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56章好戲還在後頭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霍啟民拚一拚了。當得知古家豐曾在霍家開的地下賭場輸了那麼多錢之後,王小兵隱隱感覺到他為什麼要幫自己了。或許他是在利用自己,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王小兵決定將計就計,反利用古家豐,讓他「賠了夫人又折兵...

古家豐開著一輛奧迪100離開之後,王小兵自己思索了一遍。

這件事確實不簡單,如果要硬磕霍啟民,那也不會遜色於他,本想去找洪東妹出面幫忙,但想到她也有不少事要處理,不便再多打擾她。加上自己也認識道上不少朋友,把朋友叫上,也足夠跟霍啟民掐一架了。

所以,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麼一想,王小兵鎮定了許多。不過,有一點他不是很明白:那就是古家豐為什麼要這麼熱情地來幫助自己?

不論從哪方面去推理,都有悖常理。何況當時王小兵還打過古家豐,以正常情況來看,他不惱恨王小兵就已經很看得開了,不過,如今他對王小兵非常友好,超出了一般情況。是以,王小兵不得不懷疑古家豐或許是別有用心。

想到許勇也認識古家豐,便向校門口的保安室走去,到了那裡,果然見到許勇正在裡面抽煙。

中午時分,許勇會來學校轉一圈,然後到了傍晚再來轉一圈,一天的任務基本就完成了。

「兵哥,不睡午覺?」許勇見王小兵走進保安室,抽出一根雙喜牌香煙,遞給他。

「你認識古家豐吧?」點燃了香煙,找了一張破爛的沒靠背椅子坐下,王小兵開門見山道。

「認識,不太熟。剛才他還來這裡說找你。怎麼了?」許勇嘴巴與鼻孔都冒著煙氣。

「他是不是跟霍啟民很熟啊?」這是王小兵想問的問題。

「是,是很鐵的朋友。不過,我聽人說前段時間,古家豐在霍啟民父親霍向陽開的地下賭場里輸了十幾萬,傳聞是霍家父子坑了他。」許勇笑道。

「十幾萬是筆大數目了。」九十年代初,一分錢都能買到一顆糖果。

「是了,古家豐來找你幹什麼?」許勇饒有興趣道。

「沒事。」王小兵也不想說那件事。

現在王小兵在道上的實力越來越強,許勇都得刮目相看,早已把他看成是以後的靠山,因此,對他特別友好與巴結。

王小兵曾聽說霍啟民在派出所有人罩著,但不知是誰,問道:「霍啟民有親戚在派出所嗎?」

「是埃小樹林派出所副所長殷伍濤就是他的親戚。要不,他爸開的地下賭場早就被端了。」許勇以非常肯定的口吻回答。

「原來是那鳥人。」想起當日在君豪賓館里與殷伍濤有過小小的不愉快,王小兵對他也沒什麼好感。

「怎麼回事?殷伍濤抓過你?」許勇將煙頭由窗口彈出保安室。

「沒有。我沒有把柄讓他抓。」於是,王小兵把前不久在君豪賓館與殷伍濤的過節簡言說了一遍。

「兵哥,你認識所長朱由略,當然不怕他。換了是我,當時就狠狠罵他一頓。」許勇唾沫橫飛道。

事情已至此,王小兵覺得沒有退路,除非肯向霍啟民低頭認錯,並且賠錢給他,估計方能了結這段恩怨。不過,以王小兵率直大膽的性格,決不會向霍啟民望也明白,要啃下霍啟民這塊硬骨頭,那必然要有足夠的實力,以他如今在道上的實力,也能跟霍啟民拚一拚了。

當得知古家豐曾在霍家開的地下賭場輸了那麼多錢之後,王小兵隱隱感覺到他為什麼要幫自己了。或許他是在利用自己,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王小兵決定將計就計,反利用古家豐,讓他「賠了夫人又折兵」。

主意已打定,還須再進一步觀察古家豐才能確定那廝的真正動機是不是自己所想那樣。

王小兵估摸了一下自己的實力,他還不想去麻煩洪東妹,想憑自己解決這件事。他能叫來幫手的人,除了陳林旺、許勇之外,能保證會出力的就是占仲均了。其他那些道上的朋友,或許會由於種種原因而推諉不來。

其實,就他與謝家化二人,如果真是拚命的話,都可以打倒十個人左右。

所以他很鎮定。

因為世事無絕對,為了保險起見,王小兵決定到時叫占仲均帶人到君豪賓館相助自己,以防吃眼前虧,必竟霍啟民不是善茬,要是輕視了他,說不定會陰溝翻船。

想到許勇是東興中學的保安,平時都要靠別人給面子,才使校園少些校外混混進來鬧事,要是把他也叫去了,以後恐怕他做這個保安,多少有些不便,是故,王小兵決定不叫許勇前往,也就沒把事情原由告訴他。

要想動霍啟民,多半會受到小樹林派出所副所長殷伍濤的找碴,這個情況不得不小心對付,搞不好,自己進號子去吃國家糧,那就悲催了。

不過,幸好與所長朱由略有些交情,正確來說,應該是洪東妹與朱由略有交情,而王小兵又是洪東妹的乾弟,並且親眼目睹了兩人之間的不能見光的交易,相當於握住了朱由略的把柄,屬於同一條船上的人,到時請他幫個忙,估計也不會斷然拒絕。

樹林四少的名頭都是靠實力打出來的,哪一個都是有些斤兩的,並非浪得虛名。

之前,王小兵並沒有想將四少之一的霍啟民撬下來,自己上去坐坐,也弄個兵少的名頭來玩玩,覺得蠻不錯的。直到如今,當古家豐來告訴自己說霍啟民準備動自己的時候,就有了要把霍啟民給踢出四少圈子的想法。

「霍啟民你等著,我不去惹你,你卻要來惹我,那就別怪我不給面子。你號稱樹林四少之一,那我就要踩著你的肩膀上去,代替你四少之一的位置。」

想到要是真的把霍啟民給收拾了,自己成為了四少之一,那也挺有趣的。但是,要真正將霍啟民連根拔起,並非易事。

其實,就實力而言,王小兵早已不比樹林四少差,只是他從來低調行事,不求出名而已。如果是個高調的人,憑藉他是洪東妹的乾弟這一條,就足以讓道上不少人刮目相看。

要與霍啟民較量,這是一件讓王小兵既興奮又緊張的事,因為霍啟民是一個夠斤兩的對手。

出了保安室,王小兵徑往高一男生宿舍返回。路經飯堂時,見到嚴進升與安雲秋正站在校道邊上。

自從王小兵成為學校團委副書記兼女生部部長之後,他在學生會裡的權力其實已不比嚴進升遜色多少,是半斤八兩罷了。

如今,嚴進升與王小兵早已撕裂了表面那層掩飾的面具,翻了臉,彼此見了面都不會有好臉色給對方看。王小兵也聽說嚴進升正在追安雲秋,他本來不想插上一腳的,可是,當他看到嚴進升那怨毒的眼神時,忽然心裡來了氣,暗忖道:「不會讓嚴進升泡到安雲秋。」

於是,也朝嚴進升與安雲秋兩人走過去。

以前,安雲秋對王小兵有些許偏見,後來,便沒有了。她心裡有王小兵的影子,見了他,便有一絲興奮與羞澀,像戀愛的味道。見他走過來,便抿緊了紅唇,瞥了他一眼,隨即,嘴角含笑地移開了視線。

嚴進升追求安雲秋許久,還從來沒見她對自己露出那種嫵媚的笑容,現在,當王小兵要走過來的時候,安雲秋居然露出了那麼迷人的笑容,他實在是嫉妒得很,如果有能力,他會把王小兵撕成兩半。

論打架,嚴進升絕對不是王小兵的對手,不過,說到用眼睛瞪人,他其實也有自己的一套,在學生會裡橫行慣了,經常用眼瞪人,如今,也鼓起一對近視的眼睛,瞪著王小兵,不善的眼神似乎在說:滾開!

但王小兵淡淡一笑,已走到了嚴、安二人的面前。

「雲秋,在聊什麼呢?」人家一男一女站在一起,不談情說愛,那做什麼?王小兵不是不識趣,而是有意要氣嚴進升。

「隨便聊聊。」安雲秋曾觸碰過王小兵褲襠里那柄絕世寶刀,此時見了他,腦海里都會浮現他寶怠

「今天天氣真好矮」王小兵是決定將電燈泡做到底,笑道。

「一般般埃」安雲秋明眸里瞥了幾眼王小兵,神色有些忸怩的喜悅。

「你看,那邊那棵柳樹上的麻雀是公的還是母的呢?」王小兵把嚴進升看成是透明的,連正眼也不瞧那廝一眼,只顧與安雲秋說話。

「噗哧」一聲,安雲秋掩嘴笑道:「你啊,這麼遠,哪裡能分得出是公的還是母的呢?」

王小兵一本正經道:「肯定是公的。」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聊得極為投入,氣氛融洽,早已將嚴進長撂在一邊,本來男主角是嚴進升,如今,卻被王小兵撬了。可想而知嚴進升有多麼的鬱悶。

論氣場,嚴進升完全比不過王小兵,因此,當王小兵一出現,立時便有一種隱形的氣勢將周圍籠罩住了。嚴進升置身其中,感受到頗大的壓迫感。他攥著雙拳,瞪著眼,沉著臉,卻是不敢動手打王小兵。他憋了一肚子悶氣,額頭青筋突起,一副要向王小兵撲過去的樣子。

見到嚴進升那種衰樣,王小兵心裡暗自好笑,忖道:「好戲還在後頭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