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6章一萬年之後結帳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捉我,是你有意坑害我吧?」「沒有!跟你這麼熟,怎麼會害你。純屬是你運氣差了些。別亂想。」王小兵一本正經道。「我不信1覃理臉色又陰沉起來,「為什麼只是捉了我,而你們兩個都沒事?」「這個...

王小兵駕駛著摩托,很難再主動揮舞寶刀與杜秋梅的豐`臀較量,但他還是努力挺了幾下,盡量使寶刀殺進她胯下那個神秘的山洞,在裡面修鍊奇特的刀法。

兩人的襠部都被她的泉水潤濕了,滑膩膩的。

「小兵,我有些累了,快動不了啦。你來吧,我還要。」杜秋梅盡量使豐`臀對準寶刀,以使寶刀齊根沒進山洞裡,感受寶刀上的撩人溫熱。

「好!我要讓你快活勝過神仙姐姐。」王小兵只得將摩托停下來,前後掃視一眼,沒發現有行人,於是,左手摟著她的小腹,右手扛起她的右腿,這樣能使寶刀更順暢地在她的山洞裡出入自如。當他鬥志凌雲地抖動寶刀時,那戰鬥的頻率驟升數倍。

「啊啊啊,小,兵,輕,啊啊,一點。啊礙…」想不到他化被動為主動時進攻是那麼的威猛,當真前無來者,后無古人,每一刀的力量都是那麼的雄渾,使她在突然之間難以適應這種高強度的攻擊。

「挺住,很快就能讓你成神仙姐姐了。」王小兵把寶刀的頻率提到最高,在她的山洞裡修鍊最為猛烈的人間刀法。

「啊啊啊,小,啊,兵,啊礙…」她也一樣快要昏過去,但始終比張靜要強些,沒有暈過去,而是把「啊氨聲延綿不斷地哼出來,成為一曲完整的誘人春曲。

王小兵「」地低吼著,把渾身的力量都灌注到寶刀上,使寶刀更雄壯,更有威力。寶刀與張靜的臀部激烈碰撞,發出清脆的「噗噗」聲響,與「啊氨聲和「」聲混合成一曲純粹的神秘撩人音樂。

只一會,她臉頰紅撲撲的,明眸因興奮過度而而蒙上一層醉意。

「梅姐,我要開炮了1沒有絲毫停頓地狂攻半個小時之後,王小兵感覺寶刀要怒嘯射出刀氣了。

「啊啊,行,行,啊啊礙…」杜秋梅渾身震顫,似乎要散架了一樣。

忽然之間,王小兵把寶刀完全殺進杜秋梅的山洞裡,隨即雙手緊緊摟著她的小腹,讓她的豐`臀緊緊貼在自己的襠部,與寶刀達到完美無缺的結合境界。

兩人都快要成仙,只差最後一道發炮工序。在那永恆的一瞬間,當刀氣射出時,她山洞裡的泉水也噴涌而出,相得益彰,化成陣陣快感,傳輸到雙方的腦中樞神經,使他與她的神魂好似都離體乘雲而去,飄飄欲仙。

那種美妙的感覺,真是快活似神仙。

「滿意嗎?」王小兵左手摟著她小腹,右手去解她的奶罩。

「能天天跟你在一起就好了1杜秋梅神色陶醉,輕輕扭動豐`臀,與還鑲嵌在自己山洞裡的寶刀互動,奢望道。

「我要喝奶。」王小兵把頭從她左腋下繞過去,立時登上了她胸前左邊的珠穆朗瑪峰,在山頂盡情吮奶。

「好舒服」杜秋梅膩聲道。

喝完她左邊珠穆朗瑪峰的鮮奶,又繼續喝右邊珠穆朗瑪峰的鮮奶,喝了足足十多分鐘,才把兩座珠穆朗瑪峰的鮮奶喝光。

隨即,他掀起她的襯衫,舌頭在她的脊背上游移不定,讓她發出陣陣格格笑聲。

兩人又溫存了半個小時,他才送她回食品門市部。她要處理一些事宜再騎自行車回家。王小兵已從她口中得知蘇惠芳喜歡那隻「麗彩」牌套裝化裝品與名叫「快樂之源」的香水。於是,他想自己去百貨商店逛一逛。

將摩托停在了路邊,正想走進百貨商店時,忽然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循聲望去,見是覃理那廝,就站在十數步之外。

覃理著臉,向王小兵走過來,與他一起的,還有三個社會青年,四人很快便走到了王小兵身邊。

「找我有什麼事嗎?」王小兵是不會怕這種貨色的。

「對,想跟你聊聊,走吧。到君豪賓館去,邊吃邊說。」覃理雖板著臉,卻說出這麼大方的話,倒使王小兵有些疑惑。

「不用這麼客氣。」王小兵陰過他,不好意思去吃。

「走吧。有什麼客氣的。」說著,覃理與另三個社會青年對王小兵形成包圍之勢,簇擁著走向君豪賓館。

到了那裡,要了一間包廂,隨即便點菜。覃理點了好幾個菜,那三個社會青年也點了好幾個菜,足足夠十幾人吃的了。

「點那麼多幹什麼,不浪費嗎?」王小兵笑道。

「不浪費。你盡量吃就是了。」覃理臉色緩和了些。

「到底是什麼事?」王小兵喝了半杯茶,掃視一眼四人,覺得覃理要說的應該是以前那件事。

「不急。先吃了再說。近來學習不忙吧?」覃理也笑道。

「對於我來說,什麼時候都不忙埃」王小兵笑道。

「那就好。」覃理喝著茶,道。

王小兵暗忖覃理是不是也想學自己的那一套,先把自己灌醉,然後施予美人計,也讓自己重蹈覆轍他的老路。要是那樣,倒沒什麼可顧慮的。

一會,菜肴便陸續端上來了,三十幾個菜,擺滿了一桌子,連服務生看到食客只有四人,卻點了這麼多的菜,都感到驚訝。

本以為會喝酒,結果沒喝。四人單是吃菜都飽了,根本不用吃飯。點了這一大桌的菜肴,至少要四五百塊。

吃到一半的時候,覃理終於開口了:「王小兵,那次派出所捉我,是你有意坑害我吧?」

「沒有!跟你這麼熟,怎麼會害你。純屬是你運氣差了些。別亂想。」王小兵一本正經道。

「我不信1覃理臉色又陰沉起來,「為什麼只是捉了我,而你們兩個都沒事?」

「這個怎麼說得清楚呢,就像買彩票,有人中百萬大獎,有人不中,你能說不中大獎那人是被暗箱操作嗎?」王小兵考試不怎麼在行,但說大道理,卻是頗有一套。

「我被罰了五百塊,又被學校開除,這完全是你的過錯!今日找你來,就是想跟你談談這筆帳怎麼算。」覃理不是道上的人,根本不知王小兵的實力,才會這麼信口雌黃地亂說一通。

這番話語,王小兵從一開始便預料到他會說了,所以沒有任何的震驚,十分淡定,一邊微笑,一邊挾菜吃,慢條斯理道:「那你想怎麼算?」

以為王小兵怕了,覃理便獅子大開口,道:「派出所罰我的五百元,你要賠給我,還有我被學校開除了,你至少也要賠我一千塊,加起來你總共要賠我一千五百塊。」

「就一千五百元?」王小兵的意思是:你可以向我要一億元,如果我肯給的話。

「不止,這桌飯菜的錢也由你出,算是請我吃飯,向我賠禮道歉。那你至少要二千元。」覃理卻會錯了意,還繼續得意地要求著,他也知道王小兵銷售藥丸,有不菲的收入。

王小兵笑著點了點頭,終於明白面前這四個鳥人為什麼點那麼菜肴了。

覃理與三個社會青年也笑了,他們以為這麼順利就從王小兵身上弄到了一千五百元,真是比印鈔票還要快。

可是,像覃理這種平時不在道上混,根本不知水有多深,帶著三個社會青年就以為可以震懾王小兵這種大蝦,未免也太過無知了。

笑聲畢,王小兵放下了筷子,用餐巾紙抹了抹嘴角的油漬,站起來,笑道:「恕不奉陪了。我還要回學校,多謝你們請我吃東西,以後有機會我也會請你們吃一條油條的。」

聞言,覃理一夥暗吃一驚,至此才知沒有嚇住王小兵,頓時沉聲道:「那你賠不賠錢?」

王小兵表達的意思很明顯了,覃理還是看不透,確實愚笨。王小兵笑道:「可以賠。」

「那你什麼時候給?」覃理眼中射出貪婪的神色。

「一萬年之後。」王小兵揚了揚眉毛,非常友善道。

「他媽的,你敢玩老子,揍他1覃理大怒,向另外三個同夥呼道。但他話剛說完,就被王小兵將一碟麻辣豆腐砸中了面門,頓時啊喲一聲,連連後退。

其他三個社會青年向王小兵撲了過來,但卻是雞蛋碰石頭,如何是王小兵的對手?王小兵根本不須用到軍刀,就憑學到的小擒拿手就足以對付三個膿包。不消十分鐘,便將三個鳥人打到滿臉鮮血。

地面上滿是菜肴,油漬橫流,頗為骯髒。瓷碟也碎了一地,椅子翻側,包廂里凌亂之極。

「尼瑪的,就這水平也學人打架,回去打幾年沙包,再出來混吧。」王小兵用餐巾紙來擦拭衣服上的油漬,冷然道。

包廂里打架的聲音也被過往的服務員聽到了。

一會,便有一個穿著黑色套裝的姑娘帶著幾個服務員走進來,看她樣子,只有二十多歲,臉型有些像林青霞,英氣勃發,胸前佩戴的一枚胸章,上面寫道:大堂經理。見到滿地狼藉,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人在這裡打架,把東西都打爛了,你找他們要錢就行了。」王小兵指著覃理一夥,道。

「我運氣怎麼那麼差啊1大堂經理頓腳埋怨道:「上班第一天就遇到這種事情!我不管你們,你們是一夥的,打爛了東西要賠錢,還有把帳結完。」

「你誤會了,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這一大桌菜肴四百多塊,加上賠付打碎的碗碟的費用,至少都要五百多元。王小兵解釋道。

「誰相信呢。你們要是不結賬,我就報警了。」大堂經理急道。

「不用,我幫你問他們要。我再重申一遍,我與他們真的不是一夥的。」想到要是民警來了,自己可能也要付一份餐費,本來就是覃理說要請自己來吃的,還要自己付錢,那豈不是浪費?所以,他選擇按江湖規矩來解決。

大堂經理用一對又圓又大的黑亮眸子打量王小兵一眼,看他怎麼處理。

王小兵走到覃理面前,道:「喂,結帳。」

「我沒錢!你欠我錢,今天不給也沒所謂,我有的是時間,遲早有一天會問你要到的1覃理滿臉油漬,粘著幾塊豆腐屑,看起來頗為滑稽。

「現在就先給你一萬。」說著,王小兵一抬腳,踹了過去,將覃理踹倒,又走向另外三個社會青年面前,道:「拿錢出來結帳1

其中一個馬臉青年知道打王小兵不過,不敢再動手,怒目而視,道:「好,你敢要我們付帳是不是?我怕待會你求著要付帳都來不及1

「你還有這個能耐?我倒想看看1王小兵鎮定笑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