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7章艷福一刻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社會青年想趁這個機會衝出包廂,但剛向前跨出一步,就被王小兵喝住了。「給我好好站著,沒我的允許,你們要是敢企圖逃跑,那就不要怪我拳頭重了1王小兵突然斂住笑聲,冷酷而堅毅的目光射向覃理一夥。扳著指骨...

那馬臉青年咬牙切齒道:「你等著,我叫人過來付帳!等四哥到來,看你要不要爬著出這包廂1

四哥就是占仲均的乳名,道上的朋友經常這麼稱呼他。馬臉青年要是知道了占仲均與王小兵乃是結拜兄弟,那麼他就不敢這麼囂張了。

大堂經理感覺王小兵等人身上沒帶那麼多錢,也就讓馬臉青年出去了。她與服務員一起收拾殘局。她現在算是明白了些,知道王小兵與覃理一夥確實有恩怨。馬臉青年雖說去取錢了,但是否能會回來結帳都是個未知數。

「你們還要多久才能結帳?」大堂經理盯著王小兵,問道。

「那你得問他們埃」王小兵笑道。

「我不管。你們在一起,反正你們把帳結了就行了。」大堂經理認準了主,就要固執到底。

「你好野蠻埃他們請我吃飯,這些碗碟又是他們打破的,他們會賠償的。你不用擔心。」王小兵拿過一張靠背椅子坐下,目光落在大堂經理的身上,打量她的身材。

「我容易嗎,第一天上班就遇上這種事。你說我是不是倒霉呢。」大堂經理回眸瞥見王小兵視線落在自己的臀部上,連忙側了側身,斜對著他。

「怪不得以前沒見過你。」王小兵也來君豪賓館吃過幾次飯。

從王小兵的話里,大堂經理也聽出他可能經常來這裡吃飯的,顧客就是上帝,對於這種老食客,就得用另一種寬恕的眼光來對待。只這麼一念之間,大堂經理的臉色便緩和多了。

等到服務員把地上臟物收拾完畢之後,大堂經常便也搬了張椅子,坐在包廂門口處,看來是不付帳就不讓出去了。

馬臉青年還沒有回來,覃理一夥想走也不成,因為王小兵也坐在靠門口的地方。

在這件事之中,過錯主要在覃理,要不是他點那麼多菜,也不會弄成現在這樣付不了飯錢。王小兵聽大堂經理說是第一天上班,見她有些可憐,也就決定幫她,所以不等到馬臉青年回來,也是不離開的了。

包廂里雖有五個人,但都是沉默不語,氣氛沉悶。

「嗨,你叫什麼名?」王小兵與大堂經理面對面坐著,凝望著她,而她瞥了幾眼他,就移開了視線,不敢再看過來。他決定打破這種沉寂的場面。

「問別人名字之前,先說自己的名字。」大堂經理撅著玉唇,以姐姐教弟弟的口吻,含笑道。

「我叫王小兵。你呢?」王小兵點頭贊同道。

「我叫庄妃燕。」大堂經理拿妙目瞟了一眼王小兵,忽然與他的目光相接觸,感受到絲絲的火熱,於是連忙垂下了視線。

「名字好,人如其名,要是放在古時代,你必然是一個貴妃。」王小兵並沒有胡說,因為庄妃燕的容貌確實不錯,比起董莉莉,更有一種大方之美。

聞言,庄妃燕露齒一笑,道:「可惜不是在古代呢。現在每天都要上班,累死人呀。人家貴妃可舒服著呢,想吃什麼有什麼,想穿什麼有什麼。」

幾句話,兩人便有些相識恨晚的意思,要不是還有覃理幾個鳥人在這裡做電燈泡,他早就把椅子移近庄妃燕了,笑道:「嫁個有錢的老公,那就可在家養尊處優了。」

「那你介紹一個給我唄。」庄妃燕笑道。

「好!那你可不能私自交男友哦,我要很鄭重地介紹一個給你1王小兵要推薦的當然是自己,只是不明說而已。他搓著手掌,微有興奮道。

「真的?他做哪行的?」女人都想釣一個金龜婿,庄妃燕也不例外。

「到時再告訴你。現在保密。」王小兵煞有介事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交談得很投契,彷彿是從小一起長大,兩小無猜的好朋友,談笑風生,別有情趣。她的目光也變得溫柔了,瞟向他時,含情脈脈的,頗為粘人。他微微揚眉,與她的視線作互動。她撅了撅紅唇,嘴角含笑,別過臉去。

而包廂里覃理一夥卻是干站在那裡,聽著王小兵與庄妃燕卿卿我我的,十分不是滋味,想走,但打不過王小兵,根本出不了門,只好像傻子一樣呆立著,等待馬臉青年帶救兵來援救。

而王小兵與庄妃燕卻不把覃理一夥放在眼內,自顧自地歡聲笑語,好像包廂里只有他與她,沒有其他人一般。

「如果買禮物送給一個女孩子,那買什麼禮物好呢?」王小兵是指買來送給蘇惠芳,因為她的生日就要到了。

但是,庄妃燕卻以為王小兵言下之意是要追求自己,笑道:「看你就知道你是個追女孩子的老手,快如實招來,你到底有多少個好妹妹?」

「我兩兄弟,沒有妹妹埃」王小兵也裝傻地回了一句。

「我是說,你泡到手的女孩子有多少個。」庄妃燕饒有興趣問道。

「估計都快到三百個了……」王小兵微微仰著頭,若有所思,半晌便一本正經道。

庄妃燕與覃理一夥聽了,全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不過,這時王小兵哈哈一笑,伸出手指輕輕晃了晃,詭異笑道:「那是不可能的。」

「切,我說呢,皇帝還沒有那麼多呢。」庄妃燕長長地吁了一口氣,似乎輕鬆了許多,畢竟,要是真的面對一個泡過三百個女孩子的人,那心裡總覺得是對著一個無雙的色魔,會嚇著的。

見庄妃燕笑得那麼嫵媚,王小兵也笑了。

覃理與兩個社會青年想趁這個機會衝出包廂,但剛向前跨出一步,就被王小兵喝住了。

「給我好好站著,沒我的允許,你們要是敢企圖逃跑,那就不要怪我拳頭重了1王小兵突然斂住笑聲,冷酷而堅毅的目光射向覃理一夥。扳著指骨必剝必剝作響,單是這聲音,就震懾住了覃理。

剛才已交過手,就是覃理三人一起上來,都不是王小兵的對手,如果不聽他的話,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招來一頓痛打。因此,覃理三人只得又後退回去,站在牆角里,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情,氣得渾身微顫。

庄妃燕瞥了一眼覃理他們,又瞟了一眼王小兵,努力噙著笑,才沒有笑出聲來。她也不知王小兵有什麼能耐,居然斷喝一聲,就能令覃理他們乖乖聽話。

震懾住了三個鳥人,王小兵又轉過頭來,凝望著庄妃燕,然後伸出左腳,輕輕地碰了碰她的右腳,看她有什麼反應。第一次沒反應,第二次她才知道他是有意那樣做的,於是,縮回了修長的美腿,撅著朱唇,皺了皺鼻子,表示討厭,但唇邊的笑意卻顯露了她的真正心意。

王小兵揚了揚眉,眨了眨眼,跟她用眼神交談。

這是一種高級的男女交談方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只有雙方都來了電,有那麼一點靈犀相通,方能成事。

兩人眉來眼去的,目光相接在一起是那麼的粘人,似乎產生了火花,使人腦皮層浮現一種美妙的感覺。

看著她兩條滾圓修長的大腿,王小兵真想放手上去摸一摸,看到自己手上的手錶因忘記上鏈而停了,靈光一閃,忽然計上心來,於是摘下手錶,問道:「妃燕,我的手動上鏈的手錶停了,怎麼讓它動起來?」

「你買手錶不知道怎麼上鏈?」庄妃燕掩嘴嫵媚笑道。

「不知道啊,每次手錶停了,我都是拿去叫賣手錶那人給我弄的。」王小兵佯裝是個大老粗,眼神卻是煞有介事一般。

「咯咯,拿來,我教你怎麼上鏈條。」庄妃燕信以為真,平舉手掌,笑道。

王小兵把手錶遞給了她,然後,也藉機把椅子移了過去,緊挨著她而坐,本想一睹她兩座山峰的山腳與乳溝,可是她裡面穿了一件白色緊身內衣,把山腳也遮住了,只留下浮溝若隱若現。如今,只看到她胸前兩座高峰怒突而出,高高地隆起,可惜被衣服擋住了迷人的風光。

「喏,看好了。把這個旋子拉出來一點,然後就可以調時針了。明白不?」庄妃燕頗為耐心講解道。

「有一點明白了。」王小兵十分認真地聆聽著,不停地微微點頭,但左手卻是佯裝不經意間已放到了庄妃燕的右大腿上,手指輕輕摩挲了一下。因為她的大腿已撐滿了黑色的褲腿,所以他隨意一摸,便能摸出滑膩的感覺,使人身心愉快。

庄妃燕肉跳了一下,嘟著可愛的紅唇,白了王小兵一眼,然後,剛要開口說話,不過,這時王小兵假裝做錯了事,露出歉然之色,連忙縮回了左手,向她微微頷首,表示不是故意的。她唇邊泛起淡淡的笑意。

隨即,又講解道:「喏,要是你想調分針,那就把旋子再拉出一點,就可以調了。」

這回,她沒聽到王小兵的回答,卻感到左邊脖頸處有熱氣噴來,微吃一驚,轉頭去瞧他,原來他臉龐近在咫尺,她的朱唇不偏不倚地印在他的嘴巴上。兩人的嘴唇緊緊貼在一起,彼此能感受到對方的溫度。

剎那間,她雙頰紅暈飛舞。

而他,對於這艷福一刻,卻是頗為受用,一臉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