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17章彈鋼琴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隨後張校長出面,他才給了,之後,他就開始惱恨我了。」王小兵也瞥了一張靜的大腿,微笑著,也裝作不經意間,把右掌放在了她的左大腿上,輕輕摸了摸,雖是隔著褲子,但也能感受到那股柔滑。「原來這樣。」張...

覃理被開除之後,學生會裡就空缺了秘書處一個副秘書長的職位。不少學生覬覦著那個位置,因為是管學生會財政的,平時能撈到一些油水,這種職位,最多人競爭。

但一時之間,也還沒有定下誰來代替覃理。

王小兵倒想把董莉莉扶到副秘書長那個位置,如果能跟教導處或團委的老師通通氣,有很大的希望。

團委書記張靜與他的關係很美妙,如果她肯出力,應該可以一錘定音。

而與此同時,學生會副主席嚴進升失去了覃理這個死黨,少了一個羽翼,便想提自己的另一個親信上去代替覃理的位置。他大伯是副校長嚴錫山,如果嚴錫山出面,那就極有可能如嚴進升所願。

因此,這件事表面看來很平靜,實質是各方勢力蠢蠢欲動,正在暗中較量。

從團委里,王小兵獲知到時由學生會各部門的部長推薦秘書處副秘書長的人選,再由教導處與團委的老師從眾推薦名額之中選一個代理副秘書長的職位。

所以,王小兵還有時間活動。如果到了交推薦名單那一天還沒有想到解決問題的門路,便直接去張萬全家裡坐坐,走走後門,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如果謝家化夠精明的話,王小兵會全力把他扶到學生會秘書處副秘書長那個位置,可是謝家化天生是粗人,做不得細活,將他弄到那個位置,倒是折騰他。

中午在飯堂吃飯的時候,王小兵與董莉莉坐在一張餐桌上,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道:「要是你做了副秘書長,那我倆在學生會就可以相互扶持。」

「我能行嗎?」董莉莉笑道。

「我說你能行就能行。給點信心自己。」王小兵鼓勵道。

「我真想不出,我怎麼能坐到那個位置。」董莉莉微微揚著腦袋,眨著明眸,作沉思狀。

「到時就知了。」王小兵也還沒有清晰的計劃,只是有個大概的想法。

周三晚上第一節晚自習的時候,王小兵決定到團委辦公室去找團委書記張靜,探一探她的口氣。不久前,他和張靜在辦公室里差點失控而幹了那事,雖說還不是很相熟,但也算彼此認識,說兩句梯己話應該沒什麼問題。

走到團委辦公室門口,聽到裡面靜悄悄的,便伸頭進去張望,裡面空蕩蕩的,原來張靜不在。微有失望,也不知她到哪裡去了,搖了搖頭,暗道來的不是時候,便想回教室,忽然感覺自己身後好像有人,猛地轉頭,果然見有一女人站在背後不足十厘米處,正微笑著盯著自己,一言不發。剎那間,王小兵嚇了一跳,身形向前掠進一米多,定睛一瞧,才發現是張靜。

「咯咯,看你驚慌的,你鬼鬼崇崇站在這裡幹什麼呢?」張靜手裡拿著一個保溫鋼杯,應該是去取開水剛回來,扭著豐`臀走到辦公桌前。

「我想找您問一件事情。」王小兵打量一眼張靜,見她穿著緊身白色喇叭褲,短袖t恤束在褲子里,胸前兩座山峰不突出,但那翹臀卻是極品,又翹又圓,比之杜秋梅的還要更勝一籌。

「坐吧,什麼事呢?」張靜目光老是落在王小兵的褲襠那裡,因為她曾經用臀部去撞擊過他的寶刀,知道那柄寶刀乃是世上稀有的珍品。

「張老師,覃理空出的副秘書長職位有人代替了嗎?」王小兵坐在靠牆的一張長藤椅上,也覺察出張靜的目光有異,微一觀察,便知她是直愣愣地盯著自己的褲襠來看,實在有些尷尬,只好用雙手覆蓋住褲襠。

「還沒有。這件事要等到明晚給上屆學生會的成員開了歡送會之後才會討論。」張靜微有失望,只好站了起來,又撅著翹臀開始踱著碎步。

得知了人選還沒有確定下來,王小兵覺得有希望,但怎麼開口向張靜推薦董莉莉,卻是個不小的問題,因為時機還沒有成熟,要是把話說了而受到她的婉拒,那以後再說這件事多少都會有些尷尬。於是,他腦子急速轉動,在想法子跟張靜溝通。

就在這時,門口響起了腳步聲。一會,一個男學生就走了進來,正是學生會內務副主席嚴進升。他一眼瞥見王小兵坐在藤椅上,便露出一個不友善的神色。

「有什麼事?」嚴進升大伯是副校長,張靜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自然得給幾分面子嚴進升,對他頗為客氣。

「張老師,秘書處副秘書長的空缺還沒有人代理吧?」嚴進升猜測王小兵來這裡應該也是說這件事,他相信憑藉自己的背景,能輕易擊敗王小兵。

「對埃」張靜背對著王小兵,不停地踮腳,把翹臀弄得更翹,向著王小兵不停地抖動,似乎有意引誘他。

「我給你推薦一個人。她叫許加麗,現在在宣傳部,工作能力蠻強的。選她准沒錯。」嚴進升用眼角餘光鄙夷地掃視一眼王小兵,續道:「張老師,不要給某些人矇騙,某些人表面看起來很善良,其實很奸狡的。」他指桑罵槐,分明是指王小兵。

「嚴進升,你善良嗎?」王小兵忽然接茬道。

「沒你那麼卑鄙1嚴進升火氣驟然提高了。

張靜掃視一眼兩人,感覺到他們之間的情緒頗為緊張,想勸說一番,但兩人又沒說什麼過頭話,便只好等一會,視情況而定。

一向遇事鎮定的王小兵站了起來,笑道:「按面相來說,你這種三白眼的傢伙,是最奸狡的。你還在說某某人奸狡,豈不是掌自己嘴巴?」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1嚴進升瞪著眼,威嚇道。

「我是說你這種三白眼的人最會騙人。還要說多少遍?」王小兵向嚴進升跨前一步,微笑道。

前不久,嚴進升用手指指王小兵,差點被拗斷了手指,如今不敢再用手指指他,見他向自己走近一步,嚇了一跳,生怕王小兵驟然出手,自己又不是他的對手,在這裡只有被狂揍的份,於是,臉現驚惶之色,後退了三步,已準備往門口衝出去。

這時,張靜也看出王、嚴二人之間的火藥味已十足,隨時會爆發,既不願得罪嚴進升,又不想喝斥王小兵,笑道:「大家都是開個玩笑,何必認真,以後還要一起共事呢。不要計較了。進升,你先回去,我考慮考慮。」

「張老師,就這麼說定了。」嚴進升也怕在這裡呆下去,到時要是真的惹起了王小兵的火氣,那只有挨揍的份,於是邊說邊出了門,自去了。

王小兵又坐在了藤椅上。

等嚴進升走遠了,張靜也在王小兵的旁邊坐了下來,佯裝是跟他談心,諄諄教導他要和氣待人,但一雙媚眼卻是盯著他的褲襠,笑道:「小兵,你也是的。幹嘛跟他頂嘴呢,當他胡說八道就是了。他那人向來自視甚高,目中無人,自恃著有個大伯是副校長,就不把別人放在眼內。」

「張老師說的也是。」王小兵點頭道:「要不是他太拽,我見他對您說話的口氣太自大,看不過眼,才頂他兩句的。」

「我也知道你是個好學生。」說著,張靜左手輕輕地拍了拍王小兵的右大腿,然後,手掌就放在了他的大腿上,並沒有拿開,而且,她的手指正好能夠得著他的寶刀。其實,她在輕拍他大腿的時候,手指就已經觸碰到他的寶刀。

剎那間,王小兵的寶刀被喚醒了,漸漸地雄壯起來。他坐直了腰身,呼吸也變粗了。

而張靜假裝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還在柔聲道:「你跟嚴進升有很大的私人恩怨嗎?」

「沒有。就是上次我向他要經費來買東西,他不肯給,隨後張校長出面,他才給了,之後,他就開始惱恨我了。」王小兵也瞥了一張靜的大腿,微笑著,也裝作不經意間,把右掌放在了她的左大腿上,輕輕摸了摸,雖是隔著褲子,但也能感受到那股柔滑。

「原來這樣。」張靜也是個演戲好手,臉色自如,目光望著對面牆壁上掛著的裝潢好的格言,但左手手指卻像彈鋼琴一樣,輕輕地彈奏起來,其實是不停地點在王小兵的寶刀上,一起一落間,使他的寶刀一浮一沉,越來越雄壯。

見她玩得那麼起勁,王小兵也不示弱,於是,右掌在她大腿上肆意地撫摸起來,但越是愛撫到位,就越使她臉上的笑意更濃郁,隨即,便將手繞到了她的后臀上,又放肆地摸了起來。

兩人相視一眼,目光之中充滿了情`欲。

她的媚眼裡秋水蕩漾,飽含笑意,似乎在說:看誰能捱得更久。

他則嘴角一咧,露出一抹堅定的笑意,好像回敬道:那就試試看吧。

辦公室里寂靜之極,落針可聞。彼此能聽到對方的呼吸聲,還有她手指彈奏寶滴滴」聲與他撫摸她后臀發出的「沙沙」聲,幾種撩人而簡單的聲音交織在一起,組成一曲問春曲,頗為誘人。

一會,她乾脆將手掌放在了他的褲襠上面,輕輕地揉`搓寶刀。她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他,彷彿在說:你還受得了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