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11章拔刀相助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們埃」杜秋梅神情略顯緊張。「放心,我儘力1他還不知長發男會叫誰來,所以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控制此事,說話留了個餘地。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每一秒鐘都讓人覺得很長,在這種等待的時刻,最讓人難以平靜下...

下午正常回學校上課,自由活動課的時候,王小兵趁機混進高一級老師課間休息室,把杜秋梅請吃飯的事跟蘇惠芳說了。蘇惠芳又聽說已讓杜可傑回歸了以往的正常生活狀態,頗為高興,也就同意一起去赴約。

六點半左右,王小兵先開摩托出了校門口,等蘇惠芳來了,便前往小樹林集市。到了白沙飯館時,還不到七點鐘,而杜秋梅卻還沒有來。等到七點二十分,依然不見她的蹤影。

王小兵與蘇惠芳兩人面面相覷,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我表姐一般不會爽約的。可能是門市部里出了什麼事。」蘇惠芳道。

「那我過去看看。你進裡面佔一張餐桌。」白沙飯館距離食品門市部也只有二百多米而已,開摩托一會就到了。

果然不出蘇惠芳所料,正有幾個男子在門市部里吵嚷著,說要把門市部給砸了。杜秋梅不停地在給那幾個男子解釋,但沒有起到效果。王小兵停了摩托,聽了一會,大概知道那幾個男子是買了幾包火腿腸,說裡面有蟲子而來索賠的。

門市部里售貨員大半是女人,只有二個瘦弱的男員工,根本不敢上前去跟那幾個強壯的男青年理論。那幾個男青年越說越凶,齜牙咧嘴,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本來,這種事,王小兵是不太願意出面去管的。可是,杜秋梅是這間食品門市部的經理,而她又是蘇惠芳的表姐,有了這重關係,不幫她都說不過去。

於是,走進去,道:「請問是什麼事?」

起先,杜秋梅忙著應付那幾個男青年,背對著門口,沒留意到王小兵來了,如今,見他來了,又曾聽蘇惠芳說過他有些料,心中便鎮定了許多,道:「小兵,你幫我評評理,他們來買了五包雙匯火腿腸,之後就說有三包有蟲子,要求我們賠償,一共要賠他們三百塊,這不是比搶還要更瘋狂嗎?」

王小兵打量了一眼五個男青年,每個都是凶神惡煞的模樣,從他們的眼神就可以看出,絕對不是容易說話的人,於是笑道:「這幾位兄弟道上混的?」

「關你毛事啊1其中一個長頭髮的頗為囂張,「不要多管閑事,到時連你也一起揍了!快滾1

對方要是好好地講理,王小兵還打算讓門市部賠幾包煙錢給他們,可是,對方那麼拽,他突然有一種要與之枷搿

「你們分明就是想敲詐人嘛1王小兵冷冷盯著長發男。

「他媽的,你個鳥球多嘴,拔光你的鳥毛1言辭間,長發男已揮起右掌化爪向王小兵的頭顱抓了過來。

忽然之間動手,這讓杜秋梅嚇了一跳,臉色驚慌,

王小兵冷笑一聲,使出小擒拿手中的「佛頂摸珠」,雙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扣住長發男的右掌背,然後上半身前傾,猛力向下低頭,用頭和兩手扣壓對方的手指,瞬間便拿住了長發男。

長發男手指快要斷了,「啊喲」一聲慘叫,臉面因痛苦而極度扭曲,頗為駭人。

其他四個男青年反應過來的時候,長發男已被王小兵控制了,呆了半晌,才要衝過去圍攻王小兵。

就在這時,王小兵忽然鬆了手,右拳重重砸在長發男的臉面上,一拳打得他後仰倒在地,滿臉是血。再一個鞭腿,踢開兩個衝上來的男青年,還剩下兩個男青年,那就是小菜一碟了。以前,他一般可以打贏三個青年男子,如今,他有足夠的能力打倒五個青年男子,前提條件是不讓對方抱祝

這種真人秀的肉搏向來都能吸引不少街坊前來觀戰,忽然人群之中有人叫道:「小兵,我幫你1說話的人正是陳林旺,他向來在這一帶活動,也是聽說有人打架,才趕來看熱鬧的,見是王小兵與人鬥毆,也就殺了上去。

瞬息之間,局勢就完全轉變了。陳林旺帶了三個人加入王小兵一邊,這麼一來,就是五對五,把那五個男青年打到撲街的份上。

長發男不知什麼時候已滾出到了門市部外面,叫囂道:「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廟!給老子等著,待會讓你們血債血償1他確實流了不少鮮血。

杜秋梅見王小兵把五個男青年打跑了,又喜又驚,喜的是他有這個能力,驚的是那五個男青年會回來算帳,只要王小兵走了,那遭殃的還是門市部,因此眉宇間現出焦慮。

王小兵也看出了杜秋梅的擔憂,淡餳事我管上了,就要管到底。我在這裡等他們來好了1

「兵哥,我幫你。」陳林旺立刻吩咐二個馬仔回去召集人馬過來。

而這個時間段的派出所已下班了,這種江湖事一般只能靠江湖手段來解決。那些看熱鬧的人也怕惹事上身,知道事態進一步惡化,都不敢再看下去,全作鳥獸散,一會便沒了蹤影。

「小兵,你可要幫我們埃」杜秋梅神情略顯緊張。

「放心,我儘力1他還不知長發男會叫誰來,所以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控制此事,說話留了個餘地。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每一秒鐘都讓人覺得很長,在這種等待的時刻,最讓人難以平靜下來。

數分鐘之後,陳林旺的馬仔已來了二十多人,手中拿的不是鐵棍就是用報紙包紮的砍刀,全都躲到了門市部里,隨時可戰鬥。

又過了幾分鐘,蘇惠芳也過來了,得知事情原由之後,也替王小兵捏一把汗,既感激他幫表姐的忙,又為他現在的危險處境而擔心。王小兵從她的眼神可窺知她對自己的關心,心裡暖烘烘的,向她微微一笑,表示自己能扛得祝

大約過了四十多分鐘,便有十多輛摩托車呼嘯而來,每輛摩托車後座上都有一個或兩個男青年,他們都拿著器械,不是砍刀就是鐵棍。

長發男也在其中,第一個跳下車,指著王小兵,吼道:「雜碎!給我出來!跪下1氣勢了得,堪比一方惡霸。

王小兵微笑著走出去,站在長發男前面,笑道:「來了,想怎麼樣?」

「漢哥,就是這雜碎打我。為我報仇,幫我打死他。」長發男領教過王小兵的利害,見他走過來,不禁害怕地後退了兩步。他稱呼為漢哥的正是金良漢。

金良漢與王小兵揮了揮手,算是打了招呼。厭惡地瞥了一眼長發男,眼神之中射出鄙夷的神色,似乎在說:怎麼找這樣的硬骨頭給我啃,那不是想噎死我嗎?

「算了吧,大家認識的。」金良漢拍了拍長發男的肩膀,有些無奈道。

「漢哥,他打到我鼻血、牙血都出了,一個門牙都沒了,你說……」長發男正在絮絮叨叨地念個沒完。

「你他媽的!你還想我再揍你嗎?」要他出手打洪東妹的乾弟,金良漢實在沒這個膽子,上次已試過一次,差點自己都栽進去了,還要再來一次,那不是自找滅亡嗎?

長發男一臉的驚恐,想不到老大會對自己發那麼大的火氣,來之前,老大曾經說要砍死那個打自己的人,可如今看來,非但沒有打王小兵,反而有一種要打自己的趨勢,頓時便蔫了,整個人沮喪到了極點,耷拉著雙肩,一副精神衰竭的樣子。

王小兵是看在金良漢的面子上,不想讓長發男太過尷尬,得饒人處且饒人,於是走上前去,輕輕拍了拍長發男的肩膀,道:「要是早知大家認識,就不會發生這場誤會了。你既然買了三包有蟲子的火腿腸,那就換三包給你,這樣行吧?」

「不用了。」長發男咧了咧嘴,一副苦相道:「多有得罪,還請不要計較。」

「不打不相識。那以後有機會我請你們吃頓飯。」王小兵又拍了拍長發男的肩膀,隨即轉頭盯著金良漢,道:「讓你為難了。」

「什麼話,認識了以後就不會有誤會了。我還有些事,先走了。」金良漢面子也有些掛不住,因為在來之前,在馬仔面前誇了海口,來到這裡之後,卻是這般收場,實在是有損老大的形象,所以不想多作停留,道了別,便帶著馬仔旋風般離開了。

陳林旺叫了二十幾人過來,都沒有派上用場,他笑道:「兵哥啊,我還想打一架,居然不開打,太掃興了。」

「過幾天請你吃飯。君豪酒店。到時叫這班兄弟一起去。」王小兵笑道。

「行。兵哥請吃飯,隨叫隨到。那我們也走了。」陳林旺知道留下來也沒什麼事可干,便也告了辭,帶著馬仔回去了。

十分鐘之前,食品門市部前面還是殺氣騰騰,如今,黑道的人都已離去,又恢復了平靜的狀態。

蘇惠芳與杜秋梅親眼看到這驚險的一幕,同時也領略到了王小兵的實力,打心底里對他佩服。

本來,杜秋梅早下班了,就是因為來了幾個刺頭,才一直拖到現在,事情得到了控制,也就真正下了班,與王、蘇二人一起到白沙飯館就餐,彼時才是八點多鐘。她兒子晚飯在外面買來吃,新塘小學五、六年級要上晚自習的。

到了白沙飯館,三人要了一間包廂。

點了菜,喝茶等待。

王小兵坐在杜秋梅對面,而蘇惠芳坐在他下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