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220章與她進房裡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手間,又取了一條粉紅毛巾,用冷水泡濕,擰到九成干,拿出來,敷在洪東妹的上半身,把她胸前兩座雪山蓋了起來。起先,她還以為他去上個廁所,然後再來進攻自己,卻想不到他去拿條毛巾來,而且還要蓋在自己上半...

風流小農民0220_風流小農民全文免費閱讀_第0220章與她進房裡王小兵從她那朦朧的醉眼之中,也讀出了她狂野之中的嫵媚,瞧著她胸前無限向上溢出的酥軟雪白酥胸,他打了個激靈,下面有了生理反應,想控制都控制不住,漸漸硬了起來,頂在褲襠上,壯觀越來越驚人。

「我有點醉了。」她站了起來,用縴手揉了揉太陽穴,身子搖曳不定,像風中的鮮花,大有落地之跡。

「東妹。」王小兵肚子里有了些酒水,膽子大了些。見她好像要跌倒,連忙伸手扶住她雙肩。

「唉,我看你怎麼有兩個影子呢?」她佯裝八成醉,眨了眨美眸,宛如帶雨梨花,教人愛憐。當他伸手來扶之際,她心頭大喜,於是身子往前一傾,自然便倒進了他的懷裡。

「你醉了。」王小兵有些不知所措,現在美人在懷,臉龐被她挽起的秀髮觸碰到,能聞到裡面的髮膠的清香,而她胸前的雙峰壓在自己的胸膛上,俯首一瞧,近在咫尺,能清楚地看到她胸前兩座山峰之間的那條又長又深的乳溝,讓人想入非非。這麼近的距離,她的體香自然飄進他的鼻端,令他更是渾身熱烘烘的。

「嗯,我還沒醉呢。哎,怎麼周圍凈是影子呢?」其實她有五分醉,那是事實,不過,也沒有到那種醉得不省人事的地步。

「那是因為你醉了。」王小兵雙手放在了她的脊背上,感受到她的誘人體溫,想下滑到她的美`臀修鍊太極掌,不過,猶豫了一會,還是沒那膽量。

將頭伏在他結實寬闊肩膀上的洪東妹心裡暗暗高興,嘴角溢出更加濃郁的甜蜜笑意,假裝不經意用胸前兩座高峰在他胸膛上輕輕摩擦。

這麼一來,王小兵感覺自己的胸膛酥軟萬分,骨頭都快軟`掉了。此時,下面的更加興奮,從沉睡之中蘇醒過來,好像充了電一樣,輕輕咆哮著,以堅韌的精神,不畏艱辛,開始抬頭昂胸,由小變大,由短變長,由軟變硬,進行十分複雜的魔術變換。

轉眼間,便雄赳赳,氣昂昂,頂在褲襠上,直要破空而出。

他下面的害羞頂在了洪東妹小腹下那片柔軟的斜坡上,泛起一陣陣興奮。

當他的堅硬觸碰到她的身體時,雖是隔著衣服,但她也能感受到他的堅硬活力四射的激情,每當點戳她的小腹一次,她身子就微顫一下,好像觸電似的。她緊緊抿著朱唇,要的就是他欲`火焚身,要的就是他發動猛烈的進攻。

一男一女這樣零距離相擁著,確實容易走火。

要不是功力比較深厚,王小兵就要流鼻血了。他的堅硬不停地在她的胯下敲門,似乎要作進攻的準備。他的呼吸也驟然間變粗了許多,渾身熱烘烘的,額頭微汗遍布,口乾舌燥,目光下垂,見她朱唇近在咫尺,那片雪也似的酥胸也在眼前,她身上的一切都散發著濃烈的誘惑。

他腦海里迴響著一個念頭:立刻去開房,跟她睡覺!

可是,心裡忽然想到她是黑道老大,那股熾烈的欲`火便消了一半。

「東妹,我扶你,能走嗎?」兩人相擁了一會,王小兵只好輕聲問道。他在等待,如果她說「我們開房做`愛吧」這種話,就即時將她征服在胯下。

「嗯,能走。」可惜,她不會說那種話語,她也微有失望,不過,在這裡沒發生該發生的事,並不要緊,還有機會。

「我挽著你的手。」說著,王小兵挽著她的左手,拿了大哥大與錢包,與她一起走出208包廂。

洪東妹將腦袋依在他的肩膀上,挨著他,並肩而行,感到頗為愜意。

下到大堂,庄妃燕見到王小兵攙扶著洪東妹,看兩人那麼親密,雖知她是他干姐,但也會有可能成為情人的,因此,庄妃燕心頭泛起淡淡的醋意,於是走過去,禮貌問道:「她醉了嗎?」

「是。」王小兵道。

「我們這裡有醒酒茶,喝一杯吧。」庄妃燕獻謀划策。

「呃,好。」王小兵從庄妃燕那眼神就可看出她心裡在想什麼。

「我不喝,我要回家。」洪東妹醉眼微睜,揮著手,拒絕道。如果酒醒了,那她今晚就沒戲唱了。

「那謝謝了,我干姐不想喝。」王小兵朝庄妃燕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歉意道。

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準的,庄妃燕與洪東妹的目光相接觸那一瞬間,便感覺到她沒有大醉,應該是裝出來的。又見她穿的是抹胸裙,酥胸外露,是吸引男人的致命兇器,生怕王小兵一時來性趣跟她幹了那事。想及此,庄妃燕的醋意就更濃了。

「要人幫忙嗎?我也快下班了。」庄妃燕決定全程護航。

「我能行。」王小兵笑道。

聞言,庄妃燕眼神露出微微失望之色,而洪東妹唇邊卻泛起淡淡的笑意,她覺得自己戰勝了庄妃燕,她也知道庄妃燕的用意,暗忖自己在王小兵面前還是挺有魅力的,這麼一想,心裡便喜滋滋的。

不過,王小兵也看出了庄妃燕的失望之意,也不想讓她鬱悶,於是又笑道:「幫我把洪姐扶到停車場,可以嗎?」

「可以1庄妃燕如願以償,笑靨如花。

「謝謝了,小兵扶著我就行了。」洪東妹連忙婉拒道。

「沒事,我反正下班了。洪姐,我跟小兵是朋友,幫忙是應該的。」聽洪東妹叫小兵這麼親熱,庄妃燕也不肯服輸,也喚一聲小兵,以示自己與他的關係也非同一般。

隨即,王小兵在左,庄妃燕在右,兩人攙扶著洪東妹走到停車常庄妃燕也暗中歡喜,覺得算是與洪東妹打了個平手。

「還能開車嗎?」王小兵問道。

「可以。」洪東妹已坐在駕駛座上。

「你喝醉了,駕車很危險,不如請摩托搭回去。我也跟過去吧。」庄妃燕為王小兵的安全著想。

「沒事,晚上少車。謝謝你了,我們走了。」洪東妹理了理額頭的劉海,便發動了雪鐵龍cx20,朝山石集市而去,終於擺脫了庄妃燕,她感到很滿意,不然,有庄妃燕陪著來,那自己的計劃必然要落空,沒有絲毫成功可言。

庄妃燕幽怨地看著王小兵乘著洪東妹的車子走了,她心裡悵然若失,腦海里老是想著王小兵會不會與洪東妹發生那事,每每想到要是他與洪東妹上了床,她就不甘,明明他在追自己,但卻是被別的女人佔去了,心頭湧起的那股怨意,使她胸脯一起一伏,作有韻律的運動。

回到夜城卡拉ok廳,又由王小兵扶著洪東妹上樓,他問道:「扶您回房間還是辦公室?」

「扶我回房間。」夜城卡拉ok的員工都住在三樓,洪東妹的房間也在那裡。

王小兵扶著她到了房間前,開了門,進入,開了燈,把門關上,掃視一眼,套房裡客廳有四五十平米,擺放著組合真皮沙發,玻璃矮几,酒櫃,入門旁邊的牆壁上還堅著一面橢圓形的鏡子。

將洪東妹扶到沙發旁,讓她躺下之後,王小兵到浴室拿了一條白色毛巾,用暖水泡濕,擰到八成干,然後拿來敷在洪東妹額頭上。隨即,開始泡茶,喝茶能解酒。

看著王小兵忙個不停,洪東妹佯裝不省人事,「嗯」地嬌呼一聲,旋即自己將弔帶低胸裙褪到了小腹下面,露出了兩座堅挺雪白的山峰,閉目道:「矮,好熱。」最要命的是她一雙縴手還在酥胸上揉來揉去。

這等情景,真教人流鼻血。

王小兵正在取鐵觀音,手裡拿著一小包,正要倒進茶壺裡,聞聽側邊的她發出一聲「氨,便側頭望過去,見她上半身已幾乎赤裸,光滑晶瑩的肌膚閃爍著青春四射的活力,那兩座雪山微微震顫,似乎在向他召喚:快來!快來!

他咽了一口水,眼睛也睜大了,手中的那小包鐵觀音居然掉到了地上。在剎那間,他渾身欲`血沸騰,一股火辣辣的興奮從胯下迅速瀰漫開來,轉眼便燒遍了全身。男人的生理反應使他已兩眼發光,呼吸即時變粗重,額頭冒微汗。

只要是正常男人,褲襠里都會有反應。

此時此刻的王小兵也一樣,他下面比以往更加快蘇醒,霍地硬了起來,一下子大了二倍,直頂在褲襠上,不停地戳在褲襠上,震蕩出無數圈的興奮。

在這火燒火燎一刻,他暗自慶幸洪東妹闔著眼瞼,如果是看向這邊,那就糗大了,因為自己的褲襠是那麼的雄壯,隆起那麼高,簡直會嚇壞人的。

他連忙垂下了視線,不敢再看她胸前兩座誘惑力十足的高峰,撿起地上的那包鐵觀音,但忍不住又瞥了幾眼她的上半身。他渾身因興奮而微顫。

只有四成醉的洪東妹假裝閉目,其實留了一條縫,目光依然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況,當她瞧見王小兵打了個激靈,連手中的那包鐵觀音也拿不住,便知他來了性趣,心頭暗暗祈禱道:不用怕,過來吧,千萬要大膽。

可是,王小兵卻是呆在那裡沒動,他身上唯一動的地方就是他的褲襠。

她瞧見他褲襠隆起的奇觀,倒抽了一口涼氣,又驚又喜,心裡更加高興了,知道他快撐不住了,到時生米煮成了熟飯,那以後就可任由自己話事了。她甚至在幻想當他的堅硬進入自己的山洞時,會造成怎麼一種震憾。想到要是自己敗下陣來,那也不美,不過,也是值得快樂的一回事。思及他就要來進攻自己,她也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箭在弦上,看似就要發了!

但王小兵還沒有行動,於是,她嬌聲呼道:「矮,小兵,我熱」

「噢,好的。」王小兵真的想撲上去,將她的弔帶低胸裙完全剝下,再脫下她的內衣,用自己的堅硬攻克她的山洞,讓她臣服在自己的胯下,可是,人家在醉酒中,如果乘人之危,跟她幹了那事,要是她清醒過來要算帳,那怎麼辦?何況她是在不清醒狀態下,這樣佔有她的身子也不光彩,是以,他終究不敢下手。

「嗯,快點。」其實,她是要他過來跟她做男女體育活動。

「好1他喘著氣,雖想佔有她,但不敢在這種時候占她便宜,要得到她,也要在她神智完全清醒情況下,讓她自己親口說出要跟自己干那事,那樣把她身子得到,才是他所希望的。

於是,他快步走進了洗手間,又取了一條粉紅毛巾,用冷水泡濕,擰到九成干,拿出來,敷在洪東妹的上半身,把她胸前兩座雪山蓋了起來。

起先,她還以為他去上個廁所,然後再來進攻自己,卻想不到他去拿條毛巾來,而且還要蓋在自己上半身,把自己之前做的功勞全都抹殺了,心頭微慍,恨不得一把扯他下來,直接把他的衣服都脫下,然後以女強人的姿勢,把他上了。

可是,她卻拉不下這個面子,堂堂一個女老大,居然還要那樣做,以後見了他都覺得沒臉。所以,她只是干焦急,也沒有動手。

當王小兵又去泡茶時,洪東妹將身上的毛巾掀開了,這次,她還張開了雙腿,道:「小兵,我好熱,快點」

王小兵回頭一看,見她不單是兩座雪山重現,而且,兩條修長美腿之間的那條黑色丁字褲也露出來了!他看得一清二楚,剎那間,有一股熱血直衝上頭來,他真的快要把持不住,有一種豁出去的心態,如果她是清醒狀態下叫自己,他一定會撲上去,壓在她身上。

他連咽了幾口口水,抹了抹臉頰,才恢復些許清醒。

又瞥了幾眼她,體內的欲`火更盛了!

「小兵,快點」洪東妹心裡氣得真想立馬爬起身來發起主動攻擊。

「哦,好。」王小兵顫音道。

但是,他渾身酥軟,急急地把那條粉紅毛巾撿起來,再次蓋在她身上。

洪東妹當真是差點被氣暈了,自己如此露骨地暗示他了,居然還不動手,這都不讓人活了。她美眸微掀,瞥見他就站在沙發旁,正轉過身去要泡茶,於是,她立刻右腿一縮一繞,已到了他身前,隨即,左腿也已到了他的身後,雙腿一夾,正好纏住他的腰身,再往回一拖,把他整個人拉倒跌坐在沙發上。

同時,她的右小腿正好觸碰到他褲襠里滾熱的堅硬,頓時,一股酥軟感由小腿傳上來,擴散開去,使她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風流小農民0220_風流小農民全文免費閱讀_第0220章與她進房裡更新完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