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4章男女互相打氣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顫,笑道:「不用怕。我是你老大,一定會保護你的。」仰頭瞧著王小兵那陽光而豪爽的笑容,杜可傑也受了感染,果然變得勇敢些了,臉色的懼意也消褪了大半,挺起了胸膛,也敢直視長發男了。長發男見王小兵...

王小兵轉頭瞧去,還道雄哥是哪個,原來就是上次在食品門市部鬧事的那個長發男。那次打到那廝門牙都掉了。

長發男與一個同夥也是第一時間便見到了王小兵在操場上,剎那間,便停下了腳步,不敢再走過來。他被王小兵打過,碰了面多少有些尷尬與膽怯。現在,看到王小兵與杜可傑站在一起,已大約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想回頭離開,但面子又掛不住,只得站在那裡,怯怯地瞧著王小兵。

杜秋梅一看來的是被王小兵教訓過的混混,心裡頓時鎮定下來,覺得有希望了,唇邊溢出淡淡的笑意。

其實,在未見到來者的時候,王小兵心裡也微有躊躇,思忖到時能不能把事情擺平,因為杜秋梅把身心都交給了自己,要是連這點小事也幫不了她,那確實辜負她一片期望。當見到了長發男之後,心裡也有了底。

「跟我來。」王小兵挽著杜可傑的脖子,朝長發男迎了上去。杜可傑臉色微白,縮著脖子,他害怕待會被長發男打一頓。

王小兵見杜可傑渾身有些微顫,笑道:「不用怕。我是你老大,一定會保護你的。」

仰頭瞧著王小兵那陽光而豪爽的笑容,杜可傑也受了感染,果然變得勇敢些了,臉色的懼意也消褪了大半,挺起了胸膛,也敢直視長發男了。

長發男見王小兵向自己走過來,立時變得局促不安,不知王小兵會不會動手打自己,要是真的打起來,自己雖有一個同夥,但也不是他的對手,除了逃跑,別無生路。但現在就逃跑,那太失面子。於是,也只有硬著頭皮站在那裡,眼神驚慌。

走到長發男的面前,指著杜可傑,王小兵單刀直入道:「你問他要保護費?」

渾身不自在的長發男點了點頭,眼神飄忽,不敢正視王小兵。半晌,才一臉驚慌道:「近來手頭有點緊,想叫小弟湊些錢花花。都是自願的,我不強迫他們的。」

這時,與長發男一起來的獅鼻男不知底細,以為王小兵好欺負,瞪眼兇巴巴道:「耶!耶!耶!看你樣子挺屌的!欠捧是不是啊1說著,已跨步上前,伸手要抓王小兵的衣領。

莫說只有兩個敵手,縱使有四五個,王小兵也未曾害怕過。當獅鼻男右手伸過來的時候,王小兵微微一笑,使出小擒拿手的「倒抓犁把」,右腳跨前一步,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由上向下抓住獅鼻男的右手腕,虎口對準其小指側尺骨腕關節,同時,身體右轉,左手抓住獅鼻男的右手腕往裡擰轉,將他的右臂夾於左腋窩。隨即,王小兵左腳上步於獅鼻男的右腳跟后,左膝下壓其右膝關節,右手也在彼時抓住獅鼻男的右手背向前推壓。

電光石火一瞬間,獅鼻男右手腕似乎要斷裂開去,「啊喲」一聲慘叫,不得不蹲下去。

而一旁的長發男看得呆了,他還沒看清王小兵是怎麼出手的,獅鼻男就已被控制住了。他自然沒膽上前幫忙,不單知道打架不是王小兵的對手,也清楚王小兵背後的實力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惹的。他本想跟獅鼻男說的,但還來不及開口,那廝便動手了。

下一秒,王小兵松出右手,重重一拳打在獅鼻男的後腦勺上,砰一聲,打得獅鼻男臉面磕在地面上,由於右手被王小兵拉著,所以腦袋撞在地面上之後,又彈了起來。額頭處立時隆起一個紅腫肉包。

在打出右拳之後,王小兵的右腳已踢出,不偏不倚掃在獅鼻男的面門上,又砰一聲巨響,將那廝打得倒飛出二三米才停下來,鼻血、牙血滿臉,頗為駭人。

長發男看到這相似的一幕,哇一聲大叫,嚇得肉跳起來,整個人好像踏在彈簧床上,向上足足跳起十幾厘米,臉色煞白,跟剛從棺材里爬出來的差不多,渾身簌簌顫抖。

獅鼻男非常不解,自己被打,長發男卻是站在一邊看熱鬧。他渾渾噩噩爬起來,哭喪著嚷道:「麻痹!等著,老子立刻叫人來砍死你1說著,早已往公用電話亭跑去。

王小兵瞥了一眼驚呆的長發男,指著杜可傑,非常客氣道:「他現在是我的小弟,以後不要再問他要保護費了。給個面子,可以不?」

「可以!我不知他是你的小弟,還請原諒。不會再問他要錢。」長發男一迭聲道歉,連忙掏出香煙,分一根給王小兵,並給他點燃。

「那就謝了。你的朋友打電話叫誰?」王小兵也學著吐了一個煙圈,淡淡道。

「我猜他可能是打給羅天虎。」長發男站在王小兵面前,自感形穢,說話也微帶顫音,一副害怕被打的樣子。

那個羅天虎,當日在君豪賓館里,也算照過面。王小兵知道來者將會是誰,心裡鎮定多了,悠閑地吸著煙,盯著長發男,道:「你先別走,待會還要你做個見證人,不要說我欺負別人。」

長發男哪裡敢違命,不停點頭道:「可以。」

杜秋梅見王小兵這麼了得,只眨眼間,便將獅鼻男打倒在地,心裡對他充滿了感激與佩服。她已漸漸對他產生了依賴,只有他在身邊的時候,才能感到快樂與安全。有個強大的男人在身邊,生活上方便許多。她心裡只戀著他了。

但事情還沒有完結,她也不知王小兵是否能扛得住,走到他身邊,關切道:「阿兵,會連累你嗎?」

「沒事。我說了要幫你,那一定幫到底。」瞧著她那大而黑的明眸,還有滿臉的關懷之色,王小兵想要去吻一吻她的額頭,讓她鎮定下來,但場合不允許,也就放棄了。

「要是太危險,那就給他們一百幾十塊算了。」杜秋梅俏麗的臉龐露出一抹蘊含憂慮的微笑,道。

「不用擔心。我能擺平。」王小兵以堅定的眼神凝視著她,道。

杜秋梅點了點頭,她也想撲進他的懷裡,摟著他的腰,在他的懷裡撒撒嬌。兩人眉來眼去的,彼此的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欲`火正在緩緩燃燒。兩人都有一種想要找個地方好好快活一回的想法,只是眼前這件事情還沒辦妥,先忍著欲`火煎熬。

剛才的場面已有些血腥,王小兵瞥了一眼杜可傑,見他臉色驚愕,知道他沒見過這種場面,待會可能還會有暴力事件出現,所以安慰他,叫他鎮定。

杜可傑勉強露出一個笑容,點頭表示自己沒事。

這時,夜色漸漸降臨,周圍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緊張氣氛。

長發男蹲在地上,果然不敢離開,他現在只盼獅鼻男早些到來,自己就可以走人了。不然,與王小兵在一起,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忽然怒火迸發,找自己來出氣,那就悲催了。

王小兵側坐在停放在一邊的摩托車上,望著路的盡頭,等著獅鼻男前來。杜秋梅與杜可傑也走到他身邊。杜可傑在玩著車把手。杜秋梅則悄悄地把手伸過來,握著王小兵的手,兩人十指相扣,互相打氣,彼此會心一笑。

隨即,王小兵回頭瞥了一眼蹲在地上的長發男,見他只看著地面,又掃視一圈周圍,沒什麼人經過,收回目光射在杜秋梅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上,可以看到雪白的山腳與山腰,還有那條向下延伸下去的深深的乳溝,性趣立時來了,於是便將左手移到了杜秋梅彈性十足滾圓的大腿上,輕輕地愛撫她。當手指落在她滑膩的肌膚上之時,手感頗佳,像撫摸綢緞一樣。

杜秋梅渾身打了個激靈,緊緊抿著朱唇,嘴角露出濃郁的笑意,明眸里秋水蕩漾,呼吸立時變粗了,極力忍住,鼻子才沒哼出「嗯嗯」聲。

在這美妙的時刻,王小兵用眼神問她:還滿意嗎?

她微微撅著紅唇,似乎在說:這是學校門口,你都敢,膽子太大了。

不過,下一霎,她的膽子卻更大,右手纖指已落在了他的褲襠上,在那裡跟他的寶刀戰鬥。

想不到她敢用手來與自己的寶刀較量,王小兵也微訝,只一會,寶刀便雄赳赳,氣昂昂了,似乎要一柱衝天。迅即,他也被欲`火燃燒得渾身微微顫抖。要不是杜可傑就站在旁邊,王小兵必定要掀起杜秋梅的黑短裙,扯下她的內衣,跟她大戰起來。

見到王小兵眼神慾念熾烈,杜秋梅居然露齒而笑,滿面春風,似乎在說:還滿意嗎?

王小兵含笑微微頷首,用期待的眼神回答她:待會要讓你求饒。

她讀懂了他的眼神意思,嫵媚一笑,也點了點頭,好像在說:我等著呢。

兩人會心一笑,只等事情一結束,便找個地方好好大戰一回。片刻,她的褲襠便微微濕潤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夕陽已落山,但餘暉還在,大地還沒被夜幕完全吞噬,暮色之中,遠處的景物已有些模糊。

一會,路盡頭有摩托車的喧囂聲傳來,如焦雷落地,滾著來,震憾人心。望過去,至少有四五輛摩托車,正向新塘小學方向疾馳而來。

那幾輛摩托車後座都坐著男青年,每人手中都拿著用報紙包紮的東西,看外形,如果不是砍刀就是鐵管。當摩托一停下來后,那個被打得臉青鼻腫的獅鼻男即時跳下了車,剝去報紙,手中已握著一柄砍刀,當先向王小兵沖了過來,大吼道:「你個雜碎!老子把你砍死1

但獅鼻男還沒衝到王小兵的面前,卻聽到一聲大喝:「喂,停下來1

這分明是這伙黑社會成員的老大發話了。而那老大正是王小兵見過的羅天虎。

「虎哥,就是這小子啦。他敢打我!砍死他。」獅鼻男不得不停下腳步,轉過頭,用砍刀指著前面的王小兵,道。

「不要衝動。」羅天虎知道王小兵的實力,所以心裡害怕,不像獅鼻男不知所以無畏。說著,走到了王小兵的面前,掏出紅雙喜香煙,分一根給他,幫他點燃。

王小兵與羅天虎彼此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這時,那個獅鼻男眼傻了,直愣愣站在那裡,好像一樽木雕,不敢相信看到的是真的,眼神頗為獃滯。

羅天虎又轉身走到獅鼻男面前,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就是他打我埃」獅鼻男就輕避重道。

「為什麼打你?1羅天虎都有些不耐煩了。

「叫他說吧。」王小兵指著長發男,「你過來說說是什麼情況。」

長發男只得怯怯走到羅天虎面前,把自己與獅鼻男想來向杜可傑要些煙錢而遇到王小兵,隨後獅鼻男先動手的事說了。羅天虎聽了,知道是自己的小弟無理在先,想發火都無從說起,又知道要是跟王小兵翻了臉,那也沒臉見冼業勝,何況還要面對洪東妹這個實力派的人物,簡直就是凶多吉少。因此,他根本不敢得罪王小兵。

瞪著獅鼻男,想到他居然給自己惹來這種煩惱的事,羅天虎喝道:「他媽的!你敢騙老子!還說你被人打,原來是你個龜子先惹人!還不快向人家道歉1

「虎哥,這個……」獅鼻男縮著脖子,一臉的無奈。

「還要我打你嗎?」羅天虎眼神變得極為鋒利,似乎要一口吞掉獅鼻男。

獅鼻男快要哭了,看看羅天虎,又瞧瞧王小兵,知道已無可避免,只得硬著頭皮,向王小兵賠禮道:「對不起,是我不對,請你原諒。」

「不要再來問他要保護費了,這個行嗎?」王小兵指著杜可傑,道。

「我以後不會再問他要錢了。」獅鼻男點頭如搗蒜,一迭聲道。

「那就謝了。」王小兵微笑道。

就在這時,王小兵忽然發現在羅天虎帶來的這幾個男青年之中,有一個似曾面熟,但一時之間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於是多看了幾眼那廝,那廝也躲躲閃閃的,好像有意躲開王小兵的視線。

事情算是解決了,雖比較鬱悶,但羅天虎還是勉強笑道:「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好,不阻你發財。」王小兵揮了揮手。

於是,羅天虎帶著馬仔呼嘯而去。長發男也騎上摩托,落荒而逃。這一夥黑社會成員,瞬間便消失在暮色遮蓋下的路盡頭。

望著羅天虎一夥遠去的身影,王小兵心裡湧起一個疑問:那個面熟的男子到底在哪裡見過呢?

記憶快速閃現,忽然浮現出第一次自己被追砍的情景,想著想著,王小兵暗吃一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