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45章把她征服了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渾身也在抖動,與她的身子形成共鳴。「藹—」一聲撩人的春音之後,杜秋梅也昏過去了,臉頰垂在王小兵的肩膀上,秀髮凌亂地披散下來,胯下的泉水不停地滴下。王小兵的寶刀還在她的山洞裡,而且是只有...

廁所還算乾淨,沒有什麼異味,但不寬闊,兩個人站在裡面,顯得比較仄逼。

「梅姐,不急在一時埃」王小兵耳語勸道。

「我等你等得好辛苦。你又不來找我。每天晚上做夢都夢見你。」說罷,杜秋梅已把嘴迎了上來,跟王小兵接吻。

兩人的舌頭絞纏在一起,美妙無窮。他雙手在她的豐`臀上盡情愛撫。她兩手也在他背脊上溫柔地撫摸。雙方的呼吸都變粗了,渾身熱烘烘的。

王小兵知道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有鮮奶喝,也不客氣,三下五除二,已解開了她白襯衫的鈕扣,隨即把她的奶罩也解下來,立時看到了兩座雪白的珠穆朗瑪峰的全景。那一剎那,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把嘴湊了上去,在山頂上喝奶。

用力一吮,果然吃到了酸酸甜甜的鮮奶,確實是一種不錯的享受。杜秋梅則雙手摟著他的腦袋,不停是摩挲他的黑髮,鼻孔里發出低沉的「嗯嗯」聲,頗為快活。

「小兵,這隻還有。」杜秋梅輕聲提醒道。

「知道。」王小兵邊喝奶邊含糊不清回道。

喝完了她右邊珠穆朗瑪峰的鮮奶,便又把嘴移到了她左邊的珠穆朗瑪峰,在山頂上繼續吃奶。

足足吮`了五分鐘,才把兩座珠穆朗瑪峰的鮮奶都喝光了。

王小兵舔了舔舌頭,意猶未盡地在兩座珠穆朗瑪峰上流連忘返了一會,確定上面真的暫時沒有了鮮奶,才把嘴堵住了她的檀口,兩人又激吻起來。

這時,杜秋梅非常熟練地拉開了他的褲鏈,用雙手去跟他的絕世寶刀作戰。她的雙手十指也非常了得,居然敵住了他的寶刀,十指柔如沒骨,纏在寶刀之上,惹起寶刀的性子,漸漸地雄壯起來,準備衝鋒陷陣。

王小兵兩手也沒閑著,一手摸她的豐`臀,一手摸她的大腿內側。

只一會,杜秋梅的泉水便溢了出來,沿著兩腿內側流下來,正好被他的手摸到,至此,他已知道她快要忍不住了。

果然,杜秋梅自己扯下了玉色的內衣,急道:「小兵,來吧。」

「梅姐,準備好了嗎?可不要昏過去。」王小兵寶刀早已頂在她小腹下面的那片斜坡上,知道沿著坡地往下,就能找到正確的山洞,可以進入裡面修鍊快樂無比的刀法。

「準備好了。快點。」杜秋梅的滲出來的泉水越來越多,把兩腿的內側都流濕了,滑溜溜的。

至此,王小兵的寶刀也已雄赳赳,氣昂昂,以常勝將軍的姿勢微微刺向前方,隨即,他右手扛起她的左腿,讓她胯下的神秘山洞顯露出來。

果然,寶刀已發現了該進去的山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了過去,毫不猶豫,選擇了正確的山洞,進入裡面修鍊刀法。

「噗」一聲,寶刀齊根殺入杜秋梅的身體。

「矮」杜秋梅發出一聲綿軟的春音,宣告允許寶刀在自己的山洞裡刻苦修鍊刀法。

旋即,王小兵大動起來,使出的刀法是那麼的精妙神奇,力量極為雄渾,每一刀殺進去,都能帶出一串「啊氨之聲。與「噗噗」之音混合在一起,小小的廁所里,縈繞迴響著這撩人的純音樂。

因為還要去取蛋糕給蘇惠芳過生日,所以不能耽擱太多時間,王小兵把平時能舞刀二個小時的力量都壓縮在二十分鐘之內,可想而知這時的寶刀的進攻是多麼的猛烈,力量大到可怕的程度。

「噗噗噗……」

寶刀刀影連成一條絲,進出如風,插入時表面比較乾燥,拉出來時卻已是濕漉漉,泛著王者的光彩。刀身上粘滿了泉水,在拖出來的時候,泉水滴在地上,一會,地面便濕了一片。

以前,杜秋梅雖領教過王小兵的寶刀蓋世,但那時他沒有那麼急促進攻,多少還留有餘地,現在卻是拚了命在戰鬥,她瞬間難以適應他那快如閃電的刀速。不消一會鍾,她臉頰便紅撲撲的,明顯是興奮過度而血液衝上了頭腦所致。她雙眸半眯,射出醉人的神色。

寶刀與山洞摩擦,產生大量的熱量,十分鐘之後,山洞便火熱起來,紅通通的,似乎要冒煙了。

「啊啊啊,小,啊啊,兵,啊啊,停,啊,下來。啊啊礙…」杜秋梅堅持了十多分鐘,但也已自知不是絕世寶刀的對手,只有求饒了。

「梅姐,就快了。」被惹起了性趣的王小兵早已使出了渾身解數,要把寶刀的刀法演繹到最顛峰狀態,哪裡能停下來。作為一個刀手,能使出最強的刀法,那是一生的追求。

「藹—,小,藹—」這時,杜秋梅想說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了,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也震蕩得非常利害,看似就要塌下來一般,頗為駭人。

「梅姐,我要讓你成神仙1王小兵咬著牙,把寶刀功率提到最高,他自己渾身也在抖動,與她的身子形成共鳴。

「藹—」一聲撩人的春音之後,杜秋梅也昏過去了,臉頰垂在王小兵的肩膀上,秀髮凌亂地披散下來,胯下的泉水不停地滴下。

王小兵的寶刀還在她的山洞裡,而且是只有刀柄留在外面。他看著滿臉紅潮的她,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暗忖道:把她完全征服了!

隨後,他不得不掐她人中,又幫她按摩太陽穴,幾分鐘之後,終於使她蘇醒了。他朝著她露出一個得勝的笑容,而她則嘟了嘟嘴,輕輕扭了扭豐`臀,忽然發現他的絕世寶刀還在自己的山洞裡,又驚又喜,咬著他的耳朵,小聲道:「你太強大了1

「來吧,我放慢些速度。」王小兵也不想再次把她弄昏,只好用右手扛起她的左腿,以悠閑的方式進攻。

「好舒服。啊啊礙…」杜秋梅感到滿意,山洞雖是火辣火辣的,但也還能忍住那股辣痛,因為快感漸漸掩蓋了疼痛。

在廁所外面,只聽到杜秋梅發出的「啊氨聲,因為寶刀的速度減慢了,「噗噗」聲並不明顯,完全被「啊氨之聲遮蓋了。

這時,剛好有食品門市部的女員工想來上廁所,走到廁所前面,聽到「啊氨之聲,嚇了一跳,以女人的思維來猜測,那這種「啊氨之聲多半是行房事才會發出來的,不過,要是有人肚子痛,也有可能發出類似的聲音。

因此,這位女員工也不敢肯定是春音呢還是肚子痛的呻吟。猶豫了一會,覺得沒有人會這麼大膽在廁所里行房事,估摸是有人肚子痛,在裡面出不來,於是用手拍了拍廁所門,道:「誰在裡面?怎麼了?」

廁所里正在快樂的杜秋梅與王小兵聞聽外面有人詢問,頓時醒悟過來,知道是撩人的純音樂把別人引來了,頓時都停止了互動。他的寶刀齊根鑲嵌在她的山洞裡,而她的山洞則緊緊地容納著他的寶刀,達到天衣無縫的境界。兩人相視一笑,臉上卻沒有多少驚惶之色。

杜秋梅聽出是門市部里的小張,於是道:「小張,是我,沒事,肚子有點痛而已。」

「杜經理,真的沒事吧?」姓張的女員工關切問道。

「沒事,我就要出去了。」杜秋梅佯裝拉肚子的樣子,演戲給外面的女員工聽。

果然,那女員工急著上廁所,也就不再等待,只好去另尋廁所上,一會,便走開了。

「滿意嗎?」王小兵用手指當梳幫杜秋梅梳理凌亂的秀髮,問道。

「給你一百分。」杜秋梅由衷道。

「你什麼時候到君豪賓館去?我現在還要去取蛋糕,一起去吧。」王小兵又幫她戴上奶罩,將她的黑短裙放下,撫平。

「那好,我跟員工交代幾句,跟你過去。」杜秋梅一邊扣紐扣一邊笑道。

隨即,杜秋梅打開了廁所的門,伸頭出去掃視一圈,發現外面沒人,便第一個走了出去,王小兵也跟著出去了。

……

而與此同時,在王小兵離開君豪賓館不久,君豪賓館老闆的兒子古家豐便來了。古家豐穿著氣派,全是名牌服飾,襯衫是傑克瓊斯,褲子是阿瑪尼,皮鞋是奧康,手錶是卡西歐,渾身上下,無不華貴,頭髮打了充足的髮蠟,油光可鑒,光滑得螞蟻都爬不上去。他氣度優雅,身材健美,既有錢又有樣貌,是真金實銀的高富帥。

古家豐也是南山技校的學生,與霍啟民是校友兼朋友。他讀技校,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泡南山技校里的美女。不過,如今自家的君豪賓館里就有一個庄妃燕是那麼的漂亮,他卻不敢追求,只因霍啟民先於他追求庄妃燕,雖然沒有得到,但始終沒有放棄,因此,古家豐也不想得罪霍啟民,只能眼睜睜看著嘴邊的肉而流涎。

其實,那七個男女青年確實是霍啟民叫來為難庄妃燕的,目的就是想讓她向自己求援,那樣,她就欠自己一個人情,想不到半路殺出一個王小兵,把事情弄砸了。

霍啟民得知有人壞了自己的好事,非常怒火,但又不能立刻殺過來為幾個馬仔報仇,那樣就會讓庄妃燕一眼看穿自己的詭計,使她更討厭自己,因此,便跟古家豐打了個招呼,請他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