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91章權貴女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頭被扁擔磕中,頓時尖叫起來,伸手摸著額頭,居高臨下,瞪著一雙鳳目,罵道:「瞎眼貨!老不死的!沒看到老娘嗎!本來心情好好的,被你這棺材貨弄得急躁1其他幾個女人也圍著陳福蓮,一副要將她生吞的架勢。<...

在兩人緊緊抱在一起的那瞬間,雖是隔著衣服,但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頗為美妙。

王小兵的嘴巴還吻在庄妃燕的脖頸上,也不想離開,用臉頰輕輕摩擦她的臉頰,柔滑而溫潤,非常舒服。他有一股衝動,想要把嘴巴往下移,由乳溝那裡登上她胸前兩座神秘而誘人的山峰上,在那裡尋找鮮奶或者修鍊柔舌功。想到近在咫尺,卻是不能登山,實在是微有不甘。他褲襠里的絕世寶刀有了感覺,漸漸地硬了起來。

「嗯」

玉脖被吻了一下,庄妃燕又肉跳了一下,發出撩人的聲音,發覺他的舌頭在自己的脖子根處游移不定,頓時渾身酥軟,而此時,她也能清楚感覺到他的呼吸變粗了,鼻息呼在自己的脖子上,也酸溜溜的,微癢。

在那催情的一剎那,王小兵恨不得剝去她的衣服,與她大戰起來。緊緊摟著她,兩眼射出興奮的光芒,盯著她,但見到她正撅著紅唇,美眸里儘是慍色,他體內的欲`火又降了些。

「咯咯……」他乾笑著。

「壞蛋。」她蹙了蹙秀美,揚著鼻翼,嘟著嘴,道。

王小兵頗為關心道:「沒事。om~」說時,一手摟著庄妃燕的纖腰,一手幫她將垂下來的秀髮挽到耳根後面。

虛驚一場,庄妃燕還在大口大口喘息,俏臉微紅,連忙道:「還不放開我。」

「我幫你把衣服撫平。」說著,王小兵雙手幫她將溢出來的白襯衫束進褲子里,同時盡情地撫摸她的小蠻腰,恨不得立時將兩掌殺到她胸前兩座傲人高峰上,在那裡修鍊鐵爪功。

「你!你」庄妃燕又羞又窘,揮舞著兩隻小粉拳向王小兵打去,「你太壞了」

「咯咯,我是好心幫你埃好心得不到好報。」王小兵兩手快速撫摸她美`臀一下,旋即向後飄去,笑道。

「你」庄妃燕明知他揩自己的油,嘟著朱唇,追了過去,要報一摸之仇。

「咯咯……」

走廊上迴響一連串爽朗的笑聲,王小兵只往廁所退去。

快到男廁所的入口了,便道:「不要再跟進來了。不然,別人會懷疑你想偷窺男人。」

「噗哧」一聲,庄妃燕又忍不住笑了,微慍的俏臉溢滿了醉人的笑意,明眸也一樣射出喜悅的神色,教人疼愛有加。om~

「等你出來了再收拾你。」庄妃燕嬌嗔道。

「那你可要等一萬年埃」王小兵走進了廁所。

庄妃燕跺著腳,嘴角噙著笑意,努了努嘴,望著王小兵的背影,想起剛才與他的嬉戲,感覺到無窮的溫馨,居然露齒而笑,想了想,轉身自去忙活了。

等到王小兵上完小便,回到台秤那裡時,都已快秤完蔬菜了。一會,結了款,陳福蓮拿著幾張鈔票,有十元的,也有五元的,還有一元的,加起來也沒有超過三十塊,不過,她已很滿足,臉上那蓄滿了歲月風霜的皺紋也隨著快樂的笑容而舒展開了。

王小兵與廚房大佬約定,以後就多採購陳福蓮的蔬菜。廚房大佬心中雖不願,但也不敢得罪古家豐,只得同意下來。王小兵也沒讓他太過失望,將兩包三個五牌香煙塞給了他。起先,廚房大佬還推讓一番,一會,便收下了。

隨即,陳福蓮拿著扁擔,何大沖拎著兩個籮筐,與王小兵三人一起經過大堂走出君豪賓館。陳福蓮明顯很高興,因為有了君豪賓館的採購,她種的蔬菜就不愁賣不掉。

早上來君豪賓館喝早茶的人也不少。

這時,幾個穿著入時,打扮潮流的女人說說笑笑,迎面走過來。而陳福蓮右手握著扁擔,可能是跟王小兵說話,也沒注意對面有人走過來,手中的扁擔碰中了那幾個女人之中的其中一個,也就是戴著玉鐲的那個。

「啊喲」戴玉鐲的那個女人額頭被扁擔磕中,頓時尖叫起來,伸手摸著額頭,居高臨下,瞪著一雙鳳目,罵道:「瞎眼貨!老不死的!沒看到老娘嗎!本來心情好好的,被你這棺材貨弄得急躁1

其他幾個女人也圍著陳福蓮,一副要將她生吞的架勢。

陳福蓮是個道地的老實農婦,估計平生還是頭一遭來君豪賓館,如今看那戴玉鐲的女人像是有錢有勢的人,頓時嚇得縮小了一圈,本來就有些佝僂,此時更是矮了一截,怯怯地睜著一雙昏花的老眼瞧著那女人,好似嚇傻了,微微張著嘴,卻什麼也沒有說。

看到陳福蓮只愣著,又不說道歉的話,戴玉鐲的女人更加來火了,板起臉來,近乎吼道:「耶,你個老貨!打了人還強賴死是不是!老娘可不怕你!哼,今日你不賠老娘一百塊,絕不饒你1

「我,我,我……」陳福蓮真的被嚇糊塗了,我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

那個戴玉鐲的女人的同伴又在一邊嘰哩咕嚕的,叉著腰,指手劃腳的,也在數落陳福蓮。

可憐一個老農婦被這幾個富貴女人欺負得滿臉驚惶,也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還有兒子何大沖與王小兵在身邊,她連忙朝他倆望過去,用眼神求助。

這時,站在一旁的何大沖額頭青筋暴突,臉龐肌肉擰成一條條,星目射出刀子一般的目光,死死瞪著那幾個女人,雙拳已攥緊,渾身因憤怒而微微顫抖。

不過,那個戴玉鐲的女人似乎並不害怕何大沖,道:「想怎麼樣?想打架嗎?老娘可不怕你1

大堂經理庄妃燕也走過來了解情況,問道:「什麼事呢?」

「你們賓館怎麼讓這樣不三不四的人進來,用扁擔打了我,還想來嚇唬老娘!別以為老娘好欺負!叫她賠錢1戴玉鐲的女人十分囂張,瞪著庄妃燕,要她處理。

「扁擔打了一下,不重,不如就算了。這位老婆婆向您道歉,行不?」庄妃燕想了想,拿出一個折衷的辦法,道。

「道歉?哼,想這麼容易就敷衍老娘!呸!老娘的好心情都被這老貨弄沒了,還道個毛的歉1戴玉鐲的女人鳳目圓瞪,越說越有理,聲音越來越尖,近乎吼叫了。她忽然抬腳就向陳福蓮小腹上踹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