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2章浴室里的男女對話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之語。本想掐她人中,把她立刻弄醒,再續經典大戰,但想到她山洞發熱未退,也只好讓她休息一會,因此,抱她跨`坐在自己懷裡,雙手輕輕撫摸她翹臀,不時澆些水上那圓嘟嘟的豐`臀上,幫她按摩清洗。雙掌摸她翹...

浴室與廁所合在一起,裡面有一個小船也似的白瓷浴缸。

張靜還是穿著那件弔帶短裙睡衣,把早已燒好的開水倒在浴缸里,加些自來水,將水溫調到四十度左右,便出來叫王小兵

王小兵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則從背後用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將紅唇貼在他的耳邊,用舌頭輕輕舔`他的耳垂,柔聲道:「心肝,我們去洗澡吧。」

「這麼早沖涼,待會還會出大汗的,那不是又要再洗一次?」想到晚上床上體育運動非常激烈,不可能不流汗,王小兵提醒道。

「出汗了那就再洗唄。又不是沒有水。我身上粘稠稠的,特別是雙腿上,之前流了很多下來,擦也擦不幹凈。」張靜輕擺翹臀,胸前兩座小山峰在王小兵肩膀上不停地按摩。

「那你要幫我搓背。」王小兵笑道。

「心肝,你就坐在浴缸里就行了,我幫你洗澡。誰叫你是這麼出色的男人,就像黑夜裡的螢火蟲,在哪裡都是那麼引人注目。我對你已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要是還有來生的話,也要讓我跟你在一起。」張靜由衷道。

「咯咯,那就成全你。」王小兵在她臉頰上輕啄了一下。

隨即,兩人手挽著手,雙雙走進浴室里。

進了浴室,張靜自親為王小兵寬衣解帶,猶如服侍皇帝沐浴,當幫他脫褲子的時候,看著他胯下那柄絕世寶刀,不停地咽口水,兩眼發光,似乎發現了巨大的寶藏,興奮之極,總想說些討好他的話,以求他晚上好好賞賜一番快活。

「心肝,團委副書記田七同學高三就要畢業,他已向我提出辭職了。你有沒有興趣做呢?」團委兩個副書記的其中一個便是嚴進升。

「那還請張老師您多多幫忙。」王小兵笑道。

「啊喲,憑我倆的關係,不幫你還幫誰呢。要是你成為了團委副書記,那我倆就有更多的機會在一起討論問題了。」張靜也帶著期待的眼神,嬌笑連連。

「嚴進升可能會反對提拔我做團委副書記。」王小兵道。

「那個小樣,他老是想跟我作對,有朝一天把他給弄下來,看他還囂張什麼。別以為有一個大伯做副校長就可以目中無人。」反正都與嚴錫山成了對頭,如今,張靜也就跟他對著干。

「哈哈,我們張老師一出馬,立時能將嚴進升打進地獄。」王小兵笑道。

得意洋洋的張靜微微仰起鼻翼,顯出一副飄飄然的樣子。隨即,向王小兵獻上深情的一吻。

王小兵感到很滿意,走進浴缸里,盤膝坐在一邊。張靜也迫不急待地脫掉弔帶短裙睡衣,坐進浴缸里,兩人浸在暖和的洗澡水裡,相視一笑。她用手輕輕一撥水花,濺到他臉上,便格格笑起來。他也輕輕掬起一捧水,灑向她。當她頭上,身上半濕,有水珠滴下來的時候,忽然平添了幾分女人的嫵媚與誘惑力,特別有感覺。

在這美妙的時刻,王小兵微微一笑,抹掉臉上的水珠,隨即,左手托著張靜胸前的右山峰,右手澆水上去,辛勤地給她的山峰澆灌,然後,開始用雙手在那座山峰之上耕耘,時不時還溫習一會鐵爪功。

「嗯嗯……」當他雙手在她胸前右山峰上修鍊鐵爪功時,她忍不住哼出一串撩人的音符。

在享受的同時,她也沒忘記回報他的賜予,於是小心翼翼地用左手抬起他的雄壯寶刀,然後輕輕地清潔上面的汗漬,像是捧著稀世珍寶一樣,生怕融化了。

「張老師,我要。」王小兵給她洗完了兩座山峰之後,自己的絕世寶刀已如饑似渴,要是再得不到營養,那就會發脾氣了。

「心肝,來吧。我也要。」張靜在給他清洗寶刀時,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熊熊欲`火,血液沸騰,兩眼射出亢奮的光芒,連忙躺在浴缸里,雙手扶著浴缸的邊緣,將腳也放在浴缸邊緣上,兩腿張開,把門戶打開,恭請王小兵進攻。

王小兵雙掌捧著她的翹臀,在那片茂密的森林裡找准了正確的位置,舉著無雙寶刀,往前殺過去,「噗」一聲,不偏不倚進入了她的體內,於是,也用手肘撐在浴缸邊緣,伏在她身上,但無雙寶刀卻是保持高速運動。她則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雙腳纏在他的腰間,微微張開嘴巴,發出一連串的「啊氨之聲,將熱氣呵在他堅毅的臉龐上。

起先,王小兵採用悠閑的進攻速度,使張靜非常享受,哼著春音,一副陶醉的樣子。慢慢地,他提高了寶刀進出的頻率,這樣一來,她感到下體發熱過量,雖浸在水裡,也未能及時散熱,疼痛與快感傳到她腦中樞神經,於是她微微扭動翹臀,意欲避開他寶刀的猛烈衝撞。

「啊,小,啊,兵,慢點。」張靜緊緊摟著他的脖子,哀求道。

「不要慢,一慢下來,玩到明天都玩不完。」王小兵只想把速度提上去,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啊啊,我,快,啊,支持不,啊啊,住了。啊埃」張靜臉頰緋紅,闔上眼瞼,張開檀口,含糊不清道。她的身子在寶刀的衝擊之下都快要痙攣了。

「張老師,先甜后苦,待會您就能成神仙了。」王小兵繼續提高寶刀舞動的頻率,胸膛壓在她身上,要使她鎮定下來。

「啊啊啊啊啊,我,啊啊啊,暈,啊礙…」終於,張靜捱不住了,身子一軟,昏厥了。

「張老師,您臀部這麼翹,居然這麼不經打。」王小兵感嘆一聲,只好坐在浴缸上,讓張靜跨`坐在自己的小腹上,而寶刀依然鑲嵌在她的山洞裡,感受她脈搏的跳動。想起董莉莉能承受自己寶刀的強攻,覺得還是她的內功比較深厚。

張靜滿臉紅暈,聽不見王小兵的揶揄之語。

本想掐她人中,把她立刻弄醒,再續經典大戰,但想到她山洞發熱未退,也只好讓她休息一會,因此,抱她跨`坐在自己懷裡,雙手輕輕撫摸她翹臀,不時澆些水上那圓嘟嘟的豐`臀上,幫她按摩清洗。雙掌摸她翹臀時,發覺她的泉眼裡會溢出許多泉水,但又不能急劇湧出,因為寶刀已塞住了通道,只能在泉眼一漲一縮之間緩緩溢出來。

「張老師。」幫她洗了翹臀之後,王小兵嘴唇貼著張靜的耳際,輕聲呼喚道。

見她沒有反應,只好又幫她洗大腿,雙手在她兩條大腿之上揉`搓,盡展耐心細緻的服務宗旨。以最溫柔,最體貼的方式幫她洗澡。洗完大腿,突然又來了性趣,用右手中指按在她的股溝里,輕輕搓那裡的汗漬。現在,她的身子任由自己享受,王小兵感到比較滿意。

忽然之間,感覺她的翹臀動了一下,而泉眼一漲一縮的頻率似乎也加快了,寶刀還鑲嵌在泉眼裡,能清晰感受到她泉眼那個吮吸的動作,令人飄飄欲仙。

於是,他右手中指加了一分力,在她的股溝上盡情地搓起來,幫她洗澡。

「噗哧」一聲,張靜笑出聲來,扭了扭翹臀,撒嬌道:「心肝,你好壞。」

「張老師,您終於醒了。我等您好久了。我的棒棒還在你的洞洞裡面,現在要開工了。」王小兵笑道。

「心肝,先休息一會。晚上有的是時間。我會服侍好你的。要是再來,我怕我又會昏過去。」平時,她與丈夫許文超行房事時,總是要求他再持久一點,再猛烈一點,從來沒有得到過真正的滿足,如今,跟王小兵在一起,才體會到什麼叫做猛男。

「那我放慢些速度吧。」王小兵也不想再弄昏她,便雙手捧著她的翹臀,抬起來,放下去,再抬起來,再放下去,如此循環,讓她的臀部與自己的寶刀搏鬥。

果然,張靜感到舒服極了,微哼起來,也自動撅臀配合他的動作,與他繼續恩愛地戰鬥。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的快感都提升了一個層次,緊緊相擁在一起,恨不得將對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二合一,把情`欲進行到底。

旋即,他為她搓背,她也為他搓背,但浴缸里的洗澡水已有些髒了,粘粘的,水也早就涼了,幸好是五月天氣,縱使是冷水也不刺人,加上兩人的體溫那麼高,足以使冷了的洗澡水溫度提升些許。

彷彿洗了一個澡,但實質跟沒洗也差不多,因為洗澡水早已髒了。他仰在浴缸里,她則跨`坐在他小腹上,伏在他身上,與他擁抱在一起,但他的寶刀還在她的山洞裡,寶刀作為聯通二人的心靈橋樑,使兩人更加融洽。

他捧著她的臉頰,把舌頭伸進了她的檀口裡,與她舌戰起來。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忽然傳來開門與關門的聲音,是從客廳那裡傳來的。這分明是有人開了門,進了屋。會是誰呢?微一思索,便可知極有可能是許文超回來了!

王小兵還摟抱著張靜,寶刀也還在她體內,在這種關鍵時刻,她的丈夫回來了!如何不使人受驚?兩人面面相覷,他用眼神問她:不是說你丈夫不回來嗎?她也用驚恐的眼神回答他:我也不知道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