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87章半夜色鬼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水洗過,怕裡面不衛生。」杜秋梅道。杜堯笙三下五除套套,早已迫不急待,恨不得立刻與杜秋梅在樹下的石磨上大戰起來。杜秋梅卻是走進屋裡,把燈熄了,才走出來。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了刺耳的摩托聲,一...

當他的右手伸進她的兩腿`之間時,發現那裡潮濕一片,滑膩膩的,再加以高超的撫摸,在她大腿內側輕輕掠過,使她身子打個激靈,泉水加劇湧出來。

一股暖和的夜風拂來,將她的秀髮吹起,飄到他的臉頰上,使他微感酥癢。她的豐`臀已使他的寶刀怒氣萬倍,好像就要奮勇作戰,刺穿她的裙子,進入她的胯下,尋找正確的山洞。

兩人臉龐都閃爍著興奮的光澤,眼神是那麼的火熱,一觸便產生火花。

「笑話說了,到你講了。」王小兵繼續撫摸著她的大腿,親了一下她的俏臉,道。

「就是有一個人想追我,我不喜歡他,他夜晚經常到我家門口轉悠。我都不想見到他,所以不回家。」杜秋梅雙手在他的脊背上摸來摸去。

「今晚那人也在你家附近?」王小兵道。

「應該,昨晚他在那裡,我聽他說今晚還會來找我。」杜秋梅吻了一下他的臉頰,道。

「他是什麼人?」王小兵很想知道那個失敗者是何方神聖。

「就是木棉村的村長杜堯笙。」杜秋梅一副洞察秋毫的樣子,道:「跟我套近乎說是幾百年前同一個祖宗的,假意說要幫我改善生活條件,分明就是想睡我。我看到他都想吐。」

聽到木棉村三個字,王小兵怔了怔,想起同班的杜雲佳,繼而想到他爸就就是木棉村的村長。當日,曾在君豪賓館里與杜堯笙有過摩擦,所以現在還記憶猶新。如果換了別人,王小兵至多只是載杜秋梅回去,以男朋友的身份將那人趕走。

不過,如今知道是杜堯笙在作祟,王小兵便想要耍一耍他,讓他不得好過。

「我們去捉弄一番他。」王小兵提議道。

「怎麼捉弄法?」杜秋梅也頗有興趣。

於是,王小兵就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杜秋梅。

杜秋梅聽了,格格笑道:「也只有你才能想到。」

王小兵在她紅唇上輕吻了一下,道:「走,我們捉弄完他之後,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多做運動,人才更加健康。」

「那到時你就在我家過夜。」她也不急在一時,反正長夜漫漫,在床上較量功夫有的是時間。

「行,成全你。」王小兵在她的酥胸上留下一個吻印,拉她起身,去買東西。

成人用品店通宵營業,王小兵買了套套,隨即,又到雜貨鋪去買了一支502強力膠水,買完這兩樣東西,便算是完成了第一步的工作。

接下來便是進行第二步計劃。

在開摩托載杜秋梅回家的路上,杜秋梅伏在王小兵的背上,不但用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撞擊他的脊背,還用雙手不安分地伸進了他的褲襠里,拉開褲鏈,放出他的寶刀,用十指去跟寶刀戰鬥。

寶刀迎風,霍霍震動。

渾身欲`火燃燒的王小兵擎著寶刀駕駛摩托,拉風倒是拉風,只是寶刀沒有找到合適的山洞發揮應有的本能,確實委屈了。他想立刻停下車,將她的豐`臀征服,但想到還是先回去整治杜堯笙,然後再跟她快活一回,有的是時間,才沒停車。

「梅姐,幫我拉上褲鏈。」王小兵感覺寶刀吹夜風也不能減低那份灼熱。

「咯咯,這樣蠻好的。」杜秋梅雙手像是在呵護著一件寶貝似的,既小心翼翼又不失狂野地與寶刀玩耍。

「要著火了。」王小兵打個激靈道。

「著火好啊,把我也一起燃燒了。」杜秋梅笑道。

「待會要你求饒。」王小兵道。

「咯咯,如果我暈過去了,那就不用求饒了。om」在幾次的大戰之中,杜秋梅也曾經差點暈了,不過,還是挺住了,至多只是處於半昏迷狀態。

「好,明天讓你走不了路。」王小兵加快了車速,笑道。

杜秋梅格格笑著,好像撒嬌似的,雙手握著王小兵的無雙寶刀,加勁地撫摸他的寶刀,讓他興奮得快要飛起來。偶爾,她還把頭伸上去,去跟他接吻,動作有些危險,但還是完成了激情一吻。

王小兵駕駛著摩托,倒像是坐在雲里一般,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除了寶刀被她撫弄之外,背脊也受到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的按摩,一壓一彈,再則左右磨動,他的脊背傳來一陣陣酥麻快感,直透腦際,好不快活。

除此之外,她還伸舌頭在他的后脖頸上輕輕舔著,那股酸酸的感覺使他不時打激靈。他只恨不得立時將她征服在寶刀之下,教她安分些許。但要趕時間去會一會杜堯笙,才繼續趕路。

星月交輝,四野披上銀色,朦朦朧朧的,是一個偷情的好時光。

不消半個小時,便已到了新寨村的村口處。離杜秋梅的房子也不遠了。於是,王小兵把摩托停在了一棵槐樹下,讓杜秋梅步行回去。只是不知杜堯笙有沒有在她家附近,如果沒有,那就沒法按計劃進行。

杜秋梅先走向自己的房子,王小兵則坐在槐樹下等待。

一會,杜秋梅便走到了自家房子前,左右掃視一圈,沒見到杜堯笙的身影,但屋裡傳齣電視機的聲音與男人與小孩的說話聲。門外停著一輛摩托車,但卻不見人。

當她敲了門,兒子杜可傑打開門之後,杜秋梅發現杜堯笙赫然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她暗吃一驚。

大膽的杜堯笙居然敢進她家裡坐著,杜秋梅又好氣又好笑又有些害怕,要不是王小兵也來了,今晚都不知如何是好。

挺著個啤酒肚的杜堯笙見到杜秋梅,笑道:「秋梅,這麼晚才下班啊?」

「你找我有事嗎?」杜秋梅心裡暗怪杜堯笙色膽包天。

「是埃我想在你的食品門市部里採購些東西,能談談嗎?」杜堯笙拋出一枝橄欖枝,色眯眯的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

「可以。」杜秋梅點頭道。

「吃夜宵嗎?不如邊吃邊談?」杜堯笙想灌醉杜秋梅,再行極樂之事。

「不用,到外面說。」說著,杜秋梅朝杜可傑瞥了一眼,道:「還不去睡覺。」

杜可傑伸了個懶腰,便走進自己的房間了,自從王小兵成為他的老大之後,他就聽話多了,不像以前那麼動輒就頂嘴。

杜秋梅與杜堯笙走出門口,站在門前一棵番石榴樹下。樹影婆娑,夜風習習,正是談情說愛的好場地。兩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秋梅,你知道我非常喜歡你的。」杜堯笙放膽說道。

「這事不用說了。我男朋友知道了,會對你不客氣的。」杜秋梅著臉,冷冷地盯著杜堯笙,淡淡道。

「如果你肯跟我,我保證你以後的生活會過得更舒服。」杜堯笙引誘道。

「怎麼舒服法?」杜秋梅問道。

「我每月給你五百元生活費,怎麼樣?」杜堯笙做個村長,也撈到不少油水。

「讓我想想。」杜秋梅佯裝心動。

「不用想了。今晚就開始。」杜堯笙老二早已挺了起來,按捺不住,想要跟杜秋梅大戰一常

下一秒,杜堯笙已自己拉開了褲鏈,恨不得立刻進入她的身體。他窺伺她的美貌多時,一直未能得手,如今算是豁出去了,直接來她家找她,開門見山問她,要來個快刀斬亂麻。

「不要,我男朋友說今晚要來,如果撞見就不好了。」杜秋梅道。

「我也是你男朋友埃」杜堯笙以為杜秋梅是在找借口,體內欲`火早已燒遍全身,再不找個山洞來滅火,那就要受不了了。

「你那麼急幹嘛,在這裡等著,我去拿個套套給你。」說著,杜秋梅旋即進了屋,一會,拿著一個套套出來,遞給杜堯笙,「快戴上。」

「好1杜堯笙興奮之極,立即把套套戴上,「咦,這個裡面好像有水?」

「我用水洗過,怕裡面不衛生。」杜秋梅道。

杜堯笙三下五除套套,早已迫不急待,恨不得立刻與杜秋梅在樹下的石磨上大戰起來。杜秋梅卻是走進屋裡,把燈熄了,才走出來。

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了刺耳的摩托聲,一輛摩托向這邊疾馳而來。

杜秋梅佯裝大驚道:「不好!我男朋友真的來了!他脾氣暴躁,要是見了你,會砍死你的!快走1

「不會?」畢竟是來偷腥,杜堯笙也不想當場被抓姦,心裡沒底,要開摩托已來不及了,連褲鏈也沒拉上,便如喪家之犬匆匆而逃,繞到屋後去躲藏。

只一會,王小兵便來到了屋前,捏著鼻子,壓著聲音,粗魯問道:「他奶奶的!有男人來找你嗎?」

「沒有,是別人的摩托,停在我家門口。快進來。」杜秋梅也假裝很驚慌,語聲有些震顫。

王小兵忍不住偷笑,推著摩托,與杜秋梅走進屋裡,關了門,聆聽外面的動靜。

杜堯笙躲在屋後面,大氣不敢出,心裡又驚惶又失望,覺得差點就得到杜秋梅,卻是運氣不濟,套套都戴上了,但只是空歡喜一常想到套套,才記起沒脫下,於是用手去剝。卻是剝不下來,他忽然瞪大了眼睛,現出憤怒的神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