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25章樓梯間的激情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上課時間,沒什麼人走動的,沒事的。」王小兵貼著她的耳朵,小聲安慰道。「嗯」董莉莉撒起嬌來。「想我了嗎?」王小兵一手摟著她的纖腰,一手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練太極,從左山峰推到右山峰,非常有心...

路上,三人海闊天空,無所不談,為了活躍氣氛,王小兵說了一個黃色笑話,道:「一尼姑去醫院做b超,粗心的護士將一孕婦的化驗單給了她。尼姑看了以後嘆了口氣說:『這年頭,連蘿蔔都靠不住了。』」

謝家化與許勇哈哈大笑起來。

三人說說笑笑,向著沙下村而去。

「小兵,我聽人說覃理被你坑了,真的還是假的?」許勇問道。

「我坑他幹嘛。他運氣不好而已。」王小兵可不會隨便向人道出心中的秘密,畢竟多一人知道就多一張口,難保不會外泄出去。

「近來我在外面聽到一些風聲,說覃理要找你算帳。自己小心。」許勇道。

「讓他來好了。」王小兵向來不畏懼暴力衝突。

「不如現在就去找他,把他打扁。手癢埃」謝家化最喜歡的運動估計就是打架了,一天不動筋骨,他都感到不舒服。

「今晚打野豬埃」許勇笑道。

半個鐘頭之後,三人終於來到沙下村吳家棟的家門前。屋前的打穀場上已停著幾輛摩托,屋裡有人猜拳喝酒,吆喝不停。

走進正屋,十幾個青年正赤膊圍坐在一起,王小兵認識其中一個青年,就是占仲均。占仲均頭髮很硬,根根豎起來,如同刺蝟一樣。他是樹林四少之一,另外三個是白光偉、安超與霍啟民。其中,白光偉是四少之首,其次到安超、占仲均與霍啟民。占仲均實力在四少之中,排行第三。

「均少,這麼早來了。」許勇道。

「你們來了,坐,一起喝。」占仲均與王小兵、謝家化也認識,但不是很熟。

王、許、謝三人也不客氣,找了位置坐下。吳家棟找了三隻瓷碗分給王、許、謝三人,碗里斟滿家釀的白米酒,先吃些酒壯膽,待會出發去打野豬才比較鎮定。

喝了一會酒,個個臉面放紅光。占仲均想起什麼似的,道:「小兵,我聽到江湖傳言有人要買你的一條腿。你得罪什麼人了?」

「誰?莫文鋒要買我一條腿?」王小兵猜測除了莫文鋒之外,應該還有一個人跟自己過不去,但又想不出到底是誰。

「這個不清楚,我只是聽到有傳言。那你可得小心。」占仲均挾了一塊鴨肉進嘴裡。

「你什麼時候聽說的?」王小兵估計可能是莫文鋒那次的。但已擺平了,最後受罪的只是莫文鋒那廝。

「就是前兩天。我在我姐家裡吃飯,聽我姐夫說的。」占仲均姐夫萬容凱也是道上的人,名頭不校

「你姐夫沒說是誰?」那時,先後追砍自己的兩伙人確實不同,所以王小兵也很想找出另一個幕後黑手。

「我問過他,他也是聽別人說的,也不知道是誰。反正你自己小心就是了。」占仲均提醒道。

晚上八點的時候,十幾個男青年都是非專業獵戶,只有占仲均扛著一支獵槍,其他人都是拿鐵耙,鐵棍,鐵鍬等工具,到山腳去打野豬。候了良久,終於見到一隻剽悍的野豬出現在蕃薯地里,首先是占仲均用獵槍打野豬,雖打中了,但野豬皮堅肉厚,中了槍也沒死,還向占仲均怒衝過去,要咬他。要不是旁邊的王小兵怒嘯一聲,雙手執鐵鍬刺向野豬,將它撞翻,估計占仲均就要被野豬撞中或者咬中,後果比較嚴重。

眾人七手八腳,使盡渾身解數,才將野豬打死。

回到吳家棟的家裡,眾人喝了幾杯米酒,才算壓下一場虛驚。要不是王小兵及時出手相救,占仲均可能已被野豬咬死了。

「小兵,我欠你一條命1占仲均非常感激道。

「不用客氣,小意思而已。」王小兵擺了擺手,道。

「我要跟你結拜成兄弟。」說著,占仲均搬一張椅子出門外,取了兩隻酒杯,斟滿酒,放在椅子上,「小兵,要是不嫌我身份低,我們就結拜吧1

「行1王小兵也是個豪氣的少年。

於是,兩人並肩站在椅子前,學著電視里播出的《三國演義》里桃園結義的樣子,拜天地,義結金蘭。

「我占仲均從今開始與王小兵結義為兄弟。」占仲均起誓道。

「我王小兵從今開始與占仲均結義為兄弟。」王小兵也起誓道。

兩人舉起酒杯,幹完,便算是異姓兄弟了。

占仲均也是豪爽之人,道:「小兵,以後有什麼要我出力的,告訴一聲,命也可以交付給你!喏,這是我的呼機號碼。有急事就呼我。」

「我也一樣。有地方需要我幫忙的,就跟我說。」王小兵記下了占仲均的呼機號碼。

這夥人之中,有人是做廚師的,便當場開始殺豬取肉來烹飪。

那廚師對於烹飪野豬肉很有心得。把野豬肉與鮮蘑菇作為主料,用料酒、味精、精鹽、醬油、蔥段、薑片與胡椒粉作為調料。

然後分二步去做,第一步,將野豬肉洗凈,放入沸水鍋焯一下,然後撈出洗凈血污並切塊。第二步,將鍋燒熱,放入野豬肉煸炒幾下,料酒煸炒幾下,加入精鹽、蔥、姜和適量清水。燜燒至肉烹,加入蘑菇燒一段時間,再加入味精、胡椒粉,推勻出鍋,就成了「紅燜野豬肉」。

紅燜野豬肉味道非常好,眾人胃口大開,邊飲酒邊吃野豬肉,其樂融融。

那廚師又用野豬肉另外烹飪出二個菜,其中一個是「野豬肉燉土豆」,另一個是「春餅回鍋野豬肉」,味道也極佳。

通宵吃野豬肉兼喝酒,吃喝到凌晨五點多,大夥都喝高了,有幾個還嘔吐,場面亂鬨哄的。王小兵只記得自己爬上一張藤椅上,便沉沉睡去,一睡醒來,已是下午時分。

因紅燜野豬肉、野豬肉燉土豆與春餅回鍋野豬肉的味道確實不錯,王小兵請那廚師弄了三大份,用幾隻飯盒盛了,帶回去給蘇惠芳與董莉莉吃。

從沙下村回到東興中學,才是下午三點多鐘。彼時正是上課時間,王小兵將摩托停在車棚里,拎著八個裝滿了菜肴的飯盒,悄悄走到了高一級老師課間休息室門前,看看蘇惠芳在不在那裡,準備把三樣菜肴給她,然後傍晚邀幾個同學一起到她家吃晚飯。

他在門口往裡張望,果然見蘇惠芳在裡面,正在執筆寫什麼。隨即,他走了進去。

蘇惠芳聽到腳步聲響,抬起頭,瞥見是王小兵,因他昨晚沒上晚自習,但寫了請假條,今天無故曠課,她想批評他兩句,微微努著嘴,想裝出一副嚴肅的模樣,但見到他那陽光燦爛的笑容時,忿氣便消了大半,嘴角溢笑道:「你今天為什麼曠課?」

「昨晚打野豬,跟朋友喝了點酒,早上起不來。」王小兵走過去,把八個飯盒放在桌面上,笑道:「惠芳,這裡面全是野豬肉,是廚師做的,味道很好的,我想到你沒吃過,所以向他們要來。真的,很好吃的。」

「呃,這麼多埃」她本來想說「打野豬也不能曠課」這句話的,但聽他那樣說,心裡自然歡喜,瞥了一眼八個飯盒,聞到一股引人流涎的香味,含笑道。

「我想叫謝家化他們一起到你家吃晚飯,可以嗎?」王小兵居高臨下,透過她的白襯衫領口,一睹她胸前兩座高峰的山腳與誘人的浮溝的風采,不禁微微打了個激靈。

「可以埃那你回去上課吧。」蘇惠芳微掀眼瞼,瞥見王小兵正專註地盯著自己胸脯看,忽然佯裝撓癢,伸出右手,搭在左肩上,用手臂遮住山腳與乳溝。想到他跟幾個同學到自己家,諒他也不會動手動腳,只好答應了。

王小兵朝門口瞧了瞧,沒見人影,於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嘴印了上去,在蘇惠芳的左臉頰親了一下,隨即,轉身旋風般出了老師課間休息室。

等蘇惠芳反應過來的時候,王小兵的身影已不見了。

「你……」她還未來得及說一句生氣的話,卻已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嘟著櫻桃小嘴,明眸眨了眨,伸手摸了摸被他吻過的左臉頰,忽然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她唇邊溢出濃郁的笑意。想起曾經握過他那柄絕世寶刀,呼吸就漸漸變粗,臉頰悄悄地紅了。

王小兵回到教室,正好是下第三節課的課間休息時間。

白天沒來上課,又沒有請假條,董莉莉頗為關心王小兵,還道他出事了,見他來了,心裡那塊高懸的大石才落了下來,小聲探問他昨晚與今天早上去哪裡了。

王小兵把打野豬的事說了,最後道:「我拿回了野豬肉做成的菜,放在蘇老師那裡,她叫我們幾個傍晚到她家去吃晚飯。」

「為什麼去她家呢?」董莉莉隱隱之中感覺到王小兵跟蘇惠芳有些非同一般的關係,便有些吃醋。

「她家有鍋,有電飯煲,做飯方便。」王小兵也看出董莉莉俏臉上微有不悅之色,揀了個很普通的理由說道。

董莉莉微微撅了撅嘴,便不說話了。

這時,學校的廣播喇叭里響起,播放一條廣播,要求各班將所包的區域的衛生打掃乾淨,以迎接衛生大檢查。高一班包了兩個地方,其中一個是本班所在的教學樓的樓梯,另一個是大門前面校道兩邊的幾個花壇。

這次正好輪到王小兵、謝家化與董莉莉、魯月菁四人去打掃清潔區。王小兵與董莉莉負責打掃教學樓的樓梯,謝家化與魯月菁清理幾個花壇的垃圾雜物。四人拿了掃把與畚斗,出了教室,下了樓梯。

彼時,正是上課的時間,每間教室里只有老師講課的聲音傳出來。王小兵與董莉莉站在一樓的樓梯間,用掃把輕輕掃地。她微微撅著玉唇,不像往常那麼愛說話,明顯是心裡糾結。他知道該怎麼讓她心情好起來。

於是,放下掃把,拉著她的手臂,閃到了一樓樓梯正下面的形如斗室的空隙里,雙掌捧著她的臉頰,把嘴湊了上去,吻住她的紅唇,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跟她舌戰起來。

如果隔壁的教室有學生走出來,很容易便看到他與她兩人接吻的情景,因此,董莉莉有些害羞,耳語道:「別人會看到的。」雖是這麼說,但她雙手已摟著他的脖子。

「正是上課時間,沒什麼人走動的,沒事的。」王小兵貼著她的耳朵,小聲安慰道。

「嗯」董莉莉撒起嬌來。

「想我了嗎?」王小兵一手摟著她的纖腰,一手在她胸前兩座高峰上練太極,從左山峰推到右山峰,非常有心得。

「連做夢也曾夢見跟你在床上。」董莉莉臉頰微紅,道。

「我要。」王小兵耳語道。

董莉莉明白「我要」是什麼意思,俏臉倏忽紅暈飛舞,嬌羞地嘟了嘟櫻桃小嘴,柔聲道:「不嘛,在這裡太危險了。」說時,卻是用大腿去輕輕碰撞王小兵的絕世寶刀。

寶刀霍地挺了起來,雄赳赳,氣昂昂,早已蓄滿了刀氣,不發不快。

下一秒,王小兵將董莉莉身子旋轉一百八十度,讓她背對著自己,然後,左手摟住她小腹,右手按她背脊,讓她站直雙腿俯下上半身。

董莉莉雙手握著掃把,用掃把撐著地面來支承彎下的上半身重量。她咬著朱唇,明眸里秋水蕩漾,等待他寶刀進攻。

一切就緒,王小兵俯身下去,在董莉莉那又白嫩又圓實的美`臀上輕輕地親了一下,隨即放出了絕世寶刀,找到了應該進入的泉眼,「噗」一聲,便齊根殺了進去。

「嚶嚀。」董莉莉發出一聲撩人的低鳴,已感受到寶刀的巨大威力,緊緊咬著嘴唇,以免發出超級誘人的「啊氨之音,引來近在咫尺的只隔一面牆壁的教室里的師生來看春`宮圖。

王小兵這個操刀少年,乃是頗有心得的刀手,雙手握著董莉莉的小蠻腰,不停地將她的美`臀拉向自己,從而使寶刀能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準確率為她拓展隧道,擴寬山洞。

只一會,大量泉水便從山洞裡溢了出來,沿著她雙腿內側流下,沒入褲子里。

「噗噗噗……」

寶刀撞山洞的清脆聲音幸好不高,被隔壁教室的老師講課聲覆蓋了,不然,應該會引來好奇的學生一探究竟。

董莉莉雖是緊緊咬著朱唇,不讓嘴巴發出「啊氨之聲,但鼻孔卻是傳出「嗯嗯」之音,與「噗噗」聲一唱一和,極為撩人。而且「嗯嗯」語音越來越頻密,表明他的寶刀進攻速度也達到了一個新層次。她的美`臀在寶刀的撞擊下,劇烈震蕩,雙腿不斷震動,似乎站不穩,要倒下去一樣,幸好他雙手握著她纖腰,把她提起來。

不消十分鐘,在高頻率的戰鬥中,董莉莉已得到了一次高潮,霞飛雙頰,明眸情`欲熾烈,胸前兩座山峰在短袖白t恤里震蕩,似乎要掉下來。她既興奮又擔心,要是這時有師生經過,一定會發現兩人戰鬥的情景。

「啊啊,小,小,啊,兵,好了,先停,啊啊,下,啊,來,啊礙…」董莉莉盡量小聲道。

「就行了。別急。」他卻依然辛勤耕作,做一個不怕艱苦勞動的老黃牛。

王小兵大動,加快進攻頻率,刀刀精奇,絕無虛發,從刀頭到刀尾,一進一出,快如閃電。雄壯的刀身上泛著淡淡的光澤,具有王者風範。他一邊抖動寶刀,一邊雙手揉`搓她的纖腰,以提升她的快感。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皮鞋聲,明顯是向王小兵這邊走過來的。

董莉莉如驚慌的小鹿,連忙伸手回去拔出了王小兵的寶刀,然後站直了腰身,拉起了褲衩與運動褲,也幫他把寶刀塞進褲襠里,拉好褲鏈。

經過的是一位老師,並沒發現王、董二人的秘密。

王小兵練習刀法才剛開始,算是個熱身運動,還想與她再次大戰,但董莉莉受了驚嚇,輕輕撫摸他的臉頰,安慰道:「今晚我們再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