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13章寶刀骨折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鏈。蘇惠芳臉紅耳赤的,心慌意亂,手忙腳亂,花了一分鐘才把門打開。王小兵當先沖了進去,佔了廁所,美美地撒上一泡尿。從廁所出來,整個人都感覺輕鬆,舒爽無比。「差點憋死我了。」王小兵長長地吁了一...

王小兵開著摩托,忽然感覺背後的杜秋梅伏在自己肩膀上,不但用臉頰來摩擦自己的脖頸,還用嘴巴輕輕地吻自己的耳垂,這麼親昵的動作,幸好她也是做得很隱蔽,沒有讓背後的蘇惠芳看出來。

杜秋梅又是用舌尖輕輕舔`他的耳垂,又是輕輕呵熱氣噴在他的耳背,讓他呼吸加速。只一會,王小兵的寶刀便霍地蘇醒了,在褲襠里抖了抖,便有一種要擎天的衝動,雄赳赳,氣昂昂,一毫米一毫米地茁壯成長。

本來,杜秋梅的雙手是放在王小兵的大腿上的,起先很安分,並沒有動作,上路幾分鐘之後,她的兩手便在他大腿上輕輕地愛撫起來,只是手指在動,以最溫柔的方式,在他大腿內側游移不定。

漸漸地,王小兵感覺到欲`火焚身!血液沸騰。

因為與他的背脊緊緊貼在一起,杜秋梅能清晰感受到他的變化,已知把他的性`欲挑逗起來了,不禁暗中得意。

最難受的則是王小兵了,扛著寶刀,迎風前進,夜風雖涼,但也無法降低寶刀的溫度,呼吸變粗之後,很快就口乾舌燥,整個人冒著熱氣。

兩人在摩托上已有了小動作,但坐在後面的蘇惠芳卻完全不知道。

一分鐘之後,杜秋梅的膽子就更大了。兩手撫摸的範圍開始漸漸收攏,向王小兵寶刀所在的基地靠攏。

王小兵沒有選擇,只有沉默享受杜秋梅的特殊服務。如果不是蘇惠芳坐在後面,他都要微哼起來了。

明知王小兵不會有什麼大動靜,於是更放肆了,杜秋梅兩手快要到達他寶刀的基地的時候,微微停滯了一下,可能是在考慮要不要繼續去探索寶刀基地,過了十幾秒鐘之後,她下定了決心,雙手忽然摸向寶刀。在她觸碰到他的絕世寶刀那一剎那,她震驚了!眼睛睜圓,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也睜大了眼睛,呼吸都快要窒息了,想不到她居然這麼大膽,敢用兩手來與自己的寶刀搏鬥,確實是色膽包天。

當得知王小兵擁有不世出的寶刀之後,杜秋梅整個人打了個大大的激靈,張開了嘴巴,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才勉強鎮定下來。隨即,她欣喜若狂地開始給他的寶刀按摩,好好感受一番雄壯寶刀的英姿。要不是蘇惠芳在車上,她必然已忍受不住欲`火的煎熬,要脫掉他的衣服。

蘇惠芳感受到表姐的呼吸越來越重,以為她酒醉傷身,問道:「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有。我沒事。」其實,正是由於杜秋梅太過舒服了,才會那麼興奮。

下一霎,蘇惠芳微微側頭瞧一瞧杜秋梅,見她嘴巴正對著王小兵的耳垂,忽然有些嫉妒起來,又瞥見她雙手摟著他的腰,更是有些醋意,又不好意思開口說什麼,想起以前自己緊貼著王小兵的背脊那時的情景,忽然有些明白表姐為什麼腰身會輕輕扭動,那不是用胸器給他按摩嗎?

雖說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但與王小兵也已有了若隱若現的戀愛關係,蘇惠芳心田裡已有了他清晰的影子,只要見到別的女人對他好,她就會生出淡淡的嫉妒。如今,她真恨不得出手去拉開杜秋梅的手,但那樣做又沒什麼道理,是以她沒出手。

杜秋梅則是樂在其中,幾乎忘記了身後還有一個表妹在場,她差點要「嗯嗯」地發出聲音來。纖纖十指在他寶刀基地上摸來摸去,親身體會到他寶刀越來越巨大,越來越堅挺,彷彿是個吃了仙丹的小孩,正在飛速長高。

王小兵咬著牙根,保持鎮定,但不論如何淡定,都抑制不住一股股興奮從胯下直傳上來,匯聚到腦中樞神經,讓人飄飄欲仙。

到了最後,杜秋梅拉開了王小兵的褲鏈,右手已伸進了他的褲襠里,握住了那柄正在發熱的寶刀,兩人的體溫終於在互相傳遞了。她就像握著一塊鑽石一樣,興奮之極。而他則是像吃了仙桃,胯下快樂無窮。

寶刀迎風,別有一番情趣。

不知不覺間,已到了沙崗街道蘇惠芳租住的樓下。停車那一剎那,王小兵連忙用手將寶刀推進裡面,拉起了褲鏈,因為尿急,還要到蘇惠芳的房間借個廁所小便。

「你在這裡等一下,我上去小便。」王小兵把杜秋梅扶下車,讓她側坐在摩托車上,便跟蘇惠芳上去。

蘇惠芳又不好意思拒絕,只好帶他上去。到了房門前,因為心裡有些糾結,插鑰匙進去半晌也沒有把鎖打開,而王小兵尿急,擎著一柄寶刀,特別辛苦。

「開了沒有?」王小兵急道。

「開不了。」蘇惠芳道。

「我來。」其實王小兵不是有意要摸她的手,由於想快些打開房門,迅速伸手過去,而她的手又還沒縮回來,便握住了她的手。

蘇惠芳微驚,連忙縮手,往下沉去,卻無意中擊中了他的寶刀。

「你打傷我了。」本來就尿急,如今又被撞擊了一下,王小兵確實感到很不舒服,加上有表演的性質,臉面裝出頗為痛苦的樣子。

「真的傷到了嗎?」蘇惠芳的掌緣真的撞到了他的寶刀,好像把寶刀撞到一邊去了,那是人家的命`根子,又是自己羨慕的寶貝,不得不關心。

「好像斷了。」王小兵忽然靈機一動,苦著臉,凝視著她,一副不幸的樣子。

純真的蘇惠芳被王小兵的演技嚇到了,也睜圓一對明眸,不知如何是好,眼神有些茫然。

王小兵則拉開了褲鏈,小心翼翼地把寶刀掏了出來,道:「幫我看看是不是斷了?上面有沒有血?」

在寶刀現身之際,蘇惠芳害羞地別過臉去,不敢正視寶刀的鋒芒,不過,在王小兵那句感人的「幫我瞧一瞧」催促之下,她畢竟有些內疚,怕真的傷了他的命`根子,那就對不起他,於是硬著頭皮,真的彎腰給他檢查寶刀是否受傷。

目光落在天下無雙的寶刀上那一霎,蘇惠芳的臉頰便紅透了,抿著嘴,似乎在觀看現場的男女性`愛大戰一樣,想移開目光,卻是辦不到,好像寶刀上面有磁性,把她的目光牢牢吸在上面。她以前觸碰過他的寶刀,如今親眼看到,又驚又喜。

俗話說眼見為真,現在終於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偉男人。她心裡湧起一股衝動,想伸手上去摸一摸,瞻仰一下這柄絕世寶怠

「有沒有斷啊?」王小兵暗中偷笑。

「好像沒有。」蘇惠芳紅著一張臉,彎著腰,眼睛距離寶刀只有十幾厘米,借著樓梯間的燈光,能看清寶刀的表面。

「我覺得骨折了。」王小兵撒了個謊,寶刀沒骨的,「幫我摸摸看看。快點,要是真的傷了,還要到醫院去。」

蘇惠芳猶豫了一會,還是震顫著伸手到他的寶刀上撫摸了一把。當她的右手五指落在他的寶刀上時,彼此都打了一個激靈。她握住了他發燙的寶刀,怔住了,許久不放手,握著摸了又摸,沒有看到血跡,也沒有見到傷痕,才依依不捨地放了手,尷尬道:「可能沒傷著吧。」

「那就好。惠芳,快點開門。我尿快憋不住了。」王小兵心滿意足地把寶刀推進了褲襠里,拉上褲鏈。

蘇惠芳臉紅耳赤的,心慌意亂,手忙腳亂,花了一分鐘才把門打開。王小兵當先沖了進去,佔了廁所,美美地撒上一泡尿。從廁所出來,整個人都感覺輕鬆,舒爽無比。

「差點憋死我了。」王小兵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掃視一眼,見蘇惠芳正坐在床沿邊,微垂著頭,非常尷尬的樣子。於是,他也在床沿邊挨著她坐下,輕聲道:「怎麼了?」

蘇惠芳瞥了他一眼,撅了撅朱唇,眼神帶著幾分羞澀,似乎在說:你叫我怎麼辦?

從她的表情,王小兵也猜出了她是摸了自己的寶刀而發窘,從而安慰道:「惠芳,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呢,以後,你還會天天見到它埃」

噗哧一聲,蘇惠芳笑出聲來,揚起玉手就打他的肩膀,低聲嗔道:「我打你。」

「打吧。」王小兵身手迅捷,一把將她打橫抱在懷裡,任她掙扎,也脫不了身。

「你想幹什麼?」蘇惠芳怯怯道。

「我想抱一抱你。」但這時的王小兵欲`火焚身,哪裡控制得了只抱抱那麼簡單,目光早已罩定她胸前兩座山峰中間的那條乳溝,咕嚕一聲咽了一口口水,隨即把嘴印了上去,終於吻到了乳溝的入口處。

蘇惠芳肉跳了一下,「嚶嚀」一聲,連忙推開了他的腦袋,用手遮住乳溝,又不敢高聲張揚,怕左鄰右舍聽見,只得小聲道:「夜了,還不快點送我表姐回家。」

「哦,還差點忘了。好的。」說罷,王小兵又以飛快的速度在她的臉頰上啄了一下,然後放她下床,出了門,幫她把門關上,才下樓梯。

蘇惠芳伸手摸了摸被王小兵吻過的臉頰,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又摸了摸`乳溝的入口處,那裡也被他吻過,感覺非常的愜意,腦海里忽然浮現他那柄巨大的寶刀,頓時渾身打了個激靈,想到剛才要是他霸王硬上弓,用寶刀進攻自己,都不知怎麼樣應付才好,想著想著,渾身就熱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