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90章美人在側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到了那裡之後,王小兵與何大沖兩人抬著兩籮筐蔬菜走進大堂,正好遇到庄妃燕,她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笑道:「小兵,你做菜販了?」「沒有,是這位阿婆的,拿來賣給你們。你們廚房大佬在哪裡?古家豐應該跟他說過...

那男青年撓了撓頭,眨了眨眼,再定睛細看王小兵,發覺並非幻影,便露出了粗獷的笑容。om~

「你住這裡嗎?」王小兵訝道。

「是埃你?」男青年就是當日王小兵在路上救過的那個人。

「我幫你媽運菜到菜市常」王小兵已猜到這個男青年就是何金貴的兒子,「還有一個煎蛋,你吃。」

「不用。你吃。」男青年在八仙桌旁邊坐下。

「你們認識?」陳福蓮還不知是怎麼回事。

「是埃」王小兵也不便將那麼血腥的事情告訴老人家,是以,並不多說。

「我一直找你,找不到你。想不到在這裡碰到你。想跟你說聲謝謝。」男青年抽出一根雙喜牌香煙,遞給王小兵,又抽出一根遞給何金貴。

王小兵接了香煙,夾在耳根上。

兩老知道王小兵與自己的兒子相識,也更親近了。

「還不知你叫什麼名呢?我叫何大沖。」男青年點燃了香煙,叼在嘴角,道。

「我叫王小兵。」王小兵聽到何大沖三個字,感覺頗為熟悉,但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聽過,只是有些印象。

「你是洪東妹的乾弟?」何大沖神情怔了怔,臉上的笑意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肅殺之氣。

「是啊,你怎麼知……」說著,王小兵忽然記起洪東妹說過何大沖這個名字,就是那個要刺殺她的人。至此,他也立時警惕起來,怕何大沖驟起發難。

短短几句話,兩人的臉色便沒了笑容,都是那麼的冷峻,彷彿是仇人相見,四目相對,目光犀利而刺人。

陡然之間的敵對氣氛,使客廳里蒙上了使人壓抑的感覺。

兩老也不明白王小兵與何大衝到底怎麼了,看看這個,又瞧瞧那個,只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怎麼了?」陳福蓮問道。

「沒事。」王小兵心念電轉,目光始終盯著何大沖,他聽洪東妹說過何大沖當過兵,槍法比較准,現在面對著何大沖,怕他身上有槍,不得不格外小心。

「你們怎麼了?一副鬥雞眼。剛才還有說有笑。」何金貴也頗為疑惑道。

「沒事,沒事。」王小兵也不想嚇著兩個老人家,臉上又露出了陽光的笑容。

可能何大沖也意識到了王小兵是不想給兩老難堪,於是,也冷笑道:「要不要喝一杯?」說著,便去打開一個小柜子。

王小兵不知他是不是要找槍或者什麼兇器,於是,跟上一步,道:「可以啊,什麼酒?」他認為,只要自己貼近何大沖,那就不會給機會對方開槍。

「糯米酒。」何大沖拿出一個500升裝的酒瓶,朝著王小兵晃了晃。

陳福蓮連忙去洗了兩個瓷杯過來,放在八仙桌上,頗為不解地瞧著兩個青年,不知他倆到底要幹什麼。

何大沖看了一眼陳福蓮,道:「媽,沒事,你去忙。我跟他說幾句話。」

王小兵也道:「阿婆,遲點去君豪賓館也行的。」

「好的。」陳福蓮與老伴兩人出了門,何金貴扛起鋤頭,陳福蓮拿著鎬頭,到屋後去整理那片花生地了。

如今,屋裡只剩下王小兵與何大沖兩人,氣氛依然緊張。

「你是準備來打我的?」何大沖目光如電,盯著王小兵,道。

「不是。」王小兵也想不到他會問這樣的問題。

「金毛鼠那件事,是洪東妹策劃的?」何大沖喝了一口糯米酒,道。

「不是。om~」王小兵也舉起酒杯,嘗了嘗糯米酒。

兩人目光對視,數分鐘之後,何大沖不得不移開目光,因為他眼睛有點痛,根本無法與王小兵那平靜但蘊含著無窮殺氣的目光相抗衡。////他是一個當過兵的人,也算是一條硬漢,但都被王小兵的氣場震懾住,心裡暗忖:這小子的氣勢好強!我心裡怎麼會生出怯懼呢?

「聽說你要為金毛鼠報仇,去暗殺洪東妹?」王小兵從耳根取下香煙,點燃,悠然地吸著。

「是。」何大沖居然爽快道。

「那你就得過我這一關1想到洪東妹對自己關懷甚多,王小兵也想為她出些力。

「這麼說來,你是要跟我為敵了?」何大沖瞪起一雙眼睛,道。

「對1王小兵左手捻著香煙,右手已摸向小腿,準備抽出軍刀。他想擒下何大沖,將之帶去給洪東妹。

「我欠你一條命。現在拿去1本來以為何大沖會即時發難,想不到他昂首挺胸,一副等死的樣子。

王小兵笑了。他是第一次遇到這麼不怕死的人。於是,舉起了酒杯,意思要跟何大沖乾杯。何大沖也不客氣,幹了杯,一仰脖子,飲盡杯中的糯米酒,等待王小兵動手。

「其實我們可以做朋友,你說呢?」王小兵放下酒杯,道。

「可我發過誓要為金毛鼠報仇。」何大沖也想與王小兵結為朋友。

「你說你的命是我的,那你就應該聽我的。」王小兵道:「只要你按我的法子去做,就可化解這段恩怨。我們就可以成為朋友。」

「說說看。」何大沖已對王小兵沒有任何惡意。

於是,王小兵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何大沖。半晌,思索完畢的何大沖同意按王小兵所說的方式去做。

「那天追殺你的是什麼人?」王小兵饒有興趣道。

「我在霍向陽開的地下賭場輸了錢,借了他的高利貸沒還,他找人來砍我。」何大沖不想讓爹媽知道這件事,在說時,特意將聲音壓低。

聞言,王小兵才知何大沖跟霍啟民其實也有仇恨。

何大沖忽然道:「聽說你要跟霍啟民打架?」

王小兵微微點頭道:「他找我打群架。」

何大沖道:「我幫你。」

兩人對酌幾杯,何大沖便去叫母親回來,王小兵已將一擔蔬菜扎在車尾架上了。這樣,何大沖載著陳福蓮,王小兵載著蔬菜,一起到小樹林的君豪賓館。

到了那裡之後,王小兵與何大沖兩人抬著兩籮筐蔬菜走進大堂,正好遇到庄妃燕,她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笑道:「小兵,你做菜販了?」

「沒有,是這位阿婆的,拿來賣給你們。你們廚房大佬在哪裡?古家豐應該跟他說過的。」王小兵笑道。

「跟我來。」庄妃燕帶路。

一會,便找到了廚房大佬。他看了看籮筐里的蔬菜,見品質不太好,但礙於面子,只得買了。用台秤來秤各種蔬菜的時候,庄妃燕就站在王小兵的旁邊,與他站在一起,她感覺有些許的溫馨。她身上的體香裊裊飄來,使王小兵頗為陶醉。

看著庄妃燕頎長玉琢般的脖頸,堅挺而飽滿的雙峰,修長滾圓的雙腿,圓而適中的美`臀,王小兵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一股淡淡的欲`火自小腹下面瀰漫開來,整個人打了個激靈。他決定冒險揩一次油。

王小兵佯裝跟廚房大佬講菜價,右手卻是悄悄地伸到了庄妃燕的后臀,假裝不經意地摸了一把。

剎那間,庄妃燕渾身似乎被電了,肉跳一下,咬著下唇,沒好氣地盯著王小兵。她那雙丹鳳眼白了他一眼,想問他為什麼摸自己的臀部,但又問不出口。

王小兵滿臉笑意,瞥了庄妃燕一眼,笑道:「我去上個廁所。」說著,便往廁所走去。

不過,庄妃燕也跟過來了,想說他兩句。轉了一個彎,到了沒人的走廊,王小兵忽然轉過身來。

「你跟著我幹什麼?我不會偷廁所的衛生紙埃」王小兵攤開雙手,道。

「噗哧」一聲,庄妃燕掩嘴而笑,繼而雙手叉腰,又好氣又好笑,道:「你剛才幹嘛摸我?」

「沒有?」王小兵一臉無辜道。

「哼,還說沒有呢。」庄妃燕哼道。

「怎麼樣摸呢?」王小兵走到她旁邊,「應該是當時我碰了你一下。不是摸。」說著,便伸手又在她美`臀上摸了一把,笑道:「是這樣?我不是有意的。」

庄妃燕俏臉霎時紅了。隨即,揮舞著兩隻小粉拳打過來。

「別打,我這個髮型弄了老半天,特別好看,要是被你打亂了,我今天就不夠帥了。」王小兵往後退著,笑道。

「你……」庄妃燕真的想生氣都生不成,差點笑出眼淚來,「我就是要打亂你的髮型,讓你心疼。」說著,不依不饒地要伸手抓王小兵的頭髮。

王小兵有意賣個破綻,讓她來抓自己的頭髮,卻是忽然身形一矮,伸出腳去絆她一跤。

猝不及防之下,庄妃燕左腳踢中王小兵伸過來的右腳,身子失去了平衡,打了個趔趄,向前撲了過來,好像要跌倒一樣。

「小心1

說時遲,那時快,王小兵立時跨前一步,雙手往前一摟,正好抱著庄妃燕,而嘴唇也不偏不倚落在她潔白無瑕的脖頸上,用舌頭在上面輕輕舔了一下。

而庄妃燕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也撞在王小兵的胸膛上,十分有彈力,讓人想入非非。

等到站穩時,庄妃燕已被王小兵緊緊抱著,她的臉頰也伏在他寬闊的胸懷裡,微微喘著氣,胸前兩座高峰在有韻律地一起一伏,擠壓著他的前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