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19章男廁所的女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你守著。」王小兵應承下來。張靜旋風般飄進男廁所,找了一個位置,關了門,解決問題去了。一會,便有其他男人來如廁,進進出出的,誰也不知在其中一個大便處的間隔區里蹲著一個女人。估計張靜也害怕被發...

王小兵看著旁邊的張靜,覺得要獻些殷勤才行。

「張老師,如果我不是知道底細的,那肯定看不出您是老師。您跟她們一樣,沒有年齡差別。」王小兵見機送了一頂高帽。

「啊喲,看你說的,我都要羞死了。」張靜笑得十分燦爛。

「真的,張老師,不信您問問她們,這可不是我亂說的。要是您跟安雲秋站在一起,那就像姐妹倆埃」王小兵繼續讚美道。

安雲秋一想王小兵說自己跟張靜像姐妹,那是諷刺自己相貌太老還是別無他意,心中雖微有氣,但在酒席上又不敢顯露,見張靜那般歡喜,還得在一旁說奉承話:「張老師,要是您跟王小兵站在一起,估計很多人會說您是他的姐姐。」說完,拿眼瞟王小兵,看他有什麼反應,但他笑臉依舊,並不在乎她說什麼。

王小兵今年十七歲,如果是他的姐姐,那至多也就二十歲而已,比三十幾歲年輕了十幾歲。張靜哪裡會不歡喜,嘴裡雖說「你們胡說」,但卻是笑得合不攏嘴,心裡開心程度,不言而喻。

「不過說真的,吃了你的那些美容丸,我感覺自己真的要年輕些了。」張靜注視著王小兵,笑道:「我還想買美容丸,你現在有沒有?」

「哦,明天我帶給你。現在身上沒有。」王小兵感覺與張靜有些戲唱了,從她的眼神就可看出來。

「那記得。到團委找我吧。」張靜笑道。

「好的。不是下午就是晚上。」王小兵說了個時間。

酒席吃到一半的時候,王小兵要上廁所小便。他自己都喝了二瓶啤酒,肚子鼓起來,尿憋得很,撒了一泡尿,渾身舒服極了。對著鑲在牆壁上的大鏡子,看了看自己的樣子,覺得今晚的打扮還過得去。洗了手,正走到男廁所的門口,便見到張靜在女廁所前面焦急地等待上廁所。

女廁所就三個位置,都被佔滿了。

看張靜的樣子,明顯是內急得利害,估計遲幾分鐘,都要拉到褲子上了。王小兵與她打了個照面,指了指男廁所。

張靜連忙走過來,耳語道:「裡面沒人么?」

王小兵搖了搖頭。

「那你在這裡幫我守著。等我出來之後,你再走。行不?」張靜已捂著肚子,可能是腸胃有些不適。

「那您快去。我幫你守著。」王小兵應承下來。

張靜旋風般飄進男廁所,找了一個位置,關了門,解決問題去了。

一會,便有其他男人來如廁,進進出出的,誰也不知在其中一個大便處的間隔區里蹲著一個女人。估計張靜也害怕被發現,那可是挺丟人的,所以才讓王小兵等她,為她把風,到時出來時就可避免遇到男人。

王小兵則裝著在廁所門口等人,左看右看的,過了六七分鐘,沒有男的來上廁所,他便連忙走過去,敲了敲門,小聲道:「張老師,行了嗎?現在沒人過來。」

「還要一會。」張靜的聲音如蚊哼,幾不可聞。

「不急,慢慢來。」王小兵又退了出去,站在男廁所門口。

這時,安雲秋也來上廁所,見王小兵站在那裡,戲謔道:「在這裡幹嘛?不會想偷窺女生吧?」

「你說對了,就是想來偷窺你埃」王小兵笑道。

「你敢跟進來,那就把你閹了。」安雲秋含笑道,屁股一扭,已進了旁邊的女廁所。

等安雲秋出來,王小兵還在那裡站著。她笑道:「你不會真的在這裡想非禮女生吧?」

「我等一個朋友,他在裡面,等他出來,跟他說些事。」王小兵煞有介事地指了指男廁所裡面。

安雲秋半信半疑,眸子里含著壞壞的笑意,出去了。

又等了二三分鐘,還不見張靜出來,王小兵又上去敲門,輕聲道:「張老師,現在沒人來,行了嗎?」

「就等你來呢。」張靜小聲笑道。

王小兵心裡咯一聲,暗忖道:「等我來?難道她想在這裡跟我干那事?哇!這個女人果然夠狂野1這麼意淫著,褲襠里的寶刀已慢慢地豎了起來,渾身打個激靈,便道:「等我幹什麼呢?」

「我忘記帶廁紙了,你有沒有?如果沒,就幫我出外面取些來。」張靜道出了這麼久不出來的原委。

「有,有。」王小兵從褲袋裡取出一小卷廁紙,又敲了敲門。

張靜打開了廁所門,騰出一條三指大的縫隙,道:「給我。」

在剎那間,王小兵有一種衝動,就是要征服張靜,見到伸出來的一隻白皙手掌,突然忍不住,將門推開,身子一閃,便已進入了裡面,連忙把門關上,與蹲著的張靜擠在那間小小的號子里。

張靜自然暗吃一驚,獃獃地仰頭瞧著王小兵,臉帶驚喜的神色。

進來之後,王小兵也不知自己哪來的膽子那麼大,渾身因興奮而微微輕顫,見張靜嘴角溢出淡淡的笑意,連忙把廁紙遞給她。她接了,然後用了。她穿的是連衣裙,上廁所不用脫褲子的,只有底衩快脫到膝蓋那裡。她假裝想把褲衩拉上去,但腰身還沒站直,就被王小兵一把抱住了。

「你要干……」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有腳步聲進入男廁所,明顯是有人來上廁所,張靜不敢再說下去,撅了撅朱唇,妙目射出期待的光芒。

王小兵將嘴堵著張靜的嘴,然後把舌頭伸了進去。張靜佯裝矜持,用雙掌輕輕推他,但又沒完全用力,明顯是頗為享受這喜人的一刻。隨即,王小兵雙手抱著張靜的雙腿,將她頂在牆壁上。她輕輕扭著腰枝,因廁所里還有其他人,她又不敢大動,只是用雙掌柔柔地推他。

等到那個進來小便的人出了男廁所之後,王小兵放出了寶刀,開始發動進攻。無雙的寶刀似乎長了眼睛,輕易找到了該進去的泉眼。

在寶刀觸碰到她的下體時,張靜睜大了眼睛,露出興奮的神色,她早已知道了王小兵寶刀的粗大雄壯,只是還不知到底有多長,一秒,二秒,三秒,不消五秒,她便感受到王小兵寶刀原來真是世上罕有,當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在王小兵大動之際,帶給張靜無比的快感。只十多分鐘,她便得到了第一次高潮。

起初,張靜雙掌頂在王小兵胸口上,如今,她已領教過他寶刀的威猛,已被他征服,雙臂居然摟著他的脖子,一副極為享受的神色,要不是在男廁所里,她必定會「啊氨高呼起來。

廁所里沒有其他人,王小兵才敢說話:「還滿意嗎?」

雖然是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但張靜唇邊溢出的那抹幸福笑意卻暴露了她內心的真正心思,雙手輕輕捶打王小兵的肩膀,嘟著嘴,那神情似乎在說:你要做這種事也要事先徵得我同意埃

如果王小兵的寶刀小些,沒能使張靜成為神仙,那結果可能就會是另一回事了,如今,他的絕世寶刀讓她感到十分的滿意,心中早已對他沒了恨意,而是產生了一種依戀。

兩人上廁所,從離開酒席到現在,已過了二十多分鐘了,如果還不回去,那多少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王小兵也不想繼續戰鬥了,正想把她放下來,抽出寶刀。

不過,令王小兵意外的是,張靜居然不肯,雙腿緊緊纏繞在他的腰間,雙臂也摟緊了他的脖子,還自己一上一下動起臀部,與寶刀進行搏鬥。

「還要嗎?」王小兵嘴唇貼著張靜的耳邊,悄悄道。

張靜不理睬,微微撅著嘴,只是自己擺動臀部,與寶刀進行互動娛樂。

在這種情況下,王小兵只得再次舉起寶刀,向張靜發起第二波猛烈的進攻。在他強烈的衝鋒之下,兩人接觸之處發出一聲聲誘人的「噗噗」聲,泉水不斷滴下來。張靜則將臉頰埋在王小兵的肩膀上,雙眼眯著,只張開一條小縫,眼神*,張圓了嘴巴,呵出一團團熱氣,噴在他的臉上,還有一聲聲幾不可聞的「啊氨聲,進入他的耳朵,化成一股股催情的興奮劑,使他更加勇猛戰鬥。

兩人都快融化成一體。

當王小兵舉著寶刀把張靜送到第二波高潮之時,又已過了十多分鐘,其實,如果真正要戰鬥下去,再來一個多小時都行,但如今是在君豪賓館的男廁所里,很不方便,而且大堂那裡還有人等著自己,不能在這裡戀戰,只得就此罷休,強行抽出寶刀。

在失去寶刀攻擊那一刻,兩頰紅暈飛舞的張靜眸子射出微微失望的神色,嘟著嘴,雙掌輕捶王小兵的肩膀,雖不出聲,但她的神色似乎在說:我還要!

「以後我倆有的是時間,不急在這一時。外面還有人等著我們呢。已在這裡用了半個鐘頭了。」王小兵貼著張靜的耳朵小聲勸道。然後,放她下來,幫她把褲衩拉上去,但她的泉水還在不斷湧出,只好又掏出一小卷廁紙,給她擦拭乾凈。

隨即,屏息靜聽外面,沒發現有腳步聲走近,王小兵便開了門,走了出去,到了男廁所門口,張眼瞧了瞧,沒見有人經過,便快速走去把張靜拉了出來。

其實,張靜還在興奮中,真的不想這麼快就結束戰鬥,眼神里射出淡淡幽怨的神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