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3章與小學生打籃球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著,使他的欲`火瞬間急升,於是,也抖動寶刀,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修鍊絕世刀法。當他微動時,便使浴缸里的水發出「啵啵」的聲響。張靜大吃一驚,肉跳了一下,臉色又白又紅,連忙緊緊摟著王小兵的脖子,將身子貼...

王小兵與張靜二人緊緊摟抱著,在浴缸里紋絲不動,豎起兩耳,屏息靜聽外面的動靜,聽到有電視的聲音。

兩人們煨遙如果是在客廳里發生大戰,早就被許文超看到了。要是許文超一進自己的家門,便看到自己的老婆跨`坐在一個少年的小腹上,兩人還在大動,而又發出「啊氨的春音,估計他當即要麼暈死過去,要麼怒髮衝冠。

如今,雖在浴室里,逃過了第一波危險,但卻沒有遠離危險,只要許文超走過來,打開門,那就可看到不該看的場面。

「靜。」客廳的燈亮著,許文超知道張靜在家。

張靜餘悸未消,居然忘記了回答。

「靜。」許文超開始從客廳向這邊走過來,在尋找張靜。

這種時刻,許文超每向浴室接近一步,張靜的心臟就劇烈跳動一下,臉色刷地白了,臉無血氣,驚惶地盯著王小兵,似乎在向他求救。

王小兵也算是膽子蠻大的人,心臟也是怦怦直跳,腦子轟隆一聲空白一片,好半晌才恢復鎮定。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使腦子恢復思考能力,局勢雖危急,但並不是沒辦法應對,輕輕吻了一下張靜的朱唇,然後拍了拍她的翹臀,做一個鎮靜的手勢,又做了一個讓她回答許文超的手勢。

假若不回答許文超,那他可能會以為張靜在浴室里出了事而衝進來,到了那一步,就是諸葛亮在世也沒法挽救了。

所以,張靜必須回應許文超。在王小兵的愛撫下,張靜很快也鎮定下來,向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於是清了清嗓子,極力平靜道:「我在這裡。」

這時,許文超已走到了浴室的門口,從磨砂玻璃看出去,能看到他的一團極為模糊身影。

張靜臉色煞白,由於性慾沖昏了頭腦,根本不曾考慮到丈夫有可能回家,總是抱著僥倖之心,以為今晚能跟王小兵一起顛`鸞倒鳳睡到天亮,不料丈夫晚上回來了,現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在這驚心動魄的一刻,王小兵的寶刀能深切體會到張靜的山洞正在急劇地一漲一縮地張闔著,使他的欲`火瞬間急升,於是,也抖動寶刀,在她的神秘山洞裡修鍊絕世刀法。當他微動時,便使浴缸里的水發出「啵啵」的聲響。

張靜大吃一驚,肉跳了一下,臉色又白又紅,連忙緊緊摟著王小兵的脖子,將身子貼緊他的身子,不讓他的寶刀輕易進攻,並且搖了搖頭,示意他不可衝動。他微微一笑,願意休息一會,便將寶刀停留在她的山洞裡。

「靜,洗澡嗎?」許文超還站在浴室門口,用手指敲著沖涼房的玻璃門,還試圖擰動門把手,「我全身是汗,也要洗澡,開門吧。」

「等我洗完你再洗嘛。」幸好已在裡面反鎖了門,不然,就真的會讓許文超見到春`宮圖了。張靜已害怕得渾身顫抖,緊緊摟著王小兵,一籌莫展。

「開門嘛,以前我倆也一起洗的埃好久沒有跟你洗鴛鴦浴了,你前幾天不是說想洗鴛鴦浴嗎,現在正好。快點吧。我今天有了感覺,應該可以持久一些的。靜妹妹,超哥哥等著你。」看來,許文超也是性`欲來了,想找老婆好好快活一回。要是他知道裡面還有一個人正在聽著自己說得這麼肉麻的話語,估計他的臉龐會刷地變紅。

「我都快洗完了。你出去坐一會。明晚我倆再好好洗一個鴛鴦裕」張靜極力控制住驚慌,才把語音說清晰。

「那好吧。」等了片刻,不見開門,許文超只好悻悻地離開了浴室門口。

張靜胸脯劇烈起伏,被嚇得也差點昏厥過去,長長吁了一口氣,鼻孔與嘴巴一起呼吸,才堪堪緩過氣來。

而王小兵只是在起先那半分鐘頗為驚駭,到了後來,便鎮定下來,對著張靜做了個淡定的手勢,然後輕輕吻了一下她的紅唇,左手輕輕撫摸她那光滑的背脊,右手則在她的翹臀上游移不定。果然,他的愛撫起了作用,使她也漸漸鎮定了。他的寶刀則還鑲嵌在她的山洞裡,也同樣給了她勇氣。他還猛地抖了幾下寶刀,將飽滿的刀氣儲存在她的山洞裡。

在這種危險時刻,他還敢發刀氣,她真的佩服他的膽量,接納了他的刀氣之後,她的膽子也大多了,臉上的驚惶神色迅速消褪。

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張靜便大聲道:「文超,家裡的蚊香沒有了,你到小賣部去買一盒回來吧。」

「不急,反正有蚊帳,不用蚊香也可以的。」許文超一邊說一邊走過來,又站在浴室門口。

「哦,那樣就算了。你現在幫我去團委辦公室我的辦公桌上拿那份文件回來,行嗎?辦公桌抽屜鎖匙在我的包里。」一計不行,又另起一計,反正都是要支開許文超,讓王小兵出去。

「你不是還要去辦公室嗎?快點,我尿急,快要憋不住了。」許文超又敲起浴室的門。

張靜肉顫了一下,又開始有些驚慌起來,呼吸急促。王小兵輕輕抖動寶刀,震蕩她的泉眼,給予她勇氣。張靜得到了提示,又鎮靜下來。

「不要催了。」她佯裝生氣道:「你順便去團委辦公室,然後在那邊小便不也行嗎?請你做這一點小事怎麼都推三推四的!一點人情味都沒有1

「什麼文件啊?」許文超向來是個怕老婆的人,只得應承道。

「最左邊的抽屜只有一份文件。」張靜感覺目的快要達到了,臉上顯出淡淡的興奮。

許文超關了電視,開了門,出去了。

至此,王小兵與張靜長長舒了一口氣,感覺到危險終於遠去了。他捧著她的翹臀,把憋著的一股欲`火全部發泄出來,將最後的刀氣射在她的山洞裡,完畢,用毛巾匆匆擦乾身上的水珠,穿好衣服,在她臉頰吻了一下,便出了浴室。她還躺在浴缸里,回味剛才他發射的刀氣的美妙。

王小兵走到大門前,用耳貼著門,靜聽了片刻,沒聽到樓梯有腳步聲,便開了門,出去,關上門,一溜煙似的飄回了宿舍。暗自慶幸沒被許文超發現秘密,不然,現在可能已跟他打架了。

雖受了虛驚,但王小兵的心理素質頗高,很快便淡忘了這件事。到了第二天早上,心情便完全恢復了平靜。

眼看蘇惠芳的生日就要到了,王小兵還沒想好送什麼禮物給她比較好,於是每天下午放了學便騎摩托到小樹林集市去兜一圈,看買哪種禮物合適。

這天傍晚,他開著摩托,優哉游哉地出了學校去小樹林集市。他想買幾套內衣送給蘇惠芳,讓她穿自己送的內衣,那才有意思,但又想到她可能會拒絕,所以猶豫再三,不知是買內衣好呢還是買其它物品好。

想到杜秋梅是蘇惠芳的表姐,可能知道她喜歡什麼,於是決定去向杜秋梅打探一番。到了那間食品門市部,見到她正坐在收銀台前查看貨單。王小兵停好摩托,走了進去。

「梅姐。」他打了聲招呼。

「噯,小兵1杜秋梅兩眼發光,一副的驚喜。自從與他有一腿之後,她早已把身心都交給了他。

「買一瓶啤酒喝。」王小兵從冰箱里拿出一瓶珠江啤酒,放在收銀台上,掏錢包付錢。

「你吃,我請客。還想找個時間去找你呢,要請你幫個忙。」杜秋梅道:「我兒子現在不想跟那些混混玩,但那些混混卻來纏著我兒子,恐嚇我兒子,要我兒子每個月給他們保護費,不給就打。我想只有你能幫他,所以請你去疏通一下,看能不能叫那些混混不要欺負我兒子。」

「可以。我盡量幫你。現在去問一下傑仔,看誰欺負他。」王小兵用牙咬開了啤酒瓶蓋,喝了一口啤酒,爽快道。

「行。走吧。」杜秋梅向店裡員工交代了些事宜,便乘坐王小兵的摩托前往新塘小學。

杜秋梅的兒子杜可傑晚飯在外面的快餐店買來吃,晚上還要在學校上兩節晚自習,所以傍晚不回家。

在新塘小學的操場上找到了杜可傑,他正在玩籃球。他見到王小兵,十分高興,道:「兵哥,你來了1

「聽說你被人欺負了。是誰?」王小兵開門見山道。

「雄哥。」杜可傑道。

「哪個雄哥啊?」王小兵從來沒聽過這號人物。

「昨天他說今天會來找我,要我給他二十元。」杜可傑說時,臉色現出些許的驚惶。

「不用怕。有我在。」王小兵拍了拍杜可傑的肩膀。

於是,王小兵便與一班小學五、六年級的學生玩籃球,自然是技術出眾,鶴立雞群,上籃毫無阻力。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便有一輛摩托開到新坊校門口,兩個青年男子下了車,便朝學校操場走去。

杜可傑見到了那兩個青年男子,頓時有些害怕,走到王小兵身邊,道:「兵哥,他們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