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12章餐桌上的愛情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她的神色不自然,笑道:「你長得不錯。」說著,趁走廊沒人經過,伸手在她的豐`臀輕輕捏了一把。「嗯」杜秋梅微微肉跳了一下,抿著嘴,滿臉笑意,陰霾也隨即消散。她知道他對自己有好感,這就足夠了。...

三人在喝茶時刻,無非是說剛才的的心情,蘇、杜二人又頻頻誇王小兵果然非同凡響,問他為什麼那麼利害。王小兵輕描淡寫地說自己很普通,沒有大能耐。他的謙虛倒博取了蘇、杜二人的好感。

無意之間,王小兵的腳伸出去碰到了杜秋梅的腳,彼此都佯裝沒事,當他把腳縮回來的時候,她的腳卻是跟了進來,用小腿輕輕摩擦他的小腿。他微笑著喝茶,她也微笑著喝茶,都是那麼的淡定。而一旁的蘇惠芳卻不知餐桌下面正有兩條腿在糾纏不清。

摩擦了片刻,兩人的小腿都微微發熱。隨即,杜秋梅脫了涼鞋,用腳趾在王小兵的腳掌上不停地輕點,挑逗他的性趣。

王小兵定力不錯,雖受了極度的引誘,但表面還是那麼的鎮定,始終帶著微笑,與蘇、杜二人談笑風生。

一會,王小兵要去上廁所。就要走到廁所門口,聽到後面有急促的腳步聲,回頭一瞧,見杜秋梅也跟來了。她小跑著,趕上了他,滿臉興奮之色,悄聲笑道:「你是叫我來這裡嗎?」

在來廁所之前,王小兵確實碰了一下杜秋梅的腿,但並不是暗示要她跟來,想到她那麼聰明,居然可以猜這種啞謎,實在是出乎意料,不禁啞然一笑,搖了搖頭。

杜秋梅撅了撅嘴,一副失望的神色。因為丈夫的背叛,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她對男人有一種厭惡感,這已持續了三四年了,直到遇上王小兵,這種遠拒男人的觀念才有所改觀,從第一次見到王小兵那陽光的笑容,到在食品門市部里看到他的英姿,心裡既對他感激,又對他愛慕。

兩人在餐桌下面的腳戰,便點燃了她的慾念,以為王小兵也已忍不住欲`火的煎熬,所以才叫自己出來,但是,來了之後,得到的答案卻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失望之中帶著幾分尷尬。

王小兵也看出她的神色不自然,笑道:「你長得不錯。」說著,趁走廊沒人經過,伸手在她的豐`臀輕輕捏了一把。

「嗯」杜秋梅微微肉跳了一下,抿著嘴,滿臉笑意,陰霾也隨即消散。她知道他對自己有好感,這就足夠了。

「這地方不安全埃」王小兵揚了揚眉,意味深長說道。

「那我回去。」杜秋梅覺得自己並沒有理解錯他的意思,那份尷尬也消失了,說罷,便回到包廂里。

王小兵從廁所回到餐桌之後,各種菜肴便陸續端上來了。如今,跟蘇惠芳一起吃飯,也不敢像上次那樣,在飯桌間與她卿卿我我了。不過,偶爾與她目光相接,還是能感受到那份濃烈的情意,兩人會心一笑,感覺樂趣無窮。

杜秋梅是個能喝酒的女人,道:「我們喝酒吧。」

「我可喝不了多少。」蘇惠芳搖手道。

「小兵能喝吧?今天高興,就喝幾杯。」隨即,杜秋梅也不等王小兵回答,便出去叫服務員送了一瓶五糧液來。

平時,王小兵喝的多半是啤酒,偶爾也會喝些家釀的米酒,總而言之,喝酒實力不算強,馬馬虎虎過得去。

蘇惠芳自然是不要的,只叫了一瓶橙汁來代替。

一瓶五糧液,就王小兵與杜秋梅二人喝,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幾杯下肚,王小兵感覺精神變得亢奮,更喜歡說話了,自然出口就是黃色笑話,他用餐巾抹了抹嘴角的油漬,笑道:「一群婦女等候b超檢查,護士喊:『排好了啊,彩b的站左邊;黑白b的站右邊。』一婦女不懂,掀開裙子褪下內褲,問護士:『你看我的算什麼b?』護士沒好氣地說:『你是牛b/」

聞言,蘇惠芳抿著嘴,俏臉紅霞飛舞,揚起手,輕輕地在王小兵的肩膀上打了一下,道:「也看不場合,打你。」

看著蘇惠芳與王小兵那麼的親密,杜秋梅頗為羨慕,忽然心底湧起一股淡淡的孤獨,獨個舉杯,一仰脖子喝了半杯酒。喝了酒的她,臉頰紅潤光亮,頗有一種成熟的嫵媚。

王小兵與杜秋梅的目光不經意間相接觸,剎那間,兩人都能讀出彼此的視線之中蘊含的那縷淡淡的情`欲,不禁微微打了個激靈。

三四年了,杜秋梅都沒有看上哪個男人,但如今,她已深切地體會到自己有了戀愛的念頭,對王小兵有一種若隱若現的感覺,似乎跟他在一起,就會更為心情愉悅。她以為王小兵是蘇惠芳的男朋友,心裡頗為糾結,因為她也想跟他溫存。

本來想問王小兵是做哪行的,但沒心情問,杜秋梅只是不時拿眼瞥王小兵。

而蘇惠芳無意之間也見到了表姐的怪異舉止,心中忽然忖道:「她暗戀王小兵?不會吧。她怎麼可以這樣做,明知他是我……」想到這裡,她心裡咯一下,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一股妒忌,好像不允許別的女人來分享王小兵。她一直都對自己說不喜歡王小兵,但經常又想起他,見到別的女人與他親昵,就會生出嫉妒,她也糊塗了,想不通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王小兵目光時而看一看蘇惠芳,時而瞧一瞧杜秋梅,與她們的目光相接觸時,都能感受到淡淡的情意。

三人雖是說說笑笑,但心裡都痒痒的。

吃到九點鐘的時候,飯局才結束。杜秋梅已半醉,喝半瓶五糧液,她本來還不會醉,現在只是心醉了。她走路有些不穩,搖搖晃晃的,腳步有些不實。王小兵要付帳,她堅決不讓,自己付了,由蘇惠芳扶著她出了白沙飯館。

蘇惠芳是坐王小兵的摩托前來的,自然也要乘他的摩托回去。而杜秋梅是騎自行車的,但這麼醉了,再騎單車回去,路上可能會有危險,於是,決定把單車停放在白沙飯館的車棚里,也坐王小兵的摩托回家。

以相熟度而言,王小兵與蘇惠芳自然更熟稔,本來是蘇惠芳坐中間的,可是,現在杜秋梅有些醉了,坐後面不方便,就只好坐中間,緊挨著王小兵。

當杜秋梅伏在他的背上時,王小兵感受到背後有兩座巨峰正壓過來,像皮球一樣,十分有彈性,讓人酥軟。等蘇惠芳也坐上來之後,他便擰動油門,嘟一聲,開車上路。

因為沙崗街道在新寨村前面,所以王小兵決定先送蘇惠芳回家,再送杜秋梅回家,然後自己回學校才是最合理的走法。

路上,杜秋梅臉面伏在王小兵的肩膀上,用臉頰輕輕地摩擦他的脖頸,感受他的肌膚溫度,見他微微打激靈,她嘴角溢出得意的笑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