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30章寶刀開路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兵緊緊摟抱著她,不讓她去追趕楊小葉。「我不打她了。我坐著吧。」安雲秋被他的寶刀撩得欲`火直躥,呼吸也變粗了,連忙懇求道。王小兵只好放開了她,與她對視了一眼,見到她的唇邊溢出羞澀與歡喜的笑意...

就在安雲秋肆意偷窺王小兵的時候,由於注意力都集中在提防王小兵上面,卻忽略了旁邊的表妹楊小葉。其實,楊小葉從一開始便發現表姐神色鬼鬼祟祟的,總是偷看對面的女生部部長,作為少女,第六感告訴她:表姐可能愛上王小兵了。

於是,楊小葉忽然問道:「表姐,你為什麼老是看王部長呢?」

這句話無異於一個焦雷落地,轟得安雲秋魂飛魄散。本以為自己做得還算不錯,哪裡知道表妹居然從半路殺出來,給自己一個難堪,真是千算萬算,不如天算。

莫說是安雲秋,就是王小兵也是微微一怔,隨即爽朗地笑起來。

「小妮子,不要胡說。」安雲秋滿臉的尷尬。

「我哪裡胡說了。表姐,你明明老是盯著王部長看埃」楊小葉較真道。

「我教訓你。」說著,安雲秋伸手要去捏楊小葉的臉蛋。

楊小葉格格笑著,跑了開去,躲在王小兵身後,一味說安雲秋暗戀王小兵。於是,安雲秋紅著臉,笑著,要捉住表妹懲罰一下。王小兵站在中間,後面是楊小葉,前面是安雲秋。兩女好像老鷹捉小雞一樣,繞著王小兵團團轉。

「王部長,救我。表姐要打我。」楊小葉說話還帶著稚音。

「看我不打你。」安雲秋笑著追趕表妹。

「算了。」王小兵忽然伸手摟著安雲秋,不讓她去捉背後的楊小葉。

就在這時,格格笑著的楊小葉的手卻被安雲秋抓住了。但楊小葉儘力一扯,把表姐拖過來。這樣,安雲秋就正好撲進王小兵的懷裡。王小兵也一把抱住了她,雙手正好放在她的美`臀上,輕輕摸了一摸。

安雲秋睜大了明眸,微微張開了玉唇,眸子里射出驚喜的神色,驚的是被王小兵摸了臀部,喜的也是他摸了自己,心頭居然有一絲喜悅。

「算了,饒了她吧。」王小兵已瞧見懷裡的安雲秋臉頰紅暈飛舞,她胸前兩座山峰有韻律地起伏著,撞擊自己的胸脯,在這美妙的一刻,他褲襠里的寶刀忽然蘇醒,霍地一聲,變得雄壯起來,正好頂在她的小腹下面。

安雲秋暗吃一驚,想後退,但臀部被王小兵雙手摟著,根本退不了,而他的寶滌衷嚼叢酵懷觶直頂在她的胯下。她連忙用手去撥了一下,張大了嘴巴,被他絕世寶刀的無雙英姿嚇著了。她心裡只迴響一句話:那是真的嗎?

王小兵則輕輕撫摸安雲秋的美`臀,感受那股淡淡的滑膩,露出一個微笑,向她點了點頭,意思是說:不用怕,那是正常現象。

而這時,楊小葉卻笑道:「王部長,您跟我表姐真像一對小情侶。」

「看我打你。」安雲秋臉紅耳赤的,要掙扎開去。

「不要打她。」王小兵緊緊摟抱著她,不讓她去追趕楊小葉。

「我不打她了。我坐著吧。」安雲秋被他的寶刀撩得欲`火直躥,呼吸也變粗了,連忙懇求道。

王小兵只好放開了她,與她對視了一眼,見到她的唇邊溢出羞澀與歡喜的笑意,知道她對自己的偏見有所改觀了。

而後,楊小葉也回到了座位上。

「我是不知怎麼跟他說你的事。」安雲秋嘟著性感的紅唇,盯著表妹,道:「為了你,我絞盡腦汁呢。還胡說八道呢。」

「什麼事呢?」王小兵順勢問道。

「董莉莉調到秘書處了,女生部少了一個幹事,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招我表妹進來補這個缺,可以嗎?」安雲秋道出了請王小兵吃夜宵的真正原因。

「哦,可以埃我找個時間跟團委書記張老師彙報一下就行了。」王小兵爽快道。

「王部長,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乾的。」楊小葉好像中了百萬大獎一樣,歡呼道。

以王小兵與張靜的關係,要招聘個把人進來女生部,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他敢一口答應下來。

第二天下午自由活動課,王小兵去團委找張靜,想跟她彙報楊小葉的事。剛走到行政大樓前面,便見張靜兩手拎著兩捆宣傳資料。王小兵迎了上去,笑道:「張老師,拿到哪裡去呢?我幫你吧。」說著,已從她的手上接過了兩捆宣傳資料,每一捆都有十幾斤。

「謝了埃拿到我家。」張靜租住學校的老師公寓。

「張老師,我想跟您說件事。」王小兵邊走邊說:「我女生部里要招一個幹事進來補董莉莉的位置,我已招了一個進來。」

「你這是先斬後奏嘛。」張靜笑道。

「您是我的頭,沒有您的同意,我做的就是無用功了。」王小兵見張靜神色愉悅,笑道。

「那你將那個幹事的名字報給我就行了。」張靜道。

「她叫楊小葉。」王小兵連忙道。

說話間,已到了老師公寓樓下。這公寓,不是每個老師都能租的,因為數量有限,只有在學校里有些權力的老師才能租到手。張靜住在四樓。她與許文超有一個四歲的女兒,寄養在婆婆家裡。

上到了四樓,張靜開了門,等王小兵把宣傳資料拎進來之後,便關上了門。南方五月的天氣已頗熱,她開了電風扇。

「坐吧,先喝杯茶。」張靜為王小兵泡茶,非常熱情。

「不用客氣,我回去了。」這裡畢竟是張靜與許文超的地盤,王小兵還是不想冒危險與她親熱。

「吃了晚飯再走吧。我買了不少菜。今天我老公跟張校長出去開會了,晚上應該不回來。」張靜也揣摩到王小兵的思慮,就說出來讓他鎮定。

「咯咯,許老師不回來啊?」果然,王小兵也淡定多了,坐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就像坐在自己的家裡一樣。

「我一個人吃不完那麼多菜,早知他去開會了,那就不買那麼多菜了。」張靜邊說邊走進室里。

王小兵端起熱茶,喝了一口,應該是鐵觀音,味道還可以,掃視一眼,客廳的傢具與電器也是個小康之家的跡象。

一會,張靜從室里走了出來,原來換了衣服,現在只穿著一件粉紅的弔帶短裙睡衣,香肩與大腿都露在外面,頗為撩人。

「哎,你說我這件睡衣看起來怎麼樣?」張靜坐在了王小兵旁邊,自己摸了摸胸前兩座小山峰上面的布料,向他拋了一個媚眼。

「好看。」王小兵咕嚕一聲喝了一大口熱茶,差點燙到舌頭。他也是一個品嘗過女人的少年,有一定的定力,但見到張靜如今居然是真空上陣,沒戴奶罩,剛才還見她戴著,明顯是換衣服時脫掉了。他目光從側邊射過去,能看到整座山峰的風光,不禁打了個激靈。

「今晚在這裡睡吧。」張靜帶著期待的眼神,軟語道。

「呃,這個……」王小兵乾笑著。

「我想死你了。只要跟你幹了一次,就會上癮,一輩子都戀著你。」張靜自從領教過王小兵那柄無雙寶刀的強大之後,便再也難以忘懷,每當與丈夫行房事時見到丈夫那把小刀,當真失望之極,與王小兵的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不值一提。

「看情況吧。」王小兵笑道。

隨即,張靜站起來,走到組合櫃前,站直雙腿,彎腰下去,打開一個櫃門,在翻抄什麼。當她這麼俯身時,弔帶短裙睡衣的后擺就揚了起來,那一剎那間,王小兵居然看到了她翹臀下面的神秘之地。她沒穿底衩!

在那興奮的一瞬間,王小兵的寶刀受到了召喚,霍地蘇醒了,以昂揚的壯志,漸漸地豎了起來,似乎要破空而出。他急忙喝了幾口茶水,才稍為緩解當前的口乾舌燥。

而張靜卻回眸瞥了一眼王小兵,見他有了反應,居然開心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今天買了豬腰,燉燙給你補補身子。」張靜取出一包藥材,站直了腰身,道。

「咯咯,謝了。」豬腰補腎的,王小兵估計她是買給許文超吃的,但許文超不在家,那隻好燉給自己吃了。

「你是喜歡絲瓜炒瘦肉還是絲瓜與瘦肉煮湯呢?」張靜扭著翹臀,走向廚房。

「什麼都行。」王小兵放下了茶杯,看著張靜兩條修長滾圓白皙的大腿,血液沸騰,褲襠里的寶刀早已氣蓋山河,不停長嘯,期盼去鑿山開路,發揮寶刀的威力。

張靜在廚房裡洗絲瓜,然後用菜刀將絲瓜切成片狀。

喝完一杯茶,王小兵也走進廚房裡,笑道:「張老師,切什麼呢?」

「切絲瓜炒瘦肉。」張靜回眸一笑,又繼續切菜。

「你的刀法真好。」說時,王小兵已走到了張靜的背後,就要緊貼著她的背脊了。

「我有什麼刀法呢。」張靜笑道,下一秒,她忽然感覺有一條火熱的東西正從後面伸了過來,頂在翹臀的股溝上,電光石火間,她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唇邊溢出了淡淡的驚喜笑意。

「張老師,你的廚藝肯定不錯。」王小兵聲音有些興奮,這時,他的寶刀已出鞘,正以微微向上的角度,伸到了張靜的股溝里,感受到她肌膚的溫度。

「啊,啊,很一般的。啊,礙…」張靜停下了手中的活計,集中精神留意他寶刀的進攻方向,呼吸立時變粗了。

王小兵的寶刀沿著她的股溝,向裡面繼續探索,那裡有一個神秘的地方,他的寶刀曾經進入過,所以,快要找到老地方的時候,便有一種熟悉感。寶刀步步推進,披荊斬棘,在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奮勇向前,只為了到達那個令人嚮往的誘人山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