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92章不要聽她的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p>「還不快點給我打!等什麼!把他打死了,我都負責1龐連喜已等不及了,只希望能把王小兵打殘,以報他扇自己耳光的大仇。「呃,這個……」華致鋒好像泄了氣的皮球,沒了威風凜凜的架勢,整個人蔫了一圈,忽...

眼看陳福蓮要被踢中,這時,有一個人比何大衝出手還要快,那就是王小兵,他早已料到戴玉鐲的女人會暴起打人,有所準備,所以見她出腳之際,也一腳掃了過去,把戴玉鐲女人掃倒在地。om~

戴玉鐲女人被打,頓時像潑婦一樣,嚷道:「敢打老娘,今日絕對打死你個**毛1爬起來掄起手掌朝王小兵的臉頰打去。不過,她哪裡是王小兵的對手,莫說只她一人,就是連她的同伴一起上,也奈何不了他。

異常淡定的王小兵左手抓住戴玉鐲女人打過來的右手,隨即,他右掌扇了過去。左右開弓,打在戴玉鐲女人的臉上,哩啪啦,耳光聲響成一片。

不消幾秒鐘,戴玉鐲女人粉臉便已紅通通地微腫起來,那還是王小兵手下留情才沒有腫起老高。

可能是戴玉鐲女人被打得昏了,一時靜了下來,但那雙鳳目還是死死瞪著王小兵,半晌,轉過頭看著她的同伴,才殺豬般嚎叫道:「快幫我叫鋒子過來1

一個女人立時走到大堂的前台,拿起公用電話撥了個電話。

「你先帶你媽回去,然後再來找我。我會在這裡等你。」王小兵見陳福蓮布滿滄桑的臉龐露出驚愕之色,知道她受了驚,便叫何大沖送她回家。

何大沖覺得也有道理,便要帶著媽媽走出君豪賓館大堂,不過,此時,那個戴玉鐲的女人發飆了,衝過來,張開雙臂作阻攔狀,比潑婦還要潑婦,嚷道:「打了人就想走,沒這麼容易!給我站住!不講清楚,別想走!老娘跟你沒完1

其他幾個女人也走過來幫腔,一副黑社會女老大的樣子。看來這幫女人平時也是高高在上,慣於頤指氣使,對付這種小平民特別有氣勢。

何大沖頓時怒髮衝冠,星目射火,雙拳指骨必剝必剝作響,就要動那幾個女人。

因為是在君豪賓館里,庄妃燕身為大堂經理,也不想看到事態進一步惡化,便用懇求的眼神向王小兵救助。王小兵體諒庄妃燕的難處,勸住了何大沖,然後冷冷地盯著那個戴玉鐲的女人,道:「我會留在這裡跟你解決這件事。這位老婆婆身體不好,要回家休息。如果還有人敢阻攔,那就不要怪我不給面子1

話語雖平緩,但字字如刀子一般有力。

庄妃燕也道:「就這樣。他答應的事絕不會食言的。大家商量解決就好,不要動手。」

戴玉鐲女人見王小兵目光之中蘊含的殺氣越來越盛,早已心生些許膽怯,但還佯裝很鎮定,著臉道:「好,老娘不怕你會飛了!走著瞧1說著,帶著幾個姐妹淘站在門口處,好像要擋住門口,不讓王小兵逃跑。

看這戴玉鐲的女人氣焰那麼囂張,王小兵也猜測她有些來頭,但不知底細,既然她會來這裡吃早茶,估計也不是第一次光顧君豪賓館,暗忖庄妃燕或許知道些許她的背景,於是,走到了庄妃燕身旁,道:「這個蠻橫的女人你認識嗎?」

「我聽說她老公是派出所殷伍濤。om」庄妃燕小聲道。

「哦,怪不得埃我說呢,要是沒有些後台,怎麼敢這麼拽,簡直就是目中無人。還真以為可以橫行了。」王小兵瞟了一眼戴玉鐲的女人。

「你準備怎麼解決這件事呢?」庄妃燕美眸凝視著王小兵,關心道。

「她要怎麼解決就怎麼解決。」王小兵已做好了應戰的準備,如今的他見過了不少世面,遇事就更加淡定與冷靜。

「她好像要叫人打你。你想到應對的辦法了嗎?」庄妃燕明眸里露出關懷的神色。

「你沒見過我打架嗎?我會怕她?隨便她怎麼玩,我都奉陪到底。」王小兵笑道。

庄妃燕也莞爾一笑,如果是以前,或許她會很替他擔心,但早已見識過他的能力,不但個人打架能力強,而且在道上也認識不少人。因此,她對他蠻有信心的,相信他能輕鬆處理好這件事。

在不知不覺間,從剛開始時對他沒什麼感覺,到漸漸有了印象,再到如今對他比較在乎,當他遇到什麼麻煩時,庄妃燕心裡就會為他著急。明知他已有了女朋友,也經常對自己說,自有他女朋友會關心他,自己不必理他,可是,每每到了他有危險時,她就會情不自禁地為他擔憂,心中老是暗中祈禱,希望他沒事。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她也知道他對自己有意思,但卻還不能接受她,不過,每當見到他的時候,她心頭就會湧起一股淡淡的甜蜜,心情會好很多。

她希望每天都能見到他。

身為大堂經理,庄妃燕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但只要站在了王小兵身邊,就不想離開,只是與他站在一起,都能感受到那一絲絲讓人舒服的溫馨。

雖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但她與他目光相接觸那一剎那,彼此都能體會到對方眼神里的那份情意。每當他的視線射過來,她總是有些不好意思,會微微垂著頭,佯裝看其它地方,避開他含情的目光。只是她的唇邊會泛起迷人的笑意。

她懷疑自己真正喜歡上他了。

庄妃燕雖是個很現實的姑娘,不單要求另一半家境好,而且還幻想另一半是白馬王子,縱使沒有劉德華那麼帥哥,也要有梁朝偉那麼俊美。王小兵的外貌,當然不能跟劉德華與梁朝偉相比,不過,他的陽光笑容與堅毅成熟的臉龐也是女孩子較為喜歡的類型之一。她就是被王小兵的陽光笑容迷祝自從認識了王小兵,她心裡便有了他的影子。

「你弟還是跟他混嗎?」王小兵說的他是指霍啟民。

「嗯。我都替他擔心。那天晚上,你走之後,他還叫了幾個人來,要找你報仇。我害怕他有一天會被人砍傷。om~」說起正在道上混的弟弟庄向遠,庄妃燕俏臉上顯露慈母般的關懷之色。

「我會幫你管好他的。給些時間我,不會令你失望的。我會想辦法讓他離開霍啟民的。」想到要泡庄妃燕,要是不把庄向遠收服,那確實有些棘手。

「真的?那我先謝謝你了。」庄妃燕露齒而笑。

「你我之間,還那麼客氣幹什麼。你的也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你的。讓我倆好好教育好他。」王小兵眨了眨眼睛,語含他意,笑道。

「你呀,說話正經點行不。」嘟了嘟玉唇,庄妃燕做出一個表示討厭的表情,但滿臉的笑意足以說明她此時的心情好到爆棚。

「我說的很正經埃」王小兵聳了聳肩,「比黃金還要真。」

聞言,庄妃燕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但美眸里射出的卻是那麼溫柔的目光,教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覺得她帶有絲毫的惱意。

王小兵與庄妃燕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卿卿我我,談笑風生,彼此都感受到了濃濃的情意。他和她的歡聲笑語,與那個戴玉鐲女人和她的姐妹淘們滿臉陰鷙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戴玉鐲的女人目光總是那麼怨毒,盯著王小兵,似乎要把他融化成水一般。她臉頰還有清晰的指痕,像是烙在上面的,微紅,頗為刺目。

一會,有君豪賓館工作人員找庄妃燕,她便去處理賓館的事務了。

王小兵瞥見戴玉鐲女人正狠狠地瞪著自己,便決定去會一會她。

本來,要不是給面子庄妃燕,王小兵也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陪幾個女人閑扯,如今,他既然答應要把事情徹底解決,也就不會輕易離開。當見到那戴玉鐲的女人用那麼不友善的眼神瞪自己時,便微微一笑,朝她筆直走了過去。

他只是要去問問她還要多長時間才能有結果。

戴玉鐲的女人被王小兵摑過幾巴,對他非常痛恨,現在見他走過來,不知是不是又要左右開弓打人,頓時露出怯怯的神色,她的同伴也一樣心神不寧,害怕被王小兵打。

「喂,你到底想怎樣解決這件事?」王小兵掃視一眼口紅塗得像血的戴玉鐲女人,淡淡道。

「你個協…,你等著,我會跟你好好解決的1戴玉鐲女人本想說「小癟三」的,但王小兵就在面前,怕說出來惹起他火氣,一個飛毛腿踢過來,那就是撿來的痛苦,於是,生生吞回了「小癟三」三個字。

「我時間很寶貴,二十分鐘之內,你還不作出決定,那我就要走了。」王小兵看了看手錶,開始計時間。有意要氣一氣她。其實,他有的是時間。

「你,你敢走!我不會放過你!敢打老娘,我要你好看1戴玉鐲女人沒有叫人去請她丈夫殷伍濤來,那是由於她感覺用一般的江湖手段就能震懾住王小兵,還不需要殷伍濤出面。畢竟殷伍濤的身份比較特殊,不可隨便叫來鎮壓人。

「那是你自找的!二十分鐘之後,你敢再阻攔我離開,就再扇你十個耳光1王小兵以嚴肅的口吻說道。

「你!你!你!你給老娘記住!我要你不得好過1戴玉鐲女人氣急敗壞地嚷道。

王小兵也懶得與這樣的潑婦多說一句,隨後,在大堂的一張餐桌旁,找了張椅子坐下來,點燃一根三個五牌香煙,半眯著眼睛,優哉游哉地抽煙消遣時間。閑暇的時候,他腦海里浮現出董莉莉的胴`體,憶起與她做快活的體育互動運動,整個人精神就抖擻起來。

大約十多分鐘之後,一輛半新舊的銀色麵包車疾馳到君豪賓館門口,急剎停下來,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如果不是有急事,也不會把車開成這樣。車子還沒停穩,車門便被打開了。

大堂里的食客都被尖銳的剎車聲嚇到,扭頭看向門外,感覺有事情要發生了。

隨即,五個粗壯的男青年從麵包車走下來,快步走進君豪賓館。看那些男青年殺氣騰騰的樣子,便知道是要來打人。為首的男青年身形更是剽悍,身高達到一八米左右,虎背熊腰,單看那體格,就能震懾住不少對手。

那個戴玉鐲女人見到救兵來了,緊繃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酷的笑意,向那個為首男青年招手,大聲道:「鋒子,快過來,幫我打死那個小癟三1

「龐阿姨,哪個?」戴玉鐲的女人名叫龐連喜,而叫鋒子的男青年叫華致鋒,生就一對招風耳,說話間,已走到龐連喜面前。他抻袖捋臂,目光灼灼,掃視一圈大堂,好像已等得不耐煩,要立時揍別人一頓。

「那個,喏,坐在那裡抽煙的,給我往死里打!出了什麼事,我負責任!把他的手腳給我打斷!讓他站不起來1龐連喜指著王小兵,氣勢洶洶道。

「他?」華致鋒點了點頭,循著龐連喜所指看過去,同時就要抬步衝過去,但視線落在王小兵的臉龐上時,彷彿憶起了什麼,身形頓時凝住不動,臉上的暴戾之色立時減半,眼神之中顯出一絲膽怯。

「還不快點給我打!等什麼!把他打死了,我都負責1龐連喜已等不及了,只希望能把王小兵打殘,以報他扇自己耳光的大仇。

「呃,這個……」華致鋒好像泄了氣的皮球,沒了威風凜凜的架勢,整個人蔫了一圈,忽然吞吞吐吐起來,還是站在原地,沒有要動手的意思,瞥了一眼王小兵,便不敢再看過去。

「什麼這個那個的,給我打!有什麼事我罩著你!怕什麼!還不快動手1龐連喜還以為華致鋒是怕鬧出人命或打人致重傷而要被派出所刑拘。以往,她吩咐他做的事,無不爽快去干,如今卻是拖拖拉拉的,也不明他到底是怎麼了。

其實,華致鋒這種黑社會的人,根本不會怕什麼坐牢,只是他認出了王小兵,他知道王小兵是洪東妹的乾弟,所以,不敢動手,愣在原地,也不知如何是好。王小兵與他不熟,但也見過他。

何況,華致鋒也聽說王小兵是個打架好手,等閑三五人不是他對手,如今,自己帶了四個人來,就算不給面洪東妹,執意要打王小兵,那也未必打得過他。這是華致鋒不敢動手的第二個原因。

王小兵早已做好了打架的準備,只要對方衝過來,那首先就掄起椅子砸過去,把為首的打倒,然後再收拾另外四個。不過,等了片刻,卻不見有人敢上來,心裡暗自好笑。掃視一圈,見五個空手而來的男青年站著不動,也不知他們玩什麼把戲,但要干架,那也是小菜一碟,不須放在心上,什麼時候打都行,他隨時可奉陪。因此,站了起來,走過去。他倒想問一問對方要怎麼搞。

「現在研究出怎麼解決那件事了嗎?」王小兵冷峻的目光從龐連喜的臉面上移到華致鋒面上,道。

「鋒子,就是這個小癟三,給我狠狠地打!你們一起上!不用留情1龐連喜歇斯底里尖叫著,近乎命令華致鋒動手。

華致鋒見王小兵瞧過來,連忙移開了視線,不敢與他對視。他從王小兵的眼神里讀出了什麼叫做兇狠與無畏。瞥了一眼龐連喜,左右為難,略顯尷尬,伸手不停地撓頭,不知所措。他是沒膽對王小兵動手。

「呃,龐阿姨,我,這個,其實很麻煩,這個忙我幫不了。」華致鋒垂頭喪氣,結結巴巴道。

「什麼?1聽了華致鋒的話,龐連喜火冒三丈,辛辛苦苦叫了人來,卻說打不了王小兵,心裡氣憤之大,可想而知,「你怎麼了?你傻了嗎?沒有聽到我說什麼嗎?我說,給我打死這個小癟三!出了什麼事,我都負責1

「我,我,真的幫不了忙。對不起,龐阿姨。」華致鋒不好意思說自己惹不起王小兵,忸忸怩怩的,又不說明白,使龐連喜如墜五里霧裡,一片糊塗。

「那你來這裡幹什麼?!連我的話你也不聽?你傻了嗎?!耶!今天是撞邪了!老娘是在做夢嗎?」龐連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忠實聽話的華致鋒居然也反常了。

雖被罵得狗血淋頭,但華致鋒就像一樽石像一般,立在原地,紋絲不動。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尷尬的局面,出手不是,不出手也不是,如今是騎虎難下,有苦說不出。

龐連喜的幾個同伴也傻眼了,她們了解華致鋒是十分聽龐連喜的話的,可是現在,卻出現了這麼難以理解的情景,真讓人摸不著腦袋。

庄妃燕在一旁看著,也感到奇怪,因為來了打手卻不敢打王小兵,那是什麼原因呢?她也想不明白,心裡對王小兵的那份敬佩又增加了一分,只感覺他實在是一個十分有能力的男子。起先,還擔心他被打,現在看來,那擔心都是多餘的了,至此,她焦慮的臉色消散開了,取而代之的是欣慰之色。

看到華致鋒不肯聽龐連喜的命令,庄妃燕暗中高興,心裡只一個勁地喚道:不要聽她的!不要聽她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