,美眸射出興奮的光芒,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只是甜甜地笑著,凝視著他,既感激又敬佩,想不到他能拿出這筆錢。

他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見那裡雪白粉嫩,中間一條乳溝直向下延伸,勾人神魂,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在她酥胸上修鍊柔舌功與鐵爪功。

兩人目光交織在一起,她也讀懂了他的心思,拋了個媚眼給他,更令他骨酥。

半晌,她才悄聲道:「今晚到我家,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說。」

「好。」他也不推辭。

告別了杜秋梅,王小兵回家裡,把好消息告訴父親。他已跟古家豐說過了,讓君豪賓館採購他家的魚,這樣,以後就多了一條賣魚的渠道。

王叢樂在魚塘那裡餵魚,聽完兒子的話之後,高興道:「那很好,以後將魚供給君豪賓館都有一筆不錯的收入。」

下午在家裡休息了個把鍾,傍晚吃了飯,便開摩托去杜秋梅的家裡,在那裡過了激情的一夜,第二天早上回家,幫父親把鯉魚載到君豪賓館賣掉。下午回到家,又幫忙看魚塘。日子充實而枯燥地流逝著。

他答應了古家豐要代他向麻臉仔收賭債,便開始考慮怎麼進行。收賭債這種事頗危險,上門要債,往往是壯士一去不復返,能順利收到錢的屬於少數,能收到一部分錢並且自己不受傷的佔二成,能收到絕大部分錢的佔一成,能拿到全部錢的是鳳毛麟角。

代人收債這行的利潤很高,但危險性極大,一般會遇到武鬥,重則送命,輕則受傷。

既然麻臉仔不肯還錢,應該也是抱定能吃定古家豐的態度,看來,要找他要錢還真不易。而且麻臉仔是安超的得力手下,動了麻臉仔,就相當於要動安超。

其實當時古家豐開這個條件,也是有意為難一下王小兵,如果他不接受,那古豐家也就可以找借口不借錢。想不到王小兵那麼爽快答應了,結果只能借了。

如果能從麻臉仔那裡收到錢,那王小兵還可分得一萬元,正好用來建房子。

當晚,他對謝家化說了。謝家化是個粗人,沒什麼計策可出,但有的是力氣,打架什麼的,叫他上就最合適了。

「要是收到錢,你分五千。」王小兵道。

「這麼多!好!現在就去1謝家化頗為興奮道。

「等我好好想一想,明天去吧。」王小兵道。

麻臉仔住在哪裡,已從古家豐那裡得知,關鍵是去到怎麼樣才能向他要到錢,這是個問題。王小兵不是專業收債的,不可能因他不給錢而殺他。打一頓他還是有可能的。之前,沒怎麼接觸過麻臉仔,要是當面遇上,也知道哪個是他,聽說他也挺能打的。不過,王小兵與謝家化聯手上去,縱使是一頭水牛也能制服,不要說只是一個人。

第二天中午,王小兵與謝家化開著摩托,朝白雲街道馳去。

白雲街道離山石集市只有半里左右。麻臉仔就住在白雲街道。二十分鐘之後,便已到了白雲街道。古家豐說麻臉仔住在光揚小區a棟三樓303單元。

停好摩托,上到a棟三樓,找到303房。站在門口,敲了敲門,裡面沒有反應。又繼續敲門,還是沒有反應。從那個門孔里望進去,能見到房裡一部分的情況,沒看到人。

「麻痹,還不出來,待會打死那鳥人1謝家化捋袖抻臂,等得不耐煩了。

「可能不在家。」王小兵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隨即,他察看了一下門鎖,是那種很普通的鎖。他從冼業勝那裡也學會了開一般的鎖,拿出兩條比較硬的小鐵線,插進鎖孔里,搖了幾下,聽到「得」一聲,便把鎖弄開了。

王小兵輕輕拉開了鐵門,又再用兩條小鐵線開了木門的鎖,把木門推開一條縫,朝裡面瞧了瞧,客廳安靜毫無動靜。旋即,閃身進去。他是想在這裡等麻臉仔回來。

當他與謝家化走進小小的客廳,把門關上之後,便嗅到了血腥味。

麻臉仔住的單元是一房一廳,室里的門半掩著,血腥味就是從那裡傳出來,頗為刺鼻。

這時,王小兵心裡湧起一股不祥,心裡怦怦跳動。與謝家化對視一眼,便朝室走過去。裡面越是寂靜,便越能給人可怖。

走到室門口,王小兵伸手去推門,當把門推開大半之後,見到了可怖的場面:一個男青年倒在血泊里!

這個是麻臉仔?

王小兵心裡迴響一個疑問。

帶著恐懼走上去,往地上的男青年瞧了一眼,見他滿臉麻子,正是麻臉仔。將手放到他鼻端去探一探,已沒有氣息,人死了!看傷口應該是子彈擊的。

麻臉仔雙眼睜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更為駭人。

「他死了。」謝家化道。

「不好,我們進來了。門把上留下了指印1雖不是自己乾的,但卻是偷進這裡,那就足夠麻煩了。王小兵心裡念頭急轉。

「那怎麼辦?」謝家化搔頭道。

「讓我想想。」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讓心神定下來。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如果報警,怎麼說好呢?說自己是來收債的,無意中看到麻臉仔死了?民警會相信嗎?要是門把上面只有自己的指印,那結果會怎麼樣?

他感到一條涼氣從腳底冒上來,直透腦門。脊背也出冷汗。

「先出去再說。」最後,他決定去找洪東妹商量一下。

兩人又悄悄出了麻臉仔的房間,關上門,下了樓,騎著摩托,便飛也似的逃離了光揚小區。一路狂飆,直到遠遠離開了光揚小區,兩人才停下來,喘一口氣,定一定神。

「你先回家,不要對任何人說這件事。」王小兵叮囑道。

「好。」謝家化照做,即時開摩托回東和村了。

出了這樣的事,看似與自己無關,但其實自己也已卷進去了。王小兵暗暗祈禱警方不會查到自己,不過,他與謝家化進入光揚小區與出來的時候,都有好些居民看到他們,因為他倆不是在那裡住的,那些居民都用疑惑的眼神瞧著他倆,這一點非常不妙。

在一個偏僻的地方坐了好久,快要到日薄西山了,他才覺得屁股有些酸痛。心裡暗罵古家豐讓自己遇到這麼倒楣的事情。這樣一想,頓時感覺會不會是古家豐設下的陷阱呢?

「反正不是我做的,鎮定1他安慰自己。

想了想,覺得先去找古家豐,探詢一遍,看能不能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於是,到路邊的公用電話亭,撥打古家豐的大哥大號碼。

接通之後,王小兵第一句就問道:「在哪裡?」

「你哪位?」古家豐問道。

「我是王小兵,你現在在哪裡1王小兵心情不好,近乎吼道。

「噢,什麼事?我在君豪賓館里。」古家豐語氣窒了一窒,道。

「我去找你1不等對方回話,他就掛了電話。

駕駛摩託疾馳到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心裡有些亂,直接將摩托停在君豪賓館的門口,也沒停在停車場里。保安剛想開口提醒他,但見他滿臉殺氣的,加上知道他與古家豐關係很好,不敢說什麼,等王小兵走進去之後,才將他的摩托抬到大門旁邊停放。

「小兵」庄妃燕見王小兵走進來,心情特別好地向他打了聲招呼。

不過,王小兵心裡只想著麻臉仔的事,根本沒聽到她的甜美聲音,進入大堂之後,便匆匆上了樓梯,沒有看到站在前台旁邊的庄妃燕。

庄妃燕心裡頗為委屈,這麼有情意地喚他一聲,居然連正眼也不看過來,感覺是熱臉貼在了冷屁股上,心情頓時差了好多。暗忖他是個花心蘿蔔,或許早已把自己給忘了,慶幸當初沒有把身子交給他,要不然,現在是追悔莫及。心裡冷笑道:「哼,以後也不理你了1她今天穿了一套新工作服,特別合身,加上精心打扮過,自認為頗有吸引力,本以為輕輕叫喚他一聲,便能讓他神魂顛倒,想不到,他好像不屑一顧,連眼角餘光都不射過來,真教人受不了。

朝著他上樓的背影,她倒想立刻追上去問一問他為什麼那麼囂張,但想到自己又不是他的女朋友,纏著人家問東問西的,倒沒意思了,因此,她也懶得去問他。

風流小農民0247_風流小農民全文免費閱讀_第0247章意外更新完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