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1章滿屋春光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小兵,慢些,我不行了,藹—」但推起了頭,哪能說停就停,王小兵一鼓作氣,高速進攻,每一刀撞擊的力量都是那麼的威猛,以致「噗噗」聲響徹客廳。只聽見一聲略帶尖叫的「藹—」響起,隨即,張靜果然昏了...

在那美妙的時刻,張靜也能感受到王小兵寶刀的頑強堅毅精神,她受了感動,不得不配合他的動作,所以,踮起腳後跟,撅起翹臀,給寶刀一點提示,讓寶刀早日到達山洞,完成強烈的願望。

「張老師,切菜吧。」王小兵輕聲道。

「啊,啊,我在切。」張靜想切絲瓜,但渾身興奮得顫抖,哪裡還能做菜,只得停了下來。

「你最拿手的是做什麼菜呢?」王小兵兩手掰著她的翹臀,讓股溝更寬暢,從而使寶刀加快進攻速度。

「啊,我做的紅燒肉很好吃的,啊,啊啊,有時間,我,我做給你吃。啊礙…」張靜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胯下,連說話也不流利,而不連貫。

「那太好了。」王小兵已找到了那口正確的泉眼,心裡湧出一股「他鄉遇故知」的喜悅感,立時揮動寶刀,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

他的刀法向來奇妙,「噗」一聲,便進入了她的體內,表明「神棍打樁」這招已發揮威力。

她則報以一聲誘人的「氨,宣告兩人由寶刀作為橋樑而連結成為一體。

下一霎,王小兵雙手握著張靜的小蠻腰,讓她上身微微向前俯下,從而使翹臀更加撅起來,這樣,寶刀才能順利開山鑿路,拓展山洞。他以十二分精神,用老黃牛那樣的不怕辛苦的堅韌毅力,在她臀部上的山洞裡進行一番艱苦的刀法修鍊。

寶刀的威力之大,極為駭人。刀法之妙,難以言喻。只見寶刀進出如風,疾如奔馬,在山洞裡揮灑自如,樂趣無窮。

只聞連綿不斷的「噗噗」聲與誘人的「啊氨聲交織在一起,扭成一股人間常聽的美妙音樂,在廚房裡縈繞迴響,催人振奮。

「張老師,做菜吧。」王小兵一邊大動,一邊逗趣道。

「啊啊,我正在做啊,啊礙…」張靜雙手撐著廚櫃,嬌聲道。

「煮飯了嗎?」王小兵起動了寶刀,只要保持均勻的頻率,便不會吃力,還有餘暇聊天。

「還沒有,待會再煮。啊礙…」張靜雙腿內側已被泉水浸濕了。

「幹完了正經事,我就要餓了。」王小兵也是喘著氣笑道。

「心肝,啊啊,我會好好煮飯給你吃的。不用擔心。藹—」張靜臉頰已緋紅,渾身被寶刀撞擊得不停震動,每一根骨頭都要掉下來似的。

王小兵進一步加強進攻頻率,「噗噗」爆響,迴音在廚房裡縈繞不散。寶刀力量雄渾,刀刀齊根,在山洞裡不斷地尋找快樂。

「藹—,小兵,慢些,我下面滾燙得很,可能要起火了。」以往,她老公許文超哪裡能使她感到半點滿足?從來就沒有得到過真正的高潮,所以不曾試過這種情況,如今,被王小兵一輪狂攻之下,她終於要求饒了。

「鎮定,讓我們燃燒起來吧。」王小兵地低吼著,提足中氣,發動更高強大的攻擊。

「矮,我,我要昏了」張靜聲音震顫,連站著的力氣也快沒了。

「張老師,您沒事吧。」見她確實身子軟綿綿的,好像快要暈了,王小兵只得將攻擊頻率降了下來,以悠閑的速度舞動寶刀,雙手握著她纖腰,將她抱起來。

「我快頂不住了。啊啊啊,你這麼強大的男人,要同時幾個女人一起伺候才行。現在好多了。就這樣吧,挺舒服的。啊哦,埃」幾乎暈倒,幸好王小兵及時拯救,她現在漸漸喘過氣來了,還扭動翹臀,與寶刀作互動遊戲。

「張老師,切菜吧。」王小兵想要她臣服,那可是輕而易舉之事,只須輕揮寶刀,便能令她拜倒在自己的胯下。

「啊啊,我切」雖是這麼說,但張靜根本沒有空閑時間切絲瓜,她要把全副精力用在享受寶刀的攻擊之上。

王小兵右手扛起張靜的右腿,又開始加快進古靜不斷求饒,他只得又降低頻率,與她慢慢戰鬥。

一會,他把她的弔帶睡衣剝去,右手摟著她的小腹,左手抬起她的左手,然後,把腦袋從她的腋下伸過去,用嘴在她胸前的左山峰上覓食。同時,寶刀保持不斷的進攻,而嘴巴又要在山頂上活動,這種難度非常高,也虧他能做得到。

「張老師,我要喝奶。」想起前些日子跟杜秋梅大戰時,能從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喝到鮮奶,那感覺特別刺激,所以,現在他也想在張靜的小山峰上找奶喝。

「牛奶在冰箱里。待會拿給你。」張靜雙頰紅暈飛舞,喘息嬌聲道。

「我不要牛奶,我要喝你的奶。」王小兵嘴巴在她的左山峰上用力吮`了幾下,卻是什麼也沒得到。

「我沒奶,以後有了再給你喝。啊礙…」張靜雙腿內側已濕漉漉了,泉水流到了地面上,濕了一片。

王小兵把張靜抱起來,走出廚房,將她面朝上放在沙發上,見她臉頰紅撲撲的,極為撩人,於是,左手扛著她左腿,右手扛著她右腿,雙掌捧著她的翹臀,使出一招「老漢推車」,將寶刀送進她的體內。

下一秒,他開始了加速推車運動。一輪狂推之下,使張靜又要求饒:「藹—,小兵,慢些,我不行了,藹—」

但推起了頭,哪能說停就停,王小兵一鼓作氣,高速進攻,每一刀撞擊的力量都是那麼的威猛,以致「噗噗」聲響徹客廳。

只聽見一聲略帶尖叫的「藹—」響起,隨即,張靜果然昏了過去。

「張老師。」王小兵不得不停了下來,但沒有抽出寶刀,與她依然連結在一起,把她抱起來,摟在懷裡,讓她跨`坐在小腹上,然後掐她的人中,又給她太陽穴按摩。

好半晌,張靜才悠悠醒來,睜開眸子,見王小兵正在給自己兩邊太陽穴按摩,頗為感謝,露出滿意的笑容,將臉頰伏在他的肩膀上,柔聲道:「小兵,你太強大了!我想幾個女人一起服侍你,也要讓你給征服了。」

「多謝誇獎。我還要埃」王小兵輕輕撫摸她的秀髮。

「你比神仙還要強大1至此,張靜才感覺他的寶刀確實還在自己的體內,驚喜交加道。

「我至少還要半個小時。」王小兵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心肝,不要著急,我先做飯給你吃,待會我們再來,好嗎。心肝,不能讓你餓著肚子,那樣會傷身子的。乖。」張靜把舌頭伸進他的嘴裡,激吻起來。

五分鐘之後,張靜從王小兵的身上爬起來,撅著翹臀走進廚房,步伐明顯有些阻滯,分明是胯下被寶刀撞擊的疼痛還沒消除。

王小兵仰坐在沙發上,雙腿伸在茶几上,兩手平放在沙發靠背上,形如四仰八叉狀,小腹下面的寶刀卻是一柱擎天,雄赳赳,氣昂昂,讓人看了要膜拜起來。如果是看他這樣姿勢的照片,那肯定有人會說那是經過人為處理過的,不然,不會有這麼雄壯的寶刀。

忽然之間,他想到要是許文超這個時候開門進來,看到自己這樣一絲不掛,舉著寶刀坐在人家家裡客廳的沙發上,不知許文超有何感想。覺得還是先穿上衣服比較保險,於是,赤腳走進廚房。

張靜正在切絲瓜,見到王小兵氣勢非凡,挺著絕世寶刀走進廚房,以為他忍不住,又要來找自己大戰,嚇得夾`緊了雙腿,連忙道:「心肝,先別急,晚上有的是時間。我會服侍好你的。我先做飯給你吃。」

「我也餓了。」王小兵走到她背後,雙手摟著她的腰部,寶刀則鑲嵌在她的股溝里。

「半個小時就有飯吃了。你出去看會電視。」張靜攀上了王小兵這個擁有無雙寶刀的少年,早已是心花怒放,不枉此生做人。

王小兵在她臉頰上輕吻了一下,隨即,把丟在廚房地下的衣服撿了起來,一一穿上,才出到客廳,打開電視,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五六點鐘一般都是新聞居多。一條新聞是報道三峽大壩開建,另一條新聞是股市正式開市,而最後的娛樂新聞則有一條是報道香港beyond樂隊主唱王家駒意外逝世。

一會,廚房裡飄出菜香,使王小兵肚子咕嚕咕嚕叫起來。

果然,半個多小時之後,張靜便弄好了飯菜。想不到她這個團委書記也能燒出一手好菜,王小兵確實未曾料到。

三肉一菜一湯,絲瓜炒瘦肉,清蒸鯉魚,牛肉炒尖椒,油煎菜心,豬肚燉胡椒。

平時在學校飯堂里吃的都是粗飯粗菜,胃口都要減半。現在餐桌上擺的幾樣菜,色香味俱佳,王小兵胃口大增。

張靜先給他舀了一碗豬肚胡椒湯,讓他先補補腎,晚上還要加班做床上體育運動,腎不好,則沒戲唱。隨後,又頻頻給他添飯。

在家裡,王小兵一般是吃三碗飯,如今,在張靜的勸誘之下,吃了四碗飯,已有八成飽了,再喝了兩碗湯,那都達到九成飽了。吃完晚飯,拿著牙籤,坐在沙發上剔牙,吹著風扇,聽著古曲音樂,日子真的很瀟洒。

張靜收拾碗筷去清洗,從廚房出來之後,便坐在王小兵的身邊,幫他捶腰骨按摩,儼然一對夫妻。王小兵記起還要去上晚自習,本想去的,但張靜摟著他的腰,懇求他不要去,他同意了。

兩人坐著看電視,聊天,喝茶,飯後二個小時,也就是八點左右的時候,便開始接吻,激吻了半個小時,張靜提議去洗澡,她自然是想跟他洗鴛鴦裕

但一場危險正在悄悄接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