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16章男女共浴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她站直雙腿而俯下上半身。這種姿勢的大戰可以在任何場合使用,特別方便。杜秋梅雙手按著廚房的木門上,撅著豐`臀,背對著王小兵,等待他那犀利無比的寶刀的攻擊。雖在二十分鐘之前已大戰過一場,...

兩人溫存了半個鐘頭,身上的多餘熱量才在夜風之中漸漸散去。各自穿好衣服,彼此心情都極好。涼亭距離新寨村也不遠了,不足二里,開摩托一會就可以到了。

「到我家過夜吧。」杜秋梅盛情邀請。

「你兒子在家吧?」王小兵想到白天才與她兒子見面,晚上又睡在她家,要是被她兒子見到,多少有些尷尬。

「怕什麼。他早已睡下了。我倆悄悄的進去,明天早些起床就行了。」杜秋梅覺得早上要是還能跟他再大戰一場,那才完美。

「好吧。」看看頭頂的天空,已是月上中天,接近午夜了,在她家裡過一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他跨上摩托,等她上了車,嘟一聲,朝新寨村馳去。

兩個小時之前,杜秋梅與王小兵的關係還不明朗,如今,就跟情人一樣了。她摟著他的腰,將頭伏在他的肩膀上,感覺找到了一個可以托福縱使是終生做情人,她也心甘情願。

幾分鐘之後,便到了杜秋梅的家門口。

本以為杜可傑睡覺了,卻想不到他還在看電視。當有摩托車響聲在門口響起時,他嚇了一跳,因為平時不會在這麼夜了還有摩托前來的,跑到窗戶往外一瞧,才看到是媽媽回來了,當然,也看到王小兵了。隨即,連忙開了大門。

「媽,怎麼回來那麼晚。」杜可傑有些埋怨道。

「有點事,回來遲了,吃飯了吧?怎麼還沒睡覺?」杜秋梅可不在乎兒子見到王小兵,反正都已是他的人了,誰見到都無所謂。

「吃了,睡不著。」杜可傑走到王小後面前,道:「兵哥,你認識我媽?」

「以前不認識,今天我到你媽媽的門市部去買東西,遇到有人在那裡鬧事,我幫了你媽,就認識了。處理事情花了很長時間,後來很晚了,我就送你媽回家。」王小兵隨機應變道。

「兵哥,你太利害了1杜可傑豎起大拇指,然後又盯著媽媽,道:「媽,你不知道兵哥很有料的吧?」

「當然知道1她是指他的寶刀舉世無雙。

王小兵不好意思留下來,便笑道:「那我走了。」

可是,杜秋梅哪裡肯讓他走,扯著車把手,道:「你看,都快天亮了,就在這裡睡一覺,明早再走吧。」

「對呀,兵哥,和我睡吧。我的床夠寬的。」杜可傑懇求道。

「這樣啊,那我在客廳打地鋪吧。」找到了合適的理由,王小兵也就不須急著趕回學校了。

推車進了客廳里,關了門,但杜可傑還沒睡覺,王、杜二人想溫存一下都沒機會,大家坐在一起看了一會電視。

隨後,王小兵道:「傑仔,還不睡覺,要不你早上起不來。明天可不要遲到。」

老大的吩咐,杜可傑哪裡敢違抗,比他媽媽的話還要有份量,聽話道:「好的,我現在就去睡覺,晚安。」說著,便真的回房裡睡覺去了。

客廳里,只剩下王小兵與杜秋梅二人,同坐在那張長木椅上。電視播放的是午夜劇扯上甘嶺》,講的是抗美援朝那時人民志願軍保家為國的故事。兩人本來相距有三十厘米坐著,片刻,便移近挨在一起了。

他凝視著她,她也深情地凝望著他,兩人忍不住,又激吻起來。

足足吻了十幾分鐘,她才輕聲道:「你要不要洗澡?」

「要。」他笑著揚了揚眉,「我要和你一起洗澡。」

「你太壞了。我去燒水。」兩人渾身是汗,她在他臉頰上輕啄了一下,然後到廚房去了。

王小兵瞥了一眼杜秋梅那又圓又實的臀部,忽然又來了性趣,也尾隨過去。進了廚房,他把門掩上。她則笑道:「你又來幹什麼呢?」

「我還要。」他已開始將她的黑色短裙掀起來。

「你真是喂不飽的強人。」杜秋梅也不反抗,任由他享受。

王小兵一把將她的內褲扯下來,然後,左手摟著她的小腹,右手在她背脊輕按,讓她站直雙腿而俯下上半身。

這種姿勢的大戰可以在任何場合使用,特別方便。

杜秋梅雙手按著廚房的木門上,撅著豐`臀,背對著王小兵,等待他那犀利無比的寶刀的攻擊。

雖在二十分鐘之前已大戰過一場,但王小兵的寶刀恢復元氣特別快,如今,已恢復了五成功力了。霍一聲破空而出,直接插進了杜秋梅的泉眼裡。

她發出一聲「氨,便宣告戰鬥正式開始。

隨即,王小兵發起猛烈的進攻,頻率之高,實屬罕見,寶刀撞山洞時發出的「噗噗」聲,與杜秋梅嘴裡哼出的「啊氨聲,交匯成曲,在廚房裡縈繞不散。

十幾分鐘之後,杜秋梅又得到了一次高潮。

就在兩人快樂無比的時候,廚房門外傳來杜可傑的聲音:「媽,你怎麼老是叫呢?」

旋即,正在戰鬥的兩人戛然停止動作,他的寶刀正好齊根進入她的山洞,能感受到那股濕熱與一張一縮的摩擦。

「沒事。我燒火被煙氣嗆到。你還不睡覺。」杜秋梅道。

「兵哥去哪裡了?」杜可傑出來上廁所,聽到廚房有聲響,才過來看看的,沒見到王小兵,問道。

「哦,他出去買煙了。你快睡吧。他見到你不睡,會不高興的。」杜秋梅知道兒子很聽王小兵的話,於是急中生智道。

「那我現在就去睡覺。」果然,杜可傑連忙回房去了。

杜秋梅與王小兵才鬆了一口氣,幸好關上了門,不然,就要給杜可傑看到春`宮圖了。等聽到杜可傑的腳步聲遠去之後,兩人又繼續大動,他挺著寶刀,她撅著豐`臀,激烈的斗戰再次上演,只是她不敢再大聲「啊氨地浪`叫了。

戰鬥了半個鐘頭,才算初步結束。

他把寶刀刀氣全都射在她的泉眼裡了,然後,兩人就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站了足足十來分鐘。他才抽出寶刀去上廁所,而她則用電飯煲來煮熱水。王小兵洗冷水都行,只是杜秋梅要洗熱水。

上完廁所,他回到客廳看電視。她也來到他身邊,二人又舌戰起來。

等到電飯煲煮開了水之後,杜秋梅就把滾水倒在一個木板圍成的大浴桶里,摻些井水,勉強夠兩人洗澡。

兩人脫了衣服,一起坐在浴桶里,堪堪坐得下去。水只溢到小腹處,有些溫暖。水其實是不夠的,不過,他與她覺得醉翁之意不在醉,沖涼是其次,心裡想的都是另一回事。他給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峰澆灌,雙手在山峰上面遊走,感覺良好。而她則給他的寶刀去污,小心翼翼的,卻如同侍奉皇帝一樣,特別賣勁。

這麼有春意的洗澡,註定難以洗乾淨,他忽然俯首下去,用嘴又在她其中一座珠穆朗瑪峰上覓食,果然吮到些許鮮奶,心情興奮之極,便再接再厲,雙手用力擠壓。她感到有些疼痛,但又不敢高聲叫喚,怕吵醒兒子,只得忍受。

一會,她又跨`坐在他懷裡。他雙手捧起她的豐`臀,找准位置,把寶刀挺進她的泉眼。至此,她才給他搓背,而他也給她搓背。

彼此撫摸了二十幾分鐘,感覺是洗了個澡,但雙方身上都還有汗漬。洗澡水也髒了,於是,便不洗了。他抱著她,送進她的室里,兩人安寢。他把她的兩座珠穆朗瑪峰當成是枕頭,把頭伏在上面,側著身,雙腿夾著她一條腿,把寶刀放在她大腿上,美美地睡了一覺。

醒來時,已是七點半了。杜可傑已去上學了。

王小兵與杜秋梅在床上又大戰了一回,隨即,送她到門市部之後,他才回東興中學正常上課。

晃眼便是兩天。

王小兵記著要請學生會秘書處的副秘書長覃理去白沙飯館吃一頓,當然,不會讓他白吃的。

經過周密的考慮,王小兵已設下了一個陷阱。不過,想要使陷阱得以成功,還得去找麗絲髮廊的林源兒幫忙才行,之前已請她幫過一次,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何況第一次合作也算合作愉快,所以他決定再去找她。

周五晚上八點,王小兵騎著摩托獨自到小樹林集市的麗絲髮廊。在經過和記藥店時,看到店門已關,平時這個時間段,還沒有打烊,因為莫文鋒被人砍了,在醫院裡,藥店要暫時歇業。到了麗絲髮廊,王小兵找到了林源兒,暗中跟她密談,讓她找兩個小姐妹在周日吃飯時陪酒。林源兒同意了。

忽忽之間,便到了周日中午,光頭鋒與覃理都來赴宴。林源兒也帶著兩個小姐妹來陪酒。酒足飯飽之後,其中一個小姐扶著半醉的覃理去開房。結果,被尾隨的謝家化報了警,覃理被當場抓住,以嫖`娼罪拘留十五天,罰款五百元。

王小兵開摩托去張萬全的家裡,把覃理嫖妓被抓住的事情告訴他。張萬全前往派出所了解情況,痛斥覃理。

等到覃理明白這是王小兵的陷阱的時候,一切都遲了。東興中學領導經過開會研究決定,開除覃理。

覃理痛恨王小兵,但一時又奈何不了他,只好請學生會內務副主席嚴進升幫忙,也要把王小兵趕出東興中學,因為陪酒小姐是王小兵請去的,覺得他也要負責任。嚴進升把情況告訴了副校長嚴錫山。嚴錫山提出要開除王小兵,但校長張萬全不同意,爭吵了一陣,終於不了了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