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 都市言情

風流小農民 第0103章水落石出

作者:凡凡一世

本章內容簡介:還沒受傷。謝家化一人對付另一個歹徒,那是頗為輕鬆。那個歹徒手中雖是斬刀,但遇上長長的鐵鎖鏈,根本無法挨近謝家化。鬥了二三分鐘,一個不留神,反而被謝家化用鐵鎖鏈纏住了斬刀,一聲,火星在昏暗的夜...

「黑牛!快走1已來不及叫謝家化上車,王小兵只好又將摩托開進路邊的菜地里。

「什麼事啊?」謝家化正拉了一半尿,見王小兵將摩托駛向菜地,知道肯定有事情要發生,於是也朝公路上看去,見到兩輛摩托正向這邊衝過來。他尿也沒拉乾淨,提起褲子,也跑進了菜地里,解下縛在摩托車尾架上的鐵鏈當武器。

那兩輛摩托又不是前一次那兩輛摩托跑車,人也不是上次那些人。

王小兵拔出了軍刀,下了摩托,準備迎戰。這一次,他下決心一定要捉住一個,問出到底誰是幕後指使者。

前幾天晚上,遇到被追殺,因為只有自己一人,還要照顧董莉莉,才沒有捉到其中一個。如今局勢已不同,他與謝家化兩人對付四人,那是綽綽有餘。

兩個歹徒握著又長又利的斬刀奔向王小兵。但謝家化大吼一聲,揮動鐵鎖鏈,狂風呼嘯,已接住一個歹徒,戰了起來。謝家化不會什麼鏈法,他有的只是力氣,那鐵鎖鏈盡頭有一個半拳頭大的鎖頭,舞動起來,特別有張力。

摩托車上的另兩個歹徒見兩人對付不了王、謝二人,也下了車,從後座上抽出一柄用報紙包紮著的斬刀,沖了過來。

三個圍著王小兵進攻,但王小兵憑藉著奇妙的步法,也還能閃躲有度,雖處於極度危險之中,卻還沒受傷。

謝家化一人對付另一個歹徒,那是頗為輕鬆。那個歹徒手中雖是斬刀,但遇上長長的鐵鎖鏈,根本無法挨近謝家化。鬥了二三分鐘,一個不留神,反而被謝家化用鐵鎖鏈纏住了斬刀,一聲,火星在昏暗的夜空下亂舞。

說時遲,那時快,謝家化用力一拖,把歹徒手中的斬刀扯了過來,再踏步上前,掄起雙拳,如猛虎下山,瞬間打得那歹徒滿面是血。

另一邊廂。王小兵牽制著三個握斬刀的歹徒,雖沒處上風,但也沒處下風,憑著一柄匕首,居然也鬥了個平手。刀法雖只有五招,但混合使用,變化無窮。那三個歹徒聽見與謝家化打鬥的那個歹徒發出慘叫,驚訝地望過去,見謝家化已抓住那廝的頭髮,缽頭大的右拳落下去,打在那廝的頭上。那廝殺豬般哇哇慘叫,在這夜深人靜的郊外,格外駭人。

當圍著王小兵那三個歹徒心神一分之際,王小兵抓住戰機,一招「長龍出海」,向前刺出,匕首正好刺在一個歹徒的手腕上。

那歹徒慘叫一聲,手中的斬刀也掉到了地上。

王小兵手中的軍刀在未使老之前,忽然橫削出去,在那歹徒的胸前削過,嗤一聲,將那件t恤劃開,鮮血隨即涌了出來,染紅了白色t恤。

另兩個歹徒更是膽戰心驚,掄起斬刀亂砍一通,也不管王小兵在什麼位置,只想把自己全身護住,不讓王小兵攻過來。

這樣一來,王小兵就知道怎麼做了。他越是攻擊已受傷的那個歹徒,另兩個未受傷的歹徒就越害怕,精神肯定要崩潰。於是,他匕首就不停地往那個受了二處傷的歹徒手臂上亂划,轉眼間,又在那廝身上劃開了幾道血口子。

那兩個沒有受傷的歹徒再也顧不得同夥的死活,拔腿就逃,駕駛一輛摩托車一溜煙逃走了。

見謝家化還在掄拳砸那歹徒,王小兵道:「黑牛,別打死了。還要從他口中問話。」說著,一腳踢翻了自己面前那個歹徒,道:「是誰叫你們來追殺我的?1

那歹徒驚恐地盯著王小兵,卻不說話。

「好,你有種!我現在就割你舌頭下來1說著,一步跨上去,抓住那歹徒的染黃的頭髮,向後一扳,朝他嘴巴一拳砸下去,篷一聲響,將那廝幾顆門牙打掉。

「不要打,我說,我說。」那歹徒滿嘴鮮血,語音也模糊不清。

謝家化也將另一個被打得快要昏死過去的歹徒拖了過來,將兩個歹徒放在一堆。

那歹徒開口道:「其實我們的老大接了單,就派我們來砍你的手。說有人要買你的一條手臂。」

「那要買我手臂的是什麼人!?還有,前幾天晚上,是不是你們的人追砍我?」王小兵怒吼道。

「只有我們老大才知道買家的身份。我們不知。我們是第一次追砍你,以前並沒有。」那歹徒嘴角流血,滿身傷口也在溢血,簡直是血人一個。

「你們老大是誰?1王小兵逼問道。

「我們老大是金良漢。」那歹徒痛得齜牙咧嘴。

王小兵不認識金良漢,現在夜已深了,派出所已下班,如果等到明天再送到派出所,那倒是便宜了那個想買自己一條手臂的傢伙,想了想,覺得不能在這裡久呆,要是再來幾十個歹徒,那自己與謝家化都抵擋不了。

「黑牛,把兩人綁起來。我們去夜城卡拉ok廳。」王小兵想到這件事不請洪東妹出面,都很難辦成。

謝家化剝下一個歹徒的衣服,擰著一股,當作繩子,將歹徒的雙手反剪綁起來,又用鐵鎖鏈將另一個歹徒的雙手綁緊。

歹徒還留下一輛半新舊的嘉陵牌摩托車在路邊。

於是,王小兵載一個,謝家化載一個,向夜城卡拉ok廳方向馳去。

其時已是晚上十點多,夜城卡拉ok廳還沒有打烊,裡面還有音樂傳出來。到了門口,王小兵就問保安,說要找洪姐。保安進去一會,便出來叫王小兵上二樓。王、謝二人各押著一個歹徒走上二樓,進入203包廂里。

洪姐正在唱卡拉ok,見王小兵押著兩個血淋淋的人進來,也微微一怔,道:「他們是什麼人?」

王小兵把如何捉到這兩個歹徒的過程簡單地說了一遍,道:「他們說他們的老大是金良漢。有人出錢要買我一條手臂。」

「有這種事?」洪東妹眼神一下子變得犀利起來,見兩個歹徒血淋淋的,怕死在這裡,便吩咐員工找了些止血藥來簡單處理一下傷口。

兩個歹徒因害怕而渾身簌簌顫抖。

洪東妹認識金良漢,於是,用大哥大打了一個號碼,接通之後,聽她說道:「喂,你是金良漢嗎?對,我是洪東妹。我想跟你說一件事。你來夜城卡拉ok廳找我。對,現在。」說罷,掛了機,將大哥大豎放在茶几上。

大約過了個多小時,金良漢便來了。他是一個高大的青年,滿身都是肉,走路時晃著膀子,兩腳邁著八字步。

在幫派眾多的年代里,就有不少幫派組織是專門做砍人生意的,只要有人出得起價錢,要買誰誰的手或腳,那他們就會派人出去做任務,非常血腥。金良漢便是做這種生意的混混之一。

但金良漢在道上的地位也明顯不及洪東妹,進入203包廂后,還得向她問好。而洪東妹只是冷淡地指了指左旁的沙發,讓他坐下。

金良漢見到自己的兩個馬仔跪在一邊,早已知道是怎麼回事,頓時額角冒出汗來,眼神也變得狐疑,有一種每時每刻都要奪門而出的趨勢。來之前,他還道是洪東妹有生意請他做,想不到是這種事情。

洪東妹指了指那兩個跪著的歹徒,吐了一個煙圈,冷冷道:「這是你的人吧?」

「是。」金良漢有些不自在地搓著雙手,點頭道。

「你的人追砍我的乾弟弟,這是怎麼回事?」洪東妹指著王小兵,道。

「哦?!他原來是你的乾弟弟!要是我早知道,一定不敢接這樁生意1金良漢拍著大腿,一副十分懊喪的神情。

「我只想問你,到底是誰要買我乾弟的手臂。」洪東妹臉無表情,「至於你這筆帳,以後慢慢算。」

「就是小樹林集市和記藥店老闆,叫莫文鋒。他出五百元要買一條手臂。」金良漢眼神飄忽,如是道。

「又是他1洪東妹眯著雙眼,殺氣特別重,「兩次都是他?」

「什麼兩次?只有一次。」金良漢還不知王小兵被追砍過二次。

王小兵聽了,微微驚訝,如今看來,除了莫文鋒之外,或許還有其他人跟自己過不去。

前一次,莫文鋒夥同大頭東要從王小兵嘴裡逼問出美容丸的配方,那次東窗事發之後,洪東妹便叫人將莫文鋒打了半死,以為他怕了,想不到還敢來太歲頭上動土,當真是不自量力,想以雞蛋碰石頭。

203包廂里煙霧繚繞,氣氛肅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