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86章卿卿我我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感使她嬌呼連連。同時,她的豐`臀也好像坐在彈簧床上,一起一伏。她是坐在他大腿上的,豐`臀壓著他的寶刀,當她豐`臀有韻律地作起落運動時,也使他的寶刀一起一伏,每次起伏之間,都能產生巨大的興奮感,傳到他的...

他瞥了一眼她,她也含情脈脈地凝視著他,彼此都能從對方的視線里讀出那份灼熱的情意。兩人體內的欲`火都按捺不住了。

「小兵」她膩聲喚道。

「梅姐」他的呼吸也變得粗重了,褲襠里的寶刀雄赳赳地豎了起來,正在詢問她的山洞在何處。

王小兵咂著嘴,一把將杜秋梅拉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頓時,便能感受到她嬌軀的溫軟。他緊緊抱著她,恨不得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讓自己的絕世寶刀永遠鑲嵌在她的山洞裡,那樣才解當前的性饑渴。

他與她的體溫在上升,好像兩團烈焰,現在結合在一起,欲`火便真的燃燒起來了。兩人的呼吸都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響,與池塘里的發出來的蟲鳴和成一曲春夜曲,頗為誘人。

雖是隔著衣服,但彼此一樣能感受到對方的溫存之火熱。

她的豐`臀很有彈性,又圓又大又翹,乃是女人臀部的經典,只要她豐`臀一露,著實能將鋼鐵男人磨成粉。她的股溝又深又長,能把男人的老二夾`緊,然後進行打磨拋光。而她的腰卻是那麼細,頂著兩座珠穆朗瑪峰,真讓人害怕承受不起山峰的重量而彎下來。om~1778go

於是,他左手托著她左胸珠穆朗瑪峰,右邊托著她右胸珠穆朗瑪峰,幫她定住兩座珠穆朗瑪峰。

當他雙手托著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的時候,便感到了珠穆朗瑪峰的重量,沉甸甸的,若是力氣小的人,恐怕很快就要累。他向上推了推,又忽然讓兩座珠穆朗瑪峰下落,如此反覆次數,特別有趣。他暗忖,只要持之以恆,每天托著她兩座珠穆朗瑪峰來鍛練,不須半年,估計也能成大力士了。

「啊哦,啊哦……」

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被他托上托下的,震動起來,嬌軀也搖晃著,無窮的快感使她嬌呼連連。同時,她的豐`臀也好像坐在彈簧床上,一起一伏。她是坐在他大腿上的,豐`臀壓著他的寶刀,當她豐`臀有韻律地作起落運動時,也使他的寶刀一起一伏,每次起伏之間,都能產生巨大的興奮感,傳到他的腦中樞神經。

只一會,他的絕世寶刀便長嘯不已,雖隔著褲子,卻也似乎要刺穿四重布料,殺進她的山洞裡。

她發覺他呼吸越來越急促,知道他欲`火焚身,便做出更加撩人的動作,時而用豐`臀壓他的寶刀,時而用豐`臀磨他的寶刀,使他的寶刀越來越光亮,越來越鋒利。om

「噢噢……」

王小兵在亢奮中低吼著,忽然雙手化爪,往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抓去,使出傳說中聞名的鐵爪功,正好抓在她山頂上的兩粒珍珠之上。

「啊哦1

杜秋梅也抵擋不住他鐵爪功的威力,嬌呼一聲,身子一顫,更加依偎在他的懷裡。

這一回合,兩人打了個平手,四目交織,情意濃濃。他嘴角一扯,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似乎在說:領教過我的高招了?

不過,她醉眼朦朧,朱唇微微一笑,好像在說:你也叫了嘛,我倆算是打了個平手。

兩人的呼吸都越來越快,身體的溫度驟然提升,他與她相擁得那麼緊,暖暖的體溫使彼此都要燃燒起來。

他雙手繼續在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修鍊鐵爪功,而嘴巴卻是湊到了她的玉頸上,伸出舌頭,在那裡修鍊柔舌功。她雙手摟著他的脖頸,撫摸著他的腦袋,而豐`臀依然與他的寶刀在較量。

幾分鐘之後,他的嘴巴已印在了她的檀口上,兩條舌頭好像久別重逢的好友,熱情地纏絞在一起,發出「嘬嘬」聲。

至此,兩人都進入了角色,激吻著,在那美妙的時刻,他與她置身於二人世界里,盡情享受舌頭所帶來的快感。

漸漸地,她的泉眼便溢出了泉水,滲到了他的褲襠上,弄濕了他的褲子,而且,她的泉水還粘在他的寶刀上,使他的寶刀更加光滑。他的寶刀得到了泉水的滋潤,不停地長嘯,希望進入她山洞,在泉眼裡洗澡。

這麼有曲線美的女人,王小兵感到很滿意。他曾經在她的珠穆朗瑪峰上喝過鮮奶,也在她豐`臀里的山洞裡修鍊過絕世刀法。不論是登山還是在山洞裡,都令人血液沸騰。像她這種胸大臀豐的女人,多半沒有美腿,不過,她卻是例外,居然又天生一雙修長美腿,加上長著一張俏臉,真是獨得天厚,羨煞許多女人。

如今,她的身份就是王小兵的情人。他能令她滿足,所以,她對他很依賴。只有他才能令她成為真正的女人。她床上功夫了得,但也敵不住他的絕世寶刀的攻擊。只要他寶刀一出,她便要敗倒在他胯下。

王小兵左手緊緊摟著她的纖腰,讓她背脊與自己的前胸沒有絲毫的空隙,然後右手輕揉她胸前的珠穆朗瑪峰,道:「你家裡有老虎才不敢回去嗎?」

「你說個笑話給我聽。我就告訴你。」杜秋梅一雙縴手幫他梳理頭髮,隨即,用紅唇在他臉上吻個不停,道。

「行。我要說了。」王小兵點頭道:「牧師問一對夫婦:如果五分鐘后就到世界末日,你們想做什麼事?丈夫興緻勃勃地回答:想做`愛。太太白他一眼幽幽地說:那剩下的四分鐘幹什麼?」

「為什麼那個太太會說剩下四分鐘呢?」杜秋梅一時轉不過彎來,疑惑道。

「你想想,每個男人都一樣持久嗎?」王小兵右手放到了她的滾圓的大腿上,輕輕撫摸著,感受那股醉人的滑膩。

「嗯。」杜秋梅穿的是裙套裝,極為享受他的愛撫,「明明是五分鐘,為什麼會剩下四分鐘,難道,那個太太的丈夫只能幹一分鐘?」

「哈哈……」王小兵爽朗笑著。

至此,杜秋梅方領悟到那丈夫床上功夫不成,也格格笑起來。起先她沒想到,那是因為她接觸過王小兵的絕世寶刀,對於絕世寶刀而言,五分鐘連熱身運動都算不上,至少都有一兩個鐘頭那麼長的持久力。因此,她才沒想起世上會有另一種相反的情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