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08章抱大腿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滿的臀部正對著王小兵,似乎有一種魔力在召喚他,讓他微微口渴。「沒有茶葉了,將就喝杯開水。」杜秋梅端水給兩位客人,「你位是?」她是問蘇惠芳,想知道王小兵的身份。「他是我的朋友,叫王小兵。」蘇...

跟著她進入了客廳,那裡擺設很簡單,兩邊牆放著兩條長藤椅,左邊有一個木質矮几,還有幾張靠背小竹椅,除此之外,正對大門的那面牆壁帖著寬大的紅對聯,牆前擺著一張四方的八仙桌,上面有一個香爐,插滿了香梗,香灰滿滿的,已溢出掉到桌面上。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從裡面迎了出來,估計就是蘇惠芳的表姐杜秋梅,面色有些憔悴,招呼道:「坐吧。我給你們倒杯開水。」說著,便從矮几下面取出兩隻玻璃杯,提起熱水壺倒水。

王小兵在一張靠背竹椅上坐下來,剛才與杜秋梅一個照面,便發現她長相與蘇惠芳有些相似,只是經歷了些滄桑,精神氣質更為成熟,身材頗為豐腴,幸好有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沒有顯出肥胖之跡,胸前兩座山峰似乎要從碎花短袖襯衫里怒突而出,當她俯身取玻璃杯的時候,又圓又飽滿的臀部正對著王小兵,似乎有一種魔力在召喚他,讓他微微口渴。

「沒有茶葉了,將就喝杯開水。」杜秋梅端水給兩位客人,「你位是?」她是問蘇惠芳,想知道王小兵的身份。

「他是我的朋友,叫王小兵。」蘇惠芳怔了怔,道。

王小兵聽了,非常受用,因為她說自己是她的朋友,不說是學生,那是有意拉高自己的身份,這是一種好跡象。要是她能在她爸媽面前說自己是她的男朋友,那就更好了。這樣臆想著,不禁自笑起來。

「你為什麼那麼愛笑呢?」杜秋梅含笑道。

「咯咯,沒有。」王小兵喝了一口開水解渴,偷偷瞥了一眼蘇惠芳,見她抿著朱唇,樣子頗為可愛。

「惠芳,你找我有事嗎?」杜秋梅也坐在一張靠背竹椅上,豐`臀將椅子佔滿了,滾圓的大腿似乎要從那條健美褲里突破出來,讓人看了有一種想摸一摸的衝動。

「小兵他認識不少人,我叫他來認認傑仔,以後想法子幫傑子擺脫那些不良的朋友。」蘇惠芳道明來意。

「他現在都還沒回家1說起兒子杜可傑,杜秋梅既傷心又無奈,離異之後,與兒子相依為命,但兒子如此頑皮,她擔心兒子遲早有一天會走上黑社會道路而一去不復返。這是她一塊心玻說著,打量一眼王小兵,勉強笑道:「要是你能幫我,那就好了。我現在都管不了他。我拿他的相片給你看。」

一會,杜秋梅從裡間取出一張彩色照片,照片裡面應該是一家三口的合影,但有一小半被撕掉了,只剩下杜秋梅與杜可傑兩人,那個被撕掉的極有可能是她原來的丈夫。

「這個就是他。」杜秋梅把相片遞給王小兵,「他經常跟那些三教九流的人混在遊戲機室里,有時晚上都不回來,我也拿他沒辦法。今年都十二歲了。」

王小兵接過相片,瞧了瞧,發現相片有些發黃,應該是幾年前照的,那時,杜可傑很可愛,杜秋梅則頗為靚麗,抱著杜可傑,露出嫵媚的笑容,秋水飽滿的明眸讓人看一眼便可記祝

「你兒子很英俊,眼睛與額頭長得像你。」王小兵由衷道。

「別人也這樣說呢。」杜秋梅很高興。

「他現在的樣子跟相片的沒差多遠吧?」王小兵問道。

「沒差多遠,就是身高比以前高了不少,你遇見他就可以認出來。他現在可能就在小樹林的遊戲機室里。」每每說起兒子,杜秋梅都有一種擔憂的口吻。

「那我儘力吧。」王小兵把相片還回給杜秋梅。

「你嚇唬嚇唬他,讓他以後別跟那些黑社會的人在一起就行了。最好不要打他,如果迫不得已,就酌情教訓一下他也可以。」杜秋梅又怕王小兵到時打傷自己的兒子,是以哩嗦的。

「行。」王小兵應道。

能不能成功,他不敢肯定,但他會全力以赴去幫助一位單親媽媽。

「那我們先走了。」蘇惠芳放下了茶杯,站起來,道。

「吃了飯再走,飯已煮好了,我燒菜就行了。今晚買了一條鯉魚。」杜秋梅盛情邀請道。

「待會傑仔回來要是見到我們,那他就知道是我們串通好來弄他的,那樣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蘇惠芳明言道。

「蘇……」王小兵剛想說「蘇老師說得對」,忽然想起她在表姐面前稱自己為朋友,連忙改口道:「惠芳說的不錯。」

「這樣啊,那這頓飯先擱著,以後我一定要請你們吃。」杜秋梅對王小兵寄於頗高的期望,凝視著他,道:「請你幫我把傑仔拉回正軌。」

「我會儘力的,請放心。」王小兵堅定道。

「表姐,那我們走了。有空再來。」蘇惠芳已走出了門口。

王小兵與杜秋梅臨別前目光相接觸那一剎那,他感受到她的眸子里有一種特別的親熱,笑容也是那麼的甜美,雖帶著少許的憔悴,但還是讓人感受到巨大的魅力。

杜秋梅送王、蘇二人出門,一直望著兩人走到槐樹下,倚著門,露出羨慕的神色,痴痴地瞧著王小兵的背影出神……

「你表姐還在看我們。」王小兵跨上摩托那一刻,朝那邊看了一眼,見杜秋梅站在門口相送。

「我表姐很信你呢。你可不能讓她失望哦。」蘇惠芳也跨上了摩托車,悄聲道。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王小兵笑道。

「你個渾小子,看我不打你。」說時,想揮動小粉拳捶打王小兵的肩膀,忽然想到杜秋梅還看著這邊,又不好意思動手,只好作罷了。

「你表姐可能認為我是你男朋友。」慢慢開著摩托,出了新寨村,王小兵側頭笑道。

「你又胡說了。我打你。」這時,蘇惠芳舞著兩隻小粉拳,擂鼓也似的在王小兵的肩膀上敲打著,嘟著小巧的嘴巴,有些嬌聲道。

王小兵乾脆停了車,見鄉村小道上沒什麼行人,於是又將手繞向後,摟著蘇惠芳,輕輕地撫摸她的臀部。感受那溫潤的肌膚傳遞到手指的美妙感覺。蘇惠芳「氨地低呼一聲,然後也豁出去了,伸手扯他的耳朵。王小兵再次感受到「痛並快樂著」。

兩人嬉鬧了二三分鐘,王小兵感覺耳朵要掉了,只好縮回了咸豬手,摸了摸耳朵,幸好還在,笑道:「你差點扯掉我的耳朵了。」

「誰叫你非禮我。」蘇惠芳含笑道。

王小兵忽然轉過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嘴印了上去,在蘇惠芳的額頭上啄了一下,然後哈哈笑著,專心致志開摩托。

「你個渾小子」蘇惠芳雙頰霞飛,撅著玉唇,顯出一副既羞又窘的神態,兩隻小粉拳輕輕捶打他的肩膀,「越來越無禮了,我打你。」

「哈哈哈……」王小兵心甘情願被打,只顧開車。

兩人宛如一對情侶在嬉笑打鬧,偶爾出現的路人羨慕地瞧著這一對俊男美女,嘖嘖感嘆。因為路人都不知道蘇惠芳與王小兵的關係,所以蘇惠芳也並不害羞,反而覺得與王小兵在一起有一種戀愛的味道,以前是淡淡的,現在則是越來越濃郁了。

從杜秋梅家裡出來,已是六點半多了。王小兵與蘇惠芳都還沒有吃晚飯。

「到哪裡吃晚飯?」王小兵問道。

「回學校吧。」蘇惠芳道。

「學校飯堂沒什麼吃的了。去小樹林集市的君豪賓館吃吧。」王小兵將摩托車速度減慢下來。

「這樣不好吧。」蘇惠芳其實想去,但因為矜持,始終吞吞吐吐的。

「沒事的。我請客。」王小兵不管她說什麼,擰動油門,嘟一聲,便朝小樹林集市而去。

到了君豪賓館,要了一個包廂,點了幾樣菜肴,便喝茶等上菜。

「你表姐老公到那裡去了?」王小兵有些好奇問道。

「做生意賺到不少錢,就跟小三到大城市了。」蘇惠芳不太願意說起這件事,但面對王小兵,她覺得說出來也很自然。

「怪不得把相片也撕成那樣了。」他終於明白其中的愛恨之深了。

「你們這些男人,有了錢就變壞了。」蘇惠芳一竹桿打死整船人,「男人沒幾個好的,都那麼壞。」

「除了我之外埃」王小兵一臉無辜道。

「還你呢」蘇惠芳幽幽地飄出一句,露出不屑的淡笑。

王小兵將椅子移向她,她連忙也向同方向移去,兩人像是在做遊戲,眉來眼去的,蘊含無窮的情意。

「惠芳,你這條裙子真漂亮。」說著,他伸手一撈,居然拉住了她的裙擺,佯裝查看料子。

她則暗吃一驚,兩腿併攏,連忙用手按住大腿,不讓裙子掀起而走光,撅嘴道:「你要幹什麼?」

「你裙子的布料很柔滑。」他不停地摸著裙擺,露出壞壞的笑容,道。

「快放開。」她忽然抬起右腳,想踢他的左腳。

可是,他早有準備,微一閃,然後雙手往下一撈,把她的右腿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雙腿上,一手按著,一手輕輕摸了摸,肌膚真是如絲綢一般柔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